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小兰!和我说说嘛!那天佐藤警官和白鸟警官相亲是怎么回事?最后据说高木也去了,虽然我比较支持高木,但是我还是觉得佐藤警官嫁给白鸟会更幸福一些!”

    “喂喂喂!小兰!你别装聋作哑啊!聊聊嘛!”

    “爸爸!你很八婆耶!有这个功夫,你去处理一下你手里的案件不好吗?和我在这里聊这些八卦干什么?对于你这种支持白鸟警官的异类,我们高木后援会是不会和你交流消息的!”

    “哈?小兰!你就这样对爸爸吗?”

    “不然嘞?”

    坐在家里闲着无聊的毛利小五郎逗了半天小兰而被嫌弃后,只好自己转着笔自嗨起来。

    看到毛利小五郎不再纠结这个的小兰,讲书包整理好后,拿着几片面包向着门口走去。

    等她到了门口后,突然想起什么的她又转了回来。

    “爸爸!你这个周末有空吗?”

    “怎么了?”

    “园子约我这个周末去一个叫吹渡山庄的地方做巧克力,我们需要一个贴心的司机。”

    “周末吗?我还没有什么安排,可是做巧克力是什么鬼?为什么要做巧克力啊?”

    “因为马上就是情人节啊,据说在情人节那天自己把自己动手做的巧克力亲手送给自己爱的人的话,两个人就可以得到神的祝福,甜蜜的生活下去。”

    “搜豆麻跌!情人节?你说情人节马上就要到了?”

    得到小兰提醒的毛利小五郎立马将办公桌上的台历拿了起来,看着周末对应的那个14,心里暗中庆幸了半天的他,开始思考起了应该给英理送什么礼物。

    至于小兰说的做巧克力?抱歉!这种浪漫的节日不应该是和自己的爱人一起浪漫的度过吗?跟着女儿去一个莫名其妙的山庄做巧克力是什么鬼?

    再说了,小兰你做巧克力准备送给谁?你老爸我都没吃过你做的巧克力,你居然要给那个混蛋小子做巧克力?

    休想!

    于是在小兰呼唤了半天后,毛利小五郎相当敷衍的说自己貌似临时有事了,恐怕不能陪她们去了,她们也许可以坐园子家的车去?

    选择性的忽视了女儿那气呼呼的表情,脑海里已经是红酒烛光还有穿着晚礼裙的性感妃英理的毛利小五郎偷偷吸溜了一下自己的口水后,独自嘿嘿的猥琐偷笑起来。

    然而周末那天,开着gtr的毛利小五郎那火热的心就和车外飘飘而下的小雪一样,变成了一片冰凉。

    看着后面和小兰说说笑笑的妃英理,毛利小五郎表示他家的小兰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小兰了。

    这孩子居然学会了曲线救国,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放着园子家的豪车不做,但是已经把妃英理鼓动到这个见鬼的吹渡山庄的小兰此刻已经彻底立于不败之地了。

    而毛利小五郎幻想的二人世界也彻底和他说拜拜了。

    心里有气的毛利小五郎听着后排小兰,园子,和妃英理的笑声,沉默半天后还是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我就不明白了,一个巧克力而已,为什么非要去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做啊?在家做不好吗?我可以给你们提供全套的材料,想做多少就做多少!”

    然而毛利小五郎话音刚落,正在后面和小兰聊的欢的园子立马不见外的怼了起来。

    “喂!毛利叔叔!那怎么能一样呢?吹渡山庄那里可是有好几年的情人节巧克力活动了,据说好多在那里做巧克力的游客最后都终成眷属了!那是被爱神祝福的旅馆明白吗?再说了,妃英理阿姨又没有让你做什么,只是带她去那里玩一玩而已,你就这么多牢骚?该不会是你对妃英理阿姨有什么不满吧?”

    随着园子这个八婆这番话落下,明显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带着寒气盯过来的毛利小五郎缩了缩脖子后,选择了转移话题。

    “喂!柯南!你跟着我们干什么?该不会你也有要送巧克力的小女生吧?聊聊?到底是那个灰原哀还是步美?话说你这小子厉害啊!你叔叔我当年也就只有你阿姨一个人,你小子直接脚踏两只船!”

    “喂喂喂!叔叔!什么叫脚踏两只船?我还这么小,送什么巧克力?”

    “就是!爸爸!你怎么可以和柯南说这些?他还是孩子啊!”

    “是是是!孩子!孩子!你们继续聊,我开车就好!”

    发现自己说什么都不对的毛利小五郎叹息一声后,还是默默地选择了开车。

    而后排的三个女人很快就忘掉了他,继续叽叽喳喳的聊起了妃英理和毛利小五郎的以前,以及园子和她的京极真,至于那个消失的工藤新一。

    了解女儿心思的妃英理刻意的避开了这个话题。

    等到她们聊的有些打瞌睡的时候,绕过了不知道几座山的gtr终于停在了一个旅馆面前。

    “吹渡山庄!应该就是这里了!话说为什么如此的荒凉?一点儿情人节的气氛都没有?反而有些清明节的感觉?园子这个八婆该不会是被忽悠了吧?”

    将车停在一旁搭的停车场里,下车看着旅馆荒凉景象的毛利小五郎忍不住在心里偷偷嘀咕了起来。

    而就在他嘀咕的时候,一个带着针织帽的老婆婆晃晃悠悠的从旅馆里走了出来。

    “欢迎光临,几位尊贵的客人,这里是吹渡山庄,一个被爱神祝福的地方!祝你们在这里玩儿的愉快!”

    “等等!老婆婆!你确定这里是在举报情人节活动?还是什么被爱神祝福的地方?我看你是打着这些幌子诱骗我背后的这种小女生吧?”

    “爸爸!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对不起婆婆!我爸爸说话有些冲!”

    听到毛利小五郎这样和老婆婆说话的小兰忍不住提醒起了毛利小五郎,赶紧替他缓和了起来。

    然而也许毛利小五郎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客人,老婆婆并没有任何的不爽表情,对着小兰点了点头后,反而开始解释了起来。

    “大约十年前,的确有一对男女因为在我们这里做巧克力,最后变成了情侣,当时报纸杂志和电视都是报道过的!所以之后才有一堆女孩子蜂拥而来,导致我这个旅馆逐渐火了起来,可惜四年前,这家店的前老板,也就是我的先生去世了,随后这里就不断有鬼魂出现,于是来这里游玩的游客也就逐渐少了起来。”

    “鬼魂?”

    “嗯!所以如果不想收到这座山里徘徊的那些鬼魂送的奇怪礼物的话,下雪天就不要独自一人在这里外出!”

    “奇怪礼物?”

    “没错!莫名其妙出现的巧克力!”

    听着老婆婆那有些沙哑的警告,原本对于这个吹渡山庄相当向往的园子和小兰突然有些后悔选择来这里做巧克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