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尚一脸的委屈,他这才意识到,这个师父,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师父了,这家伙心狠手辣的劲头,真的能下狠手啊。

    林煜的话音刚落,花和尚还没有来得及回复,只见无空又抓起花和尚的另外一只手指,微微的一拗。

    咔嚓,在林煜和花和尚两人一脸懵逼的情况下,花和尚的另外一根手只在一次被无空给弄断。“

    没错,你是我的徒弟,我是不会动你一根手指的,我会动你两根。”无空呵呵笑道:“林煜,千万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和你磨。”

    “你这不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林煜略有些无语的说:“你这是一点耐心都没有啊。”“

    林煜,想想办法吧,不然的话我这几根手指,恐怕不够他一弄的。”花和尚哭丧着脸叫道:“这已经不是我的师父了。”“

    没错,我的确不是你的师父。”无空呵呵一笑道:“我刚才说过,披着你师父的这身皮囊,我过的挺辛苦的。”“

    那你就离开我师父,不要呆在我师父的身体里不出来啊。”花和尚怒道:“就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东西,一边霸占着别人的身体不走,一边还要嫌弃别人的身体。”“

    呵呵,废话少说,你要弄清楚,现在你是在我手里,信不信,我一根手指就能把你给掐死?”无空笑了。“

    有种,你就掐死我吧。”花和尚咬咬牙,他怒道:“反正现在我都在你手中,你是我师父,我是你徒弟,你一手培养了我,现在在一手毁了我,我无怨无悔。”

    林煜有些吃惊的看着花和尚,他从来没有想到,花和尚居然还有这样的气魄,因为在林煜的印像中,这个又大又胖喜欢喝酒的和尚,虽然谈不上是贪生怕死之辈,但绝对不是那种硬气的人。

    这货现在居然能说出这一番话来,说真的,这着实让林煜对他刮目相看,如果不是形势有些严峻,林煜就要拍手喝彩了。“

    你确定?”无空盯着花和尚,他突然笑了:“你是我的徒弟,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呵呵,你刚才这无畏的说法,怕是为自己壮胆的吧。”

    “你又不是我师父,你怎么知道我是为自己壮胆的?”花和尚怒道:“我又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

    “对,我不是你师父,但是我这里,有你师父的全部记忆  。”无空指着自己的脑袋,他呵呵笑道:“所以,你肚子里面有多少花花肠子,都清楚。”

    “你…”花和尚语塞,说真的,现在他要说自己不怕,那绝对是假的,这家伙明明已经怕的双腿发抖了,虽然抓住自己的是无空,但他并不是自己的师父。“

    什么时候了,我们能不能先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去?”林煜有些无语的看着花和尚说“这不是你师父,你千万不要刺激他了,说不定他真的会弄死你的。”

    “好,我闭嘴,林煜,我的身家性命就交到你手里了,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花和尚果然闭上了嘴,他不在说话了,他觉得讲在多的话估计也是徒劳。

    “我们,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林煜盯着无空道:“这是你徒弟啊,你真的能下死手杀了他吗?”“

    林煜,你不要刺激他了行不行?”花和尚大怒,林煜这话明显就是在刺激对方好不好,哪有他这样劝架的?

    “好好,不刺激,我好好说,我这一次真的好好说。”林煜连忙改口道:“无空大师,我们真的没有必要闹成这样,我们现在好好的商量商量你看好吗?”

    “商量?有什么好商量的?”无空微微一笑道:“我想要什么,我想你应该知道,你把你的东西交出来,我就放人,就这么简单,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话不是这么说的。”林煜摇摇头道:“你想得到丹方,而我不想放弃丹方,我们两个的目的本来就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在想,我们有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把这件事情给完美的解决了?”林煜笑道:“或许那样的话,我们可能闹不到这么僵的。”

    “没有商量的余地。”无空摇头道:“我知道你的花样多,但是这一次,我希望你不要在耍什么花样了,真的,没有任何意义。”

    “确实,没有任何意义。”林煜叹了一口气,他颇有感触的点头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一切坚持都是渣渣。”

    “呵呵,你能说出这句话来,看来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无空哈哈大笑道:“林煜,快点吧,我没耐心了。”“

    师兄。”林煜对着上方的一棵大树叫了一声:“你还没有准备好吗?”

    “准备好了。”随着一声爽朗的笑声传来,一条人影自天而降。或

    者准确说是从无空上方的那棵大树上降下来的,这条人影手中一杆杏黄色的大旗一展,呼的一声,一道黄色的布幕瞬间把方圆数十丈都给罩了起来。

    无空一声沉喝,右手微微的向前一抓,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但是对方右手微微一甩,他的手突然变得像是泥鳅一般泥溜溜的。

    无空一手抓了个空,他向前一步,暴喝一声,猛的向前击去,噗,他的这一拳正中眼前的身影,但是这个身影微微的一晃,然后迅速的向前蹿去。

    等无空接着要向前追的时候,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对方的身影,而他的眼前,也是白茫茫的一片,像是起了一阵迷雾一般。“

    呵呵,你是李玄武吧,一尘真人坐下的三弟子?”无空笑了,他冲着一个方向说。迷

    影幻踪阵法,李玄武自创的得意阵法,这个阵法是以天地五行为基,外加分外化身的幻术共同筑成,能让人迷失其中。

    迷雾的外面,夜色依旧,只是李玄武微微的跪倒在地上,他不停的喘息着。

    刚才无空的那一记,对他造成的伤害也着实不小,虽然说他用秘法卸去了一半的力量,但是但是无空是何等神通,他这一记别人是无论如何都接不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