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坐汽车,下午三点多钟,我和南瓜就到了牛角山。

  虽然不是周末,但是牛角山还是游人如织,不少重要的景点都站满了人。拍照留念的人也不少。因为早上和中午都没有吃饭,所以,我和南瓜在一个卖茶叶蛋的小摊位前吃了一点东西。

  吃完东西,付了钱,我们就开始往牛角山上走。

  牛角山很大,林木葱郁,峰峦叠叠。

  上山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景区的管理员。这个时间,大多数游客都是往下山走,我和南瓜则是上山。这引起了景区管理员的注意。

  这个景区管理员带着个黄色的小帽,帽子上面绣着“牛角山”三个字,手臂上面还带着袖标。

  “哎!......你们两个等等。”

  管理员叫住了我和南瓜。

  我和南瓜对视一眼,然后,我就勉强地笑着问:“您叫我们?”

  景区管理员点点头:“对,叫得是你们。天马上就要黑了,你们这个时候上山是不对的,还不等你们登上山顶,恐怕天就完全黑下来了。山上也没有住宿的地方,你们这样上去,恐怕会有危险。”

  危险?

  我都快要死了,还怕危险?!

  不过人家景区管理员也是好意。

  我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放松,但是心里面却因为李燕以及那个鬼婴的事情,怎么也松弛不下来。

  “没事,大哥,您放心吧,我们就是上去看看。要是天晚了,我们会提早下山的。”我这么说道。

  管理员目光狐疑地打量着我和南瓜。

  可能也是没看出什么不对,他点点头,提醒道:“好吧,那你们小心点,一定要注意安全。要寻着栈道的路径走,不要乱走,以免进到景区尚未开发的地方,避免迷路。”

  我笑着点头,然后就要走。

  不过南瓜却是对我小声说:“秦哥,你也不确定那个小木屋在哪,你咋不问问这个景区管理员,他在这边待着,说不定知道那个小木屋在哪!”

  想想南瓜的话,我觉得也对。

  景区管理员就要往山下走,但是被我叫住了。

  “大叔,您等下。”

  管理员回过头,稍稍皱眉,目光盯着我和南瓜:“怎么?你们两个小家伙,还有事吗?”

  好吧,我和南瓜在管理员大叔眼里的确算是小家伙。

  我陪着笑容,说道:“大叔,我想向您打听个事。”

  管理员大叔爽快地扬扬头:“行啊,那你说吧,看我知道不。要是你想到牛角山的某一个位置,我还是能够告诉你们的。我在牛角山可是待了快二十年,这边的山山水水,没人比我了解。”

  管理员大叔的话虽然有吹牛的嫌疑,但是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说假话。

  “多谢大叔!.......我就是想问一下,在栈道中段,靠近‘万花林’那边的栈道附近,您知不知道有一座小木屋?木屋的板子是黑色的,里面住着一个丑陋的男人,也可能里面还放着一口棺材。”

  我以为管理员大叔应该是知道的。

  但是他思忖一下后,却是言语肯定地说道:“牛角山没有这么个地方。这里我最熟悉不过,就算是‘万花林’那边,我也经常去。附近并没有建造过什么木屋。”

  “至于你说得什么丑陋的人,就更没有了。不过听你们的意思,你们来牛角山似乎不是来这边游玩的,你们该不会是有什么企图吧?”

  额!

  这话说得,就好像是我和南瓜不是什么好人一样。

  “大叔,你这话咋能这么说,我和我秦哥,可都是正经八百的大学生,我们能有什么企图。难道我们还会偷你们牛角山的花草不成?”

  说着,南瓜就把他自己的学生证拿了出来,递给了管理员大叔。

  管理员大叔没客气,接过南瓜的学生证看了看,还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南瓜的样子。

  少顷,他点点头,笑眯眯地说道:“原来你们是大学城的学生啊!......行,那我知道了。你们好好玩吧,没事别乱走就好,记得早点下山。”

  管理员大叔说完,就朝着山下走去。

  南瓜看了看我,缩了缩脖子,一脸无奈地说道:“秦哥,我们走吧,看来他不知道,只能是我们自己去找你说的那个木屋了。”

  我没说什么,但是心里面却是觉得不对。

  管理员大叔在这边这么久,那个木屋要是存在,他多少应该有所了解啊。可是他却全然不知,这让我觉得莫名其妙。

  当初我和李燕从那片树林里出来,没走一会,就来到了牛角山栈道中段的万花林。

  万花林说起来,也没什么,就是一片花海。

  里面有着从全国各地移栽过来的花草,大部分花草都适应了牛角山的环境,长势不错,花开得也茂盛。

  我和南瓜刚到这边就闻到馥郁香醇的清香气味。

  不过万花林四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林木,一时间,我还真辨别不出当初我和李燕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

  走到中段,我和南瓜累得已经是呼哧带喘,只能是先找一块石头稍稍歇歇脚。

  “秦哥,等下我们往哪边走啊?”

  南瓜问我。

  我观察了一下四外的环境,心里面也没个头绪。方向,好像是北面,但是南面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还好,我找到了当初我带着李燕进密林的那条小路。

  “是那里!”

  “等下,我们往那边走就好。”

  我抬手指了指。

  南瓜嘿嘿一乐:“行!知道方向,我们就好找了。”

  他还是那么大大咧咧,要知道那个丑陋的怪人还有那个什么鬼婴肯定是很可怕的。不过南瓜的这种心态也算是好的。

  稍稍休整,我带着南瓜穿过“万花林”就朝着一条小路走去。

  小路很平坦,大都是碎石子。可能是以前这里有一条小溪的缘故,地面的土壤湿润,还有点松散,脚踩在上面软绵绵的。

  很快,我就确定了当初李燕方便的那个位置。

  “走吧,朝那边走。”

  我又指了指方向。

  南瓜看上去很紧张,紧跟在我的身后。

  我们两个就这样进了树林。

  我把准备好的水果刀递给了南瓜,自己手里面找了一根较粗的木头棒子。这样为的是避免出现什么问题。

  时间到了下午的四点半多一点。

  阳光还算是足够,但是林子里面没风,到处都是树木还有不知名的花草。

  我们朝着北面走,尽可能的不改变方向。

  阳光被树叶遮挡住,反倒是凉爽了不少。

  但是这种凉意,却让我觉得紧张。

  我攥着木头棒子的手心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我的眼睛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围的情况,生怕那个鬼婴就在这里,忽然冲出来扑向我们。

  李燕都变成了鬼魂,她说鬼婴害死了她。我不知道鬼婴长成什么样子,但是李燕都这么说了,应该不假。

  所以我和南瓜必须得十分小心。

  让我觉得意外的是,自从我进到牛角山来,身上诅咒生出来的刺痛感竟然没有再出现。这很奇怪。不过黑斑却还在扩散。

  现在我的胳膊上面已经出现了一点点的黑斑。要不是有衣服遮挡,还挺吓人的。

  “秦哥,你......你确定那个木屋就在这个方向吗?”

  南瓜又问道。

  其实我心里面不确定,但是为了安抚他的情绪,我还是点了点头。

  见我点头,南瓜就不安地说道:“可是秦哥,要是我们遇到了那个鬼婴咋办?你该不会是真的想捉到他吧。我们能是那个鬼婴的对手吗?......他的名字,叫什么‘鬼婴’,听着就怪吓人的。”

  南瓜絮絮叨叨半天,我都没有回他的话。

  忽然,前方的一片草丛里面一阵颤动。

  “妈呀!那里有东西!”

  南瓜惊叫了一声,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窜到了我的跟前。

  我也是有些紧张,神经立马就绷紧起来。

  “别!......别你害怕,应该不是鬼婴。”

  我安慰南瓜。

  然后,我朝着那片树丛走过去,用手中的木头棒子将树丛慢慢地挑开一点。

  当我瞧见那个东西的时候,心里面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是鬼婴,是一条花色的蛇!

  蛇不大,花色却很鲜艳,体表斑斑点点,看上去麻麻癞癞的。

  “秦哥,这蛇应该有毒!...越鲜艳的蛇毒性越大,你别过去,退回来吧。”

  南瓜提醒我说。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心里面却很不自在,也很生气。

  特么的,不就是一条蛇吗,也想阻拦我的路。

  老子都这个地步了,难道还怕死不成吗?!

  “南瓜,你起开,我来对付这条蛇。”

  我咬着牙,沉沉地说道。

  南瓜急声说道:“别啊,秦哥,我们可以绕过去的。你没必要和一条小蛇过不去。”

  但是当时我就是固执己见,想要杀了这条蛇。

  可能是感受到了我身上的杀气,还可能是受到了惊吓,这条花蛇竟然朝着我和南瓜这边滑了过来。

  它口中的信子一吐一吐的,蛇身滑动,发出“擦擦擦”的声音。

  “后退,它过来了!......快点后退!”我大声叫道。

  我没有想到那条花蛇竟然也想要置我于死地。

  就像南瓜说得那样,这蛇肯定是有毒的。

  要是被咬伤一口,我们就算是送医院都来不及。

  “嘶嘶嘶!”

  蛇信子还在吞吐。

  南瓜的速度很迅速,跑到了一棵树的旁边。

  我小心地朝后移动,但是花蛇已经冲了上来。

  不及多想,我手中的木头棒子就抡了上去。

  “啪嗒啪嗒!......”

  木头棒子狠狠地抽在树丛上,但是都没有打到那条花蛇。

  花蛇似乎是被我激怒,蛇身立了起来,嘴巴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的一排尖牙。

  它那双黑溜溜的小眼睛,不带感情地盯着我。

  或许在它眼中,我是一个侵略者。

  “秦哥,你快点过来啊!别傻站在那......”

  南瓜急切地叫我。

  但是我现在却不能后退,我和这条花蛇的距离很近。要是我一旦后退的话,很可能,它以为我怕了它,就会扑向我。

  要是真被咬一口的话,我就没救了。

  所以我没有乱动。

  额头上面豆大的汗珠,往下滚落。

  就这样,我和花蛇对峙了起来。

  我手里面的木头棒子紧紧地攥着,眼中露出狠色。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