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我距离女尸和南瓜的距离还是有些远的。

  幸好,南瓜反应很快,虽然脑袋被磕伤,但是他及时抄起地上的木头棒子,就朝着女尸的脑袋上面砸去。

  “砰!”

  这一下打下去,女尸脸上的鼻子直接就被打歪,鼻骨应该是断掉了。虽然没有流血,但是她鼻子上面出现了一大块的擦痕。

  这导致女尸的动作出现了一点迟缓。也就是借着这个空当,我冲上去,用赤红色的水果刀,朝着女尸的腹腔那边扎去,因为鬼婴就藏在那里。

  “哇咿哇咿......”

  鬼婴怪叫着,舍弃了南瓜,转而控制着女尸,攻击我。

  不过,我的刀子还没有扎到女尸的身上,女尸的手直接就攥住了水果刀的刀刃。

  让我意外的是,意料之中的水果刀并没有对女尸造成任何的伤害。李燕对我说过,说我右手手心的鬼符接触到的东西可以触碰到鬼婴。

  鬼婴是鬼魂,但是这具女尸却不然。

  想到这里,我也就明白,为什么鬼婴缩进女尸的腹腔里面,就是怕我右手伤到他。

  “妈的!你给我松开。”

  眼见水果刀被女尸的手攥住,我就想着抽出来。可是女尸的手就好像是钳子一样,比我的力气还要大上许多。

  我根本就难以把刀子从她的手中抽出来。

  刀刃在女尸的手掌间划动着,女尸的皮肉都割开。但是却没有丝毫的血流淌出来。森白的骨头露了出来,上面没有一点血色。

  不用想,这具女尸身体里面的血恐怕已经被鬼婴吸食干净。

  女尸攥住我的水果刀,无神的眼睛盯住我。

  然后,她那张臭烘烘的嘴巴,就朝着我的脖子咬来。

  紧忙的,以防万一,我松开了水果刀,同时右腿朝着女尸的腹腔那边就踹了过来。

  因为女尸低着头,朝我咬来的速度很快。

  所以,我的脚踹下去的时候,正好是踹在了女尸的脑袋上面。

  “咔吱!”

  女尸的脑袋竟然被我踹倾斜,颈椎骨断裂。脑袋上面连带着一层皮,耷拉了下去。

  “呃呃呃!”

  她的嘴巴里面还在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无神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道黑芒。

  虽然踹中女尸的脑袋,但是女尸的力气着实很大,在那股前冲力的作用下,我朝后退去,双腿没站稳,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

  正好地上凸起的地方有着一块石头,我一屁股就坐到了石头的上面。

  可怜我的菊花啊,在那一刻,算是盛放了,疼得我头皮都发麻。

  我右手捂着屁股,脸憋得通红,宛如猴屁股,难受极了。

  “秦哥,你咋样,没事吧??”

  南瓜跑过来,一把将我从地上搀扶起来。

  我苍白的脸还在发红,我不能告诉南瓜我的菊花被硌到了,那样会很丢人。毕竟这点面子我还是要保留的。

  我苦笑着说:“我没事。”

  南瓜也没有在意那么多,搀扶着我,就朝着旁边的地方跑去。

  而这个时候,耷拉着脑袋的女尸在鬼婴的控制下,再度朝着我和南瓜走来。

  她的步子不急不缓,似乎杀死我和南瓜势在必得一样。

  我刚才对付鬼婴,之后又攻击了女尸,累得跟狗一样。再加上,先前挖坟也耗费了不少的体力,所以,我现在整个人的状态并不好。

  身上全是黏糊糊的汗水,整个人已经虚脱。

  南瓜还有点力气,但是因为脑袋被撞,他的脸上血糊糊的。似乎大腿也受了点伤,所以,他带着我后退的姿势很奇怪,有点像八字步。

  这个时候的我和南瓜就有点手足无措。

  我咬着牙抄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就朝着女尸那边扔了过来。

  但是鬼婴的鬼爪子朝外一抓,那块石头在距离鬼婴不足半米远的地方,就从中间爆开,化成了细碎的粉末。

  “呃呃呃。”

  女尸的嗓子眼里面持续不断地传来低吟声。

  南瓜把我搀扶到一棵树的旁边,终于他也没有了力气。

  我坐在地上,南瓜靠在树上,我们两个已经精疲力尽。先前我还对付鬼婴和女尸来着,那个时候,我心里面还有一点小兴奋。

  但是现在,兴奋没了,有的是担心和恐惧。

  “秦哥,这下我们完蛋了,逃不掉了!”

  南瓜满脸丧气地说道。

  我瞪了他一眼,呵斥道:“别胡说!不到最后,不要放弃。”

  然后,我想了想,就对南瓜说:“南瓜,现在还有一个办法,你快点走,我来拖住这个女尸和鬼婴。这样起码我们两个能活一个,要是你不走的话,我们一个都活不了。”

  南瓜听我这么说,也是来了脾气:“要走就一起走,我一个人走算什么。我赵良才是你秦玉阳的兄弟,和你有难同当是应该的。你忘了,当初我们可是拜过关二爷的。”

  我沉着脸,肃声说:“你讲义气我知道,但是现在不是讲义气的时候,你得听我的,不然,我们都死了,连个烧纸的人都没有。”

  南瓜眼见我目光沉沉地盯着他,他的头稍稍低下去。

  一个呼吸后,他说道:“秦哥,你走,我来拖住他们。”

  我有些生气,几乎是吼出来的:“什么你走我走的,我让你走,你就走,都这个时候了,还婆婆妈妈的......再不走,我们都完蛋。”

  南瓜见我是真的生气了。

  他其实是有点怕我的。

  眼见如此,他咬了咬牙,点头说:“那好吧,我走。”

  我给南瓜指了一个方向,催促他:“朝那边走,现在就走!”

  南瓜看了看我,目光厌恶地瞥了一眼那具女尸和女尸肚子里面的鬼婴。然后,他就朝着远处的黑雾那边跑去。

  他的腿带着一点伤,跑起来的时候,颤颤巍巍的。

  我警惕地盯着女尸和鬼婴。

  鬼婴并没有指使女尸追向南瓜,却是目光凶历历地盯着我。

  我一只手扶着树干,身体慢慢站起来。

  “来吧,小鬼!你来杀我啊......杀了我,老子就解脱了!”

  我嘶吼着,声音里面有点悲壮的意味。

  女尸却是在我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鬼婴黑瞳变成了血红色,眼睛里面就好像是有着一只只的红色虫子在里面钻爬一样,有着一道道的血丝。

  鬼婴没有控制女尸攻击我,而是目光打量着我的身体。

  额!

  对了我的身上现在还带着诅咒,右手被李燕的鬼魂画了鬼符。

  难不成这个鬼婴因为我被下了诅咒,才对我有所忌惮?不可能啊,要是有忌惮,先前的时候,他就不会那么凶猛地攻击我。

  我觉得很奇怪。

  但是下一刻,鬼婴的嘴巴里面就发出怪叫声:“......吃肉!肉......杀!杀!杀!”

  鬼婴懂的词汇量显然不多。但是我还是听清楚了“肉”和“杀”这两个字。

  奶奶的,敢情鬼婴是想吃掉我。

  也就是在鬼婴怪叫完,女尸就又朝着我猛冲过来。

  她的距离和我越来越近,我都闻到了她身上臭烘烘的味道。

  我看了看右手的掌心,那个什么“鬼符”还在亮着赤红色的光。

  想了想,我一咬牙,心说:“拼了!”

  于是在女尸冲过来的时候,我没有理会女尸的手臂和脑袋,抡起拳头,几乎激发了身体里面所有的力气,朝着女尸腹腔里面的鬼婴砸去。

  鬼婴目光不善地盯着我,却没有做出任何的防御。

  这不对劲啊!

  就在我的拳头快要砸中鬼婴脑袋的时候,女尸却是一下子飞了起来。她身上缠绕着一道道的黑气,同时,女尸身体倾斜,双手竟然一下子掐住了我的脖子。

  当时的场面是这样的:我被掐住脖子,身体不断地挣扎。女尸则身体呈匍匐姿势,双手前伸,身体在黑气的缠绕下,悬浮在半空中。

  女尸的手在快速地用力,手指几乎快要插进我的脖子里面。

  我疼得直叫唤,双手扳着女尸的胳膊,但是无论是我的左手还是右手,对女尸都没有起到太大的伤害作用。

  很快,我的双脚就开始离地,身上的力气也彻底耗尽。

  当时我的样子,就像是被绳子拴住的晴雨娃娃一样。

  我的脸红得泛紫,脖子上面青筋就像是扭动的小蛇一样,暴突起来。还有的我眼睛,在慢慢地充血,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

  口中呼吸不畅,我的心脏狂跳,胸腔里面一阵憋闷。

  我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

  我心说,自己这回算是彻底完蛋了。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就在女尸想要彻底弄死我的时候,忽然间,一道黑影从旁边窜了出来。

  一条大木棒子就朝着女尸的双手砸去。

  “咔嚓!”

  女尸的双手在木棒狠狠地轰砸下,竟然断掉了。

  那双手仍旧掐在我的脖颈上面,但是中间的骨头已经断掉。

  白森森的骨头茬子露了出来。

  女尸的臂骨断裂,加持在我脖子上面的力量,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的身体就像是一滩烂泥,瘫软了下来,滑掉在了地上。

  “秦哥,你别怕,我来救你!......”

  是南瓜的声音,他又回来了。

  特么的,他没听我的。

  不过我心里面却是相当的感动,因为他救了我。

  我倒在地上,呼哧带喘地喘着粗气,身体战栗不止。刚才的情况实在是太凶险了,要是南瓜不折返回来的话,恐怕我已经死翘翘了。

  女尸的双手被废,已经是起不到什么作用。

  “妈妈!”

  鬼婴奶声奶气地叫着。

  而后,鬼婴化成一团黑气就从女尸的腹腔里面飞出。

  女尸没了鬼婴的控制,她的身体从半空中落下。

  “噗噔”一声,大头朝下,女尸就倒在了地上。

  而鬼婴所选择的方向,正是南瓜的坐在,他身上的黑气愈发浓郁,似乎鬼婴很愤怒。他朝着南瓜冲了上去。

  南瓜眼见如此,就要朝着黑雾里面跑。

  可是,鬼婴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直接就扑在了南瓜的后背上面。

  然后,我就看到,鬼婴裂着嘴巴,呲露出尖尖的牙齿,朝着南瓜的脖子狠狠地咬去。

  “不!”

  我大叫了一声。

  但是,特么的,我的力气已经耗尽,我救不了南瓜。

  “啊!”

  南瓜惨叫了一声,声音好似杀猪一般,十分凄惨。

  该死的,我害了南瓜。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