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

  那声音很缥缈又像距离我很近很近一样,就像是在我耳边哭诉。

  我环顾房间的四周围,黑咕隆咚的。

  也没点亮光,根本就什么都瞧不见。

  “谁在这里?......谁!?别装神弄鬼,你给我出来!”

  我紧张得后背都开始冒凉汗。

  南面的窗玻璃破了,凉飕飕的风朝着房间里面灌,弄得我更加觉得寒冷。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发现手上的手铐不见了。

  我紧张得朝着房门的方向跑,跑过去的时候用力拽门把手。

  但是“咵哒”一声,门把手整个被我拽掉,仍旧没有把门弄开。

  我心中慌乱的情绪,更甚。

  瞪着眼睛,我疯子一般开始狂敲着房门:“开门!开门......快开门啊,这里有人,有人......”

  我大声呼喊着,想从这里尽快离开。

  但是无人回应。

  只能听到“咣当咣当”的回声。

  敲了半天门,我身上出了一层黏腻腻的汗水。

  最后的一点力气也被抽干。

  而那个声音还在继续。

  我害怕了!

  我想到了不好的东西,紧张得腿肚子开始转筋,疼得我呲牙咧嘴。

  我心里面发慌,紧忙跑到房间的角落,畏畏缩缩地蹲在那里。

  “秦玉阳,秦玉阳......”

  那声音呼喊着我的名字,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不对!那声音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好像是......好像是李燕的声音!

  可是李燕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说她又活了??

  这不可能的。她肚子都被掏空,心脏都没了,还怎么活。

  我觉得头皮一阵地发麻,脑袋瓜子上面出了一层的热汗。

  我双手抱着头,喊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那人却半天都没有回答我,这个时候她呜呜的哭声也消失不见。

  我蹲在那里哆哆嗦嗦的,就好像是一只被黄鼠狼逮住的鸡一样,浑身颤栗。心脏“怦怦”的狂跳着,似乎要从胸口里面跳出来一样。

  这种状况持续十几分钟。

  那声音似乎彻底消失了。

  我心中这个时候就又生出了好奇感。

  慢慢地抬起来头,我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

  没想到啊,刚抬起头,我就看到了一张苍白、浮肿、眼目无神的脸。

  竟然真的是李燕的脸。

  而且她的脸上还泛着莹莹的绿光,就好像是......鬼!

  “你......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不是我害死你的,李燕你别伤害我......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和你分手的,都怪我......”

  我嘟嘟囔囔地说着。

  声音变得含糊不清。

  我的后背紧紧地贴靠在冰冰凉凉的墙上,不敢乱动。

  没想到对面的李燕却是忽然“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那笑声阴森森的,绝对比哭还难听。

  而且她那张脸开始变得扭曲,灰暗、无神的眼睛似乎要裂开一般。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来这里就是想让你帮我找到那个孩子。”

  李燕声音低沉地说道。

  话音还是那么飘忽不定,在我耳边萦绕不休。

  她说话的时候,朝我伸了一下手。

  但是见我躲闪,她就又把手缩了回去,似乎害怕伤到我一样。

  “找孩子?......你的孩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战战兢兢,声音都不敢太大。

  李燕却摇了摇头:“不!孩子没有死,我要找到他,是他害死了我。”

  她摇头的时候,脑袋“嘎吱吱”的响着,好像锈住的机械零件发出的声音。

  “什么?是他害死了你?”

  “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不是你的孩子吗?”

  我不安地问道。

  但是眼见我不相信,李燕却是忽然就朝我疯叫:“不!是他,就是他害死了我!我要找到他......他不是我的孩子,我没有孩子。”

  “你难道现在还不相信我的话吗?”

  李燕瞪着眼睛,眼珠凸鼓着,仿佛要从眼眶里面滚出来。

  她发怒的时候身上生出了一道道黑气。

  那些黑气出现的时候四周围的温度更加寒冷。

  就好像我身处南极一般。

  冷得刺骨,钻心的冷。

  “阿嚏!”

  我重重地打了一个嚏巴,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还不说,鸡皮疙瘩也出了一层。

  总之吧,我的身体在那些黑气的影响下,就好像是一块木头,硬邦邦,竟然贴在墙上,动不了。

  “我相信,我都相信......你别伤害我,我我......我害怕!”

  我紧忙说道,嘴巴里面苦巴巴的,牙齿都在打颤。

  “嘿嘿嘿......”

  她又笑了。

  笑声渗人!

  “相信我,就帮我找到那个孩子......去牛角山,那个孩子肯定在牛角山。”

  李燕的声音又转冷,但却给人异常坚定的感觉。

  可是去牛角山干什么?

  牛角山不是当初我和李燕一起游玩到过的地方吗?

  那还是两个月以前的事情呢。

  难道说,一切的起因都是牛角山?

  见我不说话,李燕歪着脑袋,无神的眸子死死地盯住我,恶狠狠地说道:“你要相信我!...这一次,你一定要相信我。不相信我,我会杀了你。你难道忘记当初我们在牛角山的遭遇了吗。你难道忘记了吗?!......”

  李燕的声音变得凶历历的,根本就不容我反驳。

  再加上,我此时此刻的状态,我已经确信无疑,她就是鬼魂。

  她已经变成了鬼魂,就像那些恐怖小说里面说的那样,她心中有怨气,有怨念,最终化成了鬼魂。

  我不假思索,紧忙回答:“我相信,我相信你,我都相信......”

  “相信我就好!......相信我,就帮我找到那个孩子。就是他害死了我。”

  李燕絮絮叨叨地说着。

  提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她身上散出来的那些黑气就加重了几分。

  可是我现在犯了罪,打了人,根本就出不了警察局啊。

  那个苏远航的家里面背景深厚,肯定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虽然没有把苏远航打成残废,但是以苏远航那个家伙的为人,他肯定会置我于万劫不复。

  我满脸的苦相,朝着李燕说道:“可是...李燕,我好像帮不了你!我现在被困在了警察局。咱们学校的那个苏远航,他肯定是不会放过我的。我打了他!他家里面那么有钱,肯定会玩死我的。”

  我这个时候已经是相当的后悔。

  我真不该就因为几句话对那个苏远航动手。

  当时打完人,我心里面是爽了。但是苏远航一家会怎么玩我,就不一定了。

  虽然现在是法治社会,但是有时候人情和财力还是比较残酷的。

  “不!你要帮我,你一定要帮我。因为只有你能找到那间屋子,别人都找不到......”

  李燕根本不容我解释,恶狠狠说道。

  可是我怎么帮她啊?

  这个时候,我的额头上面已经是汗如雨下。

  脖子上面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我浑身上下湿哒哒的,黏糊糊。

  心里面乱糟糟,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放心,那个苏远航我帮你对付,保证他们一家人不会找你麻烦。”

  “......记住我的话,一定要找到那个孩子。然后,杀死他,一定要杀死他!!”

  李燕的声音又变得飘忽起来,声音里面还带着急切。

  “要来了!阴差要来了。我不能在这里久留,我要走了。你一定要帮我找到那个孩子,不然,你会不得安生......不得安宁......”

  李燕的身体一点点的消失。

  离开的时候,她的嘴巴微微地张开,朝着我吹了一口黑气。

  那股黑气钻进了我的身体里面,乍凉乍凉的。

  就好像是一块寒冰直插1进来我的身体里面。

  ******

  猛地,我睁开了眼睛。

  脑袋正好朝着南面的方向。

  阳光有些刺眼,我下意识地用手把阳光挡住。

  侧眼看看,我发现,我正依靠在北墙上。

  原来是个梦!

  特么的,太真实了!

  太吓人了!

  我的手仍旧铐在铁管子上面。

  揉了揉脑袋,我舒缓了一下情绪。

  但是梦里面出现的场景,却像刻在了我心里面一样,挥之不去。

  还有......

  我注意到,南面墙边的玻璃窗的确是破掉了,碎玻璃都掉进了房间里面。

  难道说,昨天晚上真的有什么东西进来了不成?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燕。

  可是虽然神鬼之说自古有之,但是让我相信起来却相当的难。

  想了想,我长出一口气,尽可能的让自己放松下来。

  “是梦,是梦......一定是梦!”

  我嘴巴里面嘀咕了几句。

  “咕噜!咕噜!”

  肚子在叫。

  看来我是饿了。

  看了看表,已经是第二天的八点多钟。

  这个时候警察刚刚上班,能不能顾上我还不一定呢。

  我这么想着,心说,还是等等吧。

  反正人都已经打了人,是拘留还是怎么的,只能是听天由命。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哗啦”一声,门口传来了动静。

  紧接着,房间的门就被推开,高个警察走了进来。

  “李警官!”

  我脸上带着苦笑,叫道。

  李警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房间地面上散落的玻璃,问我:“这是你干的?”

  我紧忙摇头:“不不不......不是我,是它自己碎的。要是我的话,玻璃不会都掉进房间里面。”

  这对于李警官来说是常识。

  李警官点点头,说:“好啦,你小子的运气不错,苏家人已经不再追究你打人的事情!算你小子运气好,不然以苏家的财力和影响,在鹭江市能玩死你。”

  说着,李警官给我打开了铐在手腕上的手铐。

  我愣了一下,惊讶地咽了口唾沫,问他:“您说啥?......苏家不再追究我打人的事情了?”

  李警官沉声说:“不错,是这样。”

  这让我心中一下子掀起了波澜。

  要知道,以那个苏远航的尿性,轻易放过我,很难。

  难道梦里面出现的都是真的?

  李燕真的帮我对付苏家?

  这不大可能吧!她人都已经死了。

  我心里面那时候还不相信李燕真的成了鬼。

  手铐铐了我一宿,我的手腕上面都出现了红道子,还有一点破皮的地方。

  在我准备把衬衫上面散开的扣子系上的时候,我却是忽然发现,自己心脏的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了一块黑斑。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