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呢!

    脸在哪里?

    方纵把手机放回兜里,心里尴尬,脸上火热,一肚子委屈没地方发,干脆看向灭霸的那边。

    灭霸还重伤着呢,打不过自己。

    那么,为什么不……“呃。”方纵刚看过去,发现灭霸哆嗦了一下,站起来就走。

    脚步飞快,就好像后面追着一只老虎,要把他给吃了似的。

    方纵撇嘴:“瞧这人,真没礼貌,国宴还没结束呢他怎么中途退出了?给不给印度的国宴一点脸?”

    “暴徒大哥说的对!”散克直接附和道。

    方纵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周围其他国家的,放在哪个地方都是跺跺脚能震三震的,眼神全都不对劲了。

    他们都不是一般人,对杀机,以及异常的气氛非常敏感。

    方纵刚对灭霸起了一点儿的小心思,灭霸就跑了,他们也很清楚灭霸为什么跑了。

    “暴徒大哥,来来来,我敬你!”

    “我也来!”

    “哈哈我也敬你,不过不是拍你马屁……你厉害啊,我都不敢针对灭霸。”

    大国小国,很多代表都凑了过来,其中不乏不怵东国和美利坚的,

    只要来人,方纵张嘴就喝,笑眯眯的不说话。

    言多必失啊,

    这些人,全特么的猴精!

    没了灭霸在,宴会显得更加热闹了,而在宴会后方的殿堂之中,有一个浑身气息非常平淡的女子。

    女子看起来二十来岁,却有着女人三十的成熟,还有女人四十的稳重,鹅蛋脸,模样和气质极为雍容。

    她穿着大红色的裙子,和眉心点缀金边红珠的侍女不一样,眉心是银白色的波形纹路,代表着圣女的身份,在整个皎月女神庙的里面,是一人之下和万人之上。

    “西装暴徒少年得志,想的都是花花草草的,把女神的亲妹妹和祖母交给他,真的靠谱吗?”

    鲁绮卡只是一个普通人,却位居圣女之尊,信仰的虔诚是毋庸置疑的。

    她用望远镜看了好几次方纵,还是担心出了岔子,在索菲亚闭关的殿门口轻轻跪下后,直接走出了宫殿的大门。

    路过国宴的时候,她又忍不住看方纵,却发现方纵已经不在原地了。

    “喝趴下了?”鲁绮卡疑惑的自语道,提起裙摆,进入了准备好的车辆。

    而在她的身后,方纵从一片明亮中迈步走出,笑着点了点头:“倒是个忠心的圣女,索菲亚的这边可以放心了。”

    四家子鬼物要对付他啊,都影响到血煞门了,这么大的手笔,绝不会只在国内。

    索菲亚的实力很强,但难保对方不会通过索菲亚的下属下手。

    方纵又想了一下,还是想不到四家子鬼物会怎么联起手来对付自己,干脆不想了,迈步走出去,好像踩着石阶一样,一步百米的走上高空。

    踏上两千米的高空后,身形穿入了云层。

    迈哈尔村庄,在印度,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庄。

    唯一让它大放光彩的,是印度三女神之一的皎月女神,在这里出生,也在这里成长。

    迈哈尔村庄里最豪华的建筑,就是索菲亚一家的小庄园了,位置在街道上,却拥有五百平米的院落,里面栽种了满当当的花草。

    藤蔓类植物攀爬刷得雪白的木质墙壁,延伸到窗台,而在阁楼小小的窗台中,露出一个和索菲亚长得相似,气质也颇为相似的少女面孔。

    薄薄的晨曦穿过藤蔓的绿叶,在她脸上投出了一层莹润的光。

    “建造厕所的电影拍了,不少村庄都在斗争,可为什么姐姐亲自开口,还是得不到该有的尊重呢?”

    希玛轻轻的说话。

    虽然印度有三位女神,但是普通的女性,还是很难得到尊重的。

    就好像厕所这件事情吧,不少地方的女性需要成群结队,每天清早趁着天色还黑一起去解决大小便的问题,除了清早以外,就只能忍着。

    男人们以为厕所是不洁之物,不能排泄在自己的家里,不过希玛以为,这些该死的男人,只是想满足他们的偷窥欲罢了。

    “斗争是很难胜利的,就算女神大人亲自开口,也很难让男人们遵从。”

    圣女鲁绮卡从希玛的背后走出来,把希玛的下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作为女神大人的亲妹妹,希玛的家里肯定有厕所以及一切方便的东西,她知道希玛不只是想着自己,也想着别人,知道希玛和女神大人一样,都有着乡村姑娘独有的那种自主和倔强了。

    她喜欢希玛,就好像她虔诚对待女神大人一样。

    鲁绮卡看了看院落外面没多远的一栋小房子,那儿就是公厕,可是在女神大人闭关之后,公厕又被别人给占用了。

    她摆了摆手,两条漆黑的影子就低头离开,去处理公厕的事情,她自己抚摸希玛的秀发,道:“跟我走吧?”

    希玛摇头:“祖母大人不肯走,我不能走。”

    鲁绮卡轻声道:“女神大人让东国的西装暴徒来处理此事,意思很简单,就是能处理就处理,处理不了就把您和您的祖母一起带走。我看西装暴徒不是善茬,少年得志,行事肆无忌惮,于其让他硬来,不如我派人送走您的祖母大人,省得西装暴徒下手没轻没重的,伤到了您的祖母大人。”

    一大趟子的话,让希玛有些发晕。

    但大致听明白了。

    她深深的注视鲁绮卡,问道:“您不喜欢姐夫?”

    “东国有句老话,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鲁绮卡点头道:“西装暴徒太招人眼球了,他要是懂得收敛还好,可是我看着他的所作所为,他根本不是懂得收敛的那种人。你知道吗,他把灭霸踹进了河里,这是明目张胆的和美利坚翻脸,我怀疑他返回东国后,第一个饶不了他的就是杀鬼队,是他们的自己人。”

    “姐夫和美漫英雄本来就有仇,海王亚瑟要杀他,他只能杀了海王亚瑟,所以他和灭霸根本做不了朋友。”

    希玛为方纵开脱,突然被街上的哭声惊吓到了。

    她拨开藤蔓,屋外的阳光让她眼前有段时间的发黑,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抱着一个弱小的身体,在街上一边痛哭一边奔跑着,后面跟了很多人。

    希玛认识那个女人,村庄里的人也都认识她。

    那个女人是村里小学的三年级教师,希玛平时看见她,都是非常有素质的,今天怎么打扮的像个泼妇。

    她手里抱着的是她唯一的儿子,今年六岁,她儿子得了什么病吗?

    希玛在心里猜测,想要过去帮忙,却被鲁绮卡给扯住了,只能趴在窗台上,看着下面自顾自的着急。

    下面的街上围满了人,都是一种事不关己的冷漠表情,希玛突然觉得自己也一样,就算女人的儿子死了,她也不会感到痛苦,只会怜惜,她痛恨此时的自己是这么的现实。

    没多久,一条黑影出现在鲁绮卡的身后,轻轻说话。

    希玛才知道女人的儿子已经死了,而且死的有些滑稽,只是源于一盆洗脸水的事情。女人本来要帮她的儿子洗脸的,忘了拿毛巾,就回去拿,可是等她回去的时候,就发现她儿子的整个脑袋被埋进了脸盆里。

    事情非常奇怪,因为只是拿个毛巾的时间,女人的儿子就被一盆小小的洗脸水给淹死了,就算摔倒了,他也应该知道爬起来吧?男孩已经六岁了,完全可以自己站起来。

    而且这么短暂的时间,活人怎么会被淹死?

    希玛和鲁绮卡的脸色都阴沉了下去,因为事情又发生了,就是索菲亚拜托方纵试着解决的事情。

    这是一种恐惧,一种随时都会让人结束生命的恐惧!

    因为,女人的儿子,已经是十天内死掉的第三十个人了!

    鲁绮卡道:“还是莫名其妙的那一种死亡,女神大人座下的强者不多,最强的也只是术级二段而已,他没有查出来端倪,就是说对方远比他更加强大。希玛,跟我走吧,不要留在这里,我派遣不了足够的强者保护你们。”

    希玛摇头:“我跟着祖母。”

    “我会把您的祖母一起带走!”

    鲁绮卡的声音焦急起来:“我知道西装暴徒有本事对抗术级六段,但是他的行事作风太过暴躁,我很怀疑……”

    “很怀疑什么?”

    突然有人说话,打断了鲁绮卡的声音。

    小小的屋子里,也蓦然出现足足五条的漆黑身影,接连的冲上窗口,却被一股子劲风压在地上,强大的力量压迫着他们,却对脆弱的地板没有造成半点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