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宿在女尸身上的血蛊虫王似乎能感受到巨灵石将要被摧毁,开始变得急躁起来,口里接连发出“嘶嘶”的声音,就像是战场上的冲锋号角,那数不胜数的蛊尸听到这种声音顿时加快了速度。

    那些被姚光用军刀砍成碎块的蛊尸甚至都来不及拼凑,随处可见单独的一只手或者一只脚在蠕动着往上面爬,这画面尤其瘆人。

    所幸的是这个时候从通道口爬进来的蛊尸数量变少了许多,看来这些蛊尸的数量并非无限,再多那也有个极限。

    江玉恒浑身都是墨绿色的粘稠液体,与自身流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散发出难闻的恶臭。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污水,说道:“继续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些粽子被砍成碎块了都他么还在爬,我们累也能被活活累死。阿光之若,你们俩先坚持一会儿,我去那几个实验室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派的上用场的东西。”

    姚光和周之若应了一声,一个深呼吸后,冲进了蛊尸群。

    一旁的玛丽虽然想帮忙,但她并非实体,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周之若大声问道:“权宝宝,你们那还有多久?”

    田权大声回应:“快了快了,你们再坚持一会儿!”

    周之若一刀砍出,将眼前扑来的一具蛊尸砍退,骨头渣子混合着墨绿色的粘稠液体喷了她一脸,她一时间很想呕吐,正要用手去抹掉,脚下却是一滑,被一只在地上蠕动的手给绊倒。

    随着她一倒地,附近的十几具蛊尸就跟疯了一样纷纷向她扑来。

    见此情形,姚光快步来到周之若身旁,将几具扑到周之若身上的蛊尸给踢开,但他自己的后背却是被几具蛊尸用骨爪给刨的鲜血横流。

    姚光身上的蛇皮护甲,就如同纸糊一般不堪一击。虽然龙冠蛇的皮很坚韧,连一般的子弹都可抵挡,但现在都已经过去半个月之久,姚光几人取下的蛇皮没经过特殊处理,早已没了一开始的坚韧度,就比寻常的布料强上一点,哪里抵得过这些蛊尸锋利的骨爪?

    而此时的姚光和周之若体内星力也都已经消耗的一干二净,就算姚光修炼的自在无极功恢复星力的速度很快,但也不及他消耗的速度。

    不仅是星力消耗的一干二净,他们本就又饿又累,一路跑过来现已是精疲力竭,看到地面就想倒下去睡上一觉,此时对付这些缠人的蛊尸,几乎都是把骨子里的力气给榨出来使用,哪里还有什么多余的力气?

    姚光强忍着背后的疼痛,一把将周之若从地上拉起,然后两人背靠着背,紧咬着牙关,向扑来的蛊尸挥动手中的军刀。

    但双拳难敌四手,就算将眼前这一具蛊尸给砍退,旁边的蛊尸也会立刻凑上来填补,根本不给人一点休息的时间。

    只是片刻,姚光和周之若身上便是鲜血横流,布满道道深浅不一的伤痕。

    周之若半蹲在地,艰难的说道:“光宝宝……我……我快坚持不住了,你快跑。”

    姚光却什么也没说,一脚踹开几具蛊尸,将周之若挡在身后,“要跑也是你跑,我不能丢下伙伴。如果要丢下伙伴才能逃跑的话,那我宁愿一起面对。”

    周之若捂着肩上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口里嘶着凉气,脸上却挂着笑意,“虽然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但是我还是想说——能遇到你们这样的伙伴,真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我来也——!”就在这时,后方传来江玉恒高昂响亮的声音。

    江玉恒背着鼓鼓的蛇皮包裹,十万火急的跑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灭火器一样的东西。

    一上来江玉恒就将姚光和周之若挡在身后,接着他手里那灭火器一样的东西喷出一大片水花浇到前边的蛊尸群中。

    与此同时,姚光和周之若闻到一股浓烈的酒精味。

    “原来是酒精。”周之若目光一亮。

    江玉恒一边往蛊尸群喷洒酒精一边将那些蛊尸往下边踹,随后从口袋里摸出田权的打火机,从衣服撕下一块布条点燃,正要丢下去,却被蛊尸群中飞出来的一缕黑发给缠住脚踝,猛地后仰摔倒在地。

    姚光顺着那缕黑发看去,很快就在蛊尸群中锁定了女尸的身影。

    寄宿在女尸体内的血蛊虫王显然有一定的灵智,知道酒精易燃,一旦被点燃就会遭殃,所以及时阻止了江玉恒。

    江玉恒从地上挣扎爬起,一边与缠住他脚踝的黑发做斗争,一边从背后取下包裹丢向姚光,接着把打火机也丢了过去,“阿光,趁这些酒精还没有挥发,快点燃!”

    姚光连忙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点燃,然后快步上前。

    女尸的黑发飘出数缕,纷纷飞向姚光。

    眼看姚光就要被数缕黑发缠绕,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姚光用这会儿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星力施展出凌波微步,轻易躲过黑发的缠绕袭击,跃上前去将燃烧的布条丢到了那些被喷了酒精的蛊尸身上。

    炙热的气浪骤然袭来,缠住江玉恒脚踝的那缕黑发顷刻间被烧成灰,头发烧焦的气味混合着酒精味扩散出去,难闻至极。

    随即江玉恒从地上抓起那个灭火器一样的东西,敞开了对着前方的蛊尸群喷洒,口中还在骂着脏话。

    酒精燃烧的温度很高,虽然热浪扩散,那些陆续向上爬的蛊尸也感受到危险,纷纷向后退去。

    江玉恒说道:“阿光之若,快将我包裹里的那些东西全部丢到下面的水沟里。”

    闻言姚光连忙将江玉恒的包裹打开,发现里边是一些玻璃罐子,罐子里装着很多细灰。

    他没有犹豫,跟周之若一起将那些瓶瓶罐罐丢进下边的水沟里。

    只是片刻光景,水沟里就咕噜咕噜的冒出泡泡,就跟沸腾了一样,那些泡在水里的蛊尸不停的扭曲挣扎,但只是挣扎几下就停止不动,然后只见一只只小虫子从蛊尸里冒出来漂浮在水面一动不动,就跟煮熟了一样

    随着酒精一燃,那些被喷洒过酒精的蛊尸身上所残留的衣物和风干的皮肉也都迅速燃烧起来,冒出乌黑的烟雾,混合着尸油烧的噼啪作响。

    尸油易燃,那些没有被喷到酒精的蛊尸一沾染到火焰,浑身也立刻燃烧起来。

    那些藏在蛊尸体内的血蛊虫就跟面临世界末日一样,爬出尸体到处乱窜。

    看着满地的虫子,周之若吓得俏脸苍白,连躲到姚光和江玉恒背后。

    一时间,整个地下空间里都是乌烟瘴气。

    江玉恒看着前方燃烧起来的熊熊大火,用衣袖捂住口鼻,一屁股坐到姚光身旁,“我尼玛,早知道要对付这些粽子,就应该搞几个燃烧弹过来。”

    周之若问道:“玉恒宝宝,之前你让我们丢到水里的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一丢下去水就跟烧开了一样?”

    江玉恒笑道:“也没什么,就是我在实验室里找到的一些东西,焙烧硅藻土、铁粉、铝粉、生石灰、碳酸钠等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遇到水就会生成氢氧化钙,然后就会放出热量,使温度超过100摄氏度。这些血蛊虫很怕高温,这种温度也足矣对付它们。不过说起来这些实验室也真是高大上啊,里面简直就是应有尽有,什么东西都能找到。”

    闻言姚光和周之若一脸懵逼,面面相觑,表示听不太懂。

    就在这时,前方的大火中突然人影一闪,那具浑身都在燃烧的女尸口里发出低沉的咆哮声向姚光几人扑了过来。

    但在离姚光几人还有两三米距离的时候,女尸就突然倒了下去,一只金色的虫子从其耳朵里爬出。

    姚光目光一凝,“那应该就是血蛊虫王。”

    江玉恒眼疾手快,猛地扑上去将那血蛊虫王给抓住,然后捏在手中打量,“小样儿,还他么想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