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就跟它一样了吧。”

    殿一脸忧郁,望着窗外小树上唯一的一片枯黄的枝叶。

    他叹了口气,然后四处打量了一下。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地面,白色的墙壁,以及身穿白色条纹衣的他。

    他,

    终于,

    还是进来了。

    殿其实一直有预感,无数次在边缘游荡的他迟早有一天会进来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快。

    他的萝莉培养计划还没结束,

    他还没有完成人生大事,

    他……

    砰!

    哐当一声,病房门被一脚踢开,与此同时,窗外的那枚枯叶也慢慢落下。

    “404号!你的报告出来了。”

    一名膀大腰圆的……男性护士走了进来,然后其掏了掏鼻孔,随手在校验报告上蹭了蹭递了过来。

    殿默然注视了一眼这位体毛旺盛的肌肉男护士,然后毫不犹豫的按下紧接求救按钮。

    妈卖批,你都要四零四我也就算了,还蹭我的检验报告,有没有人性。

    然而,从他按紧急求救按钮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一群可爱的小姐姐跑进来问东问西,也没有一名温柔的医生大姐姐走进来嘘寒问暖。

    更可恶的是,门外还有两名大妈在谈论哪里的菜便宜。

    “你们医院的投诉信箱在哪儿?”

    殿沉默片刻,决定出大招。

    “啊,那个啊,被炸了。”

    肌肉男护士一边掏着鼻孔,一边在床头的病例上签着字,“前天一名病人不知道怎么想的,把投诉信箱给爆破了。”

    殿恍然大悟,怪不得前天怎么一声巨响,原来是有人炸了投诉信箱。

    这个人,

    干得好!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怎么不把这座雷文镇附属医院一起给炸了。

    “梦!”

    梦妖抱着一堆树果晃悠悠的飘了进来,然后她四处看了看,发现似乎只有殿的身上还算干净,于是便把树果全部累在了他的身上。

    “咔嚓。”

    她立刻开心的吃了起来。

    “拉鲁!”

    拉鲁拉丝也抱着一堆大福饼幸福的走了进来,然后同样堆在了树果的旁边,捂着脸幸福的眯起了眼睛,不知道该吃哪一个好。

    “唭吺!”

    大嘴娃飞快的跑进来,二话不说便挂在了殿的脖子上蹭啊蹭。

    “哈呐~”

    最贴心的还是毽子花,它头顶着一朵小花盆摆在了床头。

    而大针蜂则引领着真菰姐妹走了进来。

    “殿……”

    真菰露出了一抹微笑,“太好了,看来你已经好了很多。”

    “哼,神萌,神萌我才不担心呢。”

    松露撇着头,标准的傲娇。

    “露露怎么样?”

    殿对着一旁的护士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此人不仅仅负责照顾他,同时也负责他在住院期间的安全问题,貌似其是一名体术达人,跟希巴天王都有的一拼。

    肌肉达人露出了一抹心领神会的笑容,然后对着他翘起了大拇指,还贴心的递过来一小盒未知物品,“注意身体啊,不过,放心,不会有人打扰的。”

    殿脸色迅速一黑,眼前的这位工作上很负责,就是脑回路比较清奇。

    MMP,大白天的我能干嘛,你要是真贴心能顺便把窗帘拉上么。

    而且,

    未成年,三年以上,最高死刑好么。

    不过,他也知道对方是出于谨慎才给了他一个轻便型高频率震荡仪器,用来应对突发事件。

    至于某种喜闻乐见的东西,遗憾,神奇宝贝世界鼓励生育,所以并无。

    “露露。”

    真菰拿出了一枚精灵球。

    随着红光闪现,原地出现了一只冰雪龙,从外表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的异常,只是,整个病房中已经飘起了大雪花。

    与此同时,地面上也开始凝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露丝!”

    冰雪龙睁开眼睛,一道稀薄的金色光芒一闪而逝。

    她在看到殿的瞬间便准备扑上去。

    “不行。”

    真菰伸手挡住了对方,“你现在还不能自由的控制体内的寒气。”

    “露丝……”

    冰雪龙沮丧的把头搭在了病床的铁栏杆上。

    咔嚓……

    薄薄的冰层瞬间蔓延了起来,一枚靠近的树果直接被冻结成了冰块。

    “梦!”

    梦妖赶紧把自己的宝贝树果抱起来。

    “拉鲁!!”

    拉鲁拉丝同样慌慌张张的用念力把自己最喜爱的大福饼给拯救到了一边。

    “依!”

    大嘴娃的长颚直接放在了冰层的前边的,密密麻麻的细小牙齿上渐渐燃烧起了火光将蔓延而来的寒气给拦截了下来。

    “露丝!”

    冰雪龙眨了眨眼睛,连忙慌张的起身挪开,然后它不小心对着窗户打了个哈欠,“啊啼。”

    嘭!!

    一股深蓝色的寒流直接冲了出去,将外界的小树瞬间冻结成了冰雕。

    整个房间一下子跟变成了冷冻室一样,寒意逼人。

    “露丝……”

    冰雪龙似乎也知道自己闯祸了,低着头,踢着脚,垂头丧气。

    “啊哈哈,先回来吧露露。”

    真菰无奈的一笑,然后将对方收了回来。

    她叹了口气,现在是不担心外界的气温会不会影响到露露的身体,而是担心其会不会一不小心上演一幕冰雪求生。

    殿看着到处都是冰渣的病房,嘴角抽了抽,伊修太危险,他想回芳缘,不,芳缘也好不到哪儿去,还是关东城都安全。

    酋雷姆这货,貌似真的努力一下,可以来个冰封世界。

    整个伊修地区也没个管事的,简直跟诸侯分裂一样。

    况且,他现在可是把等离子团得罪惨了。

    死的死,跑得跑,喝茶的喝茶。

    当然具体情况如何他也懒得问,反正之后他就跟伊修说拜拜了,下次再来估计雷希拉姆这位病娇母上已经把N的城堡给烧成了灰烬。

    而这段时间,哪怕等离子团想要上天都跟他没半毛钱的关系。

    他现在只想安心养伤,然后赶紧的离开这里。

    他喵的,人生的第一次医院就贡献给了伊修地区。

    伊修太危险,还是回去抱渡冠军的大腿去。

    不过,貌似现在神奥最好也别去,猎人J估计现在正满大街的想玩人肉叉烧。

    他还是别去凑这个热闹了。

    真菰姐妹待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开了,毕竟她们才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之一,伊修联盟以及神奥联盟,甚至于卡洛斯联盟都在进行着相关的探询。

    或者说的更为直白点,是表示歉意,而其他的联盟也趁机伸出了橄榄枝,想要把这位博士挖走。

    就连关东联盟的人都隐晦的告诉殿,哪怕卖身,不,哪怕是卖肾,也想办法趁此机会把这位博士拉到关东城都地区去。

    而殿对此,自然是表面笑呵呵,内里妈卖批,还没签劳动合同呢,就指望他为联盟奉献了。

    果然,只要是联盟,就没有一个好鸟。

    “哈呐。”

    毽子花这时浑身放射出了柔和的白光,将病房重新恢复了成了原样。

    “做的好!”

    殿立刻夸奖起了对方,阳光烈焰就是方便,生活打架两不误。

    还是草系神奇宝贝好啊,贴心,会体贴人。

    果然还是选择草系好了。

    他立即下了决心。

    这是伊修联盟给他的奖励之一,当然,他也可以选择不要。

    问题是,他都打的进医院了,还能不要?!

    哪怕是带在身边卖萌也是好的。

    殿叹了口气,然后摸了摸怀中大嘴娃的头。

    “依?”

    大嘴娃的长颚一摆,立刻把旁边的树果拿了一枚过来,“唭吺。”

    “谢谢。”

    殿再次摸了摸对方,果然还是自家神奇宝贝贴心啊,跟那些政客真是没有人话可讲。

    “拉鲁!”

    拉鲁拉丝慢慢的爬上了上来,然后手里拿着咬了一半的大福饼,“殿殿,舔舔,幸福。”

    她绿色的刘海下,红宝石的双眼满是期待。

    “啊唔。”

    殿小小的咬了一口,然后摸了摸拉鲁拉丝的头发。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唉。

    “如果再来点饮料就好了。”

    殿侧眼看了看梦妖。

    “梦?”

    梦妖眨了眨眼睛,满嘴塞的都是别人送的慰问品,她伸手指了指背包,示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啊……手好疼啊,好想有人喂我喝啊。”

    殿赶紧利用自己生病的事情。

    进医院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要不然他脑抽了躺进来干嘛。

    “梦……”

    梦妖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她想了想。

    然后,

    按下了旁边的按钮。

    砰!

    “有什么事么?BOSS!”

    肌肉达人抠着耳朵走了进来。

    “无事,退朝!”

    殿选择自己来,他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后,又叹了口气,然后给梦妖又递过去了一瓶饮料。

    “咕咚。”

    梦妖随手便接了过去然后喝了起来。

    完了。

    看来这辈子是不用指望梦妖大小姐甜蜜的照顾他了。

    最终大嘴娃和拉鲁拉丝玩累了之后便一左一右靠着他睡着了。

    而梦妖则懒洋洋的趴在他的头上打着迷糊。

    殿则给毽子花打理着头顶上的花瓣。

    “说起来,那群毽子草进化了么?”

    他轻柔的擦着花瓣上的灰尘。

    “哈呐,哈呐。”

    毽子花趴在他的腿上,然后微微摇着头。

    “嘿,花园中的那三只美丽花还在么?”

    殿笑了笑,然后爱抚着毽子花的额头。

    “哈呐!”

    毽子花突然飘了起来,然后蹭了蹭他的脸颊。

    “嗯,我也想你。”

    殿轻柔的摸着对方。

    当然,他听不懂毽子花的话语。

    但是,他的心却能感觉到对方的心。

    因为,两者此时此刻是离的如此之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