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道长点点头,朝我说道:“你先把手伸出来,我来探查一下你身体的情况。”

  没有犹豫,我就直接把手伸了过去。

  马道长半蹲着身体,右手手指轻搭在了我的脉搏上面。

  而后,马道长就闭上了眼睛。我就感受到一股温暖的气流,慢慢地钻入到我的身体里面,顺着身体的经络开始蔓延。

  那种感觉比刚刚吞吃那枚药丸的时候,还要舒服。

  “咦?......你的身体里面怎么除了诅咒之力还有另外的一股气?”

  马道长惊讶地嘟囔道。

  我很不解,他所说的另外的一股气代表什么,我不知道。

  随着探查身体的深入。我发现,涌入进我身体里面的气流,好像是牵引着另外的一股气在我的身体里面流动。那股气所到之处,让我觉得血液沸腾,似乎藏在我身体的各个部分,让我觉得更加舒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马道长的手指从我的脉搏上面移开,眼中带着一点兴奋。

  他瞧着我的样子,就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眼神亮晶晶的。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最担心的还是自己身体里面的情况。

  于是我就紧忙追问:“马道长,您什么意思?我还有救吗?”

  马道长没有立即回答我,就又开始揪着没毛的下巴,思忖起来。

  我现在有点丈二和尚,但是我又怕招惹到这个马道长。万一把人家惹生气了,他在不帮我,那我自己就麻烦了。他可是那什么闾山派的道士,本领自然是要强过普通人。

  思考了一会,马道长眼神恢复如常,平静地说道:“放心吧,小伙子,你身上的诅咒之力,我可以帮你压制,不至于因为诅咒之力丧命。但是想要解除这种本命诅咒却是有些难办啊。”

  眼见马道长似乎也很为难,我就只能是不断地恳求:“道长,您要帮我,只要您帮我,我可以付钱的,多少都可以......”

  虽然我说多少都可以,但是也不过是当时敷衍而已。

  你一下子让我拿出来几十万,几百万,我也拿不出来。不过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所以,我只能是恳求马道长帮我。

  马宏济听我这么说,却有些不高兴。

  “哼!”

  他气哼了一声,说道:“什么钱不钱的,这对我们闾山道士都是山外之物。要是我们想要钱,也不会太难。你要是觉得给钱我就会帮你,那你也太小瞧我马宏济了。”

  额!

  好吧,我觉得他在我头上泼了一盆凉水。

  “钱您不要?!......那您想怎么样,我现在也就是个学生,也给不了您什么。”我说得很诚恳,毕竟这就是现实。

  马道长白了我一眼,沉声说道:“钱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提了。我就问你,要是我帮你压制你身体里面的诅咒之力,并且最终有办法帮你解除你身上的诅咒,你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徒弟!”

  西八!

  不是吧,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

  他要收我为徒!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咧着嘴,紧张地问道:“马道长,您......您该不会是和我开玩笑吧?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没钱没势的,身上还被下了诅咒,您让我成为您的徒弟?”

  马道长神秘兮兮地笑了一下,乐呵呵地说道:“这有什么,成为闾山派的弟子,驱邪除怪,那可是很威风的。就算是以后你毕了业,无事可做,也可以利用闾山道术行走江湖。”

  不得不说,马道长笑起来,还真是魅力十足。

  这是没在我们学校行走,要是去了我们学校,不知道他得迷死多少无辜、纯情的少女。

  但是他说我毕业后,无事可做,这却让我觉得很不爽了。

  要知道,我学的可是电子计算机,毕业了那也算是人才啊。

  马道长见我不接话,就又“循循善诱”地说道:“小伙子,现在大学生毕业可不像是以前了,你们毕业啊,想要找到好工作,都得需要自己去找的。而且即便是找到了,也不见得你就能够满意。”

  “现在的竞争压力这么大的,就业前景也不容乐观。再加上,大学毕业后,你想要赚多一点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首先得满足自己的衣食住行,这就得有不少的花费......”

  总之吧,这个马道长当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说了好多的话。

  总结下来,就一句话:上学不行,当他的徒弟,成为闾山道士,最有“钱景”。

  不过,马道长的话还真是让我蠢蠢欲动。

  一方面是我自己身体的原因,我中了李燕下在我身上的本命诅咒。另一方面,我家里面也的确不是很富有,需要我努力赚钱、打拼才可以。

  见我似乎有些犹豫不绝,马道长就又开口道:“小伙子,刚刚我的能耐你也是看到了,只要你跟着我好好学,以后成为一个大道士不成问题。而且虽然你成为了我的弟子,但还算不上是真正的闾山道士,只能算是俗家弟子。”

  “所以说,娶妻生子,还是没问题的......”

  丫的!

  不得不说,马道长的一番话都很有吸引力,弄得我心里面直痒痒。

  “怎么样?你要是答应作为我的徒弟,我可以现在就帮你封印你身体里面的诅咒之力!”

  我怎么有种狼入虎口的感觉呢!

  但是现在我也没有别的选择。

  于是不再迟疑,我点点头:“好!马道长,不......师父,我愿意成为您的徒弟!”

  马道长眼见我答应下来,伸手就在我的肩膀上面拍了拍,激动道:“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等为师诛杀了本派的叛徒,你就正式拜师......来来来,为师现在就帮你封印身体里面的诅咒。”

  我朝着马宏济抱了抱拳头,心里面还有点小激动。

  但是马宏济接下来的话,却让我有些懵逼。

  他竟然又对我说道:“来吧,老规矩,还是先把衣服脱了!”

  额!又脱衣服吗?

  这让我想到了我和南瓜在小王庙山上遇见的那个骗子大和尚。他们这算是恶趣味吗?怎么都喜欢让人脱衣服!

  不过马宏济应该不是骗子,毕竟他先前表现出来的手段,都很厉害。

  于是硬着头皮,无可奈何的我,就又当着马宏济的眼面,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虽然我是男人,但是两次当着马宏济的眼面脱衣服,还是让我觉得有点小小的羞耻。

  没来由的,我的脸有些烧红。

  但是因为天很黑,所以马宏济也看得不是很真切。

  并且在马宏济的要求下,我把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脱了下来。

  只剩下了一条平角短裤!

  “一丝不挂”这个词来形容我虽然不切合,但是也差不多。

  晚上树林这边没有风,潮气还是有的。所以,脱掉衣服后,我就双手抱住胸口,蹲在了地上。那场面,还真是不想用言语来表述。

  凉飕飕的!

  马宏济把手中的红色蜡烛插在了地上。

  我把衣服平铺在地,坐了下去。

  侧身的时候,我就又瞧见倒在不远处的南瓜。

  我有点担心,就问马宏济:“师父,我兄弟南瓜他不会有事吧?”

  马宏济笑了笑,说道:“他只是稍稍失去了一点血,伤口已经被我止住血,鬼婴并没有伤及到他的血管和经络,他,你就不用担心了。你身上被下了诅咒,时间越长,诅咒就会越深入。”

  “现在你身上的问题比你朋友的问题更为严重。”

  “所以说,我得先帮你封印你身上的诅咒。”

  听马宏济说南瓜不会有事,我也就安下心来。

  之后,我配合着马宏济,就躺在了地上。

  马宏济呢,他从身上取下来一个不大的布包。布包里面乱七八糟地装着一些东西,有黄纸,还有铃铛,尺子......等等吧,都是一些平常我们用不到的东西。

  取出东西后,马宏济就用毛笔沾着朱红色的液体,开始在我的胸口、手臂、大腿,甚至于脚掌上面,画动起来。

  我知道马宏济应该不会害我,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随着一道道符号被画在我的胸口上面。

  猛地,我身体里面就开始有着一道道的气流开始横冲直撞。

  并且胸口上面的符号,就像是先前李燕画在我掌心的“鬼符”一样,开始发光。

  只不过说,“鬼符”释放出的光是黑色的,而我身上的符号散发出来的光是浅黄色的。

  马道长的手很稳,眼睛都不眨一下。

  “哎呦!”

  我痛叫了一声,慌了神,说道:“师父,诅咒之力又开始发作了!...我的心脏好疼,身上也痛得厉害,就像是针扎一样。”

  马宏济安慰我说:“没事!时间没到,诅咒之力还不会对你造成大的伤害。玉阳,你坚持一下,等到我的‘封印天符’画完,那诅咒之力就会沉寂。”

  好吧,我现在也只能是忍耐下来。

  为了减轻我自己身上的刺痛感,我尝试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我朝马宏济问道:“师父,您布包里面的那些黄纸是干什么用的?”

  马宏济倒是能够一心二用,他给我解释说:“那不是黄纸,是黄符。黄符分为很多种,与茅山派的符箓一样,都是用来驱鬼的,效果差不多。”

  我点点头,就又问:“那师父,你先前扔出去的,那个打伤鬼婴的东西,是个啥?怎么那么厉害?”

  “那是‘铃刀’,是件普通的法器,乃是我们闾山派特有!”

  之后,我就又接二连三地问了不少的问题。

  马宏济倒也很有耐心,不断给我讲解。

  还别说,这种转移注意力的法子不错。

  我身上的疼痛感似乎真的消解了不少。

  让我觉得不解的是,除了诅咒之力以外,我身体里面的,另外的一股气似乎正在帮我抵御着诅咒之力。可那股气到底是什么呢?我不清楚。

  我就把我的疑惑问了出来。

  不成想啊,马宏济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回答我。

  好吧,他不说我也没有办法,谁让我现在是他的徒弟呢。徒弟就是徒弟,师父的事情,我怎么能乱管。那不是越俎代庖了吗,还是要有规矩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蜡烛烧得只剩下了半根。

  终于,似乎很累,我师父马宏济长出了一口气,沉声道:“好啦,‘封印天符’已成!!”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