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不是人类,我与你们有区别。”龙七祖笑了:“你们在我眼里,就是蝼蚁。”“

    既然你视我们为蝼蚁,那你为什么还要以人身示人,你敢不敢把人的本体现出,指着老天骂一顿,然后在天劫中灰飞烟灭?”李言心冷笑一声道。“

    一边视我们为蝼蚁,一边却以人身示人,呵呵,殊不知,你这种逃生的方式,比我们这些蝼蚁还有所不如。”李言心冷笑道。“

    够了。”龙七祖眉头一皱,李言心的话深深的刺痛了他,让他勃然大怒。“

    呵呵,够了?”李言心笑了:“我搞乱,刺痛你的心了吧?不要在以那幅高高在上的样子示人了,因为你的骨子里,就是一个蝼蚁,在天道面前,你连蝼蚁都不如。”

    “正是因为你一在强调我们都是蝼蚁,所以才充分的体现出来了你内心的自卑。”李言心冷笑道:“一个被天道给逼的东躲西藏的人,还口口声声的说别人是蝼蚁,呵呵,你是我见过的最无耻,最不要脸的人。”“

    你的这一句话,把我们两个之间有可能和解的可能给彻底的抹杀了。”龙七祖叹了一口气道:“说真的,我是真的想收你为徒的。”

    “因为我的玲珑之心,所以你想收我为徒,对吗?”李言心笑了:“不妨告诉你,一个人惧怕过天道一次,以后,不管给他在多的机会,他都会害怕的。”

    “一是因为这个人胆小懦弱,二是因为天道之威在你心中生了根,所以你畏惧天道,畏惧它所带给你的一切。”

    “不要说你能重新在来一次,重朔龙躯重新渡劫,哪怕是在给你一百次机会,结果还会是一样的,你这种人,注定躲不过天劫的。”李

    言心的一番话,让龙七祖怔在了当场,是的,李言心说的话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他是经历过一次渡劫的人,本来那一次,他是有机会化劫为龙,直入九天的,可惜,那天地之威实在是太让他震憾了,他的心里对天道有了一丝惊惧,正是因为这一丝惊惧,所以他渡劫失败。所

    以他走尸解之道,让自己在天劫中生存了下来,然后化为半龙之躯在这个世界上苟活着。

    然而这些年来天劫一直没有放过他,每隔些年,便会有五百年的天劫在等着他,除了东躲西藏之外,他没有一点办法,李言心说的一点也没错,他的心对天劫产生了恐惧,哪怕现在给他一千次机会,他也不可能渡劫为龙。右

    手一握,龙七祖对着李言心一拳击了过去,既然天道不容他,那么为什么还要重塑龙躯,承受一次蜕化之苦呢?天道不容,吾道不孤。

    呼,周边的空气仿佛都随着他这一拳而化为齑粉,周边的空气,在这一瞬间仿佛凝固了起来,李言心突然觉得,身边的空气在这一刻变得有千斤重。

    她现在就算是抬一根手指都困难,李言心眼睁睁的看着龙七祖袭过来的这一拳,虽然这只是平平凡凡的一拳,但是所带来的威压却势不可档。一

    瞬间,李言心感觉到混身冰冷,那无尽的拳意,让她感觉像是末日来临一般,她想抵抗,但是偏偏她混身上下仿佛是被千斤重力束缚一般,让她一动也不能动。她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拳袭来,然而她却没有一点办法。

    “真的…就要这样死了吗?”李言心在这瞬间有片刻的恍然,然而在这片刻的恍然中,她的内心却又有另外一个灵魂在挣扎着。“

    不,不能就这样死了,我不甘心,我还要不入轮回,遨游三界,我还要踏破虚空,不在五行,超脱三界,我不能就这样死了。”仰

    天一声嘶叫,李言心一身白衣在这瞬间变为黑色,她的双眼也在这片刻变为双瞳,随着她双瞳中寒芒一闪而过,她右手一抓,冷月提起,然后迎着那道涛天拳势一剑斩出。

    轰的一声响,李言心的身形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飞跌出去十多米远,而龙七祖的这一拳之势也随即消失。“

    呵呵,你这一次入魔,滋生了魔魂,但也正是因  祸得福啊,你现在有了魔体,啧啧,魔体的实力,比你本尊要强大数倍都不止。”龙七祖看着李言心,他赞道:“奇迹,这真的是奇迹啊。”“

    少废话。”魔化后的李言心显得杀意十足,她冷冷的说:“想要姑奶奶的命,也得看你自己有这个能力不。”

    “呵呵,恕我直言,哪怕是十个魔化后的你,也休想打败我。”龙七祖冷笑一声,他倨傲的性格又出来了,他右手一握,虚空都为之凝固:“汝等,皆为蝼蚁。”李

    言心的身体在度僵在半空,但魔化后的她实力提升了数倍不止,她双瞳中寒芒一闪,瞬间便恢复了自由,她在度倒拖冷月,猛的向龙七祖冲过去,她挥起手中冷月,带起数道幽芒,向龙七祖当头斩落。“

    破。”龙七祖右手一指,半空中的李言心身体一僵,她的这一式杀招化为无形之中,但是她却一点也不肯退缩,她在度抓起冷月,对着龙七祖一个横扫。

    “杀。”龙七祖一个字吐出。只

    见平静的夜空突然风起云涌,这一个杀字清清咧咧的响起,夜空中,一道杀机划破天际。

    李言心双手紧握冷月,面对那漫天杀机,她丝毫不惧,她盯着那半空中呼啸而来的杀意,一剑斩下。嗡

    的一声响,天地恢复了平静,一道无形的杀意穿破了李言心的身体,急驰而去,咔嚓一声响,李言心身后的那两棵大树倒在了地上。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李言心依旧握着冷月,她盯着龙七祖,没有丝毫退缩,而龙七祖一个杀字吐出了之后,便没有在攻击。“

    我说过,哪怕是十个魔化的你,也不是我的对手。”龙七祖突然笑了,他轻蔑的看着李言心道:“你们人类,都擅长用三寸不烂之舌来迷惑敌人,刚才,我差点被你绕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