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她去地府?......世上真有地府吗?”

  就好像是我问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问题一样。

  阴差李家成朝我翻了一个大白眼,不快地说道:“地府当然存在,只不过说,不是你们这些普通人能够见到的。除非你们的灵魂离体,成了死人。”

  说这些话的时候,李家成颇为得意,似乎阴差很牛X一样。

  后来,我才知道,阴差在阳间的权利的确很大。

  “你们还没有回答我,那个女鬼李燕去哪了?”

  我苦笑着,说道:“阴差兄弟,我们真不知道李燕去哪了。她都成了鬼魂,你也是知道的。我们两个就是普通人,怎么敢和鬼魂走得太近。”

  李家成却满眼不信任地盯着我。

  而后他慢慢地朝着我走来。

  我不知道他在搞什么,但是脸上强装镇定。他是人不是鬼,这一点已经确定无疑。虽然他是阴差,但是应该不会对我和南瓜怎么样。

  不过随着李家成朝着我靠近,我还是觉得异常紧张。

  手心里面都出了一层的潮汗。

  在距离我不足一尺远的地方,李家成站住了脚步。他沉沉的目光从我的脸上移开,落到了我的手上。而后,就像是刚才对付南瓜一样,他的手一探,就抓住了我的右手手腕。

  “别乱动,否则有你的苦头吃!”

  他威胁我说。

  南瓜站在一边颇为不满:“李家成,你不就是个阴差嘛,装什么装!......虽然你很厉害,但是我们没有害人,你要是找我们麻烦,信不信,我们报警让警察对付你。”

  还是南瓜的嘴欠!

  李家成的脸稍稍侧过去,目光阴沉地瞪着南瓜。

  南瓜紧忙闭上了嘴。

  我不敢乱动,但是眉目一扬,很不忿地说道:“没错,你最好不要伤害我们,不然,我们可以选择报警。”

  李家成冷哼了一声,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

  他目光盯着我的右手手掌,淡漠地说道:“还说你不知道?哼,你的手上分明被画了鬼符,还是刚画上不久。你肯定和那个李燕有关系。”

  额!

  好吧,看来我得解释清楚了。

  不过转念一想,把李燕的事情告诉这个阴差李家成,也可以。他或许能帮我。

  想到这里,我就紧忙把我知道的关于李燕的事情都说了。

  李家成一声不吭,一直听着我的陈述。

  说道最后,我紧张地问他:“阴差兄弟,我身上的诅咒,你能不能帮我解除?要是解除不掉的话,我三日之后就会遭殃,你可一定得帮帮我啊?”

  我的声音里面带着委屈,带着急切和恳求。

  但是李家成却是摇了摇头,肃声说道:“我帮不了你!你被下的是本命诅咒,这种诅咒,只有鬼魂破灭才会从你身上慢慢消除。也就是说,即便你帮了那个李燕找到那个鬼婴,只要李燕的鬼体不灭,诅咒就会一直缠在你身上。”

  “什么?......怎么会这样?”

  我意识到,我完全被李燕给欺骗了。

  李燕她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我。

  丫的,都说鬼话连篇,看来真是不假。

  成了鬼的李燕,嘴里面就没有一句真话。

  “你真的帮不了我??”

  我还有所期待。

  李家成松开了我的手,无奈地说道:“帮不了!......既然那个李燕和你生前有牵扯,并且在你身上下了本命诅咒,那就说明她心里面对你有怨恨。这种怨恨很难消除掉。”

  “要是我强行帮你解除身体里面的本命诅咒,非但是救不了你,还会害了你。所以,秦玉阳,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说完,李家成迈腿就从我身旁走了过去。

  他从身上摸出了一张黄纸贴在了腿脚上面。

  而后,他一步几米远,朝着小王庙那边赶去。

  我心中很恼火,很生气,但同时也很泄气。

  我傻头愣脑地站在那里,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冰冷冷的雕塑一样。

  李家成的话,南瓜自然也是听到了。

  南瓜走过来,从兜面摸出烟来,递给我,安慰我说:“秦哥,你一定不会有事的。那个李家成是阴差,他就是来捉李燕的。到时候,李燕被他弄死,你身上的诅咒肯定会解除的。”

  南瓜想多了。

  要是这么简单的话,也就容易了。但是还有怨气啊,这个是没办法立即解除的。也就是说,即使李燕的鬼魂真的被灭掉,怨气还会留在我身上,诅咒还是会继续。

  刚才那个李家成说李燕的鬼魂破灭,怨气就可以慢慢消除,其实他就是在安慰我。

  我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心中像是有着一团火在燃烧一样。

  烧得我,不是发热,而是浑身发冷。

  “啊!”

  我痛叫一声,心口上面又传来刺痛感。

  诅咒又在折磨我了。

  南瓜一把扶住我,让我在地上稍稍休息了一会。

  他把烟塞进我的嘴里面:“秦哥,你先好好休息一下,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可是南瓜这样的安慰却是显得很无力。

  “李燕,我帮你,我会帮你杀死那个鬼婴.......”

  我口中嘀嘀咕咕地念叨着。别说,诅咒生出的刺痛感不久后就退去。

  “走吧,南瓜,我们先回学校!”

  我招呼南瓜道。

  南瓜点点头,搀扶起我,我们顺着路,朝着外面走。

  走了一段路,我们才上了高速。在高速上面,我们拦了一辆车,花了一百五十块钱,那个司机才愿意捎上我们。

  虽然知道司机是故意坑我们钱,但天实在是太晚了,露宿外面也很不安全,所以,我和南瓜还是一致决定先回学校。

  临近凌晨两点钟,我和南瓜才回到学校。

  “南瓜,你先去睡觉吧,别管我,我想一个人静静。”

  我朝南瓜有气无力地说道。

  “可是,秦哥,我担心你啊......都特么的怪那个李燕,要不是她,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特么的什么牛角山,什么鬼婴,我看啊,那个李燕就是想坑你,想害你......”

  南瓜骂了一小会,见我不搭话,他才住嘴。

  摆了摆手,我说道:“你先睡吧,我忍一忍就好了。”

  南瓜见我坚持,也就回到床上去睡觉了。

  但他还是担心我,所以睡觉前,他把寝室的窗户和门都关上了。至于灯嘛,已经过了就寝时间,灯早就被宿舍管理员关掉了。

  黑暗中。

  我缩在自己的床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南瓜可能是陪我去小王庙太累了,没多久他那边就传来了鼾声。

  今天晚上李燕应该不会再来找我。但是明天晚上呢,她要是知道我没有去牛角山的话,她还是不会放过我的。

  说不定,明天晚上就是我的死期。

  怎么办?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要去牛角山。

  李燕的事情跟那个鬼婴有关系,还有那个丑陋的怪人也脱不了干系。要是没有牛角山那天晚上的经历,或许一切都会很太平。

  也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祸端。

  但是现在好了,麻烦接踵而来,饶得我心神不宁。

  最主要的是,我知道,我就算是活着最多也就只能活三天。

  我以前看过一本书,叫“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现在我的处境比书里面的主角还要凄惨,我不是没有光明,我是快没命了。

  三天对于一般人而言,不足为道,甚至只是生命里面极其简短的一个小小符号。

  但是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三天是我生命的全部。

  我心口发闷,不是诅咒引起的,是我自己的心中不痛快。

  我现在觉得很茫然,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一点的希望。就好像是,我被人操控,根本就没有掌握自己的命运一样。

  这天地间,难道就容不下我秦玉阳吗。

  为什么,这种事情偏偏落在我的身上?

  这是我的埋怨。

  道家讲究命数,可我不信命,我想活着......

  对!

  去牛角山,我一定要去牛角山。

  就算是死,我也先要把那个鬼婴和那个丑陋怪人揪出来。

  我还记得那个丑陋怪人的话,他说,不是他选择了我们,是我和李燕的命不好。是啊,我和李燕的命牵扯在了一起,我们的确是命不好。

  我从床上站起身来,喝了一点水,然后,我就站到了窗前。

  屋里面闷热,窗户被我打开。

  我呼吸着窗外新鲜的空气,望着宁静的夜空,望着昏黄的寝室楼下的路灯,还有黑暗中若隐若现的楼房。

  以前,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希望和新的期待。

  可是现在却是不然,我被自己的命拴住、捉弄。

  可是我想打破自己的命运,就算这样显得很无力,很渺茫。

  这就像很多人都在追逐自己的梦想一样,梦想有时候还真就是泡影,追寻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原来一无所有。

  这是一个感伤的夜晚,也是一个落寞的夜晚。

  这一夜,我没有睡觉。

  我搬了一把椅子,静静地坐在那里,望天窗外,一个人呆着。

  早上。

  五点多钟的时候,天才刚刚亮起来。

  我轻手轻脚地收拾自己的东西,带上手电筒,还有一把水果刀,背着双肩包就走出了寝室。

  南瓜还在呼呼大睡,我不想带上他。

  这一次,牛角山之行,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是有一点我知道,我可能真的会死。

  慢慢地走出寝室楼。

  路灯还在亮着,并没有熄灭。

  风吹过来,夹带着花草的芳香,很好闻。

  寝室楼这边的路很宽,有些喜欢晨练的同学已经开始锻炼身体。

  他们中可能有人认识我,见我背着双肩包,黑着眼眶,可能也觉得奇怪。有几个人朝我投来异样的目光。

  没有人与我搭话,我走在路上,心里很迷茫。

  站在学校门口,我心中默念了一句“告别。”

  就在我转身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是从远处传来。

  “秦哥,你他娘的也太不讲究了!不是说好的嘛,你带着我一起去,你说话还算不算数,你他娘的是不是我大哥......”

  是南瓜!

  他满头大汗地朝着我这边追来。

  瞧见他的时候,我的眼眶一热,泪水差点流出来。

  南瓜冲到我跟前,躬着身体,气喘吁吁,嘴里面还在发着牢骚。

  他抬头,我们两个对视,会心地一笑。

  好吧!

  既然这样,兄弟,我们就一起同行,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走一遭!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