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意识到不好,大叫道:“南瓜,他来了!......那个鬼婴来了。”

  南瓜紧忙退到了我的身边,我们两个紧靠在一起。

  “呼哒呼哒!”

  阴风越来越强烈,四周围滚动起黑漆漆的雾气。

  雾气很浓,头顶上的点点星光都被遮蔽住。远处的那些树木,也都瞧不清楚,只能够听到树叶摇晃的声音。就好像是我和南瓜被重重野兽包围了一样。

  南瓜面朝我,手电筒昏沉的光下,他的脸显得很青白。

  “秦哥,不成,我们得离开这里,不走就麻烦了。你听见声音没?......那个鬼婴肯定是要杀死我们!”

  我的心都悬了起来,又怎么会不知道来者不善。

  但是现在我想要逃走,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很快,声音就越来越近。

  黑雾中。

  一个小孩子走了出来。说是走,但是用“飘”这个字更为恰当。他身上穿着短小的衣裤,头发没有长全,看上去很稀疏。最可怕的是他的那张脸,竟然是绿莹莹的,那双眼瞳漆黑如墨。

  小孩的手指伸进嘴巴里面,不停地嘬着,嘴角边挂着阴森森的笑容。

  他就是鬼婴吗?

  要是除去那张古怪的脸,似乎和普通小孩没有什么区别。

  眼见我和南瓜盯着他,鬼婴停了下来。

  南瓜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和我一样被吓得不轻:“秦哥,咋办?”

  我哪里知道咋办。

  先前我还盼望着捉住这个鬼婴,但是真正面对他的时候,我的心里面就有点怂了。我的头皮都一阵地麻痒,浑身不自在。

  这个鬼婴却一脸的淡漠,黑溜溜的眼珠,在我和南瓜的身上游走。

  似乎他在想如何杀死我们。

  忽然,鬼婴的手指慢慢被他从嘴巴里面抽离。

  然后,他的眼睛就朝着棺材方向,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妈妈!”

  他的声音有点发尖,不像是人的动静。

  他朝棺材里面的那具女尸叫妈妈,也就是说,这个鬼婴实际上是那个女人生下来的。还有,要是正常生产的话,女人和孩子不会死亡。

  那也就是说,很可能,这个鬼婴是意外死掉的。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挖了人家“妈妈”的坟,这个鬼婴是不会放过我的。

  南瓜双手紧紧地攥着木头棒子,脸上往下淌汗。

  四周围的风声,随着鬼婴的出现好像平静了下来。

  黑雾将外界彻底隔绝。

  安静!异常的安静。

  可是安静中,鬼婴却还在和我们对视。

  他倒是一脸的平静,但是我和南瓜心里面却惴惴不安。

  “南瓜,你先站到我身后来,我的右手还能抵御一下!”我肃声说道。

  南瓜朝后面移了一步,站到了我的身后。

  我们两个不吭声,想要看看这个鬼婴到底要把我们怎么样?

  忽然,鬼婴的脖子慢慢地扬起,然后,当着我们的眼面就又“嘎嘎”地笑出了声音。同时,他的嘴巴里面还在嘀嘀咕咕地嘟囔着:“......杀!杀!杀!”

  很显然,他要杀死我们。

  一道黑气从鬼婴的身上冒出来。

  然后,他就朝着我和南瓜的方向冲来。

  眼见如此,我知道逃是逃不掉的,就硬着头皮,右手攥着水果刀,朝着鬼婴刺了过去。

  说来也怪,就在鬼婴身上的黑气,靠近我右手的时候,我的右手竟然生出一阵火燎燎的感觉。

  紧接着,我的整条右手就都变成了赤红色,就是连我手中的水果刀也变成了赤红色。

  还好,李燕没有骗我,她在我手心里面画下的“鬼符”还有点作用。

  刀子上面的红芒闪耀!

  我很不客气,用刀子朝着鬼婴的脑袋扎去。

  我心说,这一刀下去,定能置他于死地。

  可是不成想,鬼婴闪过来的时候,身体却是一缩,然后他小小的身体竟然从我的裤裆下面钻了过去。

  我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阴寒气息,和李燕鬼魂身上的气息一样。

  一击不中。

  我想转身的时候,后背上面却是一沉。

  偏头一看,一双小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面,是鬼婴的鬼爪子。

  “嘎嘎嘎......”

  他怪笑着,声音就在我的耳边,震得我的耳膜都在颤。

  更可气的是,我后背上面就好像是顶着一口重达上百斤的水缸一样,相当的沉重。

  “秦哥,他在你后面.......在你后面呢!”

  南瓜知道自己不是鬼婴的对手,就躲到了墓碑的后面去。

  我紧忙就又拿水果刀,朝后刺去。

  但是鬼婴似乎已经知道我的右手能够攻击到他。

  刀子刺过去的时候,他的脑袋就朝后一偏,很轻松地躲了过去。

  我连刺了几下,都没能刺中。这让我心里面十分的焦急。

  关键是,鬼婴的那双看上去不大的小手,抠在我身上的时候,就好像是我的肩膀被一只巨大的铁钳子夹住一样,疼得我呲牙咧嘴。

  似乎我的骨头都要碎裂一般。

  想了想,我一下就趴在了地上,开始翻滚,试图甩掉后背上面的鬼婴。

  没成想啊,在我翻滚的时候,鬼婴就朝着我的脸吹了一口黑气。

  那口黑气瞬间就没入了我的口鼻间,然后,我就感觉到,我的身体就好像是被冻僵了一样。

  似乎血液的流速都变得异常缓慢。

  我的脖颈上面青筋毕露,连我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完蛋了!

  这个鬼婴这是要搞死我啊。

  不过还好的是,我趁机用刀,朝着鬼婴的小腿刺了一下。

  “咿呀咿呀......”

  鬼婴吃痛,惨叫起来。

  我知道自己命中,伤到了鬼婴。

  与此同时,鬼婴松开鬼爪子,身体从我的身上跃下,移动到了旁边去。

  我咬着牙,想从地上站起来。但是黑气却还在我的身体里面乱窜,就好像是身体之中钻进去了一条虫子,横冲直撞。

  我的五脏六腑都跟着震荡。

  不过,我还是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我,面无血色,惨白如纸,好像是个死人一般。

  鬼婴看了看自己的大腿,上面有黑糊糊的血流出来。

  他用小手擦了擦血,然后嘴巴就又把那些血舔舐干净。

  “妈的!疼死老子了。”

  我痛叫着,那种疼痛感似乎要将我整个人都撕裂一样。

  不过,让我觉得怪异的是,我的身体里面竟然又出现了一股气。那股气出现后,慢慢地扩散,刚刚的疼痛感徒然间竟然消失不见了。

  咦?怎么回事?!

  我稍稍直了直身体,竟然发现自己安然无恙。

  五脏六腑也都恢复了平静。

  也就是在那股气出现的时候,鬼婴瞧向我的眼神,竟然变得兴奋起来。

  “吃!杀!......”

  鬼婴兴奋地叫了起来,不再舔舐血液,就又朝着我冲过来。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反倒是觉得鬼婴似乎没有那么可怕了。

  但是我想错了。

  当着我的眼面,鬼婴的嘴巴慢慢地裂开,一下子就裂到了耳朵根子。豁开的嘴巴里面露出两排尖牙,并且可能是刚刚舔舐过自己血的缘故,牙齿上面还沾着鲜红的血色。

  “混蛋!你也想杀死我吗?......好啊,那就来吧!老子陪你玩玩!”

  我怒吼一声,挥舞着水果刀就朝着鬼婴冲去。

  但是鬼婴的周身却是又出现了不少的黑气。

  那些黑气将他包裹住,他的身体消失不见了。

  黑气融到了黑雾中去,我找不到鬼婴在哪。

  南瓜仍旧躲在墓碑后面,脸上的恐惧显露无疑。

  我前后左右,都看了看,想要找到那个鬼婴。

  但就是找不到。

  忽然,我的大腿一疼。

  我低头一看,一只鬼爪子抓在了我的大腿上面,并且用力地朝着地下拽。旁边的土层似乎也变得松动起来。

  要是我被拽进土里面的话,没有氧气,肯定是必死无疑。

  于是乎,满脸狠相的我就把手中的刀子朝着鬼婴的手砍去。

  鬼婴刚刚已经见识到了我右手的厉害,眼见刀子临近,他的手猛地就缩回了土层里面去。

  该死的,跑哪去了?!

  这个时候的我显得有些激动。要知道,我刚刚可是和一个鬼在交锋,而且我还成功地伤到了他。

  鬼婴又不见了!

  不过我知道他没有离开,因为四周围的黑雾还在。

  环顾着四周围,我想要找到鬼婴,但是根本就找不到。

  蓦地,我的眼睛瞥向南瓜......我发现,在南瓜旁边,墓碑后面的棺材里面,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南瓜!.....他在你身后,你快点过来。”我肃声提醒道。

  南瓜下意识地朝后看了看,当瞧见身后的鬼婴和那具女尸的时候,他被吓得神色骤变。“妈呀”一声,连滚带爬,南瓜就要从墓碑的后面跑出去。

  没错,出现在南瓜身后的正是鬼婴和那具女尸。

  鬼婴已经钻进了那具女尸的肚子里面。

  但是女尸的眼神仍旧是直愣愣的,看上去视线僵直。

  在鬼婴和那些黑气的影响下,女尸动了起来,并且行动相当迅速。

  南瓜得到了我的提醒,刚刚冲出去。

  女尸的手一把就抓住了南瓜的衣服。

  往后一拽!

  力量巨大,南瓜的身体随之朝着后面倒去。

  他倒在了地上,女尸则弯下腰,干瘪的眼睛盯着南瓜。

  “嘎吱吱!”

  脖子微微地晃动,女尸嘴巴低吼一声,恶狗扑食般,朝着南瓜扑去。

  而女尸肚子里面的鬼婴,他的身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的血管。

  那些血管和女尸的身体连接在一起,

  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女尸成了一个杀人机器,被鬼婴控制住了一样。

  南瓜的身体素质,着实不错,在那种情况下,他身体朝外一滚,这才堪堪躲过女尸的撕咬。但是不巧的是,墓碑就在旁边,南瓜在翻滚的时候,额头一下子就撞在了墓碑的上面。

  “哎呦!”

  南瓜叫了一声,双手捂住额头,身体缩成了一团。

  我注意到,南瓜的头磕破了,血流不止。

  女尸的嘴巴里面传来怪笑声:“嘎嘎嘎......杀!杀!杀!”

  那声音不是女人的声音,正是那个鬼婴的声音。

  “南瓜,坚持住!我来了!”

  我趁着这个功夫,攥着水果刀,就冲了上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