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韬给岳遵打完电话之后,喊来姬湘君,让她将机票改签。
    按理说真人秀第一期已经录制结束,他此刻可以返回汉州,筹备前往英国皇室筹办的医学交流会,此外龙皇那边自己也得跑一趟,给他进行二次治疗,但苏韬还是有点不放心,因为谢家老太太的状态不大对。
    医不叩门,苏韬只能给谢开容进行暗示,如果事情说得太明白,那就有违规矩。人家老太太觉得自己没病,你非要说人家身体糟糕,很有可能出大事,那岂不会被人误解在诅咒人家,属于没事找抽吗?
    姬湘君听说机票要改签,面色犹豫,苏韬和姬湘君相处有段时间,皱了皱眉,“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呗,干嘛吞吞吐吐的?”
    姬湘君低着头,捏着衣角道:“我想请半天假,昆州是个挺好的城市,难得来一趟,我想逛一逛。”
    雅克市和云滇省会昆州一样,四季如春,非常适合居住,这个城市的环境也不错,姬湘君自从担任苏韬的生活助理以来,一直都在工作,没有休息时间,加上苏韬还经常训斥姬湘君,她的工作压力挺大,有这个想法也情有可原。
    苏韬点了点头道:“嗯,那你就去逛逛吧,注意安全。”
    姬湘君听到苏韬末尾一句,心中有点温暖,苏韬每天对自己总板着一副面孔,但他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挺在乎自己的,否则也不用交代最后一句。
    苏韬见姬湘君准备出门,他突然喊住了她,“雅克市毕竟三四线城市,还是挺不安全,你独自一人出去,说不定会出现问题,这样我帮你问问丁铛,两人做个伴,有什么事也有个照应。”
    最近这段时间世道不太平,美女做个计程车也能被骚扰,至于搭乘第三方打车软件的车子,更是爆出不少负面事件。
    姬湘君的样貌出众,说不定会被人盯上,毕竟是自己的生活助理,若是惹出麻烦,最后还是得自己来擦屁股。
    不等姬湘君回答,苏韬给丁铛拨通电话,丁铛听说要吃两天离开昆州,她心情也挺不错,笑道:“老大,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出去吧?难得有时间放松一下心情。”
    苏韬笑着拒绝道:“我就不去了,记得帮我买点特产,到时候我回去得送人。”
    苏韬每到一个地方,都有给燕莎和江清寒带当地特产的习惯。
    丁铛是个九零后,很难有这种情怀,笑道:“现在网购这么发达,哪里还用买什么特产,提着那么累,直接在网上购买,什么都能买到。”
    苏韬没好气道:“千里带鸿毛,礼轻人意重,你是个小年轻,不懂这些。”
    “明明是千里寄鸿毛!”丁铛被一字之差逗得咯咯直笑,“好啦,到时候我和君姐看到合适的,就帮你买点,如果记不得的话,那就算了。”
    姬湘君在旁边依稀听到丁铛和苏韬的对话,暗自叹了口气,丁铛和苏韬的对话这么自然,自己若是跟苏韬这么说话,绝对要被苏韬痛骂一顿,人和人相处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
    她仔细一琢磨,倒也释然,谁让丁铛是苏韬的下属,而自己是他的仆人呢。
    下属和仆人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下属是上下级关系,可以发展成朋友,但仆人明显低人一等,必须要划清严格的尊卑界线。
    虽然有点郁闷,但姬湘君已经习惯在苏韬面前可有可无,没有尊严的感觉,等会有时间呼吸新鲜空气,还有一个人陪着自己,姬湘君这么一想,心情顿时轻松不少。
    姬湘君返回房间打扮了一番,换了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戴上珍珠耳坠,原本就精致无比的脸上扑粉上妆,显得更加立体,穿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鱼嘴鞋,提着最喜欢的名牌粉色手包,摇身一变,成为时尚丽人。
    因为收拾自己的时间有点长,所以丁铛提前来敲姬湘君的门,等见到姬湘君的瞬间,突然眼睛一亮,没想到姬湘君收拾一下自己,立马明艳动人,妩媚绰约,即使她是一个女人,也感叹她的美丽。
    女人化妆和不化妆是两码事,一些平庸普通的女人,通过化妆可以变成绝世美女,若是原本底子就好的女人,再用胭脂水粉雕饰一番,自然是美不胜收。
    “君姐,你今天可真漂亮!”丁铛拉着姬湘君的手腕,上下打量,一阵感慨,“我今天才发现,你原来都不打扮自己的,那还真可惜。”
    姬湘君笑着说道:“我原本就是涂点面霜,最多再抹点唇膏,害怕苏老大骂我。”
    丁铛意外至极,没好气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就不相信你稍微拾掇一下自己,老大会不喜欢。我觉得你有点太低估自己了。要我有你这么一个大美人当助理,绝对趾高气昂,去哪儿带着你都备有面子。”
    姬湘君听丁铛这么说,心情自然不错,“你就别忽悠我了。我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心知肚明。他身边可不缺少美女,对我早就免疫了。”
    丁铛发现姬湘君提到苏韬的时候,总会情不自禁地有点自卑,心中也是感慨不已,老大还真厉害,如何让这么娇滴滴的大美女对他俯首帖耳,这还真算是一门技术活。
    丁铛了解过姬湘君的家庭背景,虽然父亲退居二线,但家境殷实,羊城有好几套房,随便出售一套,那都是近千万的财富,这么一个优秀的女人,却是心甘情愿地给苏韬当生活助理,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姬湘君对苏韬几乎是百依百顺,逆来顺受,能做到这点,要么是姬湘君对苏韬情根深种,要么是苏韬手里捏着姬湘君什么把柄。
    姬湘君见丁铛已经到了,也不好继续磨蹭,拿起手提包就朝外面走,出门正好遇到苏韬打开门,夏禹嘴里叼着烟,正准备走入其中,夏禹先看了一眼丁铛,两人目光交汇,并没有尴尬,心道昨晚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他目光落在姬湘君身上,笑赞道“这还是湘君吗?我差点都没认出来。”
    苏韬余光扫到姬湘君,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地叮嘱道:“穿得这么花枝招展的出门,也不怕招蜂引蝶?和丁铛出门小心一点,然后早点回酒店。”
    “好的。”姬湘君连忙低下头,轻声说道。
    等姬湘君和丁铛离开之后,夏禹走入苏韬的的房间,笑着打趣道:“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助理,为什么总要板着一副面孔呢?”
    苏韬摇头苦笑,“姬湘君内心挺善良,但骨子里太傲气,我怕对她太宽容,她没法适应现在的工作。”
    夏禹感慨道:“人家明明是少奶奶的命,你非要将她改造成丫鬟,这不是瞎胡闹、瞎折腾吗?”
    苏韬哈哈大笑:“那是你表面上看到的东西,我觉得她就是个丫鬟命。”
    夏禹啧啧奚落:“你知道吗?有时候你会让别人觉得特变态。”
    苏韬挥了挥手,轻松转移话题,“在雅克绮丽山的办脚气软膏原材料加工厂的事情,洽谈得怎么样了?”
    夏禹笑道:“政府那边听说要投资,当然二话不说就积极配合我们。但是这里的官员办事效率与沿海城市和那边相比还是欠缺不少,我还是得多催着一点。近期还得来这里两到三次。不过,段二爷那边还是挺主动,几次打电话给我,问什么时候办厂,他已经组织好人员,一旦开工,就有足够的人力。”
    “段二爷虽然还算不错,但你还是得筛选一下,优中选优,可以在其他村也招募工人,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苏韬想了想,当初段二爷带着人闹事的事情,还是让苏韬心有余悸。
    他顿了顿继续道,“你也没必要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很多事情交给下面人来负责也没问题。王鹏也可以帮你分担一下工作。”
    夏禹点头道:“等我把事情落实下来,就交给王鹏来负责后期之行了。王鹏的性格还是有点内向,经验不足,跟政府那边沟通的话,我怕他会出现纰漏。”
    苏韬对夏禹的判断还是很认可,虽然王鹏是自己的徒弟,但他的优势在于了解药材和药性,并不擅长处理琐碎小事,还得继续磨砺一番。
    “三味制药的事情,交给你我特别放心。”苏韬笑道,“但你的工作方式还是得要改变一下,因为现在不是创业初期。如果你不打造专业的管理团队帮你出谋划策,你不仅会累,而且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总会出错,所以你下一步要往这方面去优化自己的工作体系。”
    夏禹朝苏韬点头,心中感慨不已,如果管理团队化,那意味着苏韬将彻底与管理层脱节,一不小心就会被架空,与此同时,这也是对自己的权利巩固,三味制药将完全掌握到自己的手中。
    苏韬竟然这么信任自己,夏禹内心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动。
    夏禹其实也了解苏韬,他现在算得上事业有成,但骨子里还是认为自己是个中医大夫,其余一切,都是为了弘扬中医做铺垫的。
    “等我返回汉州之后,就会操刀这件事,等公司全新的组织架构弄好之后,再交给你审核。”夏禹声音洪亮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