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见我站在那里不动,根本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秦哥,你快点过来啊!?你不要命啦......”

  然而,还不等我回话,那条花蛇就忍耐不住,真的朝我扑了上来。

  它的蛇身凌空飞去,嘴巴大张,速度极快。

  眼见如此,也没有想那么多,我直接就把手中的木头棒子抡了出去。

  “啪!”

  一下,就一下,花蛇被我的棒子打飞出去。

  但是它口中的毒液还是喷了出来,差一点就落在我的脸上。

  也幸好没落在我的脸上,不然麻烦小不了。

  一击命中,我心中一下就有了底气。

  花蛇掉在一堆碎石的上面,似乎是受了伤,身体隆了起来,扭动了几下。

  抓准机会,毫不客气,我手中的木头棒子就一下接一下地朝着它的蛇头砸去。

  闷响声在幽暗的树林里面传出,显得异常刺耳。

  都不知道击打了多少下,反正,等我停下来的时候,那条花蛇的蛇头已经被我砸烂。蛇身的鳞片不少已经脱落,鲜红的血肉翻开,里面还嵌着细碎的小石子。

  算是松了一口,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南瓜远远地瞧见刚才的那一幕,已经傻掉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朝我竖起了大拇指:“秦哥,你......你这也太牛了!”

  我苦笑着说:“牛个屁!...它想毒死我,我就得先杀了它。这叫被动防御!”

  我拽出了一个名词,心里面还挺得意的。

  似乎自己身上被加持了一点点的勇气!

  南瓜递给我一支烟,我叼在嘴里面吧唧吧唧地抽了起来。

  刚才还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回觉过来,我发现自己的胳膊竟然一阵酸疼。看来刚刚挥舞木头棒子的时候,手臂太过用力。

  “秦哥,刚刚你的样子真的太吓人的,都把我看傻了。我从来都没见过你这么凶。那副样子,比那天揍苏远航的时候,还要吓人,真是够暴力的!......”

  我吐了口烟圈,淡淡地说道:“没办法,谁让我是你哥呢!”

  其实我和南瓜是同岁,只不过说,我的生日比他大一点而已。

  开了几句玩笑,我和南瓜紧绷的神经,才算是稍稍松弛下来。南瓜似乎也没有那么怕了,用手中的水果刀捅了捅那条死掉的花蛇。

  “别胡闹!...走吧,我们继续找木屋。”我肃声说道。

  南瓜嘿嘿一乐,也没说什么。

  我们两个朝前继续走,方向没变。

  天色慢慢地暗沉下来,不少飞鸟“嘎嘎”叫着,归巢。

  树林变得黑咕隆咚的,视线模模糊糊。

  这时候,我和南瓜在一起,有种当初和李燕一起进到密林中来的那种感觉,很急切,也有一点紧张和慌乱。

  我们两个默不作声。

  走着走着,前方就出现了一大片的蒿草。

  蒿草很高,很茂密。

  我意识到,我和南瓜找对了方向。

  当初我和李燕应该就是在这里迷失的。

  看了一下时间,我们进到树林这边来,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见我面色肃然,南瓜紧张地问我:“秦哥,咋样了?我们是不是找对地方了?”

  我点点头,说:“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不过木屋不在这里,应该在更远的地方。”

  “哦”了一声,南瓜的小眼睛就开始四处撒么。

  “咦?...秦哥,这有个打火机。”

  南瓜说着,躬身从地上捡起了一个打火机。

  我走过去看了下,正是当初我遗失在树林这边的红色打火机。

  我心中一紧,知道,自己距离那个神秘的木屋又近了几分。

  从双肩包里面拿出手电筒,朝着四外照了照,我没有发现其他的什么。

  还有一点就是,当初我和李燕来这边的时候,树林里面出现了一大片的雾气。但是现在这个时间和当初差不多,却是没有一点雾气。

  这让我觉得奇怪。

  “南瓜,你先过来,我需要关掉手电筒,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光点。”

  南瓜走了过来,背贴着我的背。

  我关掉手电筒。

  漆黑的夜色再度笼罩而来,可是,我根本就没瞧见一点光。

  天空上面,倒是有着不少闪闪烁烁的繁星。

  “发现什么没?”南瓜压低声音问我。

  我摇头:“还没有!”

  就这样,我们又等了一会功夫。

  我心里面自然是希望找到那个小木屋。但是同时,我还很忌惮那个小木屋,或者说,忌惮木屋的主人,那个丑陋的怪人以及木屋里面的那口黑漆棺材。

  手电筒又被我打开。

  我对南瓜说:“走吧,没有发现什么异状,我们继续找找看。要是再找不到,就只能是先回去了。”

  之后,我带着南瓜就朝着北面的方向走。

  走得很慢,也很小心。

  又走了半个多小时,我觉得不能再深入了,不然会迷路。幸好四周围没有雾气,天上的月光还依旧明亮。不然,我真不敢带着南瓜走这么远。

  可是,还没有找到那个木屋,周围全是树,密密匝匝的。

  按理说,方向对了,找到木屋应该不会很难。

  南瓜也拿出了一只手电筒,四下晃照了一遍。

  可是我们转了一遍后,却还是不曾发现那个小木屋。

  难道不在这里?

  我皱眉思索着。

  出乎意料的是,就在我低头的时候,我发现地上有着一个白花花还带着一点猩红的东西。

  我手电筒的光立马就照射过去。

  瞧着那个东西,我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那是一张兔子的皮,已经干巴,毛皮是白色的,内侧有着鲜亮亮的血膜。

  我把兔子皮捡了起来。

  “秦哥,这是啥?”

  南瓜问我。

  我道:“是兔子皮!就是先前我和你说的,那个丑陋怪人剥下来的兔子皮!......现在兔子皮都找到了,那个小木屋应该就在这附近,我们得在仔细找找看。”

  南瓜没敢伸手摸兔子皮,但是他却在一棵树的旁边发现了异状。

  “秦哥,你看那边......那里好像有个土包!”

  南瓜用手电筒朝那边照了照。

  我紧忙目光偏转过去,果然,那边模模糊糊地有着一个土包。

  我和南瓜对视一眼,小心地朝着那边走过去。

  去到土包跟前的时候,我发现那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土包,是一个坟包。我们在坟包的侧面,坟前竟然还立着一块石碑。

  石碑上面有着一张不大的照片,照片还很鲜艳。

  也就是说,这个坟包出现在这里不长时间。

  “死人坟?”

  南瓜咽了口唾沫,胳膊有点抖,手电筒的光跟着晃动。

  我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害怕,慢慢地去到坟包的跟前,查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字。死去的人是个女人,名字叫魏霞。旁边还有她死亡的日期,就在两个月之前。

  而且,竟然同我和李燕到牛角山游玩的时间,是同一天。

  怎么会这么巧合?不可思议。

  还有就是,我在坟包几米远的地方,还发现了一滩灰烬。

  那摊灰烬不是烧纸遗留下来的,而是木头的灰烬。

  还发现了其他痕迹......

  想想那天我和李燕的经历,再联想到刚刚发现的兔子皮、这堆灰烬,以及坟包的位置。

  猛地,我的心脏一抽,后背都在冒着凉气。

  “这这......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啊!...我和李燕明明见到的是一座黑色木屋,现在怎么可能变了?!”

  站在旁边的南瓜有点丈二和尚,他听不懂我的话。

  “秦哥,你咋啦,神神叨叨的?不就是一个坟包吗,又不是我们要找的木屋。我们还是赶快朝着别的方向找找看吧,看能不能找到你说的那个木屋。”

  我脸色难看地说道:“不用了!不用再找了,找不到的......要是我没有说错的话......这个坟包,就是我要找的.......那个木屋!”

  南瓜越听越糊涂,但是见我脸色难看,他也意识到了不对。

  “秦哥,你这话啥意思?......难不成,这个坟包和那个木屋有什么关系?!”

  南瓜是不知者不怪,我心中却已经涌起惊涛骇浪。

  战战兢兢的,我朝着后面退了两步。我抬手指着那个坟包给南瓜解释说:“南瓜,是我错了,我要找的可能不是那个木屋,可能就是这个坟包。”

  南瓜更糊涂了:“秦哥,你别兜圈子了,急死我了......你说的话,到底啥意思?我都被你绕懵了!!”

  我尽可能的平复自己的心绪,然后,轻声解释说:“当初,我和李燕来这边的时候,的确是见到了一个木屋,但是现在想想,那应该是丑陋怪人施展的一种障眼法。”

  “就像那个景区管理员说得那样,他都在牛角山这边工作二十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这边有人建造木屋。”

  “我刚才仔细观察了一下火堆灰烬和坟包的位置,还有那张兔子皮的位置,现在我已经确定,我和李燕那天晚上进到的木屋,根本就不存在。我们那晚一直都在这个女人坟前待着。”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南瓜仍旧摇头,呆愣愣地说:“我还是不明白!”

  唉!他怎么就不明白呢。

  我想了想,继续解释说:“这么和你说吧,南瓜,木屋就相当于这个坟包,木屋里面的黑漆棺材就是坟包里面的棺材。这是一个障眼法,是那个丑陋股怪人的一种手段。”

  “你想想看,要是这里没有木屋,只有一座坟,还是一座新坟,你觉得我和李燕会在坟前待着吗?肯定不会!......没人愿意在一座坟前过夜。”

  南瓜总算是听明白了我的意思:“我明白了!......秦哥,你的意思是说,你们也被骗了,那个丑陋怪人是故意施展了一种障眼法,把你们骗到这边来的。”

  “对,就是这个意思!”

  他终于开窍了。

  但是,明白过来的南瓜,他的脸色变得更加惨淡。

  “秦哥,那我们......我们还待在这里吗?丑陋怪人不可能住在坟包这边。我们应该去找丑陋怪人,找到这个坟包,也没用啊......”

  南瓜很紧张,但是我却显得很平静。

  尽管我的心悬着,但是我却不想放弃。

  因为放弃,就等于死亡。

  我朝南瓜说道:“没法子,既然这个坟包和那个鬼婴和丑陋怪人有关。那我们......只能是挖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