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想不到你酒量这么好,而且力气那么大,”送江北回家的路上,方虹一双美眸盯着江北,眼中放出异彩。

    这种异彩,从来都不曾有过,

    江北敷衍道“可能是生猛子喝酒,发挥的比较好吧,至于力气,我小时候干活多,练出来的,”

    江北这样的解释,别说是方虹,就是前面开车的吕梨都不相信,

    不过她们也都不再问,因很明显江北是不愿意说,

    “江北,你不是说你想赚钱吗?你像从哪方面赚钱?”方虹问道。

    对于赚钱,江北还是有自已的想法的,其实以他现在的能力,要赚钱太容易了,

    他完全可以变成猫跑到一个富豪家里进行偷窃,要多少没有,事后还不会被警察查到,

    但是那必竟是偷呀,既违法又违心,他良心上也过不去,而且也不是长久的赚钱之道。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江北还是想通地正规的手法赚钱。

    “虹姐,我想开个酒店。”江北道。

    “嗯,这个想法好,”方虹道“现在餐饮行业对于顶级食材的需求很大,如果你能弄到顶级食材,那酒店的生意自然就不会差了……江北你能弄到野生的长江三鲜,自然也能弄到更好的食材,对吧……”

    “嗯,”江北道“只是我现在手上缺少资金,”

    “只要你有这个意愿,姐可以帮你,”方虹道。

    江北苦笑了,“虹姐,我可不想吃软饭,”

    “这怎么叫吃软饭呢,我把钱先借你,你赚到钱再还我,记着,是借你……”方虹道。

    “虹姐,我不会用你的钱的,”江北道“你要是想帮我,帮我盘个店,钱这方面,我自已想办法。”

    “嗯,好,”方虹道,“你想要开多大的店呢?”

    “像江中大酒店那样的吧。”

    “嗯,我弟就是有魄力,不过那需要不少钱呢,至少也得一千万吧。”

    江北点点头。

    回到家,江北发现院里的灯亮着,不由也是一惊,因为爷爷回来了。

    回到屋里,

    果然爷爷坐在桌前抽烟,面色阴沉,爷爷抬头看了江北一眼,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干什么去了?”

    “爷爷,你咋回来了?”江北不答反问,他心里正琢磨着该如何回答爷爷。

    “你先回答爷爷。”爷爷瞪眼,

    “呃,是这样的,我们数学老师在做数学研究,要我给她当助手,每天放学后帮她三个小时,管我一顿晚饭,所以回来晚了……”

    “给老师当助手?你小子,别诓爷爷了,就你那学习成绩,每次考试能考及格分就不错了,老师怎么会瞧得上你,切,”爷爷表示不屑,

    “爷爷,我骗您干吗,数学梁老师还说了,不光每天管我一顿饭,还把我的学杂费给包了,”

    “真的假的?”

    “爷爷您要不信,可以给我们梁老师打个电话,”江北道,

    爷爷听了这话,掏出手机来,道“把号码报给我。”

    江北报了梁老师的电话号码后,爷爷按键时,手机却黑屏了,爷爷有些懊丧地拍了拍手机,“这个破手机,关键时候又掉链子,”

    不过爷爷也看出,江北态度诚恳不像是骗他,便将手机丢在桌子上,看向江北,道“江北,爷爷虽然不在,但你还是要好好学习,”

    江北点点头。

    “是这样的,你表妹小欣,因为感冒发烧染上了肺炎,现在又由急性肺炎转变成了慢性的,唉……现在她需要人照顾,所以爷爷还要在你姑家呆一段时间,”

    江北一听这话,内心一阵欢呼,“哈哈,又可以自由一段时间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旧城改造,拆迁队也快到咱们这了,咱们要失去这片宅地了,爷爷是党员,响应国家的政策,不做钉子户,”爷爷斩钉截铁地道“到时政府也会补助金,足够咱爷俩租房子的,

    不过爷爷想了,你爸妈在外打工不容易,你将来上大学更需要钱,能省则省吧,如果咱们这房子拆了,爷爷就住你姑姑家,顺便照顾你表妹小欣,你呢,就住学校宿舍吧,……”

    江北一听这话,心里就更欢呼了,住学校宿舍,就更自由了,因为没人管了,你晚上回不回宿舍睡觉,都没有人管。

    不过他表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乖巧地道“嗯,爷爷,这主意好,我赞成。”

    “只是有些委屈你了,”爷爷有些歉疚地道,

    江北摇头摆手,“没事,爷爷,真的,住学校更方便一些,不用每天跑了。”

    “嗯,好,睡去吧,明天还要上学呢,”爷爷道。

    江北应了一下就钻进屋里了,江北觉得家里过的挺苦的,但是他又不能把手里的钱一下子拿出来给爷爷,那样会吓到爷爷的,他必须得找一个合适又合理的借口才行。

    第二天起床,爷爷已经走了,给他做好了早餐,江北吃了早餐去上学,到了班上,发现洛梦辰又是提前到了,

    见江北到来,洛梦辰冲他笑道“江北,我这有道题不会,向您求教。”

    “你不会又是试探我吧,”江北走过去,走到她身边,这时班上就他们俩人,江北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我有那么无聊吗?”洛梦辰嗔了江北一眼,

    江北笑道“如果知道你是耍我,我就再亲你一口,嘿嘿,”

    “你敢。”洛梦辰笑嗔。却给江北让出了座位。

    江北坐下去,将那道题给她解答出来,推给她,洛梦辰仔细地看了一下,点点头,“嗯,原来是这样做的,我明白了。”

    “哎,梦辰,把你的手机号给我,以后有不会的题,随时可以联系我,”江北说着就将苹果8给掏了出来,

    洛梦辰一看,不由眼前一亮,“哟,买手机了,苹果,苹果8……江北,厉害呀,苹果8都用上了,”

    “喜欢吗,喜欢我送你,”江北道。

    “不不,我才不要你东西。”洛梦辰摇头,她不是一个物质的女孩,更不拜金女,她说道“我有手机。”

    洛梦辰说着将自已的手机掏出来,然后加了江北的电话号码和微信,边加边道“江北,现在全校学生都在说咱俩谈恋爱呢,这事,你怎么看?”

    “说就说呗,”江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把搂住了洛梦辰的香肩,“我觉得你就是我女朋友。”

    洛梦辰俏脸晕红,有些犹豫地道“那,咱们这算不算早恋呢?”

    “早恋咋了,又不影响学习,在交流感情的同时,也可以交流学习,共同进步,何乐而不为呢,你说是吧,”

    “嗯,”洛梦辰点点头,

    她觉得以江北这样的成绩实力,考大学根本没问题,顺便也能将她的学习成绩带起更高一些,

    “那你答应给我当女朋友了?”

    洛梦辰不答,俏脸通红。

    “你要是答应,就亲我一下吧。”江北道。

    洛梦辰向窗外瞟了一眼,见没有人来,便飞快地琢尖了红唇,在江北的脸上亲了一口。

    江北身子一酥,只觉这个吻,与他主动去亲她的那个吻,滋味完全不同。

    正受用着时,便听到脚步声响起,二人赶紧分开一些,

    很快一个人走进了教室,这个人让他们都为之一讶,

    他不是别人,正是范仁若,

    只所以惊讶,是因为已经听到消息,范仁若转学了,不在江城一中念了,现在他又来这里,多少让人有些意外。

    只见,范仁若一脸怨恨地扫了他们二人一眼,咬牙切齿地道“你们俩个,果然有一腿。”

    “什么叫有一腿,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们这叫正常恋爱,”江北说着就一把又搂住了洛梦辰的肩膀。

    那范仁若见洛梦辰没有反对江北的说法,心中妒火更甚,指了指江北,“小子,你害得我身败名裂,老子就不和你算帐了,但是,你不准与洛梦辰谈恋爱,老子得不到的东西,谁也不许得到,洛梦辰,你不是清高吗?那你就一个人清高到底吧,我保证你中学期间找不到任何一个男朋友……”

    报复,赤果果地报复!!

    而且口气那么大。

    洛梦辰面色微微有些发白,江北搂紧她,道“范仁若,你以为你是谁呀,我和谁谈恋爱,那是我的自由,管你屁事,你越是不希望我和洛梦辰好,我偏要和她好,”

    说着,江北又在洛梦辰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笑道“看到了吧,我还要当着你的面和她秀恩爱呢。”

    范仁若见这情形,气得差点吐血,上来就要抓江北的脖子,江北手一伸将他的手抓在手中,然后稍一用力,立即范仁若便痛呼起来,“啊,放手……”

    江北手一推,将范仁若推倒在了一边,范仁若憎恨而怨毒地扫了一眼洛梦辰,然后恶狠狠地盯着江北,“小子,你别不识相,我实话告诉你,你趁早与她断了,否则打断你的狗腿,老子还要让你变太监,还有,她也不会好过的,”

    说罢范仁若便走出了教室,不断地甩着手,心里也是纳罕,暗道这个江北,手劲还真大,今天得多找几个人,否则还真教训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