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翊宸挑眉一笑,倒也不反驳她,只是看着她的眼神,多了一抹未明的复杂而已。

    回到住处,蓝妮可猛灌了一大杯子的水下去,这才坐到了沙发上。

    这家里,多了许多的东西之后,让她感到不便之余,却又特别的安心。“

    需要我帮你按摩吗?”顾翊宸走了过去,紧靠着她坐了下来。“

    可以吗?”蓝妮可抬头看他,神态有着一丝的娇媚。“

    躺下吧!”顾翊宸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腿,让她垫着自己。

    蓝妮可倒也不跟他客气,很是自然的躺了下去,只是仔细一点看便会发现,她的脸色有因此而微微的泛红。

    “就知道在山上这一阵颠簸会让你全身散架。”顾翊宸的大手,在她的肩膀很有力度的拿捏着,嘴里,还不忘嘀咕几句。“

    还好意思说,可都怪你。”他不说还好,一说,她便又想到了自己的车子,心口便不由得一阵发疼。顾

    翊宸的嘴角上扬,勾勒出一漂亮的弧度。

    “就这么生气吗?”“

    嗯!我这车可是刚买一年而已,更重要的是,价格不菲。”蓝妮可一想到那被剐蹭到惨不忍睹的底盘,便心疼到不行。“

    我看出来了,真要我赔你一辆吗?”顾翊宸的大手,感觉已经偏离了位置,但某人,却还没有感觉到,一门心思的放在自己的爱车上。蓝

    妮可侧过了身,面对着他:“我正在考虑。”“

    噗!有那么难拿主意吗?”顾翊宸把手,搭在了她的腰间,低头的凝视着她。

    “嗯!有点。”蓝妮可不知道,他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所以,担心自己真要他赔的话,会不会有点的过了。

    “那你慢慢考虑,我去洗澡,顺便给你放洗澡水。”顾翊宸把她给扶坐在沙发上,这才起身往浴室走去。

    蓝妮可噘着嘴,可怜巴巴的凝视着他的背影。说

    好的按摩呢?

    就这样结束了吗?

    把身子重新的深埋沙发,想到了今晚的黑衣人,不由得轻叹了口气。他

    们的主人,究竟会是谁呢?竟

    然会给自己几分的薄面?啊

    !好难啊!

    蓝妮可一把的抓过了靠枕,蒙在了自己的脸上。

    无比的颓废着。

    而她桌上的电话,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静等了那么的一会之后,她才烦躁的起身,连看一下都不曾,便直接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口气,听着很是不友善。

    “你不舒服吗?”那边,是关切的声音传来。“

    乔昀熙?”蓝妮可试探性的问,这个时候,他怎么会来电话,还以为,他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再搭理自己了呢?

    “对,是我,怎么,感到很惊讶吗?”乔昀熙今晚的声音,特别的温润,听着很是舒服。蓝

    妮可扯动了下嘴角,违心的说:“没有。”

    也不问他有什么事,就想着,等他主动的来告诉自己。“

    明天有空吗?”这是上次不欢而散之后,乔昀熙对她所发出的第一次邀约。

    “有话要说吗?”蓝妮可不太想去,感觉两个人现在,有些的尴尬。

    “嗯!”乔昀熙好像忘记了上次的不愉快,语气听着很是轻快的样子。迟

    疑了那么的一会之后,轻轻的叹息了下。“

    好吧!地点你来定。”

    “这么相信我吗?”乔昀熙话里有话,只是,蓝妮可没有多想而已。“

    难道你会害我不成。”蓝妮可不经意的问。那

    边,一阵的沉默,许久之后才有了回应:“不会。”

    “所以,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呢?”蓝妮可质问着他,同时的,脑海里也紧跟着响起了那通神秘电话。

    想着,对方究竟是谁呢?他为什么要自己提防着乔昀熙?

    会是自己所以为的那个人吗?可

    他,不是一早就已经离开了吗?所

    以,不应该会在S市才对。“

    那我待会把地址发你,我们明天见。”乔昀熙这次的声线,有了些颤动,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好,明天见。”蓝妮可说着挂了电话。

    一个抬头间,却发现顾翊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一旁,正一脸询问的紧盯着她看。“

    你洗好了。”蓝妮可的目光,落在了他那壮实的胸肌上,然后再急急的移开,有些的不太敢面对。

    “谁的电话?”语气,很是凌厉的那一种,听着,感觉是要生气了。

    “乔昀熙,他约了我明天见面。”蓝妮可很是坦荡的告诉了他,不作一丝的隐瞒。

    “他为什么整天约你见面。”顾翊宸明明就是吃醋了,但却表现出一副很是不以为然的态度来。“

    你在生气吗?”蓝妮可皱眉,自己跟乔昀熙,真的什么也没有。但

    如果他真的生气,她也能理解,毕竟没有哪个男人会乐意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

    “如果我生气,你是不是就不去了。”顾翊宸试探性的问。

    “嗯!如果你介意的话,我就回了他。”蓝妮可很是乖巧的回应,听话得有些让人措手不及。顾

    翊宸眼神复杂的凝视了她很久,然后才摇了摇头:“算了,你去吧!”

    他肯定不会知道,就因为他这样的一个决定,而付出了血的代价。

    “可你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蓝妮可起身,亲自的动手,把他身上的浴袍给拢紧了,以免自己看多了会流鼻血,那样的话,可就太丢人了。“

    没有。”顾翊宸回答得很是绝对,但恰恰因此,而暴露了他的心思。“

    没有就好,我去洗澡。”蓝妮可看着他的目光,多了几分的潋滟,总觉得今晚,他们会发生些什么似的。“

    嗯!”顾翊宸说着吞咽了下口水,也不知道,是什么勾动了他的心房。这

    一晚,蓝妮可洗澡洗得特别的久,就好像是故意在里面磨蹭那般,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出来。而

    期间,顾翊宸一直的没有去催促她。只

    是,在她出来之后,适时的给她送上了一杯红酒。

    “喝点。”眼神,带着一丝丝的魅惑,特别的能蛊惑人心。蓝

    妮可伸手接了过来,微微的有些颤抖,但却努力的镇定着心绪。“

    好。”把杯子贴近唇边,优雅的浅抿了口,让液体在嘴里停留了那么的一会,感受到它们的醇美之后,才给咽了下去。

    然后,娇羞的抬头与他对视。涟

    漪的氛围,在这一刻蔓延开来,两人,就那么的目光相对着,没有发出半丝的声响,却是无声胜有声。“

    今晚……”顾翊宸的话,还没有说完,双唇,就已经被蓝妮可给堵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