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听我这么问,回答说:“秦哥,你不是昏迷了嘛,这两天马道长可是没少操心,给你灌了不少的草药。不然,你也不能这么快就醒过来。”

  额!

  听南瓜的意思,我认下的师父马宏济还挺照顾我的。

  这让我心里面一暖。

  南瓜可能也是无聊,笑嘻嘻地说道:“不过,秦哥,马道长长得还真是帅气,也不知道他是吃什么长大的?比那天晚上我们见到的那个阴差都带劲。”

  还没等我说话,远处就传来了声音。

  “小兔崽子!......赵良才,是不是你又在说我的坏话??”

  之后,我师父马宏济就从树丛里面走了过来。

  瞧见马宏济的时候,我心里面说真的,还真有点紧张。

  紧忙的,我就朝着马宏济走了过去,半跪在地上:“多谢师父相救!”

  马宏济背着手,看了看我,英俊的脸上噙着笑容,淡然地说道:“没事,你不用在意!你现在是我的徒弟,我帮你调理身体也是应该的。”

  随后,马宏济就让我从地上起身。

  我注意到马宏济的手里面竟然拎着一只活鸡。

  见我盯着他看,马宏济把鸡稍稍举高,解释说:“这是我从牛角山下买来的家鸡,给你补补身体。”

  南瓜一脸无恙,乐哉栽地从旁边跑了过来。他一把就接过了马宏济手里面的家鸡,笑道:“马道长,还是您对我们最好。”

  马宏济瞪了南瓜一眼,不快地说道:“这鸡可不是给你吃的!”

  南瓜一听这话虽然很不开心,但脸上还是带着笑容:“不吃就不吃,也没啥,只要我秦哥没事就好。”

  然后,南瓜拎着鸡就去处理了。

  我注意到,南瓜的脖子上面只留下了一块伤疤,并没有其他后遗症。

  这让我稍稍放心。

  帐篷这边,正在生着一堆柴火,木头架子下面吊着一口铁锅。

  就这样,南瓜去收拾鸡,我的我师父马宏济则站在一边聊起天来。

  “师父,我的身体能康复得这么快,多亏您了。”我表达着自己的感激。

  马宏济摇了摇头,说道:“我就是喂了你一点汤水,能够恢复得这么好,还是你自己身体的缘故。玉阳,这一次你的机缘可是不小,你可能还不知道,在机缘巧合下,你不但修成了‘元阳手’,还获得了诅咒之眼。”

  元阳手?

  诅咒之眼?

  这都是什么玩应?让我觉得莫名其妙。

  马宏济看出了我的迷惑,就提醒说:“玉阳,你瞧瞧你的右手,看看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我“嗯”一声,就把右手抬了起来。

  我右手的手掌很白皙,掌心的位置先前的鬼符已经不见,转而出现了一个红点。红点的周围,我掌心的手纹似乎有所改变,掌纹朝着那个红点汇集。

  打个比方,就好比,这颗红点是一座高山,四周围绵延着一道道的山脉一样。

  “师父,这代表什么?我不懂!”

  我诚恳地询问。

  马宏济揪了揪下巴,一脸笑容,解释说:“你手心的这颗红点,就是‘元阳手’的标志。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的身体本来是天元之体,因为我在你身上绘制了‘封印天符’的符纹。加之,你的右手被刻画鬼符,所以在天元之气和天符之气的共同作用下,你的天元之体才被激发出了一点威能。”

  “这才使得你的右手变成了‘元阳手’。”

  “这元阳手啊,不但能够伤害到鬼魂的鬼体,更是能够吸取鬼魂身体里面的煞气,用来激发你的天元之体。要知道,无论是茅山派还是我们闾山派能够修炼成元阳手的道士都特别的少。”

  “而你因为天生就具备天元之体,所以才会这般容易获得‘元阳手’。”

  额!

  我没有想到,这个元阳手这么厉害,不但能够接触到鬼魂的鬼体,还能够吸纳鬼魂身体里面的煞气。

  这让我想到了“天龙八部”里面的吸星大法,看来我这元阳手与之很相像啊。

  还真是玄之又玄。

  “不过,玉阳,你的天元之体亦或是元阳手,却是不能够轻易显露,不然很可能遭到不法之人的窥视。特别是茅山派亦或是闾山派的道士,他们早就对天元之体有所垂涎。更何况你的天元之体是先天形成。”

  “不管怎么说,以后你就知道了。一旦你激发整个天元之体,就算是遇到厉害的鬼王,都不会是你的对手。这种体质,天生就克制鬼魂的鬼体。”

  听上去很牛逼的样子。

  这是元阳手,而刚刚我师父马宏济似乎还提到了“诅咒之眼”。

  那又是干什么的?

  我就又问道:“那师父,啥是诅咒之眼啊?”

  听我提到诅咒之眼,我师父马宏济就更加地兴奋了。

  他凑近我,说道:“玉阳,所谓的诅咒之眼乃是阴曹地府中的一种法眼,这种法眼能够看穿事物的表象,用咱们阳间的话说,就是能够透视。但是此透视非彼透视,要是你想利用诅咒之眼干那些不堪的勾当,则会污浊了诅咒之眼。”

  “不堪勾当?”

  我很不解。我不明白,我师父说得不堪勾当是何意。

  马宏济瘪瘪嘴,讪笑道:“我说的不堪勾当包括很多。就比如说,你想要利用诅咒之眼透视人家姑娘的裙底,这种事情是不被准许的。再比如说,你想利用诅咒之眼为自己谋利,这也是不行的。”

  “要是这样做的话,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被诅咒之眼反噬,变成瞎子。”

  我师父马宏济的话,不似假话,弄得我有些尴尬。

  “师父,我看您是不是想多了,我可是大好青年,怎么会干那种龌龊的事情。虽然我对小姑娘也很好奇,但是不至于这么干吧。”

  我嘻嘻哈哈地说道。

  没想到,我师父却抬手就在我脑袋上面敲了一个板栗。

  “别和我嘻嘻哈哈的!我可是你师父。”

  马宏济的脸色肃然。

  我紧忙就收了笑容。

  马宏济摆出一副高处不胜寒的架势,继续说道:“不过,无论是诅咒之眼还是元阳手,你都不要轻易显露。这样只会给你自己惹来麻烦。当然啦,等到你学成了我的本事,显不显露也就没什么了。”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好!明白就好!以后,你就是我马宏济的徒弟了。等过些日子,有时间了,我会带你去我们三山教的总坛那边,祭拜闾山祖师,然后才能正式拜师。”

  我紧忙朝着我师父马宏济磕了个头:“多谢师父照拂!”

  不过,马宏济的模样实在是太年轻,我给他磕头,还是让我觉得有些许的不自然。

  “起来吧!和我说话,你就不用客气了。”

  但是我没有立即站起身来,抬起头,厚着脸皮,说道:“那个......师父,我现在虽然没有正式拜师,但是好歹也算是您的徒弟,您是不是得赏赐我一点东西啊,也让我保全自己。”

  “......不然,要是遇到什么孤魂野鬼,我都打不过,也会给您丢脸的。”

  马宏济岂能是不明白我的意思。

  他撇撇嘴:“就你这点小心思,岂能瞒过我。不过,你的诅咒之眼还元阳手,还不能轻易显露,那为师就赠予你一件我们闾山派的法器。”

  我以为我师父马宏济会把他那件什么“铃刀”送给我。

  但是我明显想多了!

  他从袖子里面竟然拿出了一根黄不拉几的木棍。木棍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上面绘有一些图案还有纹路。

  “拿着吧,这是拷鬼杖!你现在用正合适......虽然你还没有修炼出法力,但是用这拷鬼杖还是能够击伤一些鬼魂的。”

  其实我最想要的是我师父马宏济的那把铃刀。

  我觉得那件法器好威武。

  眼见我不接,马宏济面色沉着起来,不悦道:“怎么?把拷鬼杖送予你,你难道还不满意吗?”

  “不!不是......嘿嘿,拷鬼杖和我也是挺般配的!”

  我哪里敢说不满意,紧忙就接过了拷鬼杖。

  拷鬼杖短小,也就尺子长短,有棱有角的,抓在手里的时候,会觉得有点沉重。材料我看了,应该是桃木的。

  至于上面的图文还有纹路是个啥,我就不知道了。

  “满意就好!要知道这拷鬼杖,可不是普通的法器,乃是我们三山教祖师爷传下来的,上面刻画的天罡符纹也很复杂,就是为师我想要刻画都很难办到。”

  我怕我师父马宏济对我有什么异议,也就不敢过多的插嘴。

  之后,我师父马宏济就给我讲解了不少与鬼魂相关的事情。

  鬼魂的身体一般都被称之为“鬼体”,而鬼魂身上的黑气,称之为“煞气”。煞气乃是怨念生成,带有阴寒属性,对没有法力之人的伤害是很大的。

  而一般鬼魂的攻击手段也是有限的。除了自身的煞气以外,就是依仗鬼魂自身的磁场来影响一个人的心智。

  往往被影响心智的人,都会惨死,并且普通人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就在我和我师父马宏济闲聊的时候,南瓜那边已经把鸡汤熬好。

  喷香鸡汤的味道散发出来,闻上去就让人觉得特别有食欲。

  “马道长,秦哥,开饭了!”

  南瓜招呼道。

  我师父马宏济看了我一眼,扬扬头:“去吧,你先去吃饭,等下午分时,我们就去寻鬼婴。甲学林定是和那个鬼婴在一起。”

  鬼婴我知道。可是甲学林是谁?

  我就问出了我的疑惑。

  马宏济说到甲学林的时候,一脸的愤怒,眼中带着火气,沉沉地说道:“甲学林,是我们三山教的叛徒,他嗜杀恩师,背叛师门,害人性命,炼阴魂,乃是十恶不赦之人!......这次,你遇到的鬼婴,就是他之所为!”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甲学林算是我的“师叔”,他在三山教偷偷炼制阴魂幡,被他师父也就是我师父马宏济的师傅唐广元发现。并且甲学林毫不客气,对唐广元下了毒手,置唐广元身亡。

  还有就是,甲学林对三山教掌门之位垂涎已久,所以他也想要害死我师父。

  “总之,玉阳,你要知道,甲学林是我们三山教的叛徒,不能放过。为师这一次下山,就是为了追踪甲学林而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