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经过这里,需要船只来度,是需要一件起源境级别的法器。

    但第二次,则需要两件起源境级别的法器。

    这样几何型的增长,即便是韩阳,也是吃不消的。

    现在的韩阳,恨不得一拳将那尊雕像击碎。

    韩阳指着雕像低吼:“算了,我就不信,我不能通过这里了。”

    闻言,那尊雕像哈哈大笑。

    雕像笑着说:“哦?我守护这里无数年,这么多年来,我见过了很多修士经过这里。但是只有少数修士,愿意用起源境级别的法器来换取渡船的机会。那些不愿意兑换机会的修士,最后都葬身在河底之中,你可以看看。”

    说完,雕像挥挥手。

    河水的迷雾,被雕像的道力震开。

    此时,韩阳清楚看到河底之内,有很多陨落的修士。

    这些修士似乎还保存十分完好。

    “雕像虽然很喜欢高级法器,但是它的话,似乎也不是瞎说。”韩阳心中嘀咕一声。

    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现在韩阳需要的是时间。

    只有足够的时间,才能够及时完成任务啊。

    但想要完成此次任务,就必须消耗两件起源境级别的法器,这实在是亏本啊。

    想到这些,韩阳想了想,摇摇头。

    他对雕像说:“好吧,我在想想,这里肯定还有其他方式,度过这条河水的。”

    “看来,你能够从彼岸世界回来,也不是偶然机遇啊。你知道了些什么?”雕像饶有兴趣盯着韩阳,询问。

    “我懒得理你。”韩阳摆摆手,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此刻,韩阳开始在河岸上到处行走。

    他在寻找传送阵。

    韩阳知道,在那边的星河村,既然是一座单向传送阵的话。

    那么,这里应该也有一个单向传送阵,通往星河村的。

    韩阳最后在河岸边,看到了一处断崖。

    这处断崖,和世俗世界中的断崖,没有任何区别的。

    换做是一个世俗中人,看到这处断崖,根本就不会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对于韩阳来说,他已经是起源境中期的修士。

    他第一眼,就可以看出,这处断崖其实是一个巨大的法阵。

    也不知道这个法阵,到底是怎样的法阵。

    难道会是传送阵吗?

    韩阳心中想着。

    他身形一闪,来到断崖。

    真正来到这里,韩阳才惊骇发现,这里真的是一个传送阵!

    而且这个传送阵,还真的是单向的。

    只能够过去,不能够回来。

    看到这里,韩阳微微一笑,想也不想,将系统内的紫色灵石,向传送阵内丢出十颗。

    随后,他站在法阵之中。

    看到这一幕,雕像微微颔首。

    雕像低声喃喃:“怪哉,难道他真的知道这条通道的秘密?”

    “不可能,这条通道,除了那个强者意外,没有什么修士能够知道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算了,能够知道这条河流的奥秘,还是不简单的修士啊。”

    “我倒要看看,这个年轻人,是否会成功。”

    雕像看着韩阳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它再等待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也没有看到韩阳的回来。

    至此,它才不去观察韩阳。

    在它看来,韩阳应该是去到彼岸世界了。

    “有趣,我倒要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等他回来,我再询问也不迟。”雕像嘿嘿一笑。

    但是他不会知道,韩阳离开彼岸世界,不需要走回来。

    而是可以直接通过群功能的传送,回到任何一个群成员身边。

    韩阳的身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彼岸世界的星河村。

    在这里,韩阳已经是第二次到来了。

    上次来的时候,韩阳的修为,才是道元境。

    遇到一个起源境大圆满的桑树,那时候的韩阳,只有逃跑的份。

    但是现在韩阳再次来到这里。

    他清楚看到,那棵桑树的修为是起源境大圆满!

    怪不得,上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韩阳总感觉它十分强大!

    起源境大圆满,以韩阳现在的修为,还不足以抵挡。

    因此,韩阳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毕恭毕敬。

    那个壮汉,看到韩阳的到来,他十分高兴。

    “前辈,你回来了。唉,真是令我很担心啊,我还以为,前辈你不能回来了啊。”壮汉的修为并不高,但是一身的蛮力,以及肌肉,都是十分显眼的。

    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平时的狩猎,带给他的效果是十分明显的。

    韩阳看到他,也微微一笑:“是的,我回来了。怎么样,消耗的时间不多吧?”

    “嗯,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你不用传送阵,就能够从星河城内回到这里,这速度,只有起源境的修士,才能够做到啊。前辈你的修为,难道是起源境的?”壮汉一边前来和韩阳打招呼,一边将韩阳带到星河城内。

    在这里,韩阳见到了祭师。

    可是这一次,韩阳看见祭师的状态十分不好。

    他苍老了很多。

    而且似乎得了一身病。

    祭师看到韩阳的到来,似乎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他对韩阳说:“你终于还是来了,这是第二次,但永远不是最后一次。我观察星象,北方的破军星大亮,当你出现的时候才开始亮的。破军星大亮,是彼岸世界天翻地覆之象啊。”

    “祭师你是为这件事变成这个样子的?”韩阳询问。

    “是,但也不是,我是在为你担忧。”祭师说。

    韩阳满不在乎。

    这种事情,韩阳本身就不想那么多。

    事实上,韩阳对于星象之类的说法根本就不信。

    和祭师告别之后,韩阳通过传送阵,再次来到星河之城!

    在星河之城内,韩阳依旧是没有见到任何一个生灵。

    但是韩阳明白,在这座看似什么也不存在的星河之城地底世界之中,隐藏着无数生灵。

    或许,他们只有在夜间的时候,才能够出来。

    韩阳一路不停,继续向前方传送。

    从那口水晶棺内得到的彼岸世界地图。

    韩阳对于彼岸世界,有了大概的了解。

    现在,韩阳看到,任务场地的那座求仙山,就在不远处的一个湖泊之外。

    从这里到那里,韩阳预计,即便是用传送阵,可能还需要十个小时的时间。

    现在的时间,还有十个小时。

    必须尽快去到求仙山。

    韩阳连续传送了十多个传送阵,终于来到任务场地,求仙山。

    这座山上,的确有一根巨大的石柱。

    看来,任务所说的石块,应该就是这根石柱了。

    而韩阳看到,石柱底部,镇压着一只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