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

  听年轻男子这么说,我心里面不是滋味。李燕已经死了,鬼魂也被阴差李家成收走,但是李燕“背叛”我的事情,却是被不知道真相的人,认定成了事实。

  也就是说,只要我在我们学校,那想要摆脱“绿帽子王”的称号,恐怕是有些困难。

  “我是秦......秦玉阳,不是绿......帽子......帽子王!”

  我斩钉截铁又磕磕巴巴地说道。

  年轻男子略显尴尬,忙说:“是是是......同学,是我口误。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也是滨江大学的,我们两个是一所学校的。我知道你,你是计算机系的,我是土木工程系的。”

  “我叫邢小伟!”

  我明白邢小伟的意思,他这是故意和我套近乎。

  中年男人也很老道,眼见自己儿子邢小伟和我认识,就紧忙脸上堆起笑容。

  他朝我师父马宏济说道:“这位小老弟,我们邢家也没有得罪你们。你们要是缺钱花,可以和我说,我可以给你们拿点钱。请你们不要为难我女儿。”

  “小夕,她还小不懂事,要是有得罪的地方,你们这些做哥哥的应该原谅她才对。”

  我师父马宏济冷冷地撇了中年男人一眼,不快地说道:“这个小女娃养蛊虫故意害人,的确是不懂事。不过,不是我们原谅她,而是她需要先把蛊虫从我徒弟身上弄出来。”

  邢小伟听我师父这么说,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满腹狐疑地,朝我师父马宏济问道:“这位同学,我们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你是哪个学校的?...不过既然你和秦玉阳是朋友,那也算是我的朋友。

  “只是,你说的‘蛊虫’,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些听不大懂!”

  眼见两方没有再起争执,气氛缓和下来。我就紧忙朝我师父,结巴道:“师.......师父,您您.......您给他们...说说说,说一下情况!”

  我师父马宏济点点头,就把宋小婷的事情还有我们跟踪过来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什么?小婷,被我妹妹用那‘石头蛊’控制了?”邢小伟显得很激动,脸色大变。

  我的舌头已经直了,不想说话。

  我师父点头:“不错,这就是你妹妹干的。我们这次来就是来寻施蛊者,只是没想到是这个小女娃。而且,那石头蛊现在就在我徒弟秦玉阳的身上,刚才我就是想让这个小女娃把蛊虫从他身上弄出来。”

  中年夫妻还是有些发蒙,毕竟石头蛊能够控制一个人的心神和身体,这是他们不理解,也不曾接触到的。但是那个邢小伟应该是听懂了一点。

  他皱眉,不悦地问小女孩:“小夕,你告诉哥哥,那石头蛊真的是你在控制吗?”

  小女孩的名字叫邢小夕。

  邢小夕止住了哭声,有些害怕他哥哥邢小伟。

  眼见几个人目光都盯着她,她这才点头承认:“小乖,是我养的蛊虫,但是......哥哥,我没有想害宋小婷的,我就是想捉弄一下她。谁让她不喜欢你了。”

  额!

  看来,这个邢小伟还对那个宋小婷情有独钟。但是似乎那个宋小婷并不喜欢邢小伟,所以邢小夕才依仗蛊虫替自己的哥哥邢小伟出头。

  这么说的话,事情也就变得简单了。

  不过眼见邢小夕真的承认,邢家父母还有其哥哥邢小伟的脸上还是难掩错愕。

  “那现在宋小婷她怎么样?”邢小伟焦急地问道。

  邢小夕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而我师父马宏济则接话道:“石头蛊已经寄居在宋小婷的身体里面半月有余,她的身体一直形如僵木。而且现在宋小婷的魂魄就在石头蛊的身体里面,要是魂魄不快些返回宋小婷身体的话,恐怕会真的害死她。”

  邢小伟非常的气愤,他虽然知道自己的妹妹这么干,是好意。但是用那种什么石头蛊控制别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去酒吧当舞女。

  这让邢小伟没法接受。

  我师父马宏济把手从小女孩的头顶移开。

  小女孩的父母都在。现在话说开了,也就没有必要威胁小女孩了。

  邢小夕的父亲也皱紧了眉目,朝着一脸委屈的她喝道:“你还不快点帮你哥哥的同学把蛊虫从他的身体里面拿出来。”

  邢小夕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点点头。而后她就面朝“我”,声音软软地说道:“小乖,是我错了,我不该捉弄别人的,你快点出来吧,不然我爸妈,还有我哥哥他们会生气的。”

  她的话音落下,就听到我的胸腔里面传来“吱吱吱”地怪叫声。

  是石头蛊的叫声!

  它的声音缓和不少,不像之前那么刺耳。

  之后,邢小夕就又说了几句话,我皮肉里面的石头蛊也都一一回应。

  但是那“吱吱吱”地叫声,我们也都听不懂。反倒是小女孩邢小夕好像是很懂的样子,不住地点头。

  沟通完毕。

  邢小夕满眼愧疚地看着我:“大哥哥,对不起啊,我没想到小乖,会跑到你身上去。它不是故意的,它只是害怕这位很凶的大哥哥。”

  她眼睛瞥瞥我师父,说的“很凶的大哥哥”自然是指我师父马宏济。

  不过听小女娃叫他大哥哥,我师父脸上的冰冷神色也缓和下来。

  “大哥哥,你先把嘴张开,小乖说要从你嘴巴里面出来。”

  呃!

  听了这话,我心里面有点难受,但还是摆脱蛊虫要紧。

  不过可能是小女孩和石头蛊已经沟通好,我身体僵硬的程度在慢慢减弱,舌头也慢慢变得柔软起来。

  我慢慢张开了嘴巴。

  而后,我就能够感觉到石头蛊在我的皮肉下面钻爬,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相较于之前,那种痛疼感似乎也减弱了很多。

  但那种麻痒的感觉还在持续。

  很快,我的胃里面就泛出一阵地恶心,就像是吃了一只死苍蝇进肚一样。

  “哕!”

  实在是忍不住,我蹲下身去,就连连作呕。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嗓子眼一紧,然后,就有什么东西徒然间从中挤了出去。

  “沙沙沙!”

  扇动翅膀的声音传来。

  石头蛊一下就飞落到了小女孩邢小夕的手心上面。

  它可能是有点害怕我师父马宏济,探头看了看四外,又看看我师父,然后,它就好似乌龟一般,黑色的脑袋和翅膀都缩回了甲壳里面。

  我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哇哇”,大吐不止。

  而邢小夕的爸妈还有哥哥邢小伟瞧见那只石头蛊的时候,也已经彻底相信我们的话。

  我师父眼见我呕吐不止,紧忙走过来,拿出一粒药丸塞进了我嘴巴里面。药丸进肚,一股温暖的感觉在我全身上下漫延。

  胃里面也好了不少。

  邢小伟和我师父一起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

  我想到什么,急忙问邢小伟:“你们真的报警了吗?我们可不是小偷啊!”

  邢小伟摇摇头,说:“没有,没报警!先前的话,就是吓唬吓唬你们,我们以为你们两个是小偷。”

  哦,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

  毕竟石头蛊的事情还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而邢小伟比较关心的还是宋小婷,他忙问我师父马宏济:“兄弟,你的话我现在全信了,你不是说宋小婷的魂魄在那只蛊虫的身上吗?既然这样,我们快些去救宋小婷吧,不然晚了,我怕她出点什么事情。”

  马宏济看了看我,眼见我也点头,他就答应道:“好,现在就走吧。不过,你们可能是弄错了,我不是秦玉阳的朋友,也不是他的兄弟,我是他的老师。我乃是闾山道士。”

  提到“闾山道士”的时候,我师父马宏济还扬了扬脖子,就好像是闾山道士多牛逼一样。但是再看邢家几个人,他们却没一个人知道。

  我偷笑道:“师父,您先别说话了,我们救人要紧。”

  眼见我称呼马宏济为“师父”,邢家父子对我师父的称呼,也就都变了,变成了“道长”。

  紧忙的,我们这几个人带上小女孩邢小夕就风风火火地赶往了“宾至如归”旅馆。

  路上,小女孩也可能是好奇,就问了一些我师父马宏济的事情,我简单地说了几嘴,也没有多说。

  不过邢家人听说我师父马宏济已经五十多岁,还是震惊不已。以我师父的面容,和谁说他那么大的年纪,别人也是不会相信的。

  但事实就是事实,这个无需争辩。

  半个小时后,我们就返回了旅馆。

  没有迟疑,我们一行六人就上了二楼。

  还是我师父马宏济动手开门。

  很顺利,我们进到了207号房间里面。

  可是刚进到房间里面,我和我师父就愣住了。

  因为房间的床上,宋小婷并不在这里。

  “咦?...人怎么没了?”我吃惊不已。

  反倒是我师父马宏济去到床前,伸手在床上摸了摸。而后,他偏头朝我说道:“床还是热乎的,说明人刚离开不久。”

  “人刚离开不久?......师父,您别和我开玩笑!...宋小婷的魂魄还在石头蛊的身上,她剩下的也就是一具肉身。”

  “一具肉身怎么可能自己离开?!”

  我师父也露出疑惑的表情。

  那个邢小伟满脸的紧张地问我:“秦玉阳,这到底是咋回事啊?你们不是说宋小婷就住在这个房间吗?怎么人不在这里?”

  还好,小女孩邢小夕帮着我和我师父说话:“宋小婷就在这里啊。这些天她都在这边,我的小乖和我说,刚刚它离开这里之前,宋小婷就在这张床上。”

  这话就更加让邢家夫妻还有邢小伟吃惊了。

  “这么说,是她自己......自己离开的吗?!该不会是诈尸吧?”邢小伟不安地说道。

  我师父马宏济直接否定道:“不是诈尸!”

  “诈尸,实际上是一种还魂现象,一般来说,是因为某种特殊情况,人的魂魄才会离体,导致人昏倒,失去了呼吸,才会被判定为死亡。”

  “而如果人的寿元没有尽,魂魄又找回来,找到自己的肉身,重新融合进去的话,人也就能活过来了。这和你们常说的‘假死’有点像。”

  “但是,宋小婷的魂魄还在石头蛊的身上,也不可能自己离开,除非......”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