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手搓了搓,想把黑斑搓掉。

  但是旁边的皮都搓红,黑斑还是不下去。

  我不禁皱紧了眉头,心里面不知道怎么回事。

  以前还好好的,怎么就身上生出了黑斑。

  见我动作反常,旁边站着的李警官望着我,问:“你怎么了?”

  我紧忙合紧衣服,笑着说:“没事没事!”

  但是我心里面却还是觉得不对劲。

  “没事就走吧,王队说要见见你,正在办公室等着你呢。你小子这次算是运气,那苏家没有打算报复你,你就偷着乐吧。等离开警局,你最好安分一点,别到处惹是生非,不然迟早会招到麻烦。”

  我哼哈地答应着,跟在李警官的身后,上了二楼。

  在二楼王队的办公室,我见到了王队。

  王队见我来了,神色郑重地说道:“你先坐吧。”

  送我来的李警官识趣地离开了办公室。

  “苏远航的事情,苏家已经不打算追究。这事你知道了吧?”

  王队问我。

  我点点头:“王队,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以后肯定不招惹苏家人。昨天晚上是那个苏远航先招惹的我,侮辱我,我心里面憋气才出手的......我真没想得罪苏家人。”

  王队摆了摆手:“好啦,苏家的事情就不要说了,我叫你来是想和你聊聊你女朋友的事情。我们警方这边,已经查出了一点眉目。”

  我一听这话心中大喜,忙问:“是不是那个搞大了李燕肚子的男人抓到了?...是不是那个男人害了李燕,还丧尽天良,掏走李燕肚子里面的孩子??”

  我目光紧紧地盯着王队,想听他怎么说。

  但是王队却摇头,告诉我说:“你别胡思乱想了,你前女友李燕根本就没有男朋友!!”

  我一听这话,整个人的状态都是懵的。

  “王队,这不可能啊!您该不会是和我开玩笑吧?......李燕的肚子都那么大了,怎么可能没有和男人发生关系。您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把我给绕糊涂了?”

  王队却一脸凝重地说:“这事,要是让我来解释,我也是解释不清楚的。要是按照我们现在所掌握的证据来看,你前女友李燕的确是怀了孩子。但是却不曾与人发生关系。”

  “她的处1女膜还在!”

  “而且,我们警方已经去她曾经检查身体的医院做过调查,也完全证实了你女朋友的确是怀了孩子。就算是她肚子被掏空,法医还是检查出了羊水。也就是说,你女朋友怀了孩子,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

  “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一点,你前女友还保持着完璧之身,也没有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这些问题,就算是我们警方的人也没有弄清楚。”

  我越听越懵。

  但想了想,我就直接问王队:“王队,那您能告诉我,我前女友到底是怎么死的吗?”

  王队并没有立即回答我,而是站起身来,朝着我走来,坐到了沙发的旁边。

  他的身体稍稍朝着前面躬下,压低声音就好像怕别人听见一般,说道:“你前女友是自杀!”

  “什么?...自杀?”

  “这不可能!王队是不是你们搞错了?”

  我瞪着眼睛:“我前女友怎么可能自杀?她的肚子都被掏空了。这不可能!我不相信。”

  王队见我神情激动,就安抚我说:“你先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说。我说自杀是有根据的。”

  我安分下来,想听听王队怎么说。

  但是我心里面却是七上八下,像是坠着一块石头一样。

  王队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我们警方办案都是要掌握证据的。你前女友怀孕,没有与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这两点已经被确定。至于她的死因......暂定为溺水!应该是自杀!”

  “还有就是,你前女友肚子被掏空,这件事情很不寻常,法医解剖尸首后,给出的结论是,你女朋友的肚子之所以破开,是因为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从中出去了。要是按照科学的解释,也是能够解释通的。”

  “但是问题在于,你前女友的肚子破了,人死在了人工湖里面,但是我们警方的人却没有在人工湖里发现她身体里的器官。至于那个死掉的胎儿,也神秘失踪了......”

  王队的声音在我耳边不疾不徐地响着。

  我的心里面不知道是何滋味。

  这种结果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李燕竟然是自杀,孩子破开了她的肚皮。

  这种事简直耸人听闻,根本就是怪谈。

  孩子破开了肚皮......李燕都死了,孩子还能活吗?

  忽然,昨晚噩梦中的话,就又出现在了我的耳中。

  “相信我,就帮我找到那个孩子。是他害死了我。”

  “记住我的话,一定要找到那个孩子。然后,杀死他,一定要杀死他。”

  ......

  李燕的声音好像又回来了,反反复复地出现在我的脑中,回响着。

  李燕说,那个孩子害死了她!

  可是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在李燕的肚子里面?

  种种疑问,让我不得头绪。

  我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阴沉沉的。

  额头上面冒出了一层虚汗,我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啊!”

  我闷叫了一声,右手捂住心脏,心口很疼,有点堵得慌。

  “你怎么了?”

  王队担心地瞧着我:“是不是昨天晚上被关在我们警局,没有休息好?”

  我低着头,用手抚着心口,朝王队摇头:“我没事,我没事。”

  但是我的心口却还是生疼。

  “这样吧,秦玉阳,你先回学校好好休息。你前女友的事情,虽然警方这边暂时有了结果,但是这结果还是有很多出入的地方,我们警方也会持续追查下去。”

  王队安抚了我几句话,就站起身来,去到办公桌前,拨打了一个电话。

  不多时,李警官走了进来。

  王队朝李警官交代道:“李爽,你把秦玉阳先送回他的学校,他前女友去世了,心里面不舒服,需要休息一下。”

  “好的,王队。”

  爽快地回了一句,李警官就走到我跟前。

  搀着我的胳膊,李爽把我带出了王队的办公室。

  我们坐上警局的警车,他开着车,亲自把我送到了学校。

  到校门口,我下车的时候,李爽问我:“怎么样?用不用我送你去你们寝室楼?”

  我惨淡地一笑:“李警官,你先回去吧。我没事,一个人回寝室就好。”

  李警官见我目光坚决,想了想,说:“那好吧,那你好好保重,你前女友的事情毕竟只是一场意外,就算是有解释不清楚的地方,也早晚会解决的。”

  我点了点头。

  李警官开车离开了。

  这个时候的我,虚汗还在止不住地往下淌。

  我的心口越来越疼。

  我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稍稍拉开衬衫看了看。

  我发现我心脏的位置上面,那块黑斑竟然在扩大。

  怎么会这样?

  我秦玉阳招谁惹谁了!现在李燕还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王队说李燕没有和男人发生关系,这么说的话,是我冤枉了李燕。

  我是没有信任她。

  甚至于,那天在公园里面见面的时候,我还出言把她辱骂了一顿。

  这是我这个男友该有的态度吗?

  我的眼眶里面都是泪水。

  不过我心里坚定,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能让李燕白白的死掉。

  重重巧合已经证明,李燕的死绝不寻常。

  也就是我心中笃定要帮助李燕的时候,心口上面的疼痛感才慢慢消失。

  并且,心口的位置还出现了凉凉的感觉。

  这让我眉目深锁,觉得很不可思议。

  回寝室的路上,要经过学校的教学楼。

  因为正赶上下课,教学楼的楼下站着不少的学生。

  甚至,还有学生偷偷地在吸烟。

  我现在已经算是学校的名人,死了女友,被扣了“绿帽子”,又打了富二代苏远航。

  不少瞧见我的同学都指指点点的,目光仍旧异样。

  就好像我和他们不一样,我特么的不是一个人一样。

  我在学校里面的小食杂店,买了一瓶水和一个面包,然后,朝着寝室楼走。

  寝室楼这边空荡荡的,就我一个人。

  一瞬间啊,我觉得心里面很无助,很孤单。

  有种有苦不知道向谁诉说的感觉。

  不知道这种感觉你们能不能体会得到?

  我整个人目光呆呆愣愣,身体行尸走肉般朝着宿舍楼走,都不知道怎么上得楼。

  回到502。

  我把手中的塑料袋扔在桌上,歪身就倒在了床上。

  躺在床上,心里面憋屈的我开始嚎啕大哭。

  怕别人听见,我扯上被子死死盖在了自己头上。

  我没有睡觉,也睡不着,倒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现在李燕出了这样的事情,死因虽然是查出来了,但是我却不相信。

  我的心口出现了黑斑,再加上昨天晚上的那个噩梦。

  难道说,李燕真的是被那个孩子害死的?

  脑袋里面忽然就蹦出来一个词:牛角山。

  李燕在我的梦里对我说,让我一定要去牛角山,找出那个孩子,然后杀掉。

  牛角山,牛角山......

  这三个字就好像是一把刀子剜着我的心。

  我的心绪难以平静,最先想到的就是两个多月前,我和李燕那次去牛角山游玩时候的经历。

  那一次经历虽然算不得恐怖,但是现在想想仍旧觉得后怕。

  当时我们从牛角山回来的时候,安然无恙,还觉得万幸,没出事。

  可是现在再想想那一次的经历,不就像李燕惨死一样诡异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