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刚擦黑。

  打了辆车,我和南瓜回了学校。南瓜和我说饿了,就拉着我去学校食堂,我说不去,我不想吃东西,但是他偏偏要拉着我。

  没法子,我就跟着去了。

  我要了一盘蛋炒饭,吃得没滋没味的。

  反倒是对面的南瓜要了一碗麻辣烫,外加三块千层饼,吃得狼吞虎咽。吃饭的时候,不少学校里面的同学朝着我们这边投来异样的目光。

  那意思就好像是在说,“瞧,那小子就是死了前女友被扣了绿帽子的家伙。”

  实在是无聊透顶!

  吃不下去饭,放下筷子,我就准备回寝室。

  “秦哥,你别走啊,等等我!......”

  南瓜紧忙把剩下的最后一点东西,一股脑地塞进嘴巴里面。

  他倒是一点都不浪费。

  我没有接他的话茬,径直朝外面走去。

  走到食堂门口,刚刚下台阶就遇到了我们班上的一个男同学。

  那家伙名叫苏远航,据说家里挺有钱的。

  他双手插兜,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看上去就很欠揍!

  我知道他,他家里虽然有钱,但是这小子的行事作风却是有点混蛋。仗着自己家里面有点臭钱,就到处惹是生非。在学校里面肆意妄为。

  最可气的是,这个苏远航还是个花花公子,女朋友一年换好几个,还都是相貌不俗的校花。

  他让我联想到了那个搞大了李燕肚子的男人。

  那个男人一定和这个苏远航一样混蛋。

  见我从台阶上走下来,苏远航吹着口哨,乐哉哉地讥讽道:“哎呦!这不是我们班的绿帽子王吗。咋啦,无精打采的,是不是又被女友给踹了?......哦,我好像听说了,你那个便宜女友掉进人工湖里面淹死了。”

  “啧啧啧......这人啊,命不好还真是没法子!那个李燕就是个例子。”

  特么的,这家伙是嘲讽我啊!

  而且还这么的明目张胆,拿死掉的李燕来说事。

  但是我不想搭理他。

  我今天的心情不好,脑袋里面乱糟糟的。

  “哼。蛀虫!”

  我冷冷地说了一句,就朝着寝室方向走。

  可是没想到,那个苏远航却是离老远还在叫嚣着:“秦玉阳,你有装B的资本吗?少跟小爷嘚瑟!否则小爷哪天玩死你。你那个前女友李燕就是个鸡,不然也不会相中你这种货色。”

  我听到这话,怒火中烧,脑袋上面就好像是盘旋着一股气一样。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火气上头。

  我站定了脚步,脸色铁青着,双手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

  南瓜跑了过来,见我一脸的愤怒,紧忙劝我:“秦哥,你别理那个混蛋,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先回寝室吧。”

  南瓜拽着我的手就要往寝室方向走。

  但是我一把就甩开了南瓜的手,沉声对他说:“你先回去吧,我等下再回去。”

  说完,我转身就朝着那个苏远航走了过来。

  我已经忍无可忍,这个苏远航平常在学校里面横行霸道,也就算了。今天竟然当着我的面,反反复复的拿李燕说事。这是我无法忍受的。

  人都特么的已经死了,一点口德也不积。

  见我怒气冲天地朝着自己走过来,那个苏远航怂了:“秦玉阳,你你......你干什么?”

  他一脸的紧张。

  我眯缝着眼睛,目光凶狠地盯着他。

  这种败类和糟蹋李燕的那个家伙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怎么样,我要让你特么的长点记性!......”

  说完,我的拳头就朝着苏远航挥了过去。

  可能是我的样子太过吓人,那个苏远航被吓得脸色苍白。

  他紧忙朝着身后退去,却是不小心,没站稳,就摔在了台阶上。

  “哎呦!”

  他膝盖磕到了石头台阶,痛叫了一声。

  没有客气,我的拳头直接照着他的脸就打了下去。

  “砰”的一下,这个混蛋脸直接就歪了,嘴里面的唾沫都淌了出来。

  我这一拳下手可不轻,他的脸面登时就青了。

  “你你你......你敢打我......妈的,老子在家里面都没受过这种屈辱!你特么的敢打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我爸可是开大公司的,在市里都有不少的关系......秦玉阳,你给我等着。”

  捂着脸,苏远航就要走。

  等着?等什么?

  我一个快步就冲了上去,抓住了苏远航的衣领子,把他从台阶上面给拽了下来。

  这个家伙被我狠狠甩在了地上。

  “哎呦!你你你......你别过来!”

  苏远航双手支着地面,朝着后面退。

  我咬着牙,瞪着眼,冷笑道:“你不是说李燕是鸡吗,你不说你很牛逼吗?...来啊,老子今天就要好好收拾收拾你。你个蛀虫,要是没有你爸,你能在这上学?说不定你早就在哪蹲坑,吃屎去了!!”

  其实当时的我的确是不冷静了。

  要是一个成熟的人,在那个时候绝对不会干出那种蠢事。因为这,我在后来也的确是付出了代价。不得不说,这个苏远航家的背景,的确够硬。

  四周围站了不少的学生。

  但是他们都没敢上前。

  平常苏远航的名声在学校里面就不好。再加上,我这个“绿帽子王”刚刚死了前女朋友,所以也没人敢招惹我。

  我愤恨地朝着苏远航走去,准备好好修理修理这个家伙。

  后来我才意识到,我之所以狠狠地凑了一顿苏远航,那是因为我把苏远航看成了将李燕肚子搞大的那个男人。

  因为气愤,因为愤慨,我才下手极重!

  苏远航满脸的担惊受怕,朝着四周围呼救:“你们帮帮我啊,这个秦玉阳刚死了前女友,他疯了......你们快去找老师。”

  还真有满身正义感的同学去找老师。

  但是没人管这个苏远航。

  我走上去,朝着他的身上就是狠狠的一脚。

  这一脚下去,苏远航大腿直接就不能动了,惨叫起来。

  我没有客气连接就是几脚,把他踢得满地打滚,屁滚尿流。

  “别打了!秦玉阳......不,秦哥,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说那些话的......哎呦哎呦!”

  瞧着这个惨兮兮的家伙,我心里面还真是挺爽的。

  我抓住苏远航的衣领子,把他从地上又拽了起来。

  照着他的脸,就又狠狠地闷了几拳。

  他的嘴巴和鼻子都流血了。

  眼睛盯着我,就好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怪兽一样,满是恐惧。

  南瓜扒开人群跑了进来,见到满脸是血的苏远航,他整个人都傻掉了。

  他跑上来,直接就抱住了我,喊道:“秦哥,你冷静一下!你不能再打了。你再打,会把他打死的。别打了......”

  在南瓜的阻拦下,我松开了苏远航的衣服。

  这个家伙,嘴里面吐了一口血,就倒在了地上。

  但是他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伤,并没有伤害到筋骨,这我能看得出来。

  “走吧,秦哥,我们先回寝室。”

  南瓜一个劲地拉我。

  我望着远处,摇了摇头,说:“我走不了了,你先回去吧。”

  南瓜愣了一下,顺着我的目光朝着学校大门口那边望过去。

  他看到一辆警车朝着我们这边开了过来。

  “完了,完了,这下子完了!秦哥你都是成年人了,怎么能这么干呢。这下子糟糕了......”

  南瓜急得眼泪都快哭出来。

  我苦笑着,拍了拍南瓜的肩膀:“没事,我心里面舒服多了。”

  警车和救护车都赶到了,还来了不少的学校老师。

  我被带上了警车,那个苦叫连连的苏远航被抬上了救护车。

  离开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面充斥着仇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

  南瓜本想跟着我一起上警车,但是被人家赶了下去。

  “秦哥,秦哥......你别担心,别担心!我帮你想办法,我帮你......”

  南瓜抓着警车的车门,大呼小叫的。

  这种事情他肯定也没有遇到过。

  再说,他和我一样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没有势力,拿什么帮我。

  千错万错,还是我的错,是我太冲动了。

  警车在路上呼啸,我被带到了警察局。

  没想到在警察局,我又见到了还没下班的王队。

  “咦?......你小子,怎么又来了?”

  王队惊讶地问我。

  我无奈地苦笑着,说:“我打人了。”

  “打人了?”

  王队嘀咕了一句,就问旁边的警察是怎么回事。

  那几个警察也就都说了。

  看了看我,王队瞪眼道:“好小子啊,你真是无法无天了。你前女友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完,你这边就又闹事了......你还嫌不够乱吗?”

  说完,王队朝着那几个警察吩咐了一句:“把他带下去吧!我看这小子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随后,就有两个警察把我带到了审讯室,就又紧锣密鼓地问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我也都老实交代。

  毕竟当时那么多学生在场,我也没法狡辩。

  审讯完。

  我就被拷上了手铐,带进了一个房间。

  手被拷在一根钢管上面,一个满脸坑坑洼洼的警察朝我沉声说了一句,“给我老实一点!!”

  之后,他就离开了。

  房间应该是专门关我这种人的,不是那种牢房,里面啥也没有。四周围都是墙。

  靠近南边的位置倒是有扇窗玻璃,但是窗户关着。

  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黑咕隆咚的。

  天上的月亮是半月,也不怎么亮堂,黑云倒是不老少。

  整个房间里面一片的安静,啥也听不到。

  就好像是这个地方与世隔绝了一样。

  我身体也是有些累了,就坐在地上,背靠着墙。

  像我这种一天之内进了两次局子的人,恐怕不多。

  但是这没有什么可自豪的。

  后来想想苏远航的事情,我都觉得自己太特么的幼稚。收拾人有很多种法子,我却偏偏选择了最愚蠢的办法。

  这不可取!

  迷迷瞪瞪的,我靠在墙上就睡着了。

  没想到的是,睡到半夜的时候,“哗啦”一声,不知道怎么回事,房间南面的窗玻璃却是忽然间破掉,声音很大。

  玻璃渣子散落一地。

  我从睡梦中被惊醒。

  醒后,我就听到了“呜呜呀呀”的哭声。

  并且我确定无疑,哭声就在我这个房间里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