焚天魔王则是嘴角露出狞笑,仰头从天师殿屋顶的破洞里看着再次从天而降的鹤一……

    “呵呵。破坏戒魔井外沿封印还需要一会儿时间,才能用这些半巫魔血祭。这段时间,本王便陪你这头鹤妖好好玩玩。”

    它握紧双手,硕大的拳头立刻燃烧起黑色的恐怖火焰!

    这火焰,仿佛能够烧穿虚空一般,仿佛能够让乾坤都被烧尽。难怪,它被称之为焚天魔王啊。

    主战场中。

    虽然正道一方阵营目前依然占据微弱的优势,战线在稳步朝着鹤鸣山推进,但厮杀依然激烈!

    傅洋身穿幻鬼神甲、头悬五行葫,和那毒孤长老大战连天。

    他速度惊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万钧之力,就算不施展法力都能够打爆空气、掀起罡风……

    毒孤长老越战越心惊:“这家伙,如此年轻,实力却恐怖到这等地步?在末法时代,简直匪夷所思。不过,本长老怎么会输给你一个小崽子?”

    他怒吼一声,体内涌起大量绿色毒烟,包裹着身躯、闪烁着绿幽幽的光芒。

    傅洋哈哈一笑:“怎么,打不过了就自己绿自己啊?你这浑身冒绿光,不太吉利呀。”

    笑归笑,但看到对方显然是在酝酿什么凶狠厉害的招数,傅洋也不敢掉以轻心。身形如电,迅捷如风,直接隔空朝着毒孤长老轰出连绵不绝如海啸般的拳影……

    轰轰轰轰!

    毒孤身旁响声震天,像是有大口径榴弹重炮连续射击一样。一团团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是下扩散,狂风大作。

    现在的傅洋,虽然境界还没有提高,但随着越来越娴熟的战斗技巧和法力运用,所以真正的战斗力是有进步的。

    再加上千幻剑在闇界又有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变化,他身穿幻鬼神甲,随便一拳一脚都堪比大口径重炮的轰击。稍微施展法术,就能开山断河……

    只不过,这般狂风暴雨的攻击,全都被毒孤长老身上冒出的滚滚绿色毒烟给挡了下来。虽然绿色烟雾被打得翻滚不息,但还是将他牢牢保护住。

    “万花毒蜂针牢葬礼!”

    毒孤长老声音冰冷,仿佛万年冰山。

    傅洋只感觉到四周虚空一震,然后紧接着就有无穷无尽的蜂鸣声在自己耳畔响起——就像是置身于蜂群之中一样。

    嗯?

    傅洋心头一惊,他感觉这些毒蜂扇动翅膀的声音响彻耳畔,他的反应和速度都下降了!

    “这东西会影响神魂?”

    紧接着,四周出现了无数绿幽幽的蜂尾毒针!

    每一根都有三尺长,散发着滔天的剧毒气息和绿光。前后上下左右,三百六十度立体环绕朝傅洋包裹而来。

    傅洋有种感觉,就算幻鬼神甲被这些东西刺中,可能也会被腐蚀一大半。

    五行葫!

    木系神通!

    窸窸窣窣……

    虚空中,瞬间蔓延出无数的植物。各种粗大的藤蔓根须,和舒展的枝叶,像是密不透风的丛林一样将傅洋给保护在其中。

    没错!

    五行葫的木系神通既能够瞬间激活山林中生长着的真正植物,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疯狂暴涨,同样也能够用法力凝聚形成植物虚影——和真实的没有太大区别。

    噗噗噗……滋滋滋!

    数不清的绿色毒针,全部都刺在了同样疯狂繁茂的植物丛林上。立刻就响起一种水滴进滚烫油锅的响声,那些植物全部枯萎、凋零、最后化为灰烬。

    只不过,傅洋终究还是靠着五行葫的这一招,挡住了毒孤长老的可怕大招!

    等到所有毒针全部消失,轰!

    傅洋强悍的身影从也已经枯萎凋零的植物丛林中一冲而出,径直扑向毒孤长老。吓得对方赶紧躲闪,想和傅洋拉开距离。

    他是远程攻击型的修炼者,身穿幻鬼神甲的傅洋更擅长近身战。要是一旦靠近,绝对能吊打毒孤长老!

    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傅洋右手高举成掌,直接斩向毒孤的脖颈。

    毫不怀疑,他这一掌下去,绝对比世上最锋利的铡刀还要恐怖。就算是合金钢铁都要被直接打碎。更何况,是毒孤长老这血肉之躯的脑袋?

    不!!!

    他惊恐万分,在这生死攸关的一刹那。他腰间悬挂的那“无极枯骨令”突然自动飞起,然后瞬间放大,仿佛一面造型古怪的盾牌一样挡在了前方。

    铛!!!

    傅洋全力一掌,打在了无极枯骨令变化的金属盾牌上。

    哦?

    他眉头微皱,也觉得一股剧烈的反震力传来,竟然震荡得他浑身的铠甲都发出“嘎吱嘎吱”的金属摩擦之音。只不过瞬间液化蠕动又凝聚,就把这一股反震里给消去了。

    只不过,那无极枯骨令也被傅洋一掌打得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块废铜烂铁一样的东西,朝地面坠落下去。

    但掌势余威已消,虽然依然拍在了毒孤长老的肩膀上,但只是把他打飞了出去。在空中大口吐血,但却没有受到致命伤……甚至,可能还保留了七八成的战力。

    这让傅洋,很是不爽!

    正打算趁胜追击,突然之间!

    他感觉到两股强大无比的气息,正从鹤鸣山顶朝着这边的混战之处飞速而来。那两股气息是如此的强大,就算他爆发全部的实力和底牌,恐怕也只能是勉强与之抗衡几个呼吸的时间。

    这是……

    傅洋震惊地停止了动作,扭头一看。

    只见一青一黑,两股流光,已经马上就要冲到战场中了。

    正在跟西南恶妖联盟四大妖王激战的熊爷和阿黄,他俩距离鹤鸣山更近一些,所以感受也更加强烈。

    熊爷那死胖猫立刻大声叫喊起来,提醒着正道一方所有修炼者。

    “小心!所有人等注意。张乾真那狗东西和一头强大的巫魔来了。它俩的实力,都在三花聚顶巅峰层次。大家立刻抱团聚在一起,联合抗敌。千万不要落单了。傅小子,你赶紧过来。”

    什么?!

    傅洋一惊,再顾不得毒孤长老了,赶紧朝着熊爷和阿黄的方向飞了过去……

    而另一方面,随着张乾真和血月魔帅的到来,这些歪魔邪道阵营中立刻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很显然,两个实力堪比三花聚顶巅峰的强者加入,立刻就扭转了战局。

    从这一刻开始,傅洋他们正道势力这方,终于彻底落入了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