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天庭又诞生了一名天帝之子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使得全军士气大振,因为有太多传言说此子不凡。

    新天帝之子被天帝赐名为天运,这个名字让大秦天庭的仙官神将全都震动,皆都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

    当日,秦君公诏大秦天庭,让鸿蒙与古圣帝道的大秦天庭全民同庆!

    天运的天赋极强,刚出生不到一个时辰就不爱哭泣,秦君甚至故意吓他,都吓不到他,他甚至还咯咯直笑。

    “叮!触发支线任务——保护天运!任务详情:宿主之子天运的气运天赋强大,引得许多强者忌惮,甚至想要铲除,倘若天运平安无事的活到成年,宿主将获得五次鸿蒙渡劫机会、一次极限复觉醒机会、五次极限觉醒机会、两次神魔召唤机会、十次贤能搜寻机会!”

    系统提示音忽然响起,让抱着天运的秦君脸色微冷。

    竟然有人敢对他儿子有谋害之心!

    当真是翻天了!

    秦君轻哼一声,无论是谁,敢对他儿子动手,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父皇,能让我抱抱弟弟吗?”

    若心跑过来,满脸期待的说道,其他孩子也凑了上来。

    秦君笑着把天运交给若心,然后对孩子们叮嘱道:“从现在起,你们都是哥哥姐姐,可一定要照顾好弟弟。”

    “没问题!”

    秦天武拍着胸膛保证道,眼中难以掩饰激动之色。

    他们还小,不懂权力争斗,都是赤子之心。

    望着他们,秦君的掩饰变得意味深长。

    都是帝王之家没有感情,但他希望自己的儿女们能永不兵戈相对,但这种期望几乎是不可能的。

    连鸿蒙神灵们都开始明争暗斗,何况身处大秦天庭中的孩子们,随着他们的成长,耳熏目染之下,都会产生野心。

    三日后,大秦天庭继续对外发动战争,毕竟南鸿蒙还未完全被他们掌控。

    这一日,成神榜发生大变化!

    成神榜第二名李画魂被成神榜第七的任我笑击败,两人排名颠倒。

    任我笑重夺成神榜第二,此消息迅速震动鸿蒙。

    不可一世的李画魂终于被击败了!

    任我笑乃神灵分身,击败李画魂虽让众生振奋,但并没有让众生感到不可思议。

    秦君也看到成神榜的变化,不禁摇头一笑。

    爸爸终究是爸爸!

    “希望你不要袒护李画魂,否则朕会对你很失望。”

    秦君望着窗外的天空,喃喃自语,旋即将注意力继续转到面前的光幕上,正是神话商城,他正在想兑换宝贝来增强大秦天庭的军力。

    ……

    一缕缕鸿蒙元气飘散着,浑身是血的李画魂悬浮在星空中,他满脸狰狞,眼中尽是恨意。

    在他前方,悬浮着任我笑的身影,任我笑虽然也带着伤,但比起李画魂,形象与气息好太多。

    堕落与极帝在远方观战,两人的脸色都无比难看,在他们之中,李画魂最强,没想到竟然惨败于任我笑手中。

    “这就是鸿蒙神灵的力量吗?”

    “还只是分身……”

    极帝喃喃自语,脸色露出不甘之色。

    他距离最强之位,仍遥不可及。

    “为什么……你有这么强?”李画魂咬牙问道。

    任我笑本尊不是把力量传于他了吗,为何这尊分身比他还强?

    面对他的疑惑,任我笑仰起下颌,两缕白发随风飘动,邪魅笑道:“我就是神,神就是我。”

    “什么意思?”李画魂皱眉问道。

    难道这具分身其实就是本尊?

    不可能!

    倘若任我笑本尊入鸿蒙,其他鸿蒙神灵根本不会坐观,绝对会出手。

    “说了你也不懂,臭小子,你摊上事了,需要付出代价。”

    任我笑收敛笑容,轻声道,说话间抬起右手,猛的一扯,竟将李画魂拉扯至面前。

    此刻的李画魂刚恢复肉身,无力抵抗。

    “你要杀我吗?”李画魂咬牙切齿的问道,毫无畏惧,眼中依旧充斥着杀意与恨意。

    “你屠戮了多少生灵?我就罚在时空乱流中忍受多少年的孤独!”

    任我笑眯着眼睛说道,听得李画魂瞪大眼睛。

    倘若让他在数万亿年内不能屠杀,他将崩溃。

    “你不能这么做!”李画魂咆哮道。

    这时,堕落与极帝纷纷出手,先前李画魂不让他们出手,现在他们必须出手。

    不知不觉中,他们三人已经站在整个鸿蒙的对立面,无论损失谁,都会让他们的处境变得更危险。

    轰的一声!

    任我笑左手一挥,无形之力将堕落与极帝挡下来。

    “哼!你们两个也别想好过!”

    他的声音如同雷鸣之音炸响于堕落与极帝耳畔,震耳欲聋。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霸道绝伦的喝声传来,任我笑转头看去,只见阴阳撼神强势袭来,气势无匹,掀起雄风万里。

    阴阳撼神,阴阳源帝的分身,位列成神榜第九,他的名次虽然一直掉,但从未战败过。

    “是你!”

    一看到阴阳撼神,任我笑的眼睛就眯起来,充满警惕。

    阴阳撼神没有废话,直接杀至他面前,左拳自腰间轰出,阴阳神力长贯如龙,逼得任我笑不得不退开,李画魂、堕落、极帝因此获救。

    “哼!你果然动用了你本尊的力量!”

    阴阳撼神沉着脸,冷哼道,眼中尽是敌意。

    任我笑的脸色同样不好看,道:“那你呢?”

    两人针锋相对,气势越来越强,惊得鸿蒙星空剧烈波动,隐约有时空乱流的迹象。

    “你们这些虚伪的神灵,不配为神,今日我便要撕碎你!”

    阴阳撼神杀气腾腾道,当即抬手,背后出现一道黑白相间的轮盘,直径达到亿万丈,将李画魂三人都撞飞出去。

    任我笑暗骂,这疯子是脑抽了吗?

    莫名其妙的就要想他开战!

    同时他也明白,鸿蒙神灵之间的联盟即将瓦解。

    想罢,任我笑右手抬起,一把由始源之气凝聚而成的巨剑出现,长达一亿里,通体闪烁着水光,无比闪耀。

    神灵之战一触即发!

    “我们逃!”

    堕落沉声道,说完,带头离去,李画魂与极帝也不敢多待,跟着飞向鸿蒙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