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你还是算了。”老鱼白了秦飞一眼,“这种保险箱,通常都有保护功能,三次如果错误,一般情况下都会锁死,到时候你我都要抓瞎。”

    “你们在这里站着还讨论什么?”

    正当俩人讨论得正激烈的时候,北极熊在一边不耐烦了,他听不懂俩人说的中文,有些着急。

    “我们在谈谈怎么开锁,埃里克还没回来,我们俩外行!”秦飞无奈道。

    “只是一个保险箱而已!”北极熊看起来十分惊讶,双手一比划:“把它挖出来,抬着走就是了,这么小的箱子顶多就一百斤!我来搞定!”

    说完,直接从腰里抽出卡巴军刀,看样子就要上来挖保险箱。

    “我艹!”

    秦飞和老鱼大惊,赶紧拦住这头暴躁的毛熊。

    “萨沙你疯了啊!?”秦飞几乎要骂出声来:“你知道这种箱子一定会有警报装置不?你一旦挖断它的线路,这玩意立马会发出比鬼还凄厉的报警声,到时候整个王宫都知道我们在这里偷东西!”

    “还有这回事!?”北极熊愣住了。

    “我艹!你们格鲁乌不教你们这些基础知识吗?”秦飞惊道。

    北极熊摊摊手:“我们是军方特种部队,不是KGB那些间谍和特工,我们不学这些东西,如果行动有需要,上级会让内行的专人和我们一起行动。”

    “要不,我们去找找埃里克?”老鱼看了看表,他也有些担心了,“我总觉着要出事很么事了。”

    “也只能这样了,回去我一定踢烂他的屁股,我艹,还什么顶级刺客,去破坏个发电机组都弄得自己回不来。”秦飞禁不住有些丧气,这次行动一开始顺风顺水,没想到最后还是出篓子了。

    有时候,秦飞都觉得X佣兵团小分队的人是不是都属乌鸦的。

    “走吧,老鱼,去找埃里克去。”他微微叹了口气,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什么事那么好笑!?”老鱼忍不住问。

    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老鱼觉得秦飞也挺奇葩的。

    “老鱼,我们小分队似乎还没有代号对吧?”秦飞没头没脑冒了一句。

    老鱼点头道:“没错,以前都没想过这事嘛。怎么,你打算给我们的小分队起名?”

    秦飞关掉战术手电,拉下头盔上的夜视镜,点头道:“没错,我想给咱们的小分队起个代号算了。”

    “说说看,想到啥好名字了?”

    “我觉得吧,你发现咱们的行动就没一次是顺风顺水到最后的,总得出点幺蛾子,之前每次行动,只要队里某个人说什么有不好的预感,或者什么大事不妙的话,咱们准倒霉。”

    秦飞在门边停住脚步:“我看,咱们就叫乌鸦小队好了。”

    老鱼先是一怔,接着捂着嘴巴笑得弯了腰。

    北极熊还是没挺懂俩人说什么。

    只是,他觉得俩个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这时候本来应该很紧张,怎么都忽然笑了?

    神经病!

    他心里骂着,嘴上问道:“头儿,老鱼,你们俩是不是疯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笑?”

    老鱼艰难地捂着自己肚子,回头看着北极熊。

    “北极熊,咱们小分队有名字了。”

    “噢?什么名字?”

    “秦飞说咱们都是印堂发黑的货,所以干脆起名叫乌鸦小队好了。”

    乌鸦就算在西方,也是倒霉的象征。

    北极熊忽然品出秦飞话里的味道来,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

    刚推开门,视野中,远处竟然出现两条人影。

    秦飞赶紧蹲下,重新闪回屋里。

    外面设防的坤猜忽然在耳机里说道:“老大,别紧张,是埃里克。”

    “埃里克?”秦飞有些发懵。

    不是去的一个人吗?怎么俩人回来了?

    他站起来,轻手轻脚走出房门,仔细一看,果然是埃里克。

    这个顶尖刺客的手臂下,夹着一个女人。

    “法克!”距离埃里克最近的坤猜第一个惊叫起来:“没看出来啊,埃里克,你他娘的出任务去炸发电机,还顺道劫了个色?”

    “蠢材!”埃里克立马吐槽坤猜:“你觉得我们圣十字兄弟会出来的门徒会那么白痴吗?你看看这个是谁?!”

    说完,走到秦飞面前,将那个女人朝地上一掼。

    秦飞定睛一看,此人手脚都被埃里克用塑料束缚带绑了起来,嘴里好像也塞了一团布,在地上不断扭动着身体,喉咙里唔唔地发出怪声,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秦飞等人。

    “操!”老鱼眼睛一亮:“妈的这不是妮娜那个叛徒吗!?”

    秦飞也看出来了,这女人真的是妮娜。

    “埃里克,你疯了啊?我们这是要拿资料,你去把这货弄来干嘛?”

    “顺手而已。”埃里克说:“我从电房里出来之后,穿过北宫后侧的小树林时发现有几个守卫将一个女人架着进了树林,而且拿枪对着她的脑袋,好像要干掉她似的,我发现这个女的是妮娜,感到奇怪,所以顺便干掉那几个守卫,救了她。”

    “你救她有个屁用!?”坤猜在一旁嘲讽道:“还带回去当老婆,这种女人,直接干掉就是了。”

    埃里克又白了坤猜一眼:“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她不是和加里一伙的吗?按理说是立了大功的,加里忽然要杀她,你不觉得奇怪吗?”

    秦飞朝埃里克摆摆手:“你什么都别说了,屋子里的保险箱找到了,你赶紧去开锁,拿到资料咱们走人。”

    说完,对北极熊道:“把这女人带进屋子里来。”

    进了屋子,关上门,所有人推开眼睛上的夜视镜,打开战术手电。

    埃里克去开锁,秦飞拿着战术手电对准了妮娜,一手拿枪顶住她的脑袋。

    “我给你一次机会,说说为什么加里要杀你。我现在给你拿开嘴里的东西,如果你敢大声喊,我立即开枪。不想死,就老实点。”

    妮娜惊恐地看着秦飞,点了点头。

    秦飞扯掉他嘴里的布团,妮娜大口大口喘气,咳嗽了几声。

    “加里为什么杀你。”秦飞蹲在妮娜面前,这个女人,就是哈桑之死的罪魁祸首。

    本来,秦飞完全可以直接一枪干掉她。

    不过埃里克说得对,为什么加里要杀她?

    直接这样杀掉妮娜,一点好处都没有,秦飞决定不浪费埃里克的一番苦心,至少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后再动手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