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黎天声音继续震颤虚空,他继续道:“现在我也给你上一课,就你这样的废物,也能称作天骄?也配龙魂掠夺,而我又岂会在乎你?以后在外界碰到我,最好退避三舍,不然你就不是假死,而是真的死去!”

    “你……”妖俊青年神色狰狞,在外界看到他黎天退避三舍?对于他而言,颜面何存?

    嘭~

    一声爆响,黎天大手用力,直接把妖俊青年的身躯捏爆掉来,随后只见妖俊青年化作一缕残魂消失在斩龙台之上,至于他的龙魂被黎天强势掠夺。

    见此一幕,旁边的南宫绝已经懵在那里,目光之中除了震撼,便是惊恐,紫金战袍又怎样?他黎天依旧可以逆袭。

    从始至终,黎天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可笑的是,他们还妄想掠夺黎天龙魂。

    “到你了!”这时候,黎天目光转过,凝视南宫绝,使得南宫绝心中绝望,他太不甘了,眼见就差一步便就走到最后,成就唯一,然而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而且他隐隐感觉,以黎天的天赋,即便他踮着脚,也只能仰望。

    到你了!

    宣判之声落下,黎天大手朝南宫绝抓落,南宫绝没躲,也没有闪避,他已清楚,这一切已经成了定局,即便反抗,也无济于事。

    更何况,黎天刚刚还掠夺了妖俊青年的龙魂,战力已经变得更加可怕。

    轰~

    一声巨响,斩龙台狂颤,只见南宫绝的身躯直接被黎天掌印碾压掉来,鼓破人亡,最后一缕龙魂也被黎天强势掠夺。

    什么是霸道?这就是。

    什么是不可一世?这就是。

    云浩然与云霓裳等人看着斩龙台中心的那道俊逸身影,心中似乎已经麻木,中洲之地,各大宗门天骄又怎样,依旧掩盖不住黎天的绝代风华。

    尤其是最后两战,那是直接以霸道的手段逆袭、碾压,令对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有等死,似乎正如黎天所言,他黎天又岂会在乎过他们?

    “你们过来!”就在此刻,黎天对着东无悔等人赫然开口,四人纷纷迈起脚步,朝黎天那边走去,来到身前之后,黎天继续道:“绽放你们的龙魂!”

    “哦!”四人同时点头,不知黎天何意,但还是想都不想,便就绽放龙魂,即便黎天掠夺他们龙魂,他们也无话可说,毕竟斩龙台的规则,只有一人能够获得完整龙魂。

    当然,黎天之前言规则他定,云浩然等人并不会相信。

    然而,就在他们绽放龙魂之后,黎天的龙魂也已经绽放,仅在骤然,斩龙台的龙威爆发,虚空之中乌云变色,似有神龙出现,渐渐,他们所绽放的龙魂逐渐融合,天地动荡不休。

    轰轰~

    有可怕的毁灭之力从虚空降临,猛然间只见坐立在斩龙天边缘的龙碑爆发出龙吟之声,嘭嘭嘭~使得龙碑炸裂,一头金龙残魂从龙碑之中呼啸而起,俯瞰黎天等人,透露着无与披靡的狂暴气势。

    “恩?”金龙虚影见下方还有五道身影,很是意外,于是吼道:“你们居然敢违反斩龙台的规则?可知死罪?”

    “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所有可以改!”黎天目视虚空,不卑不亢,气势凛然,使得金龙残魂一愣,继而吼道:“放肆,龙魂只有一人可得,你们之中再淘汰四人!”

    “一人,都不行!”黎天声音逐渐萧穆,他言:“要么平分,要么你便毁灭,二选一!”

    此言一出,使得云霓裳美眸闪烁,她开口道:“算了,我交出龙魂!”

    “一个侍女,有你说话的资格吗?”黎天怒喝一声,云霓裳美眸露出委屈之意,接着便就闭嘴。

    吼~

    金龙残魂大吼一声,狂暴的声音震耳欲聋,它声音赫赫:“小子,你太狂妄了,你没有把本尊放在眼里,不配获得龙魂,念你年少无知,饶你不死,离开这里吧!”

    “笑话,我即来,不得到我所要,岂会走?”黎天冷哼一声,脚步朝前一踏,似有龙威咆哮,骤然之间,天地间响起可怕的龙吟之声,使得那金龙大骇:“你龙魂已经绽放虚空,怎么还有龙吟之声从你身上传来!”

    “难道,你没有听过命魂生龙吗?”此言一出,那金龙虚影的神色震撼起来:“你说什么,命魂生龙!”

    “不错!”黎天声音霸道,刹那间龙吟之声再现,他的命魂绽放虚空,赫然乃是金龙,充斥着无上威严,黎天站在那里仿佛化身成真正的绝代君王。

    命魂生龙,天命所归?他的岂不是…天命?

    这一刻,云浩然看着虚空翱翔的命魂,神色彻底精彩起来,命魂生龙,天命所归,他之命,将来要执掌天下,这…这太……

    云霓裳清冷的眸子也被这一刻黎天的命魂震惊,难怪…难怪他之前言,规则他改,他天生乃是天地之主,言如圣旨。

    不过云霓裳此刻心中竟有一丝窃喜。

    黎天当他们的面绽放龙魂,意味着什么,云霓裳已经很清楚,这乃意味黎天没有把它云霓裳当做外人看待。

    要知道,命魂生龙,天命所归,将来乃执掌天地之人,要是这里的消息传入外界,可想而知黎天要面临多大的灾难。

    然而,黎天依旧信任他们,在他们面前绽放了龙魂。

    “你就不怕我把此事泄露出去?”这时候,云霓裳的美眸凝视黎天,黎天目光看向云霓裳,淡漠道:“你敢嘛?若你泄露,我不死,便是你云家灾难!”

    此言一出,云霓裳的美眸低下,没有再说什么。

    至于黎天也并未理会,他目光抬起,凝视虚空,淡淡道:“现在规则似乎可以有我来定?”

    “你既命魂生龙,本应天地之主,你之言自是圣旨,不过你确定要把这龙魂平分到他们身上,这可是机遇,以后不会再有!”金龙残魂不忘叮嘱。

    “既然规则我可改,自然由我做主!”黎天直言否决,金龙残魂无奈点头:“你既然决定,我也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