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秦玉阳,是个大四学生。

  故事还得从半年前说起。

  那是一个六月天的晌午。

  天气闷热无比。

  头顶是旋转的吊扇,还开着窗户,但丝毫感觉不到凉意。来来回回滚动着的,都是热浪。

  我脱光膀子,身上还是出了一身的臭汗。

  时间是周末。

  要是以往,我肯定是在陪我的女朋友李燕。不过一周前,我和李燕分手了。原因嘛,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我被带了绿帽子。

  还是鲜绿鲜绿的那种。

  这在我们男生寝室楼这边,可是被传得沸沸扬扬。

  背地里啊,有不少和我相熟或是不熟的同学,偷偷议论我。

  不过我这人心比较大,听见也装着听不见。

  最后说得人多了,也就见怪不怪。

  让我觉得可气的是,和李燕分手那天,我竟然发现李燕的肚子大了。要知道我和李燕在一起,也就牵牵手,亲亲都很少,更深入的交流根本没有。

  可是,奶奶的,李燕的肚子都那么大了。她竟然告诉我,说她没有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这特么的,不是骗鬼呢嘛。我怎么会信!

  几个月没见,肚子就大成那样,恐怕她早就心里有鬼。

  说起来也赖我。

  那段时间李燕的举动就有点反常,甚至还声称自己的母亲病了,她需要回去陪护,并且给我看了她的请假条。当时,我没觉得有什么,还经常和她通电话,问东问西。

  现在看来,我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反倒是我自己活该。

  因为啊,那时候她就已经怀孕。她回家的那两个多月,也不是为了她的母亲。

  这在我们分手的时候,她都坦白了。

  当时我还问李燕,让她告诉我那个和她搞在一起的男人叫什么名字。可是她却摇着头,泪眼汪汪地告诉我,说她没有男人,也没有和男人鬼混。

  还说,肚子里面怀了孩子,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当时听到这番说辞,我整个人的心态是崩溃的。她的肚子都大了,居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就是说,她不知道哪个男人上了她。

  这特么可能吗,你们说可能吗?

  要是我相信她的鬼话,那我不是傻B,是什么。

  当时我火气很大,还动手打了她,说要和她分手。可是她却一下子瘫在地上,抱着我的大腿,哭哭啼啼的,怎么的都不愿意松手。要不是我看她肚子里面怀了孩子,说不定我会大打出手。

  不知羞耻的还在后面。

  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李燕竟然乞求我,让我借她几千块钱,她说自己要把孩子拿掉。老子虽然和她在一起几年,但是还没有蠢到这个份上。她和别的男人怀了孩子,让我来擦屁股。

  这种事情我是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

  没有理会她,我就走了。

  当时我们是在学校西南边的公园里,也是赶在周末,公园里的大学生男男女女的,不老少。不少人都知道李燕给我带了绿帽子。

  甚至当时我发火的时候,还有几个女生站出来,说我的不是。

  我就不知道了,明明是李燕不对,咋把屎盆子扣在了我的身上。

  丫的,难道我身上现在还不够脏吗?

  绿帽子,屎盆子,我都脏透了!!

  我请了一周的假,一直蜗在寝室里面。就算是吃饭,都是我室友外加好哥们南瓜帮我买回来。说实话啊,我心里面挺烦的。

  期间,李燕倒是给我打过几次电话,但是都被我挂断了。

  我不想和她再有什么牵扯。可是虽然分手了,我这心里面却并不舒坦,因为啊,我和李燕从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

  那个时候的感情是最真挚,最炽热的。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就变成了这样。我觉得是她不对,可能也是我不对,哪里做得不够好。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现在觉得当时的想法还挺成熟的。

  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意识到,自己完全错了,而且错得还很离谱。

  吊扇的扇叶在头顶上“呼哒呼哒”地旋转着。声音让我觉得烦闷。

  寝室没人,就我一个,南瓜出去玩了。

  出去的时候,他叫我,我没去。

  我们大学不算太正规,学生可以在学校外面租房子。这多半是为了满足他们的某种需求。

  本来我们寝室是四人寝,现在成了两人寝。

  那两个室友,人家性福,都有女朋友。

  一周的时间,我都待在寝室里面,真是无聊透顶。我光着膀子,靠着床头,玩着手机。

  虽然缓了一周,但是我这心里面还是闷得慌。李燕的事,还是让我觉得极其不愉快。

  游戏倒是很好玩,但是玩得久了,也就没劲了。会看小说,但多半都是灵异类的,我比较喜欢这个类型,里面关于道士捉拿鬼魂的种种奇遇,也让我觉得很有趣。

  小电影嘛,以前有女朋友的时候不看。现在没女朋友,没事的时候也撸两管子。

  就在我聚精会神地玩着手机的时候,“咣当”一声,寝室门被推开了。

  奶奶的,吓了我一跳。

  我拧着眉头去看的时候,发现是南瓜。

  南瓜本名叫赵良才,外号是我给他起的,只因他那张脸,长得太像南瓜。

  南瓜满头大汗,一脸焦急的表情。身上的衣服因为都被汗水洇湿,看上去整个人就好像是刚从水里面捞出来一样。

  “你咋啦?忙忙慌慌的。”

  我从床上坐起来,不快地问。

  南瓜没有立即就回答我。他太渴了,直接冲到自己桌子旁边,摸起上面摆着的矿泉水,就“咕咚咕咚”地往嘴巴里面灌。

  “啊!”

  喝爽了,他的嘴里面发出畅快的声音。

  我撇了撇嘴,搭话:“你说话啊,看你的样子好像出了什么事。不然就算是天再热,你也没必要弄得这么狼狈吧?”

  没想到,南瓜却又大笑了起来。

  他一屁股坐到凳子上面,神秘兮兮地对我说:“秦哥,我可得告诉你个好消息。”

  “啥好消息?”

  我好奇地问。

  南瓜凑近我,故意压低声音:“你知道吗?你前女友,那个李燕,她死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