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以为自己听错了:“秦哥,你说啥?...挖坟?”

  我点点头:“不错,就是挖坟!......我和李燕当初被障眼法迷惑,来到这边的时候,从那口黑漆棺材里面就曾听到过怪异的声音。现在想想那声音,就是婴儿的声音,所以,我猜十有八九那个鬼婴就在这个女人的坟包里面。”

  “就算是鬼婴不在这里,这个女人的坟和鬼婴也肯定是有关系。”

  但是南瓜仍旧一脸的惊惧,惊颤颤地说道:“可是,这样......不好吧?万一,鬼婴真的在坟里面,我们岂不是自投罗网。我们真的能对付得了他吗?他可是连李燕都害死了。”

  我却不这么想,我来到牛角山就是来找鬼婴的。要是不找到鬼婴,杀死他,那我肯定得被李燕的诅咒弄死。反正横竖都是死,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就算是挖坟有禁忌,也没有办法。

  见我目露坚决,南瓜咬了咬牙:“好吧!秦哥,那我赵良才就陪你疯狂一把!”

  不过我不能让南瓜冒险,万一坟里面真有什么古怪,岂不是连累了南瓜。

  想了想,我对南瓜说道:“南瓜,我来挖坟,你帮我守着旁边。要是有什么动静,你及时通知我。”

  南瓜不傻,他明白我的意思。

  “不成!秦哥,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险,我也要挖坟。”

  他的心是好的,但是我却不能答应。

  我的脸沉下来,瞪了南瓜一眼,说道:“怎么不成,南瓜,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这件事情本来与你就没有关系,你牵扯进来,我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了。现在你听我的,算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我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面带着命令的口吻。

  南瓜最终还是无奈地点头:“唉!那好吧,秦哥,我帮你守着四外。”

  我拍了拍南瓜的肩膀,脸上挤出一点笑容:“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是谁,我是秦玉阳,我连苏家的人都打过,我怕啥。”

  南瓜嘿嘿一乐,一脸苦相地说道:“秦哥,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开玩笑了。要是让苏远航那个混蛋听到,恐怕得气死。”

  来得匆忙,也不知道要挖坟,所以我和南瓜压根就没有准备什么工具。不过这个也不怕,我从旁边找来了一块扁平的石头。

  用石头挖坟,总比用手挖要强上一点。

  南瓜站在不远处,手电筒的光朝着四下里晃着,目光警惕地盯着周围。

  我看了看那座墓碑,墓碑上面的女人名字先前也看到了,叫魏霞。不过,这一次,我认真仔细地又看了一下,发现墓碑上面还有死者的籍贯。

  这个魏霞的籍贯就在鹭江市,所在的村子也有标注,叫“王集子村”。

  我把村名暗暗地记了下来。

  然后很不客气,我就绕到了墓碑的后面,开始挖坟。

  最近下过雨,坟上有点潮湿。

  再加上,这个女人入坟的时间也不长,即便是坟上的草也都不高。没有费太大的力气,也就十多分钟的时间,我就把坟包上面的封土弄开了。

  不过毕竟我是在挖坟,也是头一次做这种事情。而且还是在这么鬼祟的地方,所以难免我心里面有所担心。

  我很紧张,额头上面全是汗珠,头发也变得潮腻腻的。

  我动作很麻利,但同时也很谨慎。

  要是那个鬼婴真的一下从坟包里面钻出来,那我就用手上的石块砸他。李燕不是说了嘛,我右手触碰到的东西,也能够触碰到鬼婴。

  当时我心里面是这么想的。

  不过很庆幸,我挖坟的过程中,并没有遇到那个鬼婴。直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见过鬼婴到底长成什么样子。

  其实我心里面也很好奇。

  汗水顺着脖颈往下淌,我胸口的衣服变得湿乎乎的一片。

  南瓜朝我这边凑近了一点,问我:“秦哥,咋样,挖到棺材没?”

  南瓜半天没说话,冷不丁的一句话,吓了我一跳。

  “去去去!......你去一边守着,别和我说话,我心里面怪紧张的。又不是什么好事,你别问东问西的。”

  南瓜悻悻地走开,没有再和我搭话。

  但是我注意到,他时不时地目光偏向我这边,显然是担心我的安慰。

  夜空中,似乎多出了一点黑云,把不少星光都遮挡住了。

  四周围都是树林和荒草,晚上有了一点风,风吹过来,不时间树丛中传来细弱的声音。

  南瓜仍旧站在那里守卫。

  我则下蹲着身体,继续挖坟。

  想想这幅画面,还真是有点怪异或者说惊悚。

  当然,我描述得不好,要是好的话,恐怕会吓得你肝颤。不过这都没有必要,只要你知道,你看到的描述,我和我经历的事情都是真的就好。

  又挖了将近半柱香的时间。

  “咔哒”一声。

  我手中的石块触碰到了一点坚硬的东西。

  我立马就意识到,我已经挖到了棺材。

  紧忙的,停下挖动,嘴巴里面叼着手电筒,我用手胡乱地在土层上面扒拉了几下。

  果不其然,一块黑漆漆的棺材板露了出来。

  南瓜见我停止挖坟,就问道:“秦哥,这次挖到了吗?”

  我看了南瓜一眼,点头说:“挖到了!”

  南瓜紧忙朝着我这边走过来,然后,站在墓碑旁边,担心地说:“那用不用我帮忙?”

  我说:“先不用,你站在一边就好。”

  南瓜瘪瘪嘴:“秦哥,我也想见识见识,你让我和你一起开馆呗。”

  这种事情,也需要见识吗?我也是醉了。

  “不行!...都说了可能会有危险,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那里就好。”

  “哦”了一声,有些失望的南瓜就又安静了下来。

  心脏在胸口里面“怦怦”地乱跳着。

  我更加地紧张。

  不过,我还是小心翼翼地把棺材板上面的一层薄土拨开。

  一整面黑色的棺材板露了出来。

  现在就开馆吗?

  我看的那些小说里面,可是说过开馆之前,要如何如何......可是现在我啥也没有准备啊,再者说,我也不懂啊。

  犹豫再三,我一狠心,心说,我现在只有不到三天的活命时间。三天和一天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要是老天真的注定我早死,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于是我就用木棒开始撬棺材。

  第一次开棺材,弄出来的动静还真是挺大声的。

  鼓秋了半天,棺材也没有被我撬开。

  这让我心里面很着急。

  而越是着急呢,心里面就越慌,后背都出了一层的凉汗。

  南瓜瞧着我这副模样,也很焦急:“秦哥,你行不行啊,不行让我来吧?”他经常锻炼力量要比我大上许多。

  我白了他一眼,沉沉地说:“我行!...我怎么不行!”

  想了想,我准备先用水果刀在棺材板的上面戳个洞。可能是棺材板的质量不好,几乎没费多少力气,我就把棺材板戳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然后,我就把木头棒子插进了棺材板的里面,狠狠地朝外撬动。

  “哗哒!”

  一声闷响过后,黑漆漆的棺材板就被我撬开了。

  不过,撬开棺材板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朝后退出了几步远。

  我担心那个鬼婴冲出来,祸害我。

  南瓜也很警惕,一脸凝重。

  但是棺材里面并没有什么异动。

  难道说,鬼婴不在棺材里?

  想了想,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鬼婴按照李燕的说法,已经很厉害了,拥有了身体。我刚才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按理说,他要是在棺材当中的话,应该能够听到才对。

  于是乎我在旁边等了几分钟后,就一手抓着水果刀,另一只手抓着手电筒朝着棺材那边重新走过去。

  手电筒的光往棺材里面一晃!

  登时间,我“啊”地叫了一声,被吓得不轻

  几乎双腿都成了面条,一下子,我就软倒在了地上。

  棺材里面躺着一个赤身露体的女人,女人的脸惨白惨白的,胸口却凹陷了下去,皮肉像是被豁开的一样,朝着两边翻着。

  眼见我摔倒在地上,南瓜紧忙过来扶我:“秦哥,你咋啦?棺材里面有啥,是不是那个鬼婴在里面?”

  我被南瓜搀扶到空地上,躬下身,心有余悸。

  稍稍缓了几口气,我朝南瓜说道:“不是,不是鬼婴!是女人......是一个女人,她正睁眼看着我。她的肚子.......也被掏空了!”

  南瓜听了我的话,脸色也十分难看。

  他紧锁着眉目,说道:“秦哥,棺材里面的女人,该不会也像李燕一样,是个受害者吧?她也是被鬼婴害死的!......可是按照墓碑上面的时间,这个女人已经死了快三个月,尸身应该出现腐烂才对啊。”

  我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我们怎么办?还过不过去?”南瓜问我。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过去再查看一下。

  女人的肚子也空了,死状和李燕的尸身很类似。

  既然鬼婴不在这里,一具冰冷的女尸也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想通这一点后,我和南瓜一起朝着棺材那边走过去。

  两束光齐刷刷地照进了棺材里面。

  彻底看清楚棺材里面的情况后,我和南瓜都心下惊恐不已。

  但是我们没有后退。

  女人的确是被掏空了肚子,身体也没有腐烂。

  怪异的是,除了女人的脸,在她手臂上、大腿上、肩膀上,以及尚存完好的部分胸口部位,竟然有着一道道朱红色的纹路。

  那些纹路比李燕画在我手心里面的鬼符还要复杂,看上去像某种符号。

  南瓜咽了口唾沫,喉结颤动的声音很大:“秦哥,既然鬼婴不在这,我们把土填上,就先离开这里吧。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太诡异了。”

  我觉得南瓜说得不错,就点点头,说:“好吧,也只能是这样了!”

  可是就在我和南瓜小心地朝着棺材那边走过去的时候,忽然间,四周围的风声一下子变大。

  呼啸的风刮动着树木、蒿草,“哗啦哗啦”响动不止,就好像有不少可怕的东西正在朝着我们这边聚拢来过一样。

  堆在棺材旁边的那些灰土,被怪风吹起来,灰尘弥散。

  四周围乌烟瘴气的。

  空气也变得阴冷,有点凉意透骨。

  “嘎嘎嘎......杀!杀!杀!”

  忽然,一道怪异的声音传来,异常的侧耳。

  那是一个婴儿的声音。似乎他在笑,但是笑声无比渗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