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坛和尚“哎呦呦”地叫着,脸色难看。

  眼见我发火,他朝我怯生生地说道:“秦施主,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世上真有鬼......我不是想骗钱,真的是想修缮这个小庙。我真的是个和尚......”

  王八蛋啊,都这个时候了,他还在胡说八道。

  他在我们面前演戏,把我和南瓜都当成了傻子,耍得团团转。

  我心里面十分气愤,就要冲上去,收拾这个假和尚。

  南瓜却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秦哥,你别过去。你快看......她她,她来了!”

  南瓜的声音哆哆嗦嗦,眼神里面带着恐惧。

  “呜哈哈哈......”

  惨淡又飘忽的声音传来。

  我侧身朝着内堂的门口一看,就见到李燕悬浮在半空中。她的身上缠绕着一道道的黑气,脸绿莹莹的,眼眶里面泛着血红色的光。

  尤其是她的肚子,露在外面,腹腔已经破开,空空如也。

  完蛋了!

  我木呆呆地站在那里,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整个人彻底傻掉了。

  南瓜的双脚都在抖,抖得跟筛糠一样。他被吓得一把抱住了我,双腿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缠在了我的身上。

  “秦哥,我们咋办啊?李燕肯定又是来找你的。”

  我特么的哪里知道啊。

  “你你......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我朝南瓜说道。

  南瓜的脸几乎快要贴到我的脸上了。

  看了看自己的双腿,发现双腿已经离地,南瓜有些尴尬。他紧忙从我的身上下来,并从地上将那个破烂的木凳拎了起来。

  “李燕,你你......你别过来啊!”

  南瓜用手中的木凳护在我和他的身前。

  李燕停止了笑声,阴历历的眼睛盯着我和南瓜。

  四周围,一道道的怪风刮来,吹得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风里面还带着阴寒的气息,冻得我双腿都在打颤。

  也可能不是冻得,根本就是我害怕。

  “秦玉阳,你不是说过今天就去牛角山,帮我杀死那个鬼婴吗?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

  李燕嗓子里面就像是塞进去了一块烧红的火炭,发出来的声音干巴巴的。

  她的嘴巴裂开,里面血糊糊的牙齿都露了出来。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是六神无主,不知道怎么办好。

  “李燕......你别伤害我和南瓜,我也是有苦衷的。你是鬼,我是人,虽然你是被害死的,但是并不是我害死的你。你为什么一定要为难我呢?!”

  我哭腔腔地说道。

  并不是我不男人,而是李燕的鬼魂太吓人。

  你们可以设身处地的想一想,那种情况下,谁不害怕。

  “是我为难你吗?......”

  李燕的身体一动,直接来到了我和南瓜的面前。

  “妈呀!”

  南瓜被吓得惨叫一声,眼皮一翻,就晕倒在了地上。

  丫的,南瓜的胆子还真是小。

  木凳掉在了地上,被我捡了起来。

  我心中其实也挺恼火的。李燕是死了,但是和我的关系的确不大。就算是她被那个鬼婴杀死,也不是因为我啊。要是我指使鬼婴害她,那么我被李燕下诅咒我也认了。

  可是我压根什么都没有干啊,就遭到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李燕,你不要逼我!”

  咽了口吐沫,我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镇定。

  可是心脏就像是鼓点一样,“砰砰”地狂跳着。

  “是我逼你吗?呜哈哈哈......那又是谁在逼我!......我死了,难道就不应该有人承担责任吗?”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嚷道:“你是死了!可是你应该找那个鬼婴报仇。你找我干什么?我特么的就是一个普通人!”

  李燕歪着脑袋,血红色的眼睛盯着我:“你以为我不想杀死那个鬼婴吗,不是我不想,是我根本就找不到他,你要帮我找到他,然后杀死他!......不然死的人,就是你,别忘了,你可是被我下了诅咒。”

  “你!”

  我心中气愤不已,心说,特么的,死了就死吧。反正现在我中了诅咒,也没人能救得了我。

  这么想着,我也就不管不顾了,抄起木凳就朝着李燕的鬼魂砸去。

  “妈的,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李燕了,你去死吧!”

  我怒喊着。

  可是还不等我手中的木凳砸到李燕的身上,李燕就忽然出手。

  黑气形成了一道黑芒,朝着我射来。

  “噗嗤!”

  我的身体被黑芒射中,就好像是一张轻飘飘的纸片一样,倒飞出去。

  一声闷响,我撞在了土墙上面,身体滚落在地。

  五脏六腑在身体里面仿佛颠倒错位一般,疼得我呲牙咧嘴。

  瞧着我狼狈的样子,李燕又发出了瘆人的笑声:“呜哈哈哈......秦玉阳,你抛弃了我,我可以忍受,但是你曾经是我的男朋友,难道你就不该为我做点什么吗?你现在中了我的诅咒,只要你杀了那个鬼婴,我就可以解除诅咒。”

  “这可不单单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

  李燕的话,让我陷入了思忖。

  是啊,我得做点什么。

  就算是为了我自己,我也得做点什么。

  不能任她宰割!

  “只要你帮我杀掉那个鬼婴,我一定会遵循我的约定,放了你!......并且帮你解除身上的诅咒。”

  李燕是这么说的。

  可是我应该相信李燕的话吗,她现在已经不是人了。而且很凶戾。要是我真的帮助她杀了那个鬼婴,她再杀了我怎么办。

  到时候,我的结果岂不还是一样的。

  “你......我不相信你会放过我!你已经不是曾经的李燕了!”我战战兢兢地说道。

  但是李燕丝毫都不在意我的话,阴声声地说:“可是你......你根本没有选择!要是你不答应我,我现在就可以要了你的命。”

  “这......”

  我犹豫了。

  也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李燕的身体又是一动,她的手一抬,一道黑气涌出,就缠在了南瓜的身上。手掌朝后一缩,南瓜的身体竟然朝着李燕飞去。

  “你要干什么?”我紧张道。

  李燕不理我,黑漆漆的手掌抓住了南瓜的脖子。

  南瓜本来是晕倒的,脖子被抓住,他呼吸开始变得不畅,一下子人就被憋醒了。

  “呃呃呃......”

  南瓜好似一只兔子一般,双脚离地,脖颈被李燕掐在手里。他的脸胀得通红,嘴里面发出来的声音不多。

  身体挣扎着,可他根本就触碰不到李燕的身体。

  “秦......哥,救我!救我......”

  南瓜的嗓子眼里发出沙哑的声音。

  我很紧张,紧忙从地上爬起来。

  但是刚才李燕的那一下,已经弄得我身上疼痛不已。

  “你住手!...李燕,你不要伤害他!”我愤怒地喊道。

  李燕却冷眸斜睨着我,森森地问我:“那你答不答应帮我杀掉那个鬼婴??”

  我也是没有法子了,只能点头:“好,我答应!”

  毕竟,南瓜现在在李燕的手上,我别无选择。

  手掌轻轻地朝外一甩,南瓜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我紧忙跑过去,南瓜正好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抱住南瓜,身体却没能站稳,再次摔倒在地上。

  “呼呼呼。”

  南瓜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睛里面满是骇色。

  “南瓜,你怎么样了?”

  我担心地朝南瓜问道。

  但是南瓜却不回答我。

  我把南瓜的身体正过来,发现南瓜的眼神很飘忽,精神状态不佳。就好像是受到了刺激。

  “啪啪啪!”

  我抬手就在南瓜的脸上,扇了两巴掌。

  “啊!”

  叫了一声,南瓜的嗓子眼里面终于又发出声音来。

  “呜呜呜。”

  他哭了!

  不过还好,他的神志还清醒。

  他的一只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我胳膊,慌张地叫道:“秦哥,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我还没娶媳妇呢......”

  额!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是尽可能的安慰南瓜。

  李燕轻蔑地看了看我和南瓜,阴沉沉地说:“秦玉阳,既然你已经答应,那你就要履行你的承诺......不然,我不但会杀光你的朋友,还会杀了你。”

  现在已经不是我个人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别人。

  关系到我的朋友,还有好兄弟南瓜。

  李燕变成了鬼,她的话自然不会是恐吓。

  我咬牙道:“李燕,你放心吧,我秦玉阳说到做到!”

  “呜哈哈哈......”

  李燕又笑了,笑声仍旧鬼祟,似乎还很畅快。

  她没有再理会我和南瓜,而是目光盯住了趴在木床底下的大和尚。

  那个香坛大师撅着个屁股,趴在木床下面,身体抖着。他的嘴里面还在祷告着,好像是佛祖保佑之类的话。

  但是佛祖没有保佑他。

  “一个喜欢装神弄鬼的假和尚,该死!!”

  李燕淡漠地说道。

  而后,她的双手竟然快速伸长,手掌上面的爪子变得尖利利的。指甲盖在微弱的烛光下,呈现出黑黢黢的颜色。

  李燕朝着大和尚扑了过去。

  “啊!救命啊,救命......女鬼菩萨,饶命啊!......”

  大和尚惨叫连连,身体就好像是蛇一样,扭动起来。

  我好像听到了“咔咔咔”骨头断裂的声音。

  不多时,大和尚就被李燕从木床底下拖拽了出来。

  他已经死了,那张脸如死灰般,毫无人色。眼珠子圆鼓鼓地朝外瞪着,眼白分明,很吓人。

  李燕长长的舌头把嘴边的血迹舔舐干净。

  这......太可怕了!

  她竟然把大和尚的血吸走了。

  “不错,我喜欢人血的味道!”

  李燕怪笑着。

  她的目光又落到了我和南瓜的身上。

  我们两个下意识地,身体都是一哆嗦。

  南瓜的视线移开,不敢和李燕对视。

  我胆怯得低下了头去。

  其实,我心里面是很想灭了李燕的鬼魂,但是我真的无能为力。

  可能别人会觉得我窝囊,但要是你,你和我那时候的状态,恐怕也会很类似。

  怪笑完,一团绿幽幽的火,出现在了李燕的手上。

  瞧见这一幕,我想到了小说里面常说的“鬼火”。

  也不知道,李燕控制的那团火,是不是就是鬼火。

  就见到李燕的手朝着大和尚的尸首一拍,那团火就飞了出去,瞬间把大和尚的尸首包裹了起来。

  然后,火苗快速在大和尚尸身上面延伸,跳动,燃烧。

  “滋滋啦啦。”

  烤肉一般!

  很快,大和尚的尸首就化成了一堆黑灰。

  唉!

  一个假和尚骗人钱财,遭此劫难,也算是因果报应啊。

  收拾完大和尚,李燕冷哼一声,鬼魂化成黑气,就要离开。

  我想到了什么,紧忙叫道:“李燕,你等等!”

  南瓜眼见我叫住李燕,有些埋怨我:“秦哥,你......你叫她干什么啊?让她走啊!”

  我朝南瓜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说话。

  南瓜瘪瘪嘴,只好默不吭声。

  “...秦玉阳,你叫我何事?难不成你打算反悔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