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那是什么?那边怎么会有光亮?”

  李燕抬手指了指。

  我也瞧见了那个光点,心中顿时就是一喜:“有救了!有救了......这回我们不用露宿荒郊野岭了。那个光点肯定是谁家的灯光,前面肯定是有人家。也可能是山里面的猎户们,生的一堆火。”

  这个时候,我身上的水也不多了。

  忙活这么久,我和李燕还是上午吃的一点东西,现在肚子里面早就咕咕噜噜,空空如也。

  这忽然出现的光点,让我惊喜不已。

  李燕却拉着我的手,小声说:“可是,玉阳,我怎么觉得不对劲!这地方这么古怪,还是在林子里面,距离附近的村庄应该很远的,怎么会出现人家呢?就算是猎户,也没必要留在这里吧。”

  李燕的声音中带着担心。

  我这个时候则彰显出了我的男友力,拍着胸脯说:“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呢嘛!你应该相信你老公我才对。”

  李燕听我这么说,小手在我的腰上掐了一把,撒娇道:“讨厌,我可没说要嫁给你,也没承认过你是我老公。你要是再占我便宜,小心我休了你。”

  话虽这么说,但是我能感觉到李燕搂着我胳膊的手,更紧了几分。

  不过,现在不是你侬我侬的时候,我说道:“走吧,我们去那边看看。要是没有人家,大不了我们就回来。这边是林子没错,不过我记得我看过的一本书上说,有些山里人为了采摘野物,还是会在山林里面搭建临时休息地的。”

  “我想啊,那点光亮肯定是火把的光。就算没有人家,我们找个伴也好啊,说不定,那边会有吃的东西。”

  李燕的肚子很配合,咕咕地叫了起来。

  紧忙的,我拽上李燕,就快步朝着那边赶去。

  说真的,要是没有那点光亮,我们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可是呢,那点光亮看着近,却是距离很远。

  我们走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有赶到那边。

  李燕累得气喘吁吁,我也是后背湿透了汗。

  再加上,四外的风也不知道从哪里刮来的,吹在身上凉飕飕的。

  “歇一会吧!”

  李燕建议道。

  我点头:“好,先休息一会。”

  可是还不等我们坐到地上,身后方就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声音非常的细弱,但是却异常的清晰。

  就像是某种长满了腿的虫子一般,不断地爬行。

  李燕“妈呀”一声,就扑到了我的怀里面来:“玉阳,怎么办?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你听见声音了吗?”

  我怎么会听不到,我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紧忙把打火机就又取了出来,“咔哒”一声打着,火苗冒了出来。

  可是这点火苗所照射的距离也是有限的。

  而且我冷不丁的一瞥,好像发现一个黑糊糊的影子在树丛里面划过。

  那黑影的双眼还冒着绿光。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狼或是狐狸之类的动物。

  咽了口唾沫,我紧张地朝李燕说道:“不行,这里不能待了!我们得赶紧赶到亮光的地方去。那里比这里要安全。”

  李燕赞同道:“好好好,那我们快走吧。”

  之后,在我从地上捡了一根粗树枝后,我们就快速朝着亮起黄光的地方赶去。

  这一次,我们一口气也没有歇息,速度比先前更快。

  后面的声音好像也加快了一点,应该是在追逐着我们。

  不多时,我们就跑到了那处光亮的跟前。

  光是从煤油灯里面散出来的。

  而煤油灯就挂在一根木杆上边,木杆插在一个黑黢黢的木屋的沿边。

  木屋的门开着,里面有着一点点的光透射出来。

  模模糊糊地还能够瞧见长长的黑影。

  “进去,快进去!......进去就安全了。”

  我说着,拉上李燕的手就往木屋里面冲。当时,我们也没有想那么多。

  冲进木屋后,我紧忙就把木屋的门关上,背靠着门板,气喘吁吁的。

  等到我缓过神来,看清楚木屋里面状况的时候,我倒吸了一口气。

  木屋里面没有人不说,在中间的位置竟然摆放着一口黑漆棺材。

  棺材的上面还立着一根燃烧的红蜡烛。

  不少蜡油子沾到了棺材的上面,形成了一摊红红的颜色,像是血的颜色。

  “......玉阳,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我们快点离开吧,好不好?”

  李燕也瞧见了那口棺材,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都把我的肉抓疼了。

  我这个时候双腿已经软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密林深处的木屋中会出现一口棺材?

  而且怪异的是,木屋的外面还亮着灯。

  灯是谁点的呢?我也搞不清楚。

  “玉阳,你起开啊,我们得离开这里。这地方不对劲!好可怕!”

  李燕拉我的胳膊,想把我从门口拽开。

  可是我的双腿正在打颤,动弹不得。

  李燕有些哽咽,哭声越来越大。

  她拖着我的胳膊,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

  我当时整个人的状态是懵的,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好。

  “咣当”一声,木门被李燕拽开,她拉着我的手,就往外面跑。

  可是还不等我出去,李燕就止住了脚步。

  “怎么了?”

  我问了一句。

  走上前去的时候,我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是个中年男人,四五十岁的样子。但是他长得并不好看,脸上一个个灰不拉几的脓包,很是吓人。

  不少脓包凸鼓着,好像里面的液体要流出来一样。

  他的眼睛很小,但却泛着精光。

  李燕被吓到了,又是一声大叫,朝后退的时候,撞在了我的身上。

  我紧忙搂住李燕的腰,怕她摔倒。李燕被吓得蜷缩在木屋门口的角落,我则站着那里发傻,目光紧盯着眼前的这个丑陋的怪人。

  “你你...你想干什么?”

  我战战兢兢地发出声音。

  但是我的声音显得很是无力。

  那人冷哼了一声,似乎很生气的样子,不快地说道:“我想干什么?我还想问你们想干什么呢?,.....这深更半夜的,你们怎么来了这里?难道就不害怕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话。

  我注意看了一下,他有影子的,也就是说,这是个人不是怪物。

  而且他的右手中,还拎着一只兔子。

  那个兔子已经死了,脑袋的位置正有血滴下来。看来刚死不久。

  见我不说话,怪人冷冷地说道:“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你们走吧。”

  让我们走,可是这黑灯瞎火的,我们又能去哪。

  “大爷儿......不,大叔!您能送我们出去吗?我们在这边迷路了。”

  我缓了口气,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镇定。

  但是那人却是白了我一眼,冷冷地说道:“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们。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就先离开吧。”

  说着这个中年男人也管我和李燕,直接朝着木屋里面走。

  我不想和这个怪人离得太近,紧忙闪开了身,站到了李燕的前面。

  怪人从我旁边走过去。

  我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子馊巴的味道,就好像是西红柿烂掉了一样。

  还有一股子血腥味,不过,是从那只兔子身上散发出来的。

  怪人让我们走,我们又能上哪去呢,要是走,说不定还会迷路。

  而且先前的时候,外面也不知道什么东西,跟着我们。我们怎么走,万一是狼呢。

  要是狼的话,我们离开这里,岂不是自投罗网。

  想了想,我侧过脸去,朝怪人挤出一点笑容:“大叔,您您......您就让我们先留在这边呆一晚上吧。我们绝对不会打扰您休息的。”

  李燕看了看我,见我朝她挤咕眼睛,她也没有说话,安分了下来,不再哭泣。

  怪人却是不哼不哈,也不回答。

  他从棺材的下面摸出了一把剔骨刀,而后把兔子扔到棺材的上面,就开始剥皮。

  瞧见这一幕,我心里面更加地紧张。

  很快那只兔子,鲜红鲜红的血肉就露了出来。

  还有那把剔骨刀,也很锋利,绝对是时常打磨才会那样。

  李燕拉了拉我的手,小声说:“玉阳,我们走吧,我们走吧......”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压低声音:“我们先在这里呆一晚上吧,不然,没地方去的。外面有点冷,还有狼什么的,出去肯定不安全。”

  李燕咬着嘴唇,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我见李燕答应,就壮着胆子,朝怪人说道:“大叔,您行行好呗,我们都是学生,这次是迷路了,这才来到这边的。没想到遇到了您。我们也算是有缘分不是?......外面不安全,可能有狼,要是我们出去的话,说不定会送命。”

  我一脸恳切地恳求着。

  怪人却还是不搭理我们,自顾自地收拾着那个兔子。

  “刷刷刷!”

  刀子刮动皮肉的声音不大,却让我觉得毛骨悚然。

  很快,那只兔子身上的毛皮就整个被弄下来。

  一个血糊糊带着肉和肥油的兔子的血肉之躯,呈现在我和李燕的眼前。

  怪人擦了擦剔骨刀,将刀子用破布卷好,又塞回了棺材的下面。

  而后,他瞧了我和李燕一眼,还是不理会我们,就走出了木屋。

  在木屋门口,怪人生了一堆柴火。

  我为了溜须拍马,帮着他找了不少的木头,都是在附近,我没敢走太远。

  怪人一直不吭声,没有和我、李燕说一句话,就像是他成了哑巴一样。

  “噼里啪啦!”

  柴火被烧爆的声音轻微地响着。

  李燕和我站在木屋的旁边,那个怪人已经把兔子串好,架在了火堆的上面。

  “滋滋啦啦!”

  烤兔肉的声音传出来,没多久一股子肉香味就散发出来。

  我和李燕闻得很真切,目光垂涎地盯着架子上面被烤得油汪汪的那个兔子。

  肚子里面越来越饿,咕咕叫个不停。

  怪人冷哼了一声,瞪了我们一眼,忽然阴阴地笑道:“怎么?...你们也饿了吗?”

  我尴尬地点了点头,说道:“大叔,我们两个还是中午吃的饭呢,也没吃多少东西,所以......”

  那怪人却又不搭理我们。

  等到兔子烤好后,我以为怪人会分给我们一点。

  但是我们想错了。

  他非但没有分给我们,自己也没有吃,而是拿着那个烤熟的兔子进了木屋。

  然后,当着我们的眼面,他把烤熟的兔肉整个塞进了棺材里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