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尸间在警察局三楼西侧的一扇对开门的房间内。

  用钥匙把门上的锁打开,王队就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他的神色平静如水。

  按开灯后,见我还愣在门口,满脸不安,他就招呼了我一声:“进来吧。”

  我“哦”了一声,眼睛向停尸间里面瞧了瞧。

  我发现停尸间并不是很大,里面的灯光有些暗黄。

  窗帘拉着,人还没进去,就能够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我有所迟疑......

  眼见王队还在盯着我,我就赶紧走了进去。

  刚进到停尸间里面,身体就是一哆嗦。

  没准备,我发现这个地方阴森森的,挺冷。

  那一排排的停尸柜放在那里,都有着自己的编号。

  冰冷的柜子里面说不定正摆放着一个个被冻得硬邦邦的人。

  在最中间的位置,一张铁质的长桌上面,放着一具尸首。

  尸首被装在蓝色的尸袋里面。

  不用想,那肯定就是我前女友李燕的尸首!

  见我进来,王队摆了摆手:“你不是要看你前女友的尸首吗?这个桌上的就是。你过来吧。”

  其实进到停尸间里面的时候,我的心脏就“怦怦”狂跳不止。甚至于我生出了要尽快离开这里的念头。我觉得这个地方挺可怕的。

  但是李燕已经死了,我总得看看吧。

  于是硬着头皮,我来到了王队的跟前。

  王队见我额头上面出了不少的汗,就安抚我说:“你别怕,人都已经死了。没事!”

  我木讷讷地站到了王队的旁边。

  然后,还不待我反应,王队就伸手想要打开李燕尸袋上面的拉锁。

  我的手赶忙就伸了出去,按在了他的手背上面。

  “你干啥?”

  王队稍稍皱眉,颇有不悦。

  我有些结巴:“王队,您慢点,我有些......紧张。”

  其实不是紧张,是恐惧,是害怕啊!

  王队把手放下来,目光犀利地盯着我,没说话。

  我稍稍缓了口气,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镇定。

  我心里面一直在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人已经死了。

  别说这种自我安慰,效果还真不错。慢慢的,我的心绪也变得平稳起来。

  “准备好了吗?”王队问我。

  我点点头。

  “那好!......准备好了,那我就要打开尸袋了。”

  下一刻,王队没有迟疑,手伸出去,直接就拉开了尸袋上面的拉锁。

  我最先瞧见的是李燕那张苍白如纸,有些许浮肿的脸。

  她闭着眼睛,嘴巴微微地张开,嘴唇一片灰白,还起了一层的干皮。脖子粗粗的,有些肿大。

  可能是因为刚捞出来不久,头发还湿哒哒的。

  我的心又狂跳起来,后背凉飕飕的。

  就好像是有个人趴在背上,朝着我吹气一样。

  冷不丁地,我打了一个寒颤,双腿都有点发软。

  王队站在旁边默不作声。

  我的目光稍稍偏移,就瞧向了李燕的肚子那边。她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像是被某种野兽撕咬过一般。两个奶1子露了出来,奶1头有点发红、发紫。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她的肚子里面真的是空空如也,彻底被掏空。

  器官、脏器什么的,啥都没有,只有一捧黑红的血。

  实在是忍不住,我朝着后面退出了一步,身体靠在了停尸柜的上面。

  冷不防,人碰到停尸柜上,让我心中生出巨大的恐惧感。

  我紧忙躲开。

  胃里面已经翻腾起来,泛着恶心。

  没忍住,我蹲下身体,双手支地,就开始大吐狂吐起来。

  “哕哕”的声音,让我自己都觉得厌恶。

  臭烘烘的一滩呕吐物被我吐在了地上。

  我整个人的身体都变得失去了重量一般,颤抖着。

  身体虚脱,没了力气,我就坐在地上。

  “呜呜呜!”

  很没志气,我哭出了声音。

  “都怪我,都怪我......是我不好,不然李燕也不会背着我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是我错了,是我......都怪我。要是那天我能为李燕考虑考虑,帮帮她,或许她就不会出这样的事......”

  我一边哭,一边埋怨着自己。

  可是现在说这些有用吗?

  没用的,一点用都没有!

  人特么的都已经死了!

  王队凑过来,递给我一张纸巾:“小伙子,你啊,也别太难过。你放心,我们警方会全力破案的。”

  说完,王队就拉上了尸袋的拉锁。

  然后,他稍稍弓腰,拽着我的胳膊,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

  “走吧,既然你已经看过你女朋友,那我们也该离开这里......走,到我的办公室去坐坐,我想和你聊聊。”

  我都不知道怎么被王队带出停尸间的,我的精神有些恍惚。

  很快,王队带着我就去到了他在二楼的办公室。

  他安排我坐下,给我倒了一杯热水。

  “你先喝点水,平复一下情绪。”

  我低着头,把装水的纸杯捧在手里,心中无比的压抑、烦闷。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李燕的身上?

  王队他自己坐到沙发的另一边,不作声,继续翻看着我的口供。

  就这么安静地待了半天。

  见我没喝水,王队就从身上摸出烟来,递给了我一根:“来,小伙子,抽根烟,让自己平静平静。”

  我会抽烟,没客气,我就从王队手中把烟接了过来。

  点着火,我自己默默地坐在那里抽着烟。

  淡淡的烟气从发红的烟头上面飘散出去,弥漫到整间办公室。

  烟烧到一半的时候,王队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目光就又盯住了我。

  “好点了吗?”

  我看着他,鼻子里面发酸,回道:“好点了。”

  “嗯。”

  点点头,王队继续说:“要是好点了,我们两个就聊聊。我有两个疑问想和你探讨......或许你能够给我解答。”

  这个王队,他带人还蛮平和的。

  “您说!”

  “好,那我就说了。你口供上面说你女朋友怀孕的事情,你是不知道的,但是按照你的说法,你女朋友一周前找到你,你和她分手的时候,她的肚子就已经很大了。这说明,你女朋友早就已经怀孕了。”

  我点点头。

  王队继续说着。

  “你们两个一周之前的那两个月,一直都没有见面,只是通了电话。但是按照我的推断来看,你女朋友在两个月前的那段时间就应该处在怀孕中才对。你是她的男朋友,那段时间你们还经常在一起,难道她就没有出现什么呕吐之类的妊娠反应吗?”

  王队长的话让我陷入到了沉思。

  但是那段时间李燕的确是没有什么反应啊,看上去很正常,能吃能跳的。

  我摇了摇头:“王队,两个月前,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王队狐疑地眯缝起眼睛,就好像想要窥视出我心中的真实想法一样。

  但是,我说得就是实话,不是假的。

  “好吧,我知道了。那我问你第二个问题,也是我怀疑的地方。既然你的女朋友已经怀孕,那就说明她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你也是成年人了,我这么说,没问题吧?”

  王队这是怕伤害我。

  我苦笑着说:“您说吧,我没事。”

  “好。既然你心里也明白,你的女朋友和别的男人肯定是发生了关系,肚子才大的。那你知道那个和你女朋友发生关系的男人身份吗?”

  我听到这话,心里面还是一震。

  我抬头,眼睛和王队对视起来:“难道您也怀疑那个和李燕有染的男人,是他害死了李燕?”

  王队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说:“我是有这个想法,不过就像你说的,也是怀疑而已,我们警方办案毕竟得讲究证据。”

  我点点头,无奈地说道:“对不起,王队,这个我也帮不了你。因为我压根就不知道李燕到底和哪个男人搞在了一起。要是我知道,我会第一时间把那个家伙揪出来,好好揍一顿。”

  我想到那个男人就气闷、愤怒。

  我左手狠狠地把烧到最后的烟头,按灭在了烟灰缸的里面。

  王队听了我的回答,脸上露出一点思忖的神色。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进来!”

  王队说了一声。

  随后,我就见到带着我来警察局的那个高个警官走了进来。见到我还在王队的办公室,高个警察先是楞了一下,随即瞧向王队,说道:“王队,已经查到了一点眉目。”

  听到这话,我的反应很大,立马就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

  “警官,是不是查到是谁害死我女朋友了?”

  我脸带急切地问道。

  但是高个警察却露出警惕,没有回答我,目光瞧向王队。

  王队看了看我,说道:“秦玉阳啊,你还是个学生,就先回去吧。明天可是周一,你不能总请假,也该上课了。你前女友的事情,我们警方会尽力而为。要是有结果,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丫的,这是赶我走啊。

  我也知道警方办案的事情一般是不能随便透露给别人的。

  我情绪有些失落,低着头走出了王队的办公室。

  没想到,刚走出王队的办公室,就在审讯室门口瞧见了南瓜。

  南瓜怎么也来警察局了?

  南瓜也瞧见了我,满脸热切地朝我叫道:“秦哥,你还没走啊?我以为你走了呢......正好,我这边也录完了口供,我们一起回学校吧。”

  就这么招,我和南瓜一起走出了警察局。

  刚到警察局的外面,南瓜就神神秘秘地把我拽到了一边去。

  “你干啥??”

  我不解地问。

  没想到南瓜却对我说:“秦哥,你知道吗,那些警察把我叫过去问了你的事情。我怀疑啊,他们是怀疑你杀了那个李燕。”

  “啥?”

  “怀疑是我杀了李燕?...这怎么可能!我这一周都一直待在寝室里面,可哪都没去。这你可以给我作证的!!”

  我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难看,脖子上面的青筋都凸鼓起来。

  “是是是......我又没说是你杀了李燕!我这不是说嘛,是那些警察怀疑你。不然,他们怎么会问我那么多关于你的事情。”

  “不过秦哥,你放心,我可以给你做证,你肯定是无辜的。”

  我的目光盯住地面,心里面一阵的骂娘。

  这特么都什么事啊!怎么会怀疑到我头上?

  不过南瓜也是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他的话也不能全信。

  再说了,人在做天在看,我青白无辜,我怕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