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

    吴冕脑中响起一声异响,手中的长龙剑好似突破某种限制枷锁,又像是打开某种关卡,一股略带冰凉的能量流入到体内,随即在吴冕体内自行运转起来。

    吴冕的体魄已经达到先天剑体,体魄之强,已经达到练气境的程度。

    对于病毒、毒气、辐射等等能量,全都拥有着很强免疫,可这股能量流入体内,却让吴冕有种被润物细无声感觉。

    灵气淬体!?

    一般情况下,就在登上剑峰,拔起飞剑法器,又或是灵器后,全都需要淬剑液蕴养一段时间。

    因为大多数法器插在剑峰上,其中灵性灵气与剑峰相互交融,品质提升,剑身却处于饥渴难耐的状态,需要大量营养物质。

    吴冕没有用淬剑液蕴养,但在吸收磅礴的生命精华后,长龙剑总算拥有充足能量,一下提升至巅峰状态。

    很快的,灵气回到长龙剑中。

    伴随着握剑在手,只觉其中灵性悦动,一阵阵龙吟虎啸响彻心神,手中灵剑真如一条长龙一般,只要一松开手,立刻就会破空而去。

    达到这一步后,吴冕与长龙剑之间那最后一层隔阂消失了,接下来只要吞剑入腹,然后以着精气神蕴养稍稍蕴养后,便可以灵剑铸体……

    车行驶到距离问剑门内最近的城市:白龙城,此刻赵玉琪等人早已经等候多时了。

    虽然近来饱受争议,但看她的样子并没有受到多少干扰,与旁人有说有笑的,精神很好。

    赵玉琪摘掉大墨镜,眼角含笑看着吴冕:“你真愿意做我的保镖?”

    相比起没心没肺的吴冕来,她可是时刻关注着吴冕的一举一动,知晓对方在问剑门中崇高地位。

    而现在……

    他竟会答应做自己的保镖!?

    赵玉琪有些不可思议。

    “我当是接了个支线任务!”

    吴冕说出自己的理解,还不等赵玉琪明白话语中意思,吴冕继续问道:“你要去哪?”

    “山姆国!”

    “山姆国?”

    吴冕微微一愣,记得不久前山姆国内发生一件大事,问剑门还因此发布一个五级任务,当时还是由剑刑长老带队前去。

    不止如此。

    除却问剑门外,山姆国还通知其他各门各派。

    就在秦洲中,山姆国属于是超级科技强国,科技引进各个国家,甚至修仙门派当中,就比如问剑门内的网络系统,好似就是引进于山姆国的。

    所以他们这次广发英雄帖,就算是在问剑门也出动剑刑长老这样大人物前来协助。

    看着吴冕默不作声,赵玉琪不由问道:“你不喜欢那?”

    “喜欢啊!”

    吴冕一听就知道自己这次又可以搞事情,怎么会不喜欢。

    只是……

    吴冕所在位置距离夏国差不多有上万公里,这么远的距离,还能感应到剑峰,动用灵力吗!?

    嗯,

    试试就知道了!

    “你喜欢就好。”

    就在得到吴冕这个‘超级保镖’同意后,就算是赵玉琪这样的大明星,也有些轻飘飘的。

    相比起她这样的普通凡人,对方可是传说中的超凡脱俗的练气士啊!?

    ……

    一行人乘坐专机,直飞向山姆国。

    从白龙城直飞山姆国至少需要十多个小时,这么长时间,自然不想浪费。

    所以吴冕上了飞机后,找了个单独的房间,开始炼化起长龙。

    吴冕拥有着剑亲和天赋,加上先天剑体,再加上杀戮剑意……种种因素交叠下,炼化长龙剑来,可谓是得心应手。

    差不多过去半个小时时间,长龙剑直接化作一团剑气,脱离形态,演变成纯粹能量体,直接融入到吴冕体内,便完成第一步炼化。

    接下来只需以自身精气神蕴养,将其融汇为本命后,便可以灵剑铸体了……

    这一连串的战斗,杀戮下来,吴冕也有些累了,将长龙剑炼化后,吴冕直接在飞机上睡了过去。

    这样过去四五个小时,吴冕忽然感应有人在自己门外来回走动,好似热锅蚂蚁,焦灼不安。

    吴冕打开房门,发现赵玉琪等人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神色间满是畏惧、复杂之色。

    吴冕向着赵玉琪问道:“怎么了?”

    就在吴冕目光下,赵玉琪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一旁的琳姐瑟瑟发抖,脸色僵硬无比的笑道:“我们先前发现一些新闻,说您背叛师门,不知道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啊?”

    吴冕摇摇头:“没有误会,我现在的确是问剑门叛徒了。”

    这句话一出,众人顿时吸了口冷气。

    问话的琳姐差点一屁股就坐到地上,只觉双腿发软,连站都站立不稳了。

    她先前还为自己能请来吴冕这样的超级保镖暗暗得意,可转眼间,对方从问剑门的真传弟子变成问剑门叛徒,变成一位通缉犯,而她们竟然还帮着这位通缉犯逃窜到山姆国中……

    一时间,赵琳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都快要晕了。

    相比起来,作为高级武者的赵玉琪还保持着冷静,只是看着吴冕,神色凝重。

    吴冕知道这些人是被有心人当做枪使了,拿出手机,便想看看问剑门的后手,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被报停了,别说打电话,上网都上不了了。

    “我的给你用!”

    赵玉琪将自己的手机扔给吴冕。

    吴冕立刻查看,发现他背叛问剑门的新闻已然传遍于夏国上下,而他不止是叛徒,还是夏国的通缉犯,甚至上了国家台新闻。

    现在,

    他的所作所为都被有心人爆料到网上,比如以前在龙墟城寨大开杀戒,滥杀无辜,又或是前不久发生在国内连环大案……这一切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掀起一大片讨伐声潮。

    曾经的吴冕算得上是一位国民英雄,可短短时间内,却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通缉犯。

    “完了!完了!这次完了!”

    赵琳的双眸无神,脸色惨白,嘴里不停念叨着。

    先前她们与吴冕登机时,已经被发到网上,现在她们一同变成吴冕的帮凶了……作为普通人的她,哪里遇到这种情况,一下手足无措,六神无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