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您不能杀我,我想活着!不是我......”

我咆哮着,一把挣脱开我妈的手。

但是我妈就像是个疯子一般,挥舞着刀子刺向我。这个时候,仿佛我不是她的儿子,不是她的骨肉。

心中惶恐又愤怒,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在我妈的刀子刺向我的时候,我一把按住她的手臂,然后狠狠地将她推开。可是不成想,我妈在后退的时候,却被地上的一块石头绊倒。

她踉跄着翻倒在地。

不凑巧,她的脑袋猛地就撞在了我爸的墓碑上面。就好像是鸡蛋碰石头一般,我妈的额头破开口子,瞬间流血。我看傻了,扔掉刀子,就冲向了我妈。

但是她却对我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嘴巴淡漠地说道:“我不会放过你的,是你害死了我和你爸!!”

然后,她就倒在了我的怀里。

先是我爸被花盆砸死,现在又是我妈,横祸接踵而来,而且还都与我有关。

我定定地站在那里,心中无比的错乱。失去亲人的痛苦,让我的心仿佛都在滴血。我妈的声音,仿佛在我耳边回响,“我不会放过你的,是你害死了我和你爸......”

我只是推了我妈一把,她就狠狠地撞在墓碑的上面,没了声息。

我看了看四周,树木都变成了灰蒙蒙的颜色。

我看了看天,天空中的蔚蓝已经不在。云彩都是黑色的,就是连空气都变得压抑。我觉得自己的心口好闷,像是塞着一块巨大的石头一般。

“呼呼呼!”

我捂着脑袋,口中喘着灼热的粗气。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反倒不如死掉好。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片树丛中传来了脚步声。

猛地,我回头去看,发现竟是我师父马宏济。

“师父?”我口中发出干涩涩的声音,叫道。

但是我师父马宏济却冷哼一声,目光斜睨着我,怒喝道:“谁是你师父,孽畜,你真的是连猪狗都不如,你竟然害死了自己的父母,你真的罪大恶极。今日,我必会杀掉你。”

从我师父马宏济的目中我能够看出来,他不认识我。

我现在彻底开始怀疑,到底是我在做梦,还是这些事情本就真实的在发生。

“师父,您不认识我了吗?”我颤声问道。

但是马宏济的眼睛却仍旧冷冷地撇着我:“我不认识你!我只知道你是个害死了父母的孽畜!...今日,我要除魔卫道,灭掉你。”

然后,我就见到我师父脚上踏着九宫罡步,身体快速移动,来到我的近前。

我的身体就好似被钉子钉在了地上一样,我根本就动弹不了。

一瞬间,马宏济的手掌就掐在了我的脖颈上面。

我能够感受到,他在用力,似乎手指都要插进我的皮肉,刺进我的脖颈里面。我的呼吸开始变得不顺畅。

肺里面就像是着火一般,火燎燎的,还在“咕噜咕噜”地响着。

我的面容胀得紫红,眼睛都在朝外凸鼓。我知道,我死定了。甚至于,我不都不愿去反抗,也没必要去反抗。我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岂不是猪狗不如,我的确是该死。

我的脑袋好像短路一般,眼睛无神地盯着天空,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体忽然就是一热。

紧接着,身体就好像是烧着一样,然后,一道黄光就从我身上射出。

黄光猛地就轰击在了我师父马宏济的身上,瞬间,我师父倒飞出去,身体似乎受到了不少的伤害。

然后,我的耳中就听到了“咔嚓”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脑袋中碎裂一般。

我疼得呲牙咧嘴,双手抱头,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该死,你身上竟然有这么厉害的符箓!”阴恻恻的声音传来。

这声音我知道,是那个男鬼的声音。

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抬起头的时候,忽然发现,我根本就没有在我爸的墓碑前,我四周围也根本没有什么林木。我仍旧在停尸房,并且缩在角落里面。

而我的对面,那道黄光乃是我师父马宏济放在我身上的护身符。护身符,上面的符文闪烁,形成了一道屏障,挡在了我的身前。

屏障的对面,是那个长胡子、面容丑陋的男鬼。

恍惚间,我明白了。

不由得眼角间滚下热泪!

刚才都是假的,我被男鬼的手段迷惑住了。

也就是说,我爸我妈他们都没事,幻象中发生的事情也都不是真实的。

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但是那一刻,因为太过激动,我已是哭得泣不成声。

停尸间中。

男鬼的鬼手一探,就狠狠地抓碎了护身符形成的屏障。

而我师父马宏济,他在不远处的地方站着,被困在了一团煞气当中。

“刚刚是那道符箓救了你一命!......不然,你的脑袋已经搬家,但是你还是会被我杀死!呜哈哈哈......”

怪笑着,男鬼就朝着我扑来。

这个时候的他很灵活,应该是暂时脱离了宋小婷的肉身。

而我心中,已经变得无比愤怒。

男鬼竟然用幻象迷惑我。关键的是,在幻象中,他竟然让我自己杀死了自己的父母,而让我绝望。要是没有护身符的话,或许我此时还处在痛苦当中,亦或是被彻底杀死。

“妈的,王八蛋!...老子和你拼了!”

护身符我已经失去,拷鬼杖在我师父马宏济那里。我身上能够攻击的也就剩下了我的右手。我师父马宏济可是告诉我说,我的右手是元阳手,能够触碰到鬼魂。

并且还能够吸纳鬼魂身上的煞气。

先前的时候,我一直没有利用自己的元阳手,现在我要试试,看它到底威力如何。

男鬼冷冷地笑着:“呜哈哈哈......小子,你会死得很惨,一个凡人,没有任何的法力,也敢来抓我,本就是死路一条。”

然后,我就瞧见男鬼的鬼爪子不断地变幻,鬼体前,出现了一道道黑芒。

黑芒闪现间,男鬼身上的煞气已经浓郁到了最大程度。

看来他是想直接置我于死地。

我右手攥成拳头,狠咬着牙齿,朝着男鬼冲去。

“砰!”

瞬间,我的右手就和男鬼的鬼爪子撞在了一起,猛然间,右手亮起了红亮亮的光芒,就好像是刚从烧红的铁水中抽出一般。

碰撞的瞬间,男鬼的脸上就出现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你的手,竟然是......元阳手!你不是没有法力吗?你怎么可以修成元阳手......”

还不待他说完,男鬼的鬼体就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我愣住了。

我知道自己的元阳手能够触碰到鬼魂的鬼体,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元阳手会这么的厉害。这一下子就增加了心中的自信。

被元阳手打伤,男鬼身上的煞气消散不少。

借着这个机会,我没有客气,脚上踏着并不熟练的罡步,就朝着男鬼冲去。

男鬼眼见我冲来,没有想要与我对抗,瞬间,他的鬼体融到煞气当中,消失不见。

“妈的,小鬼,有种你给我出来......老子,弄死了!”

我凶狠狠地叫骂着。这个时候的我,身上带着勇气,我不害怕男鬼。

而男鬼刚刚进入到煞气里面没多久,那团煞气就轰然间炸开。

然后,我师父马宏济的身形就快速后撤,朝着我这边奔来。

“妈了个巴子的!...好险!刚才差点招了这个罗刹鬼的道道。”

来到我的近前,眼见我的右手亮起红芒,我师父惊讶道:“玉阳,刚刚那男鬼是被你的元阳手打伤的吗?”

我点点头:“是元阳手,我没想到这条手臂会这么厉害。”

我师父马宏济松了一口气,说道:“没事就好,刚才师父疏忽了,差点害了你。幸好你的右臂成了‘元阳手’,不然恐怕你现在已经被罗刹鬼杀死。”

“罗刹鬼?”

我没听说过这种鬼魂。

我师父马宏济点点头,阴沉着脸说:“是罗刹鬼!......罗刹鬼是比厉鬼还要厉害的鬼魂,已经无限接近于鬼王级别的鬼魂。只不过说,这个罗刹鬼的鬼体之前就遭受到了损伤,所以才实力大减。”

原来如此。

那也就是说,这个罗刹鬼可能真的是从阴间逃出来的,因为遭受到了鬼差的追杀,所以才受伤。

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先前罗刹鬼也是这么说的。

我师父马宏济刚刚退回到我的身旁,停尸间里面的煞气就忽然间收敛,瞬间没入到了男鬼的鬼体里面。

男鬼出现在了宋小婷的肉身旁边。宋小婷闭着眼睛,身体僵硬地站在地上。

男鬼的一只鬼爪子按在了宋小婷的天灵盖上。

先前他和我师父马宏济相斗的时候,就有所受伤。刚刚又被我的元阳手所伤,所以此时的男鬼看上去,鬼体很是虚弱。

“混蛋!没想到你们这么厉害。”

男鬼目光狠毒地瞪着我。看得出来,他对我刚才伤害他的事情怀恨在心。

我心有得意,目光不善地盯着男鬼,嘲讽道:“原来你是一个罗刹鬼,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原来就是一只菜鸡!......你最好现在就放开宋小婷的肉身,不然,等下会有你的苦头吃。”

我故意抬了抬还在泛红的元阳手,冷冷地说道。

男鬼的鬼脸无比地狰狞,阴笑了一声:“嘎嘎嘎......就算是你们伤了我,又如何?现在这个姑娘的肉身在我手上,你们要是敢动我分毫,我就直接轰碎她的脑袋,让她魂魄无法归体。”

而我师父马宏济则眯着眼睛盯着男鬼。

片刻后,他开口沉沉地说道:“罗刹鬼,你的本事不小,但是你想在阳间害人却难过我马宏济这关。我给你个机会,你放了这个姑娘的肉身,我们单打独斗如何?”

男鬼冷冷地说道:“单打独斗?可笑!......你们以为我是傻子吗,现在我的鬼体不稳,和你相斗只能是死路一条,我是不会和你单打独斗的。你们应该只是来找回这个姑娘的肉身,我们本无仇怨,你们放了我,我把这姑娘的肉身交给你们。”

额!

现在还真有些麻烦,男鬼不妥协不说,还开始威胁我们。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