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眼的女性深海族……

    莫老五垂下头,眼中满是忌惮之色。

    “如果不是枭瑛的冒死相救,以及秀托的及时支援,我……已经死了。”

    “那个紫眼深海族的实力究竟到了怎样的层次?比会长还强吗?会是深海族的最高战力吗?”

    心态稳住之后,莫老五脑袋里开始闪回着有关深海族的画面。

    黑眼、绿眼、蓝眼、紫眼……

    深入敌区,且近距离接触过,莫老五发现那些深海族的外观和形态大抵不同,而瞳色也分为四种。

    不同的瞳色,不同的实力。

    如果拿嵌合蚁作为参照物,那么,实力最弱的黑眼深海族就等同于嵌合蚁中的工兵,不足为惧。

    之后是绿眼,实力幅度很大,下限是嵌合蚁军队长级别,上限是嵌合蚁军团长级别。

    队伍里有三名成员就是死在绿眼深海族手中。

    再来是蓝眼,全身上下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无疑达到了嵌合蚁护卫队的级别,也是杀害了十七名成员的罪魁祸首

    最后是紫眼,给人一种不可战胜的压迫感,应当是梅路艾姆那种级别的实力。

    莫老五并没有直面过梅路艾姆,但他仍会将紫眼深海族划分到梅路艾姆那种层次。

    因为,他跟紫眼深海族近距离交过手,能够切身体会到那种深入灵魂的无力感。

    那时候,要不是枭瑛舍命相救,下一个被捏碎的可能就是他自己了,但枭瑛也因此被那个紫眼深海族杀掉。

    一想到那个紫眼深海族,即便莫老五在心里不停鼓气,却也是难以再提起战意。

    双方的实力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任凭他绞尽脑汁想出各种计谋并且得以实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是毫无作用。

    莫老五很清楚这一点,并且只能祈祷着紫眼是深海族的最高战力。

    不然的话,他很难想象出紫眼之上的深海族能强到什么地步。

    莫老五晃了晃头,不再去想那些在眼下毫无意义的事,而是将精力放在突围之上。

    “深海族的数量远胜于我们,就算森林的面积足够大,以他们的数量,也能构成完整的包围圈。”

    “在包围圈收缩到安全线前,必须得有所行动。”

    莫老五打起精神,咬着大拇指,不停思索着逃脱之法。

    “我们还剩下什么优势?又有什么条件可以利用?”

    “优势、条件……”

    “意图,深海族的意图……”

    “对,意图!”

    “那时候之所以能逃掉……”

    莫老五在心里自言自语着,全神贯注的思索让他逐渐捕捉到一个微弱的优势。

    他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况,意识到深海族在当时之所以没能将他们一网打尽,不仅是因为机动性弱,还是因为留手了。

    那么,为什么留手?

    是为了将他们活捉吗?

    如果深海族真有这种意图,那是否有可以利用的空间?

    莫老五眼睛缓缓亮了起来。

    他隐约看到了一线曙光。

    在莫老五所看不到的地方,一个个深海类人迈着机械般的步伐,逐步向着森林深处压进。

    如果莫老五能看到,那他会发现,深海类人所布下的包围圈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密。

    同时,他还会意识到自己忽略了深海类人在当下情况中最无解的优势。

    不是个体实力,而是庞大的数量!

    近万的深海类人拉扯出一条行军线,不急不缓地向前行进。

    在行军线后方,十几个拥有深邃蓝瞳的深海类人簇拥着一个深紫眼瞳的深海类人。

    莫老五的猜测是对的,深海类人确实是以瞳色来划分实力层次,更确切来说,深海类人的瞳色会随着实力增涨而变化。

    变强,会向下一种颜色转变。

    变弱,也会褪回上一种颜色。

    而且,瞳色的深浅也会相对反应出深海类人在一个阶段内的实力高低。

    那个被簇拥而行的紫眼深海类人显然就是这一支大军中最强的战力。

    比较怪异的是,那紫眼是一个女性深海类人,而且身材娇小,在那十几个蓝眼的簇拥中,就像是十几个彪悍大汉护送着一个小学生。

    “这种游戏,似乎被陆地人称作猫捉老鼠,我觉得很有意思,你们觉得呢?”

    紫眼咧嘴而笑,露出一口密集的小尖牙,脸颊两侧的鱼纹也随之而动。

    那十几个蓝眼面面相觑,皆是流露出疑惑之色。

    他们没听懂紫眼所说的话,而且还奇怪着紫眼为何不用族内专用的交流方式,

    虽然不明白,但他们不敢问。

    “哦,忘了你们不会陆地人的语言,毕竟,连我也只是用了一个小技巧才能迅速掌握这些。”

    看着同族们的疑惑之色,紫眼恍然大笑。

    那声线悦耳如风铃,但脸上两侧的鱼纹敞开出一条条黑缝,如同鲨鱼的鱼鳃,透露着一丝冰冷寒意。

    .................

    黑暗大陆某处海岸线。

    天地变色,风起云涌。

    狂风肆意呼啸着,海上大浪翻涌。

    辽阔的沙滩上,伫立着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身披黑袍,头戴帽檐,面容隐在一片黑雾之后,却是东富力士。

    风呼啸而来,罩在东富力士身上的衣袍却不为所动。

    大浪拍向沙滩,浪花淌到东富力士脚前便自动分开。

    “看样子来得不是时候。”

    东富力士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乌云翻涌,大量的血雨和碎肉从厚重云层里跌落出来,泼洒向大海。

    似乎,在云层之上正有无数生物在相互厮杀。

    东富力士安静凝视着远方漫天而落的血雨,然后弯腰,提起脚边那一艘豌豆荚似的小木船。

    他要出海,然后穿过暗黑海域,去往久违的家园。

    尽管前方大浪翻涌、云层中频落血雨,但他也不打算更换一个更合适出海的时间。

    东富力士将小木船丢到浪花里,然后踩了上去。

    黑影似的念力从东富力士的脚底淌出来,缓缓裹在小木船的船身上,看着像是漆上了一层黑色油漆。

    被念力所覆盖的小木船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浪潮扯入海中,如同汪洋中的一片树叶,飘在一波接着一波的巨浪中。

    小船在浪潮中剧烈晃动,而东富力士的身体却不动如山。

    忽的,东富力士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猛地回头,看向岸边。

    在海岸线方向的远方天空阴暗处,一座山从乌云中慢慢显露出来。

    那山似船,伴着雷电而飞。

    “山船……”

    东富力士认出了那伴雷而飞的山,遮掩脸庞的黑雾中,悄然溢散出一缕精光。

    就这样盯着山船,直至山船飞过沙滩、飞向大海。

    那一瞬间,东富力士意识到了什么。

    他可不认为山船是闲着无事来海上散步。

    所以,他和山船的目的地可能是相同的。

    这是一个坏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