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竟然要和孟雪同居,李栋雷的眉头就使劲皱了起来,这可怎么办才好?

    好像谁跟自己说过,温柔乡是英雄冢,自己可是要成为最伟大宝藏猎人的,怎么能被一个小小的未婚妻给绊住?

    唔……好像是周凯说的吧?管他呢,这点不重要!

    “栋雷,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进来?”忽然前面传来了李母有些清冷的声音。

    李栋雷抬头一看,只见李母和孟楚两人正站在门口转头看着他,李栋雷心里很是郁闷,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心里不断的询问着:怎么办?怎么办?

    似乎是看出了李栋雷的紧张,孟楚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栋雷,你别紧张,我现在就把小雪叫下来,你给她道个歉就好了。”

    “这……好吧。”李栋雷硬着头皮点头,也对,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自己的不是,道个歉没什么?更何况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给个女人道歉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这里,李栋雷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开始打量起孟楚的这座小屋来。

    一楼开门进来便是一个大厅,摆放着沙发桌椅等一些陈设,看的出来都有些年头了,并不是很新。而一楼还有几个房间的门都关着,应该是一些卧室吧?

    有一条连接着二楼的楼梯,此刻孟楚正通过这个楼梯走了上去。

    同时,孟楚还呼喊起来:“小雪?小雪!”

    很快便听到了一阵敲门声,紧接着便传来啪嗒一道响声,孟雪满脸泪珠的打开门,看见门口的孟楚后,再也控制不住,猛的扑进了他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孟楚不住的安慰道:“好了,没事,父亲都知道了,没事,乖。”

    坐在楼下的李栋雷是感觉格外的尴尬,谁叫自己侵袭了人家女孩子的要害呢?

    他一抬头,就看见母亲那很是犀利的目光望来,一下子感觉更是尴尬。

    “栋雷,可以啊!”李母坐到了李栋雷身旁说了一句,话语里带了一丝调侃,但语气却显的非常平静。

    “母亲,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怎么知道……”李栋雷急忙辩解起来。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呢,李母就摆手道:“这些话你不用跟我说,留着跟上面说吧。对了,现在你们更是在同一屋檐下,算是近水楼台,别给我弄出个孙子来。”

    “弄出个孙子来?怎么弄?”李栋雷一脸茫然,“不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么?”

    这话反倒是让李母给噎住了,因为以前李栋雷小的时候曾经问过,自己是怎么来的?怎么别人都父母双全,而自己却只有母亲。

    那是李母就随口胡诌了句,说李栋雷是自己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后面,李栋雷也知道了自己是有父亲的,也就是李耀天,却没想到还把这句话给记住了,让她很是哭笑不得。

    正当她准备进一步解释男女之事时,忽然就听见一阵脚步声,只见孟楚陪着满脸泪痕的孟雪缓缓走了下来。

    在楼梯上没走几步之后,孟雪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李栋雷,当即尖叫一声快速冲了下去:“臭小子!我没去找你,你反而送上门来,去死吧!”

    轰!一声巨响传来,李栋雷瞬间被一道澎湃的火焰给轰飞了出去,且直接将一面墙壁给撞碎了,引的外面的邻居们是惊叫连连。

    痛!全身都感觉到异常的疼痛!

    李栋雷真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这还是他第一次感觉如此的疼痛,整个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只剩下了痛觉。

    稍微缓了下神后,李栋雷便感觉到胸口上传来一阵灼热感,这可比之前周凯的还要灼热的多,看来这个孟雪的实力要比周凯强出不少。

    余怒未消的孟雪准备二次挥拳时,却没想到自己的拳头竟然一把被人给抓住了。

    偏偏抓住她拳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父亲孟楚。

    “父亲!您怎么阻拦我?放开我,让我杀了他!”孟雪愤怒的大叫着。

    孟楚笑了笑道:“好啦,小雪,你也打了他一拳,气该消了吧?正所谓冤家易解不宜结,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算了!”

    “父亲您……”孟雪没想到一向疼爱自己的孟楚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要知道以前哪怕有人仅仅是骚扰自己,都会被打断腿的,现在居然有人对自己袭胸,父亲居然什么都没做,还如此轻描淡写的。

    如果不是她看的真真的,恐怕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

    这时李母也站起身来劝道:“是啊,小雪,栋雷他已经受到了自己该受的教训,你就原谅他吧?”

    孟雪这时才看到了李母,一下子被李母那独特的气质给吸引了,只感觉李母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来,举手投足之间就有一种强烈的气场,令她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而且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却非常漂亮,有一种独特的风韵。

    “阿姨,您是……”孟雪不确定道。

    孟楚笑着介绍道:“来,我给你好好介绍一下,这是你父亲我好兄弟李耀天的妻子,你可以叫她赵姨。”

    “赵姨好。”孟雪一听是李耀天的妻子,连忙很是拘谨的一行礼,毕竟她可是知道自己父亲和李耀天的关系的,再加上李母展现出来的这么一种气质,自然令她臣服。

    李母和善的笑了笑:“小雪,我这么称呼你没问题吧?”

    “没事,大家都这么叫我。”孟雪很是开心的摇头。

    “栋雷他已经知道自己的错了,你就原谅他吧。”李母继续劝道。

    这时李栋雷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疼痛去了大半,已经强行从碎石堆中缓缓站了起来。

    孟雪这才转头看向了李栋雷,又变的咬牙切齿起来,更想继续痛骂,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赵姨这么为这小子说话,他们之间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赵姨,他是……”孟雪犹豫下问道。

    李母笑笑道:“小雪,栋雷是赵姨的儿子,如果你打他一拳还不满意的话,可以再打几拳,我们保证不插手。”

    一旁好不容易才站稳的李栋雷听到这话顿时一个踉跄,差点又倒下去。

    哎哟喂,这可真是亲妈,哪有帮着外人来打自己儿子的?

    不过以李栋雷的智商,迅速想到,可能是母亲故意这么说,好让孟雪这丫头知难而退。

    可出乎李栋雷意料的是,孟雪竟然真的点头,并且咬牙切齿的走过来:“好!那我就再揍他几拳!”

    李栋雷心里忍不住狂骂,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