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刚刚降临,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世纪城帝王娱乐连锁影院门口前面,两个带着墨镜的黑人快速走进影院,然后进了事先订好的贵宾观影厅,等了没多大会,华纳兄弟的片头就在银幕上亮起。

    “我们干嘛来看马修-霍纳的电影?”贾达-史密斯看起来很不满,“白白给他贡献票房!”

    威尔-史密斯对自己的老婆有点无奈,说道,“能不能看远一点?多我们这两张票有什么用?《盗梦空间》到底怎样,直接影响到我投资的《功夫梦》!”

    贾达-史密斯哼了一声,“那个马修-霍纳就是在跟我们过不去,明知道我们的《功夫梦》都定好档期了,还要将他的影片放在这个周末,明摆着要抢票房。”

    “话不能这么说。”威尔-史密斯还保持着冷静,“这部片子,马修-霍纳仅仅是男主角和挂名制片人,在制作和档期方面根本没有发言权。”

    贾达-史密斯还是那副模样,“他那种混蛋,什么破事做不出来?”

    听到这话,威尔-史密斯突然沉默了,毕竟很多事无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想想当初他们建立的那个反马修-霍纳小联盟吧,一个个得到的是什么结局?简直就是在比惨。

    弗朗西斯-劳伦斯早已在导演圈子销声匿迹,娜奥米-哈里斯直接跑回英国改行,最惨的无疑是好莱坞黑人运动先驱斯派克-李,从自由民主斗士直接变成人人唾弃的垃圾,染上酒瘾和毒瘾,据说活不了几年了。

    说起来,当初因为他的谨慎,只让贾达-史密斯出头,而后见势不妙,赶紧道歉变换立场,才没有受到太多负面影响。

    但这两年,肯找他担任一线商业大制作男主角的剧组几乎没有……

    发生的这些,马修-霍纳能脱得了干系?

    幸好他不是那些人,幸好他从众多的竞争者中拿到了《绿灯侠》。

    别的不说,只要他能做到约翰尼-德普之于《加勒比海盗》那种程度,马修-霍纳即便再想做什么,也基本没有办法,甚至他有可能扳回一城。

    突然响起的配乐声,打断了威尔-史密斯的胡思乱想,然后他集中精力看向了大银幕。

    这不是一部典型的科幻电影,或许被定义为“发生在意识结构内的当代动作科幻片”更为合适,电影讲述也并非是未来世界,而是现在的这个现实世界,一种新的生物信息技术被开发出来,让人可以通过这种手段进入他人的心灵、思维或者梦境。

    看了一段时间之后,威尔-史密斯感觉《盗梦空间》在某种程度上很像《黑客帝国》或者是《少数派报告》的综合体。

    影片的世界出现了一种全新的技术,可以让人进入他人的梦境里,从而窥探他人隐私并窃取重要的情报。

    毫无防备中,梦成为了进驻人类潜意识的最佳途径,马修-霍纳扮演的主人公道姆-柯布是个贼,一个经验老到的窃贼,和大多数“三只手”不同,他并不需要乱扒别人的钱包。

    在这个世界里,对他这种人,有一个很奇异的称呼——盗梦者。

    他的拿手绝活,是潜入别人梦中,盗取潜意识中有价值的信息和秘密,若是必要他还会进行进一步的记忆移植,篡改他的记忆。

    而作为先锋的盗梦人,他自然还有一个团队,他和他的团队受雇于一位日本富商,侵入令一位富商的梦境,并植入记忆让富商将手下的公司切割拆分,而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确切点来说,这个故事并不复杂,但影片使用的却是相对复杂的叙事手法。

    作为一个出演过不少票房大爆的科幻片的明星,威尔-史密斯对于科幻片,特别是商业科幻片,有着清晰的认知。

    大部分科幻电影故事其实非常简单直接,堪称是直来直去——无外乎是外星人入侵,某地球人想办法逃跑并最终找到了解决外星人的办法;要不就是忽然陷入了某种恐怖怪物的追杀;再有就是在未来的某种奇特环境中,被迫开始了一场改变生活的冒险……

    这种可重复、模仿、大量生产的故事核心本来就是商业片的特质之一,拍的好的话会广为流传;拍得不好的话往往会让观众感到缺乏新意、华丽空洞、没有个性,犹如容易腻人的快餐食品。

    《盗梦空间》绝对不属于这一类型。

    这部影片放映了不长时间,他就发现电影情节繁复,起伏波折,或隐或显的前后呼应。

    从科幻构思的角度来说,《盗梦空间》这部片子的构思不算前无古人、独特新奇。

    这片子很吸引人不佳,但马修-霍纳的表演谈不上多出彩,以他的角度看,顶多也就是中规中矩。

    “不过就是抱上了克里斯托弗-诺兰的大腿……”

    威尔-史密斯心底的想法并没有暴露出来,“就是个运气好的混蛋而已。”

    这片子最成功的就是导演以精彩的叙事和完美的细节让电影显得引人入胜且颇具深意,大部分关于虚拟现实和梦境的电影都仍然把重心放在现实生活的部分,因为它们很难呈现出一个完整的梦境世界。

    克里斯托弗-诺兰则通过细腻的展示了如何进入梦境,在梦境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如何醒来等等问题,让梦境彻底的形成了完整的世界,有着自己独特的法则、规律、逻辑。

    在搭配上一些解谜和一如既然出色的视觉效果,让整部影片显得分外迷人。

    “马修-霍纳的运气真的很好。”威尔-史密斯这样的想法越发强烈,“能挑到这样一部特殊的科幻大制作,果然有点眼光。”

    类似这样的科幻片最怕的是什么,他总结过之前失败的那些,最怕的无疑就是《云图》那种神神道道、莫名其妙的类型。

    这片子明显不是,似乎还成功规避了那些坑。

    随着影片剧情深入,威尔-史密斯看得很清楚,《盗梦空间》不是为了考验观众的智商而来,所以剧情复杂但是并不刻意,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惊世骇俗的内容所需要。

    看似纷繁,但是没有一个多余的镜头和一句多余的台词,随意漏掉一个镜头或者错过一次对话,都将使观影不完整。

    剧情也相当清晰,因为整个故事有一根非常明显的主线——就是盗梦者柯布和亚瑟,受日本巨商斋藤所托,入侵斋藤的竞争对手英国巨商老费舍尔之子小费舍尔的意识,使他在老费舍尔过世后自动解散父亲的公司。

    这过程用了一个套层的梦境来完成。

    在此期间,他见到了种种不可思议的视觉奇观,比如空间倒转,人死复生。

    这一切在真人电影里似乎不可能出现,因为真人电影对人类梦境的刻画极其有限,包括大卫-林奇也只是在单一空间里玩玩现实与梦境的七巧板拼接而已,

    而此片的惊艳之处就在于描述的梦境可以为所欲为,随意颠覆人类公认的物理规律。

    威尔-史密斯叹了口气,即便此前有些想法,却不得不承认马修-霍纳的头脑非常清醒,一直不去碰那些小众片子,始终停留在大众的视野当中。

    或许这也是他能爬上超级巨星位置的关键因素吧。

    马修-霍纳主演的这部片子,一如既往的面对更多的观众群体,而不局限于所谓资深影迷或者专业化人士。

    另外,制片方充分认识到了马修-霍纳的长处,刻意加入了那些他擅长的动作片技巧,这些看似烂俗的情节放在影片中意义重大,不仅仅对匪夷所思的剧情起到缓冲作用,也让一些看惯了爆米花电影的观众有一种亲切的回归感,不至于在这场相对复杂的叙事中迷失方向。

    影片结束,威尔-史密斯看了眼早已不耐烦的贾达-史密斯,却坐着没动,因为根据过往这些年的经验判断,马修-霍纳的这部新片极有可能大卖。

    他不禁摇了摇头,最近这五六年,凡是马修-霍纳主演的电影,有票房不爆发的吗?

    “走吧!”

    威尔-史密斯站了起来,招呼贾达-史密斯走出贵宾厅,渐渐意识到一件事,马修-霍纳正将其他好莱坞明星甩的越来越远。

    但想到以前那些事,他仍然对马修-霍纳没有好感。

    相比之下,他更为佩服克里斯托弗-诺兰,这位英国导演能力出众,一些好莱坞早就用过的“二手”创意,一经他揉合,却爆发出摄人心魄的魅力。

    洛杉矶酋长石剧院,影片落下字幕的时候,全场响起了极其热烈的掌声,马修也站起来拍响了手掌,同时微微转头向后看去,后面安排普通观众的地方掌声分外的响亮,持续了数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停息的趋势。

    《盗梦空间》完全不像那些复杂的影片一样备受冷落,反而很受观众的欢迎。

    这绝对不是《云图》或者《黑客帝国》续集那种为了哲理而哲理和为了深刻而深刻的影片。

    尽管外在上都属于典型的装逼电影,却有着本质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