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药剂就可以祛除身上的黑斑吗?

  要是这么说的话,实在是太好了。

  “好好好......那就有劳大师了!”

  香坛大师仍旧一脸庄重。他走下木床,去到了一个木头箱子跟前。从木箱子里面,他拿出了几样东西,分别是:一个木鱼,一串佛珠,以及一个小小的坛子。

  “赵施主,你莫急,我现在就作法,帮你封印身体里面的邪气!...等到邪气封死,再加上我配制的药剂,你身体上面的黑斑就会消失。那个鬼魂想靠近你,只会是自取灭亡。”

  香坛大师说话的时候,法相威武,使得我很信任他。

  在香坛大师的要求下,我老老实实地坐在了木凳上面。

  之后,香坛大师就开始口中诵念佛经,并开始敲击木鱼。

  他的步履轻缓,绕着我的身体转圈,步子很规则。

  “邦邦邦!......”

  敲击木鱼的声音,嘈杂震耳。

  不过,说实话,香坛大师在我眼前转来转去,转得我挺晕的。

  敲击了一会木鱼,香坛大师才停下步子。而后,他手一扬,一捧香灰就从我的头顶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四周围变得灰气沉沉。

  香灰落在身上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有点呛鼻子。

  “阿嚏!”

  没有忍住,我打了一个嚏巴。

  香坛大师肃声提醒道:“不要乱动!我正在施法。”

  我也搞不清楚,香坛大师到底在干什么,只能是老老实实地坐在木凳上。不多时,木鱼声就又响了起来。

  同时,香坛大师的手指还在我的后背上面点动了几下。

  紧接着,我的后背被点动的位置,就生出了一丝丝的凉意。

  凉意刚出现,我心中就是一喜,心说,这个香坛和尚果真有手段。

  香坛大师的手指在我的后背上面点动的次数,更加频繁,凉意占据了我的整个后背。

  片刻后,香坛和尚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很累的样子。

  他来到了我的身前,目光沉着地盯着我。

  他把一串佛珠挂在了我的脖子上面。

  “这串佛珠乃是‘驱邪法珠’,不但能够对抗恶鬼,还能够慢慢吸走施主你身体里面的邪气。你只要带着这串佛珠三日,方可消除你身上的黑斑。”

  我态度恭顺地点头:“多谢大师!”

  他的话,让我悬着的心,总算是稍稍松弛了一点。

  香坛大师没有多说什么,之后,就从袈裟里面摸出了一只不大的香囊。

  他把香囊递给我,说道:“这里面有一些药剂,等下你带回去,分三日冲服。到时,自可驱除身上的黑斑。”

  我接过香囊看了看,发现香囊的材质很粗糙。

  不过,既然是香坛大师给的,应该不简单。不能被外表迷惑,香囊里面的药剂才是紧要的。

  “不过,秦施主,这香囊里面的药剂,可是不在香火钱之内,需要另算。”

  我明白香坛大师的意思,他这是又想朝我要香火钱。

  不过两千块钱都给了,我也不差这点钱。

  “大师,您说吧,您要多少?”

  我攥着香囊的手,怎么也不愿意松开。

  香坛和尚道:“阿弥陀佛!......秦施主,既然我们能够相遇那就是缘分使然。这样吧,这香囊我也不多收你的,只要这些就好。”

  他伸出了五根手指。

  这个香坛大师还真是挺讲究的,要钱就要钱呗,却一个“钱”字都不提。高人果然是高人,行事风格非同一般。

  眼见五根手指,我心说还真不贵,只要五十块钱。

  “好说,大师,您放心,我兜里面正好有五十块钱,等下我拿给您。”

  我以为是五十块钱。

  但是人家香坛大师却是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

  我稍稍皱眉,问:“是五百块钱吗?”

  香坛大师却又摇头。

  我心中一惊:“五千?”

  香坛大师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不错,正是!这已经算是贫僧所能给秦施主最低的价格。要不是看在秦施主面善,与我佛有缘,这点额外的香火钱可不止这些。”

  我咽了口唾沫。

  要知道我就是一个学生啊,虽然现在是大四,但是说到底,我还没有工作,先前拿出来的两千块钱都是我和南瓜一起凑的。现在一下子冒出来五千块钱,着实难办啊。

  见我面露难色,香坛大师仍旧默不吭声,目光紧盯着我。

  他的眸子古井无波,丝毫看不出有金钱的欲望。

  我是不信佛的,但要是这个香坛大师真的能解决我身上的问题,五千块钱也是必须得花。

  想了想,我一脸肉疼地说:“好吧,大师,我买了!......等下,我和赵良才回到学校,就筹集香火钱。明天给您送来!”

  “阿弥陀佛!......秦施主,还望你不要介怀。你们赠予贫僧的香火钱,则是用来修缮小王庙,以及重塑佛身所用。这些年,贫僧就一直在积攒香火钱,就是期望有朝一日能够重建小王庙,将佛门发扬光大......”

  这么说,他不是为了自己,为得是佛法。

  当时我还挺感动的。

  但是后来,想想这些话,我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就算是修建这个破烂的小王庙,还有那个泥佛,五千块钱也用不完啊。

  时间过去了两个多时辰。

  看看手表,已经快晚上九点钟了。

  我想了想,就问香坛大师:“大师,您在我身上施了法,我可以不受那个鬼魂影响。可是要是鬼魂去祸害别人怎么办?您不打算捉住那个鬼魂吗?”

  香坛大师则摆出一副凝重的样子,他说道:“这事就不牢秦施主费心了。先前你们尚未来到这里之前,我就已经算出......这夜,那个鬼魂必将会来到这里。这会是一个超度她的好机会!”

  “李燕的鬼魂会来?”

  香坛大师点头,道:“正是!”

  尽管香坛大师在我的身上施法,但是我听说李燕的鬼魂会来,心里面还是会觉得很紧张。

  “那她什么时候来?”我张口问道。

  香坛大师笑了笑,说道:“很快!”

  很快是多快,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李燕变成了鬼魂,可是很凶残的。

  不多时,香坛大师就把守在庙外的南瓜叫进了内堂。

  “二位施主,你们先在内室好好休息,时间已经差不多,那个鬼魂马上就会到来。你们待在内室里面就好,屋中已经被我施法,鬼魂是进不来的。我到外面帮你们驱除怨鬼。”

  我紧忙说道:“那就有劳大师了。”

  香坛和尚点点头。

  南瓜也有点害怕,但是壮着胆子,他还是问香坛大师:“大师,那您要不要我......我们帮忙?要是需要,我们可以帮您。”

  不过南瓜的话,却被香坛大师一口拒绝:“不用!你们两个只要老老实实呆在内室就好。等下,无论你们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轻举妄动。贫僧一人足可对付怨鬼!!”

  既然香坛大师都这么说了,我们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况且人家大师是高人,法力高深,捉鬼除怪不成问题。

  随后,香坛大师带着一个布包就走出了内室。

  内室里面。

  南瓜问我:“秦哥,香坛大师不是施法了吗?那你感觉好点没?”

  我现在的感觉也说不上好,还是不好。不过,似乎心口的疼痛好像消失了一点。但是因为黑斑还在身上,所以那种胀闷的感觉一直都在。

  怕南瓜担心,我就说道:“没事的,南瓜,你不用担心我。”

  时间到了晚上的十点钟。

  就在这个时候,小王庙的外面传来了呼喝的声音。

  还有“哗啦哗啦”摇动铃铛的声音。

  “......女鬼,贫僧在此,你休得作乱!”

  香坛大师的声音传来。

  而后,我和南瓜都听到不断移动的脚步声,还有“嘭嘭嘭”的声音。

  似乎李燕的鬼魂已经和香坛和尚打了起来。

  南瓜和我坐在一起,脸色都不大好看。

  我手里面仍旧抓着那串“驱邪法珠”。

  等了半柱香的时间,外面的声音才算是慢慢消失。

  而后,香坛大师的声音就又传来:“二位施主,幸不辱命,那个女鬼已经被贫僧超度,送往阴曹。”

  我和玉泉一听这话,登时就欢喜得不得了。

  我心说,麻烦总算是解决了。

  “秦哥,李燕的鬼魂真的被大师驱除了!你这一次,算是得救了!”

  南瓜也很激动。

  我很开心,朝南瓜说道:“这次也多亏你了。没有你,我也找不到香坛大师。大师真乃高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心口没来由的,就又是一疼。紧接着,我的身体就开始快速转冷,霎时间,我的脸已经毫无血色。

  “秦哥,你不是好点了吗?怎么看你的脸色比先前还难看?”

  南瓜不安地问我。

  我紧忙掀开胸口的衣服,看了看。

  这一看不要紧,我发现,我心口的黑斑竟然是越来越黑。

  就好像是黑色的墨汁涂抹在了我的胸膛上面一样。

  “啊!”

  我痛叫了一声,身体如同被刀子割着一般。

  胸口里面不但有寒气,还有一股股的撕裂感,疼得我浑身绞痛。骨头上面好似有着蚂蚁在爬动,很痒。

  “刺啦!”

  我一把就扯开了身上的衣服,伸手在自己的胸口上面抓挠。

  当时我的状态很不好,眼睛瞪着,里面的血丝就好似小虫子一般。

  顿时间,两道鲜红的血道子就出现在了我的胸口上面。

  “秦哥,你干什么?你疯了吗?别啊......”

  南瓜惊恐地叫着,有点不知所措。

  我翻倒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苦叫连连:“好疼啊!好痒啊......”

  我能够感觉到四周围,好像变得寒冷起来。

  南瓜急得不行,他也发现四周围的温度降了下来:“咦?怎么这么冷?......秦哥,你不是身上的毛病被香坛大师解决了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是尽可能控制自己的双手,不再抓挠胸口。

  “呜哈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内堂的外面忽然传来了诡异的声音。

  那声音我再熟悉不过。

  是李燕,她没有被大和尚消灭。

  她还活着!

  “呼哒!”

  一道怪风吹进内室,破烂的木门,直接就刮翻。

  紧接着,一道黑影就朝着我们这边飞来。

  “啪嗒!”

  香坛大师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他的脸上带着一道道的血痕。

  “大师,您您......您不是打败了那个鬼魂吗?怎么您......成了这样?”

  南瓜吃惊不已。

  可是,这个香坛大师根本就不回南瓜的话,脸露恐惧。一只手抚着胸口,他趴在地上,就快速朝着木床的底下钻爬。那副样子,就好像是一只遇到了猫的老鼠。

  一瞬间,我心说,这回完蛋了!

  同时,我意识到,这个香坛大师根本就是个假和尚,不懂驱鬼。

  眉目一皱,我目光厌恶地盯着香坛大师,骂道:“马勒戈壁的!臭和尚,你竟然骗我们,你不懂捉鬼,你特么的,就是想骗我们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