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上面。

  蜡烛的火焰忽闪忽闪地跳动着。

  原本昏昏黄黄的火光,赫然变成了幽绿色。

  这还没完,棺材上面还生出了一层黑乎乎的气。

  那层气完全把棺材包裹住。

  紧接着,“刺刺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咀嚼着兔肉,发出沉闷又急切的声音。

  我和李燕都看傻了。

  李燕大叫一声,直接就吓得昏倒过去。

  我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身体像是筛糠,抖个不停。

  我害怕了!我恐惧了!

  心脏狂跳着,我的呼吸似乎都变得滞缓起来,这让我觉得气闷。

  “是他选择了你们......要怪就怪你们的命不好!”

  那个丑陋怪人冷声声地说着。

  而后,他从身上摸出一张黄不拉几的纸。

  紧接着,他用手指一夹,朝外一扔。

  那东西“噗嗤”一声,就烧着。

  后来啊,我才知道,那黄不拉几的纸乃是道门中用到的黄符。

  而怪人口中的“他”,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说得是谁。

  黄符烧着,冒出滚滚烟气。

  飞灰在空气中散开,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一道黄色的光从黄符里面射出。

  猛然间,就射到我和李燕的眉心之中。

  “你......”

  我叫了一声,身体一软,脑袋发沉,就昏迷了过去。

  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边的李燕,因为原本就昏迷,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等到我们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浑身发冷,湿哒哒的,我摸了摸潮乎乎的脸,睁开了眼睛。

  坐起身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正躺在潮湿的草地上,四周围都是荒草。

  不少草叶的上面沾着湿漉漉的露水。

  我身上也沾满了露水,体温下降了不少。

  看来,我在这里躺了好久。

  在我旁边不远处的地方,我找到了李燕。

  李燕呼吸正常,和我的状况差不多。她身上沾染了不少的露水,整个人脸色有些青白。

  我把李燕叫醒。

  我们两个简略地说了几句话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快速地朝着树林外跑去。

  而树林距离牛角山中段的栈道,竟然相当近。

  ******

  想到那天的经历,我心里面还是有些后怕的。

  但是我和李燕回来后,李燕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或者说变化。

  后来几天,李燕才和我说她妈病了,她要回去陪护。

  说真的,我和李燕当时很大程度上是把那一次的经历当成了一场梦,并没有对别人提及。

  而且后来的很多天里,也都没有一点事情发生。

  再说,就算是真的,那个丑陋怪人也没有害我们不是。

  可是现在想想,加上那晚上李燕给我托得梦,我就愈发地觉得不对劲。

  牛角山!

  难不成,真的是那个怪人在搞鬼。

  可是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越想越糊涂,脑袋抽抽的。

  不过我打算明天就去牛角山。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多钟。

  南瓜也该上完课了。

  摸起电话,我就给南瓜打了过去。

  电话刚打过去,响了一声,南瓜就接了起来。

  “喂,秦哥,你现在在哪??”

  南瓜声音里面带着急切。

  我郑重地说:“我从警察局出来了,暂时没事......怎么样,学校的老师有没有找我麻烦?”

  南瓜道:“没有!秦哥,我已经帮你请假了。院长还找我谈话,不过后来好像是苏家人给院长也打了电话。你的事情,学院说不会追究,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面吧。”

  我点点头,对南瓜说:“好,我知道了......南瓜,你回来的时候,再帮我带点东西吃。”

  “得嘞!......秦哥,我马上就回去。”

  之后,南瓜那边就挂了电话。

  我坐在床边抽了根烟,刚把烟掐灭,南瓜就进了屋。

  南瓜把饭菜放在桌上,一个箭步就来到我跟前,给我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

  “轻点!轻点!......我快喘不上气了!”

  “秦哥,兄弟我担心死你了。你快点告诉我,你是怎么办到的?你都把苏远航给收拾了,怎么苏家没有找你麻烦?......我还以为你得在局子里面待几天呢,没想到你今天就出来了。”

  “你不知道啊,昨天可是担心死我了。我找了不少人帮忙,但是......唉,那帮人都不靠谱,我就差舍身犯险,去救你了。”

  南瓜的嘴巴连珠炮般,嘚吧嘚吧的,弄得我直咧嘴。

  “你怎么不说话?”

  见我不吭声,南瓜扯过凳子,坐到了我的对面。

  我瞪了他一眼,不快地说:“话都让你说完了,我说个屁!”

  南瓜挠挠头,乐呵呵地说:“今天,我话是多了点!......这不是担心你嘛。”

  我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苏家人忽然觉得我是个好人,准备放过我吧。”

  南瓜却露出一脸不信的表情,悻悻地说:“得了吧,秦哥,你的话,我才不信呢。就苏远航那个混蛋,最记仇了。当初我不小心碰掉他个杯子,愣是让我赔了他五百块钱。”

  “当时,要不是我想着他不好招惹,说不定我就和你一样,和他开干了!”

  “不过秦哥,我真是挺佩服你的。你当时把那个苏远航打得连他妈都认识他了。看得我是惊心动魄,这回你的名字,可是在咱们学院传开了......”

  我露出无奈的表情。

  摸出烟来,扔给南瓜一根,我自己又叼上了一根。

  南瓜见我无精打采的抽烟,就问我:“咋啦,秦哥?...是不是还在为李燕的事情犯愁?......我看啊,你也别那么在意,那个李燕怀了别人的种,这种女人不值得爱。”

  南瓜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听了南瓜的话,我心里面挺不舒服的。

  我叹气道:“你别这么说,或许根本就不是李燕的错......而且李燕虽然是自杀,但是警方那边却还有许多地方没有查明白。”

  “还有一点就是,李燕真的没有男朋友!”

  听了我的话,南瓜大为不解,就又问东问西。

  我想了想,就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南瓜。

  南瓜听完后,神色大变。

  “唉我去!这事咋这么邪乎,该不会是遇到了什么神鬼之类的东西吧?”

  我摇头:“我不知道。不过南瓜,有件事情,我可能需要你帮忙。”

  南瓜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拍着胸脯说:“啥事,秦哥,你只管说,好兄弟讲义气!你的事情就是我赵良才的事情,不说肝脑涂地,但是帮忙,我还是能做到的。”

  南瓜的态度让我很满意,我点头说:“我希望你陪我去一趟牛角山。”

  “去牛角山?”

  “去那边干啥,散心吗?”

  南瓜不解地问我。

  我苦笑着,说:“不是散心,是有事。”

  我没把牛角山的事情告诉南瓜,毕竟我和李燕也不确定那天晚上的经历到底是事实,还是根本就是一场梦。

  而且就算是告诉南瓜......发生的那些事情那么恐怖,吓到他怎么办。

  所以说,我不准备把这件事情告诉南瓜。

  南瓜见我不说,还是保证道:“行!秦哥,你放心,我陪你去一趟。”

  我挺感激南瓜的,要是他不陪我去的话,我自己一个人还真挺麻烦。万一,我是说万一,那个地方真的存在什么古怪,那我一个人肯定会被吓死。

  有南瓜陪着,多少能够缓解一点我心里面的压力。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但是没想到却是差一点害了南瓜。

  这都是后话了。

  眼见南瓜同意,我心里面也舒坦不少,坐在长桌旁边,我就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饭来。

  肚子里面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我早就已经是饿得前胸贴后背。

  饭菜油水很大,但是我吃得很香。

  吃完饭。

  南瓜拉着我玩游戏,我跟他玩了两把。之后,我就有点犯困了。

  其他寝室里面的学生,还在呜嗷吧喊地吵闹着,应该是玩嗨了。

  南瓜见我睡下,不一会,就也跟着睡下了。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宿舍楼这边的灯全都关闭。

  那些吵吵嚷嚷的学生,也都陷入到寂静当中。

  躺在床上,我蒙上被子,用手机上面的手电筒照了照胸口。

  我震惊地发现,胸口上面的黑斑竟然又扩大了。

  整个胸口黑乎乎的一片。

  我用手指点了点,却没有一点的疼痛。

  妈的,真是怪了!难不成这是一种皮肤病?

  可是不应该啊。我去年在家那边的县医院做了全面的体检,我身体很好,没有一点问题。

  现在好端端的,却出现了这样的问题。

  这就奇怪了!

  我还是想不通。

  迷迷糊糊的,我好像是听到了宿舍里面有什么动静。

  掀开被子,我朝着外面看了看,就见到一个人正站在长桌的旁边。

  我以为是南瓜渴了,想要喝水。

  但是我盯着他半天,他却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我心中一紧,觉得有些不对。

  南瓜的体型,我是了解的。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他的体型很瘦弱,头还有点大。

  背后黑黢黢的,好像是......长头发。

  我提着嗓子,喊着问:“南瓜,是你吗?”

  可是那个人根本就不理会我,仍旧死巴巴地站在那里。

  我就加大了声音,喊道:“南瓜......赵良才!”

  还是不回答我。

  我心里面害怕了。

  视线错开,往南瓜床铺那边瞧的时候,我发现那边也躺着一个人。

  四仰八叉的,那个人不就是南瓜吗。

  可是南瓜在他自己的床上好端端地躺着,那桌子跟前,站着的人又是谁??

  猛地,我的头皮一阵发麻。

  就好似要炸开一般。

  那种感觉挺邪门的!

  你可以设身处地,想一想。

  你身处在一个不大的空间,门关着,就你一个人。

  忽然,你的旁边,黑暗的角落,多出了一个人。

  你叫那个人,他还一声不吭。死愣愣地站在那里,像是一根立柱。

  但是你心里面还知道,那不是立柱,是个人。

  这特么的是最吓人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