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啥?”

  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

  南瓜就又重复了一遍:“秦哥,我没骗你,你女朋友李燕,她死了。真的!”

  这种事情,以南瓜的性格是不会乱开玩笑的。

  我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身体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咣当!”

  我的脑袋重重地撞在了头顶床板的上面,疼得我呲牙咧嘴。

  但是我没有顾及这些,一只手捂着头顶,另外的一只手直接就抓住了南瓜的手:“你说李燕死了?这怎么可能呢?......一周前,我们两个还见了面,分手的。”

  南瓜见我满脸急色,却还是轻飘飘地说道:“秦哥,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臭女人,她都背叛你了,你还惦记她干什么。她可是给你带了绿帽子,不然,你的名声在咱们学院也不会臭掉。”

  我咽了口唾沫,眼睛瞪得极大,几乎是在呵斥南瓜:“你特么的别啰里啰嗦的!......我问你李燕,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瓜见我动了肝火,紧忙正色道:“是这样的,秦哥,我刚才去公园了。没想到公园里面发现了一具女尸,据说是投河自杀的。当时警察还没来,我就围过去看了。”

  “没想到是你女朋友,不,是你的前女友,那个李燕。”

  “你是没看见啊,那个李燕死得真叫一个惨。肚子都被掏空了!可是很吓人,旁边一个长得挺卡哇伊的女生,都被吓哭了。”

  我听到这话,整个人如遭雷击,木愣愣地傻在了那里。

  南瓜还在说话,说什么李燕死了正好。到时候就没有人再在我背后指指点点。他说李燕就是个臭不要脸的女人,一点贞操都没有,只会勾引男人,还怀了孩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反正,南瓜好像说了很多的话。

  但是我的精神很恍惚,听得也不是很真切。

  胸口间,那种沉闷感越来越重,就像是被压上了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

  缓了一下情绪,我没有理会南瓜,起身,套上衣服,就朝着寝室外跑去。

  “秦哥,你干啥去?”

  南瓜喊道。

  我没有回他。

  我心里面想着的是,要去确认一下李燕是不是真的死了。或许刚刚的话,也只是南瓜为了安抚我的情绪,说得气话。

  南瓜见我神色紧张,已经猜到我是要去公园。

  紧忙的,他就跟了上来。

  到公园的时候,我已经是气喘吁吁。瞧见那些站在人工湖附近的学生的时候,我心中一紧,意识到了不好。

  但是我还是冲了过去,推开挡在前头的几个学生就往着里面冲。

  我这么干,引起了几个男同学的不满。

  但是见我的样子,他们也都躲得远远的,就好像我是一个疯子一样。

  还有几个同系的同学认出了我,指指点点,说我就是那个死人李燕的前男友。

  我心里面更加地不安,因为我已经意识到死掉的人,就是李燕。

  冲进人群堆里面,我发现人工湖的跟前,已经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

  不少警察正在办案。

  我紧张地四处张望,想看看尸首到底是不是李燕的。

  一个高个警察拦住了我:“同学,你不能进去,我们警方正在办案。”

  高个警察见我不走,稍稍皱起眉毛,目光锐利地盯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声音近乎嘶哑地喊道:“李燕在哪?我要看看她,我是她的男朋友......不,是前男友。”

  我意识到自己口误,赶忙纠正。

  高个警察很诧异地盯着我,还有些不信任:“你说你是死者李燕的男朋友?”

  我小鸡啄米般点头:“是我,就是我。”

  高个警察想了想,伸手抬高警戒线,朝我说道:“好吧,你先进来。”

  我点点头,顺从地跟在高个警察的身后。

  我们并没有朝着人工湖的那边走,而是往警车的方向走。

  在一辆警车跟前,正有一个貌似是长官的人,在指挥着其他警察。

  那个长官脸型方正,扫把眉,穿着警服,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等下装备拿来,咱们的人一定得下到湖里面看看,捞捞里面是否还有其他的东西。一定要认真、仔细的排查,不能有遗漏......”

  方正脸长官有条不絮地交代着任务。

  高个警察带着我站到一边,没有走过去。

  我却注意到,在一辆警车前,正摆放着一个警用担架。

  担架的上面放着一个蓝色的尸袋。

  不用想,尸袋里面装的多半就是李燕的尸首。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一门心思地想看看李燕。

  但是高个警察却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面带怒容,喝道:“你干什么!?人已经死了,而且死得挺惨的,你现在还不能见。”

  我额头上面急出了冷汗,嘴里面的唾沫好像都变得苦巴巴的。

  我恳求高个警察:“警官,你让我看看吧,我想见我前女友最后一面。我们才刚刚分手,没想到她就出了这样事情......这事怨我,都怪我,要是我不埋怨她,也许她就不会自杀了。”

  我当时认为我女朋友是自杀的。

  但是后来我知道,根本不是这样。

  “警官,您就让我见见我女朋友吧,我没想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在一起五年了,从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我成绩不好,是李燕迁就我,才和我考进同一所学校的......”

  高个警察盯着我,狐疑地问:“你不是说,那个李燕是你前女友吗,怎么现在看来,你好像还喜欢她。难道你们没有分手?”

  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个时候,那个方正脸长官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这个学生他怎么进来的?不是让你们拉了警戒线吗?”

  高个警察紧忙回头,朝着方正脸长官说道:“王队,他是我放进来的,是那个死者的男朋友,哦不......是前男友。”

  方正脸长官目光沉沉地打量着我,问:“是吗?”

  我紧忙点头:“是是是,长官,我是李燕的前男友。我们刚刚分开几天时间。”

  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加后面这句话。

  这个王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高个警察,似乎在思忖着什么。

  片刻后,他吩咐高个警察:“李爽,你先把他带回警局,好好做一下笔录。细致一点......等我回去看。”

  “是,王队。”

  随后,高个警察就打算带我离开这边。

  我想挣脱高个警察的手。

  但是他却有着一把的力气,拽着我的手不放,弄得我手腕一阵生疼。

  “哎呦!......你轻点,弄疼我了。”

  我不乐意地说道。

  眼见那个王队还在盯着我看,我就紧忙叫道:“王队,王警官,我想见见我女朋友李燕,您让我见见她吧,行吗?......一眼就好!”

  可是那个王队却是摇摇头,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先跟着小李去警察局。等我回去,就让你见。”

  说完这个王队还朝着那个叫李爽的高个警察使了个眼色。

  意思是让他尽快带我去警察局。

  高个警察面朝我,沉声说:“走吧,先跟我去警局,我们队长都说了,你想见你前女友得等他回去。你是李燕的前男友,我们得对你做一下口供。”

  无奈,我只能是跟着高个警察上了警车。

  身后,我还能听到南瓜的喊叫声,他朝着我这边跑来,但是被其他的警察拦住了。

  警车开往警察局的方向,车上我和那个高个警察都默不言语。

  警察局,审问室。

  高个警察和一个长得还算是挺漂亮的女警给我作了口供。

  他们问的事情都很细致,我也都如实说了。

  同时,我也明白了,我的女朋友李燕多半不是自杀,是他杀。

  可是就算是他杀,李燕的肚子为什么会被掏空?

  这也太恐怖了一点。

  我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个让李燕怀孕的男人。我想肯定是那个男人干的,他搞大了李燕的肚子,还不想要李燕肚子里面的孩子。

  出于这种心理,他杀了李燕,掏空李燕的肚子。

  特么的,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我把我怀疑是那个男人的事情,告诉了高个警察和小女警。

  但是他们都不回答我的话,只是让我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审讯完,签完字,走出审讯室的时候,迎头就遇到了那个王队。

  不能说是遇到,应该说是这个王队正等在审讯室的门口。

  “王队,已经录完口供。”高个警察说道。

  王队点了点头,从高个警察的手中接过了那个黑皮记录本。

  看了一小会,王队就面朝我说道:“小伙子,你可以跟我到办公室坐坐吗?我想和你单独聊聊。”

  我点点头,同时想到这个王队先前答应我的事情。

  我就忙说:“王队长,我想见见我女朋友李燕。”

  到现在为止,都是别人说李燕死了。

  可是我还没有亲眼见到,所以我还是想见见。

  王队合上手中的记录本,目光犀利地盯着我:“你既然和那个李燕都分手了,你为什么还想要看她的尸首?......再说,她的尸首已经被水泡了,有了较大的改变。你要是见了,恐怕会吓到你。”

  可我不管这些,紧忙说:“王队长,可是我还是想看看。您就帮帮我吧?”

  “不害怕吗?”

  “不怕!”

  我说不怕,但是心里面已经开始惴惴不安。

  要知道南瓜可是对我说,李燕死得很惨,肚子都被掏空。

  本来我以为这个王队这么说,就是不想让我见李燕最后一面。

  可是他在想了想后,却点头答应:“好吧,你跟我来,我带你去停尸间看看。”

  说着这个王队就朝着东面的方向走。

  那个高个警察急忙开口提醒:“王队,那个李燕还没尸检,现在过去不好吧。”

  王队回了一句:“没事,不是有我在嘛。”

  也不管那个高个警察,王队就继续朝前走去。

  我快步跟了上去。

  但是,我脑子里面已经幻想出李燕死时候的样子。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