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久,停尸间的地面上就湿乎乎的一片。黏稠的尸液充斥着令人作呕的恶心臭味。没了皮肉的遮掩,红色尸蠹虫暴露在尸液中。

我师父马宏济没有迟疑,甩手就扔出了四枚枣核钉。

“嗖嗖!”

还不待那四条尸蠹虫有什么反应,枣核钉就在法力的激发下,钉在了它们的身上。

瞬间,四条尸蠹虫圆鼓鼓的脑袋就被射穿,流出白色的浆液,死在尸液中。

刚刚我师父马宏济用得乃是“化尸粉”。化尸粉和血肉发生反应,能够生出很强的腐蚀性。所以四具尸首才会在短时间内被融化掉。

“臭道士,看来是我低估了你的实力!不过,仅是四条尸蠹虫而已,死掉也没什么大不了。接下来,我会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男鬼的嘴唇微动,发出阴冷冷的声音。

“是吗?既然如此,那我马宏济还真是要见识见识,你的本事。一只小鬼而已,难道还想掀起什么大风浪不成?!”

我师父马宏济没有客气,两道符箓瞬间扔出,化成黄色流光,朝着男鬼的身上射去。

他想利用黄符把男鬼的鬼魂从宋小婷的肉身中逼出。

而男鬼呢,他的眼神中带着蔑视,嘴角微微勾露出狡狯的笑容。

忽然间,他身上的煞气涌动,一下就把宋小婷的肉身包裹在其中,露在外面的一双手快速变成黑色。

指甲盖赫然伸长,变成了尖锐的爪子。

随后,我师父马宏济就冲了上去,和男鬼交手,斗在一起。

但是我注意去看,发现男鬼绝对比以前我遇到过的鬼婴,甚至于李燕的鬼魂都要厉害,他出手的速度不赖,和我师父马宏济相斗竟然不相上下。

我师父的掌印带着法力拍出,几下都没能拍中男鬼的鬼体。反倒是在停尸间的墙面上,留下来数道深深的掌印。

尸床在他们两个相斗的时候,不时间被撞到、滑移,发出“吱啦吱啦”的声响。

九宫罡步发动,我师父的速度猛然提升,身体似乎也变得虚幻了不少。

而已经被煞气包裹的男鬼,可以说,完全隐藏在煞气中,只有攻击的时候才会稍稍显露出一点鬼体。可能是怕伤到宋小婷的肉身。

所以,我能够看出来,我师父马宏济出手很小心。

而这种小心,反倒是对他不利。

可能是看出了马宏济的担心,那个男鬼丝毫不放松,进攻的速度又提升了数倍。

忽然,我师父马宏济朝我喊道:“玉阳,把拷鬼杖扔过来!”

知道我师父需要法器,我没有多想,抬手就把拷鬼杖朝着我师父所在的方向扔了出去。

马宏济稍稍站定腿脚,回手接住了拷鬼杖。

然后,他就又和男鬼相斗在一起。

“啊!”

一声刺耳的声音传出。

是煞气中男鬼的声音,他应该是被我师父马宏济打伤。

同时,四周围的煞气似乎也变得更加地浓郁。

停尸间里面的空间不大,煞气很快就占据了整个停尸间。然后,我师父马宏济就消失在了我面前。说是“消失”是不准确的,应该说是,他深处煞气中。而煞气遮挡住了我的视线。

“师父,您没事吧?”

我担心地问了一声。

“我没事!...玉阳,你先从停尸间出去。”我师父回话道。

听我师父的意思,收拾男鬼应该还是很有把握的。

想了想,我心说,现在我手上也没有法器,身上也没有法力,对付那个厉害的男鬼肯定也不会是对手,只能是白白地添乱。反倒不如从停尸间出去。

想通这一点,我转身,就奔着门口跑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阴风又起,差点把我掀翻在地上。

凛凛的阴风中,带着类似于野兽般的嗥叫。

就好像是有着无数个鬼魂,正在朝着我这边靠近一般。

一个趔趄,我扑倒在门上。心里面慌张,他伸手就去拽门。

可是一连拽了几下,都没能把门拽开。停尸间的门就像是被牢牢地焊死一样,无论我用多大的力气就拽不开。

煞气中,我师父和男鬼打斗的声音似乎也消失了。

这让我心中一悸。

回头去看的时候,我发现,在我的身后,竟然出现了一张鬼脸。那张鬼脸上面密布着一道道的黑色纹路。

就好像是黑色的长虫在它的脸上游走一般,很是渗人。

鬼脸似乎也发现我在看他,竟然朝着我笑了笑。

它笑得很渗人,我瞧见了它嘴巴里面的那排尖利利的牙齿。

“你你......你是什么鬼东西?”

我紧张得身体立马就贴靠在了门板上面。

但是鬼脸却没有理会我,直接就朝我冲来。

它的速度很快,猛地就撞在了我的身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我觉得自己就好像是被大铁锤砸中一般。脑袋里面昏昏沉沉的,还有着强烈的恶心感。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但是让我诧异的是,接下来,我并没有遭到更多的攻击。

不对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强忍着心里面的恶心感和脑袋当中的刺痛感,我就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可是睁开眼睛的瞬间,我发现,我没有在停尸间的里面,而是站在了一条街道上。

四周围都是高耸的建筑物,路上还有行人,慢步行走。

天空都是纯净的天蓝色,就像是柔软的蓝色布缎一般。

在一个路牌上面,我看到了街道的名字。再认真去观察四周围环境的时候,我发现,我所站的位置竟然很熟悉,不是别的地方,而是我们县城的街道上面。

没有鬼魂!

我师父也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我还回到了我家所在的小县城。

我心中不解,脑袋越来越迷糊。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掌却是一紧,我侧目去看的时候,发现站在我旁边的竟然是我父亲秦淮。

“爸,您怎么在这?”我惊讶地问道。

我爸秦淮目光柔和地看着我,笑呵呵地说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你小子是不是睡迷糊了。不是你说让我带你到这边来买鞋的。你不是说,你们班上的同学都有运动鞋吗?那爸也不能亏了你小子不是......走吧,我们去买鞋!”

额!

好像在我的记忆中,真有我爸带着我买鞋这么一件事情。

难道说,先前的事情都是梦不成。我根本没有在学校,也没有遇到我师父马宏济,更没有拜师,加入到闾山派......

一切都是一场梦,都是假的!?

就在我迷惑不解的时候,我爸秦淮拉着我的手,继续朝着前面走。

我看了看我的手,看了看我的衣服,发现,我似乎矮小了不少。猛地,我想到了。这个时候的我,应该是十几岁的时候,刚刚上初中。

这让我心中无比震惊。

而我爸秦淮仍旧拉着我,慢慢地街道上走。

不远处就有着不少的店铺,卖得都是各种衣服、鞋子之类的。

“走吧,我们去那边。”我爸秦淮朝着我笑了笑。

他的笑容,让我觉得亲近。一瞬间,我心里面竟然生出想要哭的冲动。

然后,我们就在几家店铺里面转了小半天。

最后,他给我挑了一款,我喜欢的运动鞋。

我望着他,心中很温暖,竟然说不出话来。

也就是在我们刚刚走出那家商店,我拎着运动鞋,满怀欣喜的时候,街道上,忽然就有人喊了一声:“小心!”

那声音仿佛就在我耳边响起。

我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我爸秦淮就猛地把我推到了一边去。

“哐当”一声巨响,一个桃红色的搪瓷花盆就落在了我爸的头上。巨大的冲击力,施压在他的头顶。就在我的眼面,他倒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红乎乎的鲜血。

甚至于,碎掉的搪瓷花盆碎片上面,还在往下滴血。

我整个人都愣住,傻掉了!

这......怎么会这样?

太过突然了!我爸他就这么死了吗?

要是没有他的话,花盆肯定会砸在我的头上。

他的头骨已经破开,红白之物淌了出来。

我一下就瘫倒在了地上。四周围,围拢过来不少的人。嘈杂的声音传音我的耳朵。似乎像是耳鸣一般,我根本就听到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

是我爸,是他救了我!

不然的话,我死定了。

嗓子眼像是被阻塞住一样,我狂喊了一声:“爸!”

紧接着,心里面无比的压抑,脑袋昏昏沉沉的我就晕倒在了地上。

等到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是在我爸秦淮的坟前。

墓碑上面。

他的笑容仍旧是那么的和蔼可亲。

我跪在地上。

旁边,我妈披头散发,她的脸色惨白如纸,整个人失魂落魄。

“都是你,都是你......是你害死了你爸。要不是你爸带着你去买鞋,他怎么会死......”我妈口中嘀嘀咕咕地念叨着。

她瞥向我的眼神中,带着仇恨。

“不是我,不是我......我爸是被花盆砸死的,是别人干的,不是我。”我发疯一般的喊叫着,整个人的状态接近崩溃。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我没有想到。

我妈竟然从怀里面摸出一把刀子。一把很锋利,在灼热的日光下,泛着凛凛寒芒的刀子。

她挥舞着刀子,就朝着我刺来。

“我要杀了你,都是你......你就是个祸害,你是害死了你爸,你不是我们的孩子,你是魔鬼!”

眼见我妈拿刀子刺向我,我恐惧地站起身来,想要去躲闪。

还好,她没有刺到我,但是刀子却在我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皮肉被划开一道口子,很疼!鲜血流个不停。

“妈,您听我解释,不是我,是花盆!楼上的人往下扔得花盆.......”

我试图去解释,但是我妈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她手中的刀子,对准了我的心窝,刺了过来。

“不!不是我!”

我大吼了一声,慌慌张张地从地上爬起。

我按住了我妈的胳膊,但是她的手劲是那么的大。

她瞪着血红色的眼睛,牙齿咬着“嘎嘣嘣”直响,似乎牙龈都要被她咬碎。她的样子很可怕,让我想到了那些穷凶极恶的歹徒,亦或是,癫狂的精神病患者。

刀子没能刺中我,从心口移开,快速错向我的脖颈。

我不想死,本能地生出了求生的欲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