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是!...李燕,我就想问你,我身上的诅咒还有多久爆发?”

  我最担心的是这个,没人想死。

  李燕苍白的脸上,露出一点狡黠的笑容:“看来你还是怕死啊。你中得乃是我的本命诅咒,只有我能够解除。以你现在的状况,最多只能够坚持三天的时间。三天过后,诅咒就会爆发,你会被腐蚀成一滩污血。”

  “呜哈哈哈......如果你不想死,就帮我找到那个鬼婴,杀死她。”

  眉头紧紧皱起,但是我的心境这个时候却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我已经决定帮助李燕找到那个鬼婴。

  鬼婴不可能平白无故出现在李燕的肚子里面,我需要彻底查清楚。

  “秦玉阳,你问完了吗?问完,我要离开了。”李燕冷声声地说道。

  我紧忙道:“别,你先别走!”

  “还有什么事?”

  李燕显得很不耐烦。

  我紧忙说道:“我可以帮助你找到那个鬼婴,但是鬼婴恐怕也不是我能对付的。你就让我这么杀死他吗,这恐怕也不现实!”

  李燕目光扫向我,问:“那你想如何?”

  我摇了摇头,我不想怎么样,只想活命。

  我怕即使找到鬼婴,没能杀死它,再把我自己的小命搭上,那就操蛋了。

  见我不吭声,李燕阴森森的一笑:“好!我知道了。那我就帮帮你。”

  说完,李燕的身体一动就又来到了我的身边,而后她就朝着我抓来。

  我以为她要伤害我,就紧忙想要闪躲。

  但是四周围徒然就升起了一股压迫感,我的身体根本就动不了。

  无奈,我就好像提线木偶一般,被李燕控制了。

  李燕抓过我的手掌,她黑漆漆的指甲在我右手的掌心不断地画动起来。

  “啊!”

  我痛叫着。

  皮肉被割裂开的痛苦,疼得我额头上面往下冒汗。

  “秦哥,你怎么样了?”

  南瓜起身就要冲过来。

  我紧忙呵斥:“不要!你不要过来。”

  南瓜听我这么说,才站住脚。

  但是他的眼中仍旧带着担心。

  李燕玩味地看了南瓜一眼,沉声说道:“放心,赵良才,我现在还不会伤害秦玉阳。只要他按照我的意思找到并杀死那个鬼婴,我可以放过他。”

  我叫了几声,就闭上了嘴。

  但是疼痛感仍旧在我的身上蔓延。

  我咬牙切齿地忍耐着,没喊出声音,默默地忍受着疼痛。

  我的右手这个时候已经变得血糊糊一片,上面被李燕的鬼爪子画出了一道道的符号。

  那些符号很怪异,出现后,就好像是黑色小蛇一般,在我手掌间游窜着。

  现在,我有些后悔了。我觉得我的要求有点过了。

  我根本就不应该找李燕帮我。

  “好了!鬼符我已经画在了你手上,你的右手现在可以触碰到那个鬼婴,被你右手沾到的东西,也能够伤到鬼婴。”

  李燕的话,让我心中稍稍出现了一点惊喜。

  并且我注目去看的时候,发现那些黑色的符号正在把溢出我掌心的鲜血都吸回身体。随后,疼痛感也消失不见,我的右手除了出现一些怪异的符号,其他一点问题都没有。

  “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不然,嘎嘎嘎......我会直接杀死你!”

  李燕冷冷地说完,她的身上随之就出现了一道道的黑气。

  距离很近,我能够感受到黑气里面的阴寒。

  黑气裹着李燕的鬼魂消失在内室当中。

  眼见李燕离开,我整个人就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我是真没想到李燕会答应我,在我手上画什么鬼符。

  “秦哥,你怎么样了?”南瓜跑过来,关心地问道。

  我无奈把右手稍稍抬起,给南瓜看了看。

  南瓜瞧着那符号,问我:“这是个啥?”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就说:“是鬼符,这回老子也能够触碰到鬼魂了!”

  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面还有点小激动和窃喜。

  这可以算是一种奇异的技能。

  南瓜眼见我没事,建议道:“秦哥,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不然,要是那个李燕返回来,杀个回马枪,我们两个都得搭在这。”

  我喘了口气,说道:“先休息一会吧。我有事情和你说。”

  南瓜听我这么说,看了看假和尚的那堆黑灰,尴尬地说道:“还是别了吧,秦哥,我还是有点害怕。我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开小王庙,边走边说。”

  想了想,我也就答应了。

  南瓜搀扶着我,我们两个走出了小王庙。

  离开的时候,南瓜也是觉得那个香坛大师骗了自己,心里面气愤不已,就把内室里面的蜡烛踢倒。

  很快,小王庙就烧着,黑烟滚滚,把四周围照得明晃晃的。

  还好,我们从小王庙里面带出了一个煤油灯,有灯罩的那种。

  顺着石阶往下走,南瓜问我:“秦哥,你想和我说啥?”

  我长叹了口气,看了看皎洁的夜空,对南瓜说道:“南瓜,这一次,李燕的事情,恐怕我是凶多吉少了,明个我就得去牛角山。要是我不杀死那个鬼婴,李燕是不会放过我的。”

  南瓜几乎都没有迟疑:“秦哥,你放心吧,我陪你去!......到时候,我们两个合作,说不定能杀死那个鬼婴。而且那个李燕不说你的右手现在可以触碰到鬼魂了嘛,这对咱们来说,是件好事。”

  南瓜很真诚,也是诚心诚意的帮我。

  但是我不能拖他下水。

  “不行!你不能跟我去,我一个人去就好。你可能还不知道,不单单是鬼婴,还有一个丑陋的怪人。那个怪人也很可怕,我不想你出事。”

  南瓜却不答应:“不成不成!好兄弟有难同当......秦哥,我可是把你当成我的朋友,当成兄弟,你可不能这样。现在我知道你遇到了事情,怎么可以不帮忙呢。”

  “要是那样的话,我赵良才岂不是猪狗不如。”

  “而且在学校的时候,你也没少帮助我。我记得有一次,我生病,还不是你背着我去的医院,还请假在医院里面照顾了我好些天。你别看我赵良才平日里不着调,但是这些事情我都记在心里面。”

  南瓜的话,让我很感动。

  但是,我还是不打算带上他。

  “好啦,别说了!这件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吧。”

  南瓜却嘟囔着:“那不成啊,秦哥,万一回去了,你又反悔怎么办。”

  额!

  他猜到了我的心思。

  我苦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在我们两个走下小王庙不久,在半路上,忽然一道黑影从前面闪身走了出来。

  这可是把我们两个下了一大跳。

  “妈呀!鬼啊!”

  南瓜叫了一声,就抱住了我的胳膊。

  我紧忙伸出右手护在了胸前。

  昏黄的灯光中,一个穿着袍子,耳朵带着耳钉,面容异常俊朗的男子出现在了我们前方。

  这个男子也就和我们差不多大,还留着长发,脸很白净,要是不仔细看的话,会误认为他是个女人。不过,我看得很清楚,他有喉结,是个男人。

  “你是谁?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

  我沉着脸,寒声说道。

  我还不确定面前的这个人,是人是鬼。

  “我是阳间的阴差!......你们两个身上的煞气很重,说明刚刚遇到了鬼魂,说吧,那个李燕在哪?”

  男子不紧不慢地问道。

  他是来找李燕的吗?

  可是阴差又是什么?

  当时我还不知道阴差是个啥。

  不过从男子的口气上来看,他应该是想要抓李燕。

  南瓜眼见男子中气十足的,才放心了一点,大声道:“原来你不是鬼啊,吓死老子了,我还以为你也是鬼呢!”

  “哼!”

  男子冷哼一声,没有搭理南瓜。

  南瓜却是嘿嘿一乐,趴在我耳边低声说:“秦哥,你看这个小子,长得跟娘们一样,细皮嫩肉的,不知道是不是鸭子?!”

  没想到男子的耳朵却异常的好使,他把南瓜的话,都听进了耳中。

  “混蛋,你说什么?”

  男子的脚下涌起一道气,腿脚以一种奇怪的步伐,移动着。

  几乎,不足半个呼吸间,他就来到了我和南瓜的跟前。

  南瓜不及反应,直接就被男子抓住了手。

  反着手腕,男子狠狠往下压,南瓜就疼得受不了了。

  “哎呦!哎呦......你干什么?你快给我松开手,你弄疼老子了!”

  南瓜愤怒地叫着。

  这让我很郁闷。

  南瓜什么都好,就是这张嘴最欠!人家的身份你都还不知道呢,就敢招惹,真是够呛啊。

  最主要的是,这个什么阴差是来找李燕的。李燕已经变成了鬼魂,他找鬼魂,那他肯定是有些手段的。说不定,他比李燕更厉害。

  对了!我想到了先前我在警局,李燕进入我梦里面,离开的时候,就曾提到过一嘴,说什么阴差来了。

  当时,我记得她好像很害怕阴差的样子。

  要是这么想的话,这个男子肯定比李燕还要厉害。

  “还敢顶嘴!”

  男子又用力一下,疼得南瓜单腿跪在了地上。

  我紧忙开口:“好汉,别动手,我们有话好好说。”

  南瓜也知道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紧忙就服软:“好汉,好汉!你别伤我,我就是被你吓了一跳,才说刚才的话,我不是故意的。哎呦呦!好疼啊......”

  “哼!”

  男子冷着脸,松开了南瓜的手。

  脚步轻移,男子退回到了原地。

  “我不是什么好汉,我叫李家成,是个阴差!”

  “李嘉诚?”

  南瓜嘀咕了一句,一脸的不信。

  看来他还是没有被人家收拾够。

  男子听到南瓜的话,不悦道:“不是那个李嘉诚,是家人的家,成功的成!”

  李家成!

  我瞪了南瓜眼,示意他别说话。

  南瓜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家成,尴尬地笑道:“对不起啊,兄弟,是我搞错了。”

  李家成又哼了一声,对南瓜很是看不上眼。

  他直接朝我说道:“附近没有其他的鬼魂,你们应该见过那个女鬼李燕,她现在在哪?”

  眼珠转了转,我试探性地问道:“你找李燕干什么?”

  李家成沉沉地说道:“捉她去地府!”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