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婴的脸绿莹莹的,把南瓜的模样映照得十分凄惨。

  南瓜倒在地上,脸色苍白,他的身体不住地颤抖、挣扎着。鬼婴已经把他的尖牙,插进了南瓜的脖颈。

  鲜红色的血染红了南瓜的衣服,被鬼婴允吸到嘴巴里面。

  “南瓜!南瓜!......”

  我朝着南瓜爬了过去,眼眶已经湿润。

  但是南瓜距离我实在是太远,我身上又没有多少力气。

  每爬动一点距离,我的骨头就像是散了架子一样。对于救南瓜,我无能为力。

  蓦地,我瞥见了旁边的女尸。

  想了想,我就朝着女尸爬了过去。很快,我就到了女尸的跟前。我从地上摸起了一块尖凸的石头,然后就把手中的石头,朝着女士的脑袋砸去。

  “王八蛋!...你快停下来,给我松开南瓜,不然我就砸烂你‘妈妈’的脑袋。”

  “砰砰砰!”

  我一下下地用石头砸着女尸的脑袋,脑壳都被砸裂了,红的、白的,都流了出来。凸起的部分砸进女尸的眼眶里面。一只带血的眼球被石头的尖端带了出来,上面还连着肉线。

  可是我没有住手,仍旧一下下地猛砸。

  “快点放开他!你停下来!......”

  我疯狂地喊叫着,状态就像是个疯子一般。

  南瓜倒在地上,右手伸向我,嘴巴里面含糊不清地叫着什么。似乎是在说,让我救他。

  “妈妈!”

  终于,鬼婴叫了一声妈妈,然后,他的嘴巴从南瓜的脖子上面离开。

  黑气包裹住鬼婴的身体,鬼婴虎视眈眈地盯着我。

  我住了手,气喘吁吁,心中一阵的恼火。

  而这个时候女尸的脸已经彻底花掉,根本就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翻开的血肉看不到多少血丝,薄薄的一层皮卷了起来。头发不少掉落下来,沾在血肉的上面。

  “嘎嘎嘎......杀!杀!杀!”

  鬼婴因为我砸碎了他妈妈的脑袋,而变得恼羞成怒。

  他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松开手里的石头,无力地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的我,很愤怒,很绝望!但是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看来啊,我还不是鬼婴的对手,我的结局也只能是惨死。

  我忽然很想大笑一场。

  但是我笑不出来啊,就算是动动手指,我都觉得很费力。

  黑影越来越近,张开血盆大口的鬼婴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就在鬼婴扑过来,准备一口咬死我的时候,忽然一道轻喝声传来:“小鬼伤莫人......住手!”

  紧接着,“哗啦呼啦”,什么东西摇晃的声音传来。

  我知道发生了变故,下意识地睁开眼睛。

  就见到,一件泛着黄光的东西,朝着鬼婴射来。

  “噗呲!”

  一声闷响。

  鬼婴的身体竟然一下子被那个东西贯穿。

  然后,鬼婴就化成了一团黑气,朝着黑雾中逃去。

  “嗖!”

  那件东西射在了地面上,斜斜地扎在土里。

  我侧着脑袋去看,发现那是一件怪异的东西。

  看上去它像是一把刀子,但是却有着两道刃。刃并不锋利,反倒很厚实。它的手柄很细,末端有着一个铁圈。

  铁圈上面穿着一串黄彤彤的铜片。

  铜片上面闪动着黄光,有着一个个的纹路。

  那些纹路有些像我在女尸身上瞧见的纹路。

  但是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黑雾慢慢地散去。

  一个穿着对襟长袍,头上带着黑巾的男子走了出来。

  男子的手里面还攥着一根燃烧着的红色蜡烛。

  他的脸在蜡烛的光,映照下,显得很白皙。眉毛呈刀状,很浓密、幽黑。嘴唇薄薄的,略微发红,鼻梁高高地挺起。他的颜值还真高。

  再加上,他这身奇怪打扮,给人一种非同一般的感觉。

  男子出现后,瞧了我一眼。

  但是很快,他的目光就盯住了倒在地上的南瓜。

  我紧忙喊道:“大哥,大哥......你救我兄弟,快救我兄弟南瓜!......”

  男人点点头,快步朝着南瓜走去。

  他很淡定,步子很特别,脚掌踏在地上会散发出黄色的光芒。

  风这个时候已经消失。

  但是男子的身上却是仿佛自带清风一般,袍子猎猎作响。

  就见到男子冲到南瓜的跟前,先是抬手在南瓜的脖子上面点了两下。

  然后,他就把一枚药丸塞进了南瓜的嘴里面。

  说来也怪,南瓜的嘴巴刚刚还血流不止,但是被男子点动几下后,南瓜的伤口竟然不再流血。

  并且,南瓜苍白的脸色,也好转了不少,出现了一点红润。

  从地上一点点的爬起,我就想要过去看看南瓜的情况。没想到,刚站起身来,腿脚一软,我就倒在了地上。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我身体之中,一道道的凉意瞬间生出。

  凉得我只打寒战,双腿、肩膀都在哆嗦。

  心口钻心的疼痛,就好似是被一条毒蛇狠狠地咬住一般。

  “哎呦!”

  我不由得叫出了声音。

  “疼!疼!......妈的,疼死老子了......”

  疼得我难以忍受,我就开始在地上翻滚。

  男子查看完南瓜的情况后,目光就对准了我这边。随后,他闪身就来到了我的近前。同南瓜一样,男子把一枚小药丸塞进了我的嘴巴里面。

  药丸稍稍有些苦涩,但是进到肚里面后,却生出了一点暖意。

  似乎有着一股气流在我的身体里面流转,让我觉得很舒服。

  没多久,似乎我的身上就生出了不少的力气。

  就是连刚刚心口上面的刺痛感也消失很多。

  “呼呼呼!”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男子一颗药丸就能够有这么大的功效,真厉害。

  他扔出去的那件东西,竟然把鬼婴打跑了。

  这么说的话,男子肯定是个高人。

  明白这一点的我,紧忙朝着男子恳求道:“大哥,你得帮帮我们,求求您了!”

  男子却好似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沉着嗓子说道:“你先把衣服脱了!”

  我被男子的话弄懵了。

  怎么上来就脱衣服?这是玩哪样。

  该不会是,这个男子有什么特殊癖好,对男人感兴趣吧。

  不知道怎么的,面对这个面容俊朗的男子,我心里忽然“怦怦”乱跳。当然,不是心动,但担心啊。

  “那个......大哥,你说啥??”我问道。

  男子很没耐性地重复道:“我说,你把衣服脱了!”

  “可是,大哥,脱......脱衣服干啥?”

  我不想脱。

  男子的眉目微微皱起,肃声说道:“不脱衣服,我怎么帮你,你的身上有着很强的怨力,我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哦?这样啊。

  我的脸一红,知道自己想多。

  “大哥,我兄弟南瓜咋样?......他没事吧?”

  我一边脱衣服,一边问这个男子。

  男子瓮声瓮气地说:“那小子幸好遇到了我,不然已经没命。不过,他现在没事,你不用担心。”

  我把最后的一件衣服放在了旁边。

  既然男人没有特殊癖好,我也就放心了。我一个大男人脱光,倒也无妨。

  男子瞧见我身体的第一眼,脸上就露出了很大的惊奇:“咦?......竟然是诅咒之力,你的身上竟然被鬼魂加持了诅咒。看来你遇到了怨念极重的鬼魂。”

  男子果然是高人,连这一点都看出来了。

  我紧忙开口说道:“大哥,我不想死!......都是我的前女友,她死了,变成了鬼魂,把我诅咒了......”

  我哭哭啼啼地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可能也是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男子并没有出言打断我。

  等我陈述完,男子揪着下巴,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下巴上面也没有胡子,不知道他揪下巴是怎么个意思。我猜可能是一种习惯吧。

  来回踱步,男子的目光不时间打量我几眼。

  我被看得脸皮都薄了,有点不好意思。

  紧忙的,我慢慢把地上的衣服就都拾了起来,穿在了身上。

  这个时候,男子竟然又传到了先前的那具女尸的跟前,躬下身去,在女尸身上查看了起来。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既然这个男子是高人,那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男子在女尸旁边停留几分钟,就又返回到了我跟前。

  我眼见男子停下脚步,就小心地问他:“大哥,我身上的诅咒还能解除不?我的时间不多了,要是您能帮我,可一定得帮我啊,不然,我肯定得死掉的。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

  男子眼见我哭得悲悲切切,就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好啦好啦,你别哭了!你的事情我会帮你的......说起来,这件事情,也和我们三山教有关。”

  我有些听不懂男子的意思,就问道:“大哥,你说啥?”

  男子背着手,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与你无关。”

  额!

  我觉得自己被泼了一盆凉水。

  现在我是求着人家,也只能是委屈求全:“是是是,大哥,与我无关!.......那我身上的诅咒,您打算怎么办?”

  男子眉毛稍稍挑起,却说出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我不是你大哥,我叫马宏济,今天五十有二,你叫我马道长就好。”

  额!

  男子的话把我吓到了。

  他五十二岁吗?

  长得也太年轻了!怎么看他都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皮肤比我都白。

  难不成他还懂得什么养颜排毒、益寿延年的手段?

  对了!他说,称呼他为“马道长”。

  想想刚刚这个马道长施展的手段,我有些明白了。

  我惊喜地问:“这么说,马道长,您是茅山道士?”

  可是没成想,听我这么说,马道长却是冷哼了一声,眼神中带着不屑,拽拽地说道:“什么茅山道士!...他们怎么能和我们闾山派相比。”

  我有些蒙蔽。

  茅山道士我在小说里面,还有电影里面都看到过,而且茅山道术似乎也广为人知。但是这个闾山派,我就有些不知道了。

  “闾山派?......这个派是干啥的?”我小心地问道。

  但是人家马道长压根就不想说,只是轻飘飘地说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自己的问题还没解决呢,哪来那么多话!”

  好吧,他说得都对。

  反正无论这个马道长是茅山道士还是闾山道士,只要能帮我,那就是好道士。

  “是是是...马道长,我说错了。那我的事情,您打算怎么办?您可一定得帮我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