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注册官方网站-银河娱乐手机官网-澳门银河娱乐官网

> 都市言情 > 官涯无悔 >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我就是贾经理
快步走进屋子,楚天齐问:“他要交待?”

胡广成点头道:“是。刚才他一直嚷着要见局领导,说是要交待,我就给您打了电话。”

正这时,乔海涛推门进来:“县长到了。”

看着对方发青的眼窝,楚天齐道:“老乔,没休息一会儿?”

乔海涛回复:“我休息了一小会儿,老胡一直没休息。县长你这连来带去,也才三个小时呀。”

“胡局长辛苦了,开始吧。”楚天齐向胡广成示意着。

“好的。不辛苦。您二位请坐,我去了。”说完,推门走了出去。

楚天齐、乔海涛都坐到椅子上,揉揉眼睛,戴上了耳机。

过了一会儿,监控画面上出现了人影,乔顺被带进了屋子。

在特制椅子上坐好,乔顺连打了一串阿欠,神情非常疲惫。

得到局长点头示意后,经侦大队熊大队长说了话:“乔顺,是你说要交待吗?”

“是,我找局领导。”乔顺点头道。

“我来了,有什么就说吧。”胡广成接了话。

伸头使劲看了看对面,乔顺说道:“我就是贾经理。是我指使那个同名的耿直冒充‘网络世界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到县里投的标,也是……”

楚天齐与乔海涛相视一笑,按下拾音器开关,说:“问他钱的事。”

耳机里传出一声“好的”,然后是胡广成问话的声音:“乔顺,那六十万元设备款在你手里吧,现在在那儿?”

乔顺再次点头:“是,我拿上耿直给的支票后,就去银行全部提了预约的现金,然后辗转回到首都。担心被人发现,我没有存银行,也没有放出租屋,而是放到了那处旧厂房里。”

“放那了?那会安全?具体在什么地方?一共多少钱?”胡广成急忙追问着。

“安全。肯定没人发现,除非拆迁。六十万一分不少,我把它放到了……”说到这里,乔顺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听到耳机里的话,楚天齐道:“这家伙又滑又精,不但对包装物做了防鼠虫撕咬、防水处理,竟然还在那个下水井盖上特意弄了那么多臭屎,也真亏他想的出来。”

“确实是奇葩。”乔海涛也不禁感叹。

安排熊大队长立即带人赶赴首都起获款项,然后胡广成问:“六十万没花?那四十台电脑是怎么来的?整个中标过程是怎样的?有什么猫腻?”

乔顺回复:“刚签订协议的时候,我就用不到八万块钱弄上了那些东西,这都是从上家支付的采购款里出的钱,付的那十万块钱保证金也是。在收到那六十万后,我一分没动,就把它放到了现在的地方,然后用一万六千块钱,买了那两台真的,来应对你们的检查。准备过了长假以后,再花十万左右把剩下的也弄上,结果还没弄上那六十台,就被你们抓到了。

其实中标很简单,就是一个字——钱。我获知这一百台电脑招标信息后,先仔细研究了招标公告,然后就和财政局联系。借着了解招标信息之名,和财政局政府采购中心主任见了面,送给了他三万现金。班云生答应‘关照’,并代为向评审专家付了辛苦费共两万,还有给财政局主管副局长的一万,也是他转交的。有钱开路,再加上我们提供的都是网络世界有限公司的资料,实力自是没的说。最关键的是,班云生向我泄露了标底,中标就更是十拿就稳了。

设备进场之前,我又和教育局许耀星取得了联系,向他表示了‘心意’。这家伙别看官不大,胃口还不小,张嘴就要五万。这一关还真绕不过,经过讨价还价,最终以两万成交。就这么的,随机抽样检查变成了定向检查,顺利的通过了验收这关。然后又通过财政局副局长的引荐,与国库中心主任建立了联系,自然也要付一万块钱的,同时和这名副局长签订了补充协议,就是关于六十万款项支付的事。就这么的,验收问题解决了,钱也到手了。”

“看来你真是太精,也精的太过了,胆子更大。你也不想想,就那劣质玩意能不出事?你就不怕承担法律责任?”胡广成训斥着,“就不怕造成危险,不怕因此对他人的伤害?”

“怕?怎么不怕?我也怕警察抓我。可是我就没想到这东西能出事,以前都是这么操作的,这次也就每台少了二百五十块钱,结果却成这样了。”说到这里,乔顺感叹起来,“伪劣产品害死人呀,看来还得买好东西,这二百五省得太不值了。”

听到这种感慨,不但现场的胡广成哭笑不得,监听室的楚天齐、乔海涛也很是无语。在这家伙眼里,两千块钱的电脑就已经是好东西,不出事才怪。

乔顺接着讲:“正因为怕出事,怕警察抓我,我老早就做了准备,当然我压根就没想什么自燃、爆炸的事,只是觉着假冒的东西容易留下把柄。担心承担后果,我就想到了找人背祸,恰好就发现了那个耿直发在相关网站里的求职信。于是,这小子就成了‘替罪羊’目标,我专门和他取得联系,不远千里上门‘求贤’。

通过一交谈,我发现这小子很符合我的要求,电脑科班出身,又有实际工作经验。当然了,比他技术好的人多的是,可是那些人的待遇要求也高。这小子不但穷,关键还没有任何背景和后台,否则我还真不敢最终打他的主意。不说大的背景,就是有个大混混做后台,咱也不敢惹,要是有个县长亲戚咱同样得罪不起。”

听到画面中这家伙的比喻,楚天齐真是不舒服,却也只能不舒服。因为这家伙说的就是其心中想法,就是觉着县长和大混混都有惹不起的地方。可是殊不知,这样的类比,会让人跟着躺枪。及至听到后面的话,楚天齐心理平衡了,下意识的看了乔海涛一眼,乔海涛也正一脸无奈的回望着。

乔顺继续说:“不说县长了,哪怕就是个副县长或是公安局长做他后台,我也绝不招惹。觉得这家伙很‘保险’,我当下就给了他两千块钱,让他做北上的路费和吃住费用。这家伙果然没见过大钱,当下便感激的不行,就差直接跪下磕头喊爷爷。看到他这么点出息,我心里更有底,就马上回首都等着了。

在等他的过程中,无意中向两个朋友说走了嘴,讲了招聘人的事,当然没讲我心中骗人的想法。不曾想,那俩家伙却突发奇想,说是应该向这家伙敲竹杠。这我倒没想过,不过这也正符合我的‘强力控制’思维,于是一拍即合,那个‘仙人跳’方案就出来了。果然和预料的一样,这家伙太没出息了,第二次见面,就敢享用给他找的那种女人。他不倒霉谁倒霉?我就又进一步控制了他。

最没想到的是,偷偷窃取‘网络世界有限公司’相关资料,竟然还闹出个和他同名的耿直,还是那家公司的项目经理。这一下子又多了个替罪羊,简直就是天助我也,想不成功都不行。为了更保险,我在某一天上演了自泄隐私一幕,让他记住了我背上那个人造痦子,以备关键时刻脱身。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敢玩大的,就是小打小闹,结果根本没犯事,就胆大胃口也大了。也是该着,我就发现了这笔买卖。”

忽然,胡广成耳中传来楚天齐声音:“你问他,在县里有什么当官亲戚?到底是谁?在这件事中给他提供了什么帮助?”

胡广成立即按县长原话意思,进行了提问。

“我的亲戚是……”乔顺神秘的说出了名字。

是他?楚天齐不由一楞。

……

一栋居民楼里,中单元三层中户居民家。

女主人长叹一声,从男人身上拿开了右手:“哎,不中用的东西。”

男人没有辩解,更没有反驳,而是怔怔的望着屋顶方向。

意识到男人的无视,女人顿时来了火气:“我说你呢,这才二十天不在一块,你就成这德性了?说,是不是出去找女人鬼混了,是不是让人家男人撞到,吓的不管用了?”

男人还是没说话,还是眼望屋顶呆呆出神。

“你太欺负人了。”女人“呜呜”的哭了起来,“好不容易两人出趟门,临了临了,你又开什么狗屁破会,我只好一个人出去。可你倒好,不但不觉得愧疚,反而跟别的女人鬼混上了,连个好脸都不给我,做点这事你也不行。说,必须给我个说法,不给就没完。”

男人依旧没有转头,但却说了话:“哎,那事就不该让我看那女人眼色呀。”

女人一楞,随即惊呼着,甩手一巴掌:“好啊,你竟然跟姓肖娘们鬼混上了。老娘难道还不如她?乔金宝的女人你也敢动?”

“放你*娘个屁。”男人抓住近在眼前的巴掌,怒吼着,“非他*妈叨叨让尊重那娘们,这下好,尊重出事了,你高兴了吧?”

看到男人长脸上的怒气,女人立即不哭了:“出事了?能出什么事?你是说电……”

“叮咚”、“笃笃”,门铃声、敲门声接连响起,打断了女人的话,男人也惊的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