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琰的信言语恳切,询问郭嘉近况的时候,不忘提醒他要早些把老父蔡邕接过来。

    蔡美眉有些着急了呢?

    郭嘉微微一笑,将信收了起来,目光再次落到那个汉子身上。

    好威武的大汉!

    陈留距离中山何止千里?

    这个汉子能够为了送一封信,千里迢迢的赶来,也是个信人。

    别的不说,单从气势上就不属于典韦。

    “壮士贵姓?”

    郭嘉抱拳问道。

    他忽然对这个汉子有了兴趣。

    那汉子见到郭嘉这么客气,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太守大人客气了,某家姓许名褚自仲康,沛国谯人。曾经受过蔡家的恩惠,如今信已经送到了。太守大人如果没有回信的话,某家这就告辞了。”

    说着抱了抱拳。

    许褚!

    郭嘉顿时呆了呆,忍不住张大了嘴巴,险些叫出声了。

    这不是虎痴吗?

    他居然会到这里来给蔡琰送信。

    当真是峰回路转。

    许褚可是跟典韦齐名的绝世猛将。

    当初郭嘉也打算绕道沛国把他收了呢,只可惜时间来不及了,所以就放弃了。

    可是郭嘉万万没有想到,许褚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莫非这个蔡琰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旺夫命?

    想到这里,郭嘉登时喜笑颜开。

    许褚有些莫名其妙。

    “太守大人如果没有其他的吩咐,某家就告辞了!”

    为了给蔡琰送信,他已经耽搁了很多日子了,也该回去了。

    不忙不忙!

    郭嘉急忙道:“来人,准备宴席,款待仲康!”

    笑话,这可是虎痴,既然碰上了,自然也不能放过。

    太守大人!

    许褚急忙道:“某家还有其他的事情……”

    不可!

    郭嘉正色道:“仲康千里送信而来,乃是当时第一信人,本府君如果就这么让你走了,岂不是让天下豪杰寒心?这酒一定得吃。”

    说着不由分说的扯着许褚的手臂走向了内院子。

    见到郭嘉如此热切,许褚也不再坚持了。

    他虽然急着离开,但也不差这顿饭的时间。

    典韦立即跟了上去。

    他已经成为了郭嘉的贴身护卫,负责郭嘉的人生安全,这个大汉十分的危险,他自然是不敢怠慢。

    少倾,酒菜上来了。

    许褚也不做作,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好汉子!

    郭嘉再次称赞了一句。

    正想怎么把这个虎痴收归旗下的时候,外面忽然来报。

    “大人,不好了,太行山盗匪张燕入寇了。”

    什么?

    郭嘉愣了一下,脸上再次出现了凝重。

    这个张燕似乎也是个人物,手下有数十万黑山军,一直跟冀州霸主袁绍征战不休。

    以袁绍四州之地兵强马壮也没有奈何的了这个张燕。

    “来了多少人?”

    郭嘉平静的问道。

    “三万贼寇!”

    三万人吗?

    郭嘉忍不住捏了捏人中。

    如今他手下也只有苏甄两家三千余人而已,就算是临时征调卢奴民壮,最多也就五千人而已。

    五千兵马守城有余,攻击敌人却有差点人手。

    这时典韦忽然一跃而起。

    “主公,某家愿意出城击杀贼寇。有某家这双戟在,就不会让一个贼寇进入卢奴。”

    说得好!

    郭嘉猛的一拍桌子,道:“这才是我大汉朝忠勇之士。”

    说着拿起了酒爵。

    “恶来,来满饮此杯。”

    典韦也不谦让,端起酒爵一饮而尽。

    听到中山郡遭遇贼寇,许褚有些意外。又见那个长相凶恶的汉子如此豪气,许褚也有些意动。上阵杀敌,他也不差。只是他毕竟是初来乍到,不好意思毛遂自荐。

    见到许褚没有说话,典韦冷笑了一声。

    “原本某家以为你是个汉子,可没想到却是个胆小鬼。”

    不知为何,典韦一见许褚就有些不爽,似乎有些前世冤家的味道。

    总想找茬跟他打一架。

    现在机会似乎来了。

    果然这一句话激起了许褚的怒火。

    “你说谁是胆小鬼呢?”

    许褚猛的一拍桌子,怒吼道。

    自然是说你呢!

    典韦也不甘示弱。

    “如今盗贼压境,是好汉的就当留下了上阵杀敌,如今不言不语的算什么?”

    杀敌就杀敌!

    许褚也是个暴戾的性子。

    “某家听闻贼寇压境,早就有意留下了帮忙,只是不知道府君大人肯不肯手下我这个白丁?”

    郭嘉顿时惊喜过望。

    他正绞尽脑汁的想把许褚留下了呢,没想到二愣子典韦几句冷嘲热讽起了作用。

    许褚居然受激不过,自告奋勇留下了杀敌保境。

    这让郭嘉喜出望外。

    “仲康肯留下了助本府一臂之力,实乃是中山之幸啊!”

    主公!

    典韦有些不乐意了。

    “你太高看这家伙了。我看这厮答应是假,趁机逃走才是真的。”

    岂有此理!

    许褚几乎气炸了肺。

    他猛的跳了起来。

    “兀那丑汉子,你胡说什么,某家在家乡也是一方豪侠,何曾临阵脱逃过?你如此污蔑,某家岂能跟你干休?”

    典韦不甘示弱。

    “好啊,你只需打赢某家的双戟,某家就认你这个英雄。”

    郭嘉恨不得抱住典韦亲上两口。

    二愣子也有二愣子的好处。

    几句话就把许褚挤兑的下不来台。

    二愣子有二愣子的解决方式。

    典韦和许褚都是属于那种不服就干的类型。

    谁把谁干趴下了,谁就是真理。

    “二位息怒!”

    眼见二人掀翻桌子就要动手,郭嘉急忙站了起来。

    他一手抓典韦的衣袖,一手按住许褚的肩膀。

    “贼寇大兵压境,二位又何来这番意气之争。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共同对付那些贼寇如何?”

    一番话说的二人连连点头。

    “好,看在主公的面子,某家就不跟你这厮一般见识。有能耐战场上见。”

    典韦悻悻的说道。

    “哼,要不是府君大人说情,某家早就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许褚也气呼呼的。

    “肥猪,你说谁呢?”

    典韦恼了,双手已经按到了双戟的把手上。

    “丑鬼,说的就是你。”

    许褚也不甘示弱,双手叉腰,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我说二位!

    郭嘉有些哭笑不得。

    想不到这两位绝世猛将,居然犹如小孩子的秉性。

    或许当初曹阿瞒也没少为二人头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