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都在冒凉汗,我心里面直突突,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我嘴巴里面干巴巴的,发出来的声音也不像是我自己的声音,有点发尖。

  那人终于是有了一点动作。

  他的脑袋慢慢地扭了过来,但是身体未动,而后,发出嘿嘿地笑声。

  扭动脖子的时候,会发出如同上锈齿轮般的“喀喀”声。

  我真怕他的脑袋直接从脖子上面滚下来。

  忽然,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片绿光,眼珠子里面也泛着幽幽的绿芒。

  我被吓傻了!

  我瞧清楚了他的脸,竟然是李燕。

  她的容貌就像我昨天晚上梦到的一样,还是那么的狰狞可怖。脑门上面湿漉漉的,头发上面湿漉漉的,身上穿的衣服也是湿漉漉的。

  她的样子完全是她死时候的样子。

  “你你......你怎么又来了?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昨天见到李燕,我是在警察局,那是一场梦。

  可是今天我确信无疑这不是梦,实打实的,是真的。

  用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里子,生疼生疼的!

  我被吓得脑门哇凉,顺着眉角开始往下淌汗。

  “我死了?呜哈哈哈......我的确是死了!但是为什么我会死,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带着我去牛角山,我又怎么可能招惹那鬼东西,是你害死了我。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李燕的声音显得很飘忽。

  我害怕极了,就大声喊着南瓜的名字,想把他从床上叫起来。

  但是无论我喊多大的声音,南瓜都一动不动地躺在他自己的床上。

  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我的声音一样。

  我自己的嗓子眼都沙哑了,就像是被矬子挫过了一样。

  我恐惧地缩到了床脚,脑袋抵在床上,开始给李燕告饶:“李燕,李燕......对不起,对不起!可能是我错怪你了,我求求你,你别伤害我。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变成了......鬼!”

  “你别伤害我,我曾经是爱过你的。只要你不伤害我,我什么都答应你。真的,我不骗你。我求求你了。李燕,我......”

  这个时候的我显得很无力,也很窝囊。

  但是我能怎么办呢,李燕就在我的眼前。

  就像小说里面说得那样,很可能啊,她现在的状态就是一只鬼魂。

  而且是一只怨念极重的鬼魂。

  “喜欢我,爱过我?呜哈哈哈......秦玉阳,你的话我是不会相信了,我的心已经死了......说起来我的死,你也是有责任的。不过,只要你帮我,杀死那个孩子,我可以原谅你。”

  “而且我还可以解除你身上的诅咒。”

  我身上的诅咒!?

  那是什么?

  这个时候我已经是汗流浃背,心里面七上八下。

  见我盯着她,李燕又是一阵怪笑,然后说道:“你想必已经看过自己的胸口了,那里生出了一块黑斑,那就是我在你身上下的诅咒。要是你不杀死那个孩子,用不了几天,你的身体就会完全变成黑色。”

  “到时候诅咒会把你腐蚀成一滩血水,直到腐蚀掉你身体里面的最后一块肉。”

  什么!这就是诅咒吗?

  没想到黑斑出现在我身上,是李燕的鬼魂搞出来的。

  冷汗让我清醒了不少!

  我战战兢兢地问李燕:“是不是只要我找到了那个孩子,那个害死你的孩子,我就能够摆脱诅咒了?......就不用死了?”

  李燕歪着脑袋,幽亮色的目光沉沉地盯着我。

  她的嘴角勾勒出一点好笑的表情,但是嘴巴在裂开的时候,却是一点点的变大,差点裂到耳朵根子。

  甚至于,我都看清楚了她的口腔,里面黑糊糊的一片,好像连舌头都没有。

  “没错,只要你尽快找到那个孩子,我可以不杀你!!”

  李燕阴森森地说道。

  她的嘴角边淌出黄褐色的液体,一股臭烘烘的味道散发出来。

  我已经不敢反驳,紧忙答应:“好好好,我都答应你。只要你放过我,我会尽快找到那孩子......不,我明天就出发,前往牛角山,一定帮你把那个孩子找到。”

  李燕阴阴地一笑,说道:“不是找到!是杀死那个孩子!你要杀了他。”

  什么,杀死那个孩子?

  这怎么可能呢,那个孩子按理说都把李燕搞死了。

  我怎么可能是那孩子的对手?!

  可能是看出了我的担心,李燕又阴森森地说道:“你放心,那孩子已经成了鬼婴,在吞吃了我腹中的脏器后,已经形成了身体。只要你找到他,杀死他,我就会解除你的诅咒。”

  我咬了咬牙,心说,先过了李燕这关再说。

  然后,我就满口答应下来:“好好好,我会按照你说得来办,保证杀死那个孩子。”

  “嘎嘎嘎.....好啊,我希望你尽快,因为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李燕说完身上就涌现出了一道道的黑气。那些黑气将她包裹住,好像是忽然起风了,黑气朝着门口,飘去,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刚才空气里面好像生出了一种压力。

  等到李燕的鬼魂消失后,那种压力也没见了。

  我心口胀闷的感觉减轻了不少。

  我长出了一口气,心中还是觉得后怕。

  没想到啊,李燕真的变成了鬼魂,而且我还亲眼见到了,这完全不是梦。

  我穿上衣服,傻愣愣地靠在墙上,整个人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幸好我没有尿了,要是尿了,那你们看着恐怕也觉得难为情。

  但是这种事情落在了我的头上,我特么的相当不爽。

  我招谁惹谁了。

  外面的天亮了一点,月光照到寝室里面来。

  模模糊糊地能够视物。

  “南瓜!”

  我朝着南瓜那边喊了几声。

  南瓜翻了个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吧唧了一声嘴,迷迷糊糊地问我:“咋啊?......秦哥,吃早饭了吗?”

  妈的,都这个时候,他还想着开饭。

  我心里面有些郁闷。

  看来南瓜是真的睡得很死,也可能是被李燕的鬼魂影响到了。

  “不是吃饭,你快给老子起来,到我这边来!...我害怕!”

  我有些尴尬地说道。

  南瓜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趿拉上脱鞋就来到了我跟前。

  我指使他:“你把柜子里面我的手电筒拿过来。”

  我这个时候都不敢下地了。

  南瓜“哦”了一声,就顺从地去到了我柜子跟前,把手电筒拿了出来,并弄开了。

  手电筒的光晃着我。

  虽说光线有些刺眼,但是却让我觉得松了一口气。

  就好像是暂时获得了光明一般。

  南瓜抓着亮着的手电筒来到了我床跟前,问我:“秦哥,你咋啦?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这才几点啊。”

  说着,可能是还困,他打了一个哈欠。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想了想,心说还是别吓到他,我道:“做噩梦了,睡不着,想找个人说说话。”

  南瓜直了直腰,死央吧嗒地说:“你说吧,我听着。”

  让我说,我说啥!?

  想了想,我问南瓜:“刚才你没听到什么动静吗?”

  南瓜大大咧咧地说:“没有啊。”

  而在他手电筒的光晃到桌子旁边的时候,他却是惊奇地问道:“咦?...秦哥,不对劲啊,怎么地上有一滩水?”

  说着他躬下身去,还用手指蘸了蘸那摊液体。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浑身湿哒哒的李燕,紧忙喊道:“别!”

  但是已经晚了,南瓜把手指凑到了鼻子跟前闻了闻,而后一脸苦相地说道:“唉我去!......这水怎么这么臭,像是从泔水缸里面掏出来的一样。恶心死我了!”

  我紧忙说道:“你别动那水!那......那是李燕身上淌下来的。”

  “啥?......李燕?”

  南瓜如遭雷击,紧忙站起身来:“李燕,她她......她不是死了吗?她在哪?”

  南瓜凑到我跟前,就差窜上床,我和抱在一起了。

  我撇嘴说:“她的确是死了,但是她的鬼魂刚刚来过,是来找我的,你用手摸到的那摊液体,就是从她身上流下来的。”

  这一次,南瓜不淡定了,沉着脸面朝我,说道:“秦哥,你你......你可别吓我啊。”

  我不快地说:“本来是不打算告诉你的。但是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你。因为这次的事情,真的很麻烦。”

  不等我说完,南瓜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他甩了甩手,立马,朝着寝室外面跑。

  他手上的手电筒晃晃荡荡的,光线也跟着摇晃。

  几分钟后。

  南瓜就又慌慌张张、左顾右盼地返回到了寝室。

  那副架势就好像真见鬼了一样。

  “秦哥,李燕在哪?......”

  他小心地问我。

  我哪里知道,我沉声说:“你别担心了,她已经离开了。我不是说了嘛。”

  南瓜听我这么说,这才缓了口气,朝着我靠近几分,坐到了床边上。

  “秦哥,这到底咋回事啊?”

  我就把我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让南瓜看我的胸口。

  当瞧见我胸口上面黑糊糊的黑斑的时候,南瓜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你你......你这是咋回事?”

  我苦笑着说:“是李燕的鬼魂搞出来的。她是惨死的,化成了鬼魂,来找我了!我现在被下了诅咒,要是不找到李燕肚子里面的孩子,我就得死。”

  南瓜听我这么说,就更加地害怕。地上,他也不待了,凑到床上,像我一样,盖上被子,紧紧地靠着我。

  我们两个大男人,缩在被子里面,抱着个手电筒,还挺怪异的。

  “秦哥,你刚才说的诅咒是啥意思?”

  南瓜担心地瞧着我。

  我就把黑斑还有孩子的事情说了。

  而南瓜整个人已经傻掉,咧着嘴,直喘气,目光死死地盯着我的胸口。

  他也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就这么缩在那里。

  就这么招,我们两个一宿没睡,挨到了天亮。

  天刚刚亮起来,南瓜就拉着我的手,说:“秦哥,那个李燕肯定不会放过你的。还有那个孩子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孩子也是个鬼。我们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必须得想法子对付他们。”

  我哪里有法子。

  南瓜却说:“秦哥,我知道一个大和尚,他能捉鬼,我们去找他。你身上的问题,那个大师肯定能解决......到时候,他再把李燕的鬼魂捉住,你就没事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