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胖官差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郭嘉。

    这人是不是疯了,他们就是想讹诈一番,这才给郭嘉等人安插了一个盗贼的身份,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些文质彬彬的人不会是盗匪。

    可是郭嘉居然承认了。

    这有些不科学啊!

    但是胖官差没想这么多,双目只是紧盯着郭嘉等人的马车上。

    既然是贼寇,那这些东西都是贼赃,拿到了之后都是他们的。

    有的时候,贪婪也是一种动力。

    至少胖官差是这样的。

    兄弟们!

    他大呼了一声:“听到了没有,这些人自己承认是盗贼,他们的东西都是贼赃,一起拿下了。”

    说着带头向马车那边跑去。

    话说,这厮早就盯着这个马车了。

    作为官差,也有几分眼力,这马车车辙沉重,一看就知道带了不少东西。

    如今,这东西归他了。

    一想到这些好东西都归他了,胖官差就十分的兴奋,每一块肥肉都颤抖起来。

    哎!

    郭嘉长叹了一声。

    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厮他怎么就不知道转转弯。

    “恶来,动手,不要留活口。”

    郭嘉的声音渐渐变冷!

    明白!

    典韦发出了一声咆哮,拍马追上去,一戟就把胖官差的人头砍了下来。

    他早就恨得牙痒了,听到主公的吩咐,哪来还忍得住。

    胖官差的人头被砍下来了,但是身子还径自向前跑去,跑了几步这才歪倒在地上。

    啊!

    等到胖官差人头落地了,众官差这才反应过来。

    盗贼可是要杀人的。

    他们那里是对手?

    跑啊!

    也不知谁说了一句,众官差撒丫子便跑。

    这些人欺负一下老百姓还可以,让他们去打盗贼可是难了。

    哪里走!

    典韦拍马追了上去,一戟一个,全都砍死了。

    对这些欺压民众的蛀虫,他才懒得客气。

    既然郭嘉开口一个不留,他自然得照办。

    其中一名官差见逃不出去,急忙跪倒在赵云的面前。

    “子龙救命!”

    他见那相貌丑陋的汉子武艺奇高,自己玩玩不是对手,眼下也只有赵云能够救他。

    “现在求饶晚了!”

    典韦冷笑了一声,跳下马来,手上的铁戟毫不留情的挥了过来。

    眼见这个官差也要人头落地。

    这时,一只手臂忽然伸了过来,握住了典韦的铁戟,正是赵云。

    “壮士,手下留情!”

    原来千钧一发的时候,赵云伸手握住了典韦的铁戟,救下了那名官差的姓命。

    “这人虽然也是官差,但平素对百姓还算友善,并没有什么大恶。壮士就留他一条命吧。”

    赵云温和的说道。

    咦!

    典韦惊讶的看着赵云,他对自己的力气十分自负,这对铁戟也有八十斤,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少年单手挡住了。

    好小子!

    典韦手上加了把力气。

    赵云瞬间感受到了对方强大的压力。

    好大的力气。

    赵云暗赞了一声。

    一开始的时候,赵云就对看出了这个相貌丑陋的汉子不凡,尤其是他背上的那对大铁戟。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玩得转的。

    得罪了!

    赵云也运足了气力。

    既然他出面保下这个官差,就不会让典韦杀了他。

    一时间,二人在一支铁戟上较起劲来。

    旗鼓相当!

    郭嘉这边的徐晃和于禁大为吃惊。

    典韦了气力他们是了解的。

    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能够跟典韦拼个平手,当真是了不起。

    “走开,不要坏了老子的好事?”

    典韦双目露出了凶光,恶狠狠的看着赵云。

    这些人可是郭嘉让他杀的,如果完不成任务的话,会给这个新主人一个无能的印象的。

    还不快走!

    赵云沉声说道。

    眼前这个大汉的气力太大,他也未必能够稳操胜券。

    那官差身子一颤,立即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这边于禁正要弯弓搭箭,却被郭嘉制止了。

    眼见那名官差逃走,典韦被赵云缠住了一时追之不及,气的脸都青了。

    “小白脸,老子杀了你!”

    说着右手的铁戟也挥了出去。

    他已经被赵云激怒了。

    赵云用了一个巧劲,托起典韦的左手铁戟迎了上去。

    砰!

    双铁戟相撞,发出了一声巨响。

    典韦一时间只觉得双手发麻,但很快就恢复过来。

    我杀了你!

    典韦狂性大发,双手铁戟旋风般的挥舞起来。

    赵云不敢硬撼,只得连连后退。

    “子龙接枪!”

    这时另一个声音响起,正是赵云的哥哥。

    他也闻讯赶来,恰哈看到二人动手,立即拿了赵云的长枪掷来。

    接了长枪的赵云精神一震,摆开了架势。

    “这位壮士好精湛的双手戟法,赵云不才,想要领教一下。”

    行家一出生就知有没有。

    刚才跟典韦的一番交手,赵云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是个罕见的高手。

    能跟这样的高手过招,赵云也十分的兴奋。

    我杀了你!

    典韦这会儿已经有些愤怒了。

    双手戟更如狂风暴雨般袭来。

    来得好!

    赵云精神一振,手中银枪点出。

    典韦的铁戟犹如黑风压顶,能够撕裂一切。就像无敌的霸主,挥斥方遒力压万军。

    赵云的长枪就像和风细雨,看得见却摸不着。虽然柔和却不失凌厉。让人心生畏惧,不敢应战。

    一个霸气,一个王道。

    典韦的铁戟就像乌云黑夜,让人看不到光明。

    赵云的银枪就像梨花吐蕊。看见美的同时也失去了斗志。

    二人就是两个极端的类型。

    这一战杀的是昏天黑地。

    一百回合仍然不分胜败!

    好!

    徐晃连连点头,看的是动心不已,恨不得自己下去厮杀一番。

    他的武艺跟二人相差不多,自然能够看得出其中的奥妙。

    于禁这边就有些吃力了,看的是惊心动魄。

    他终究不是以武力见长的。

    府君!

    徐庶忽然道:“叫恶来停下吧,二人武艺相差无几。两虎相斗必有一伤。”

    他知道郭嘉来常山就是为了这个赵子龙。

    这个赵子龙也没有让人失望。

    不着急!

    郭嘉笑眯眯的摇了摇头。

    赵云和典韦都是三国顶级的武将,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短时间是不会分出胜负的。

    其实他一直好奇,究竟是赵云厉害一些还是典韦厉害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