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注册官方网站-银河娱乐手机官网-澳门银河娱乐官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宰执天下,长孙云请辞
    时间很快进入六月。

    在完成对帝国军队的调整之后,乾元开始以帝国摄政王的名义,光明正大地调整朝廷大员任免。

    萧何脱颖而出,取代徐抗,成为帝国新一任宰相。

    郭嘉则负责军机处的筹建,成员除了预定的敦亲王乾恽,还有被乾元释放的贾诩,以及即将赴任的兵部尚书。

    再就是对六部的调整。

    梅里奇取代被斩首的燕山河,出任吏部尚书;裴矩取代战魂,出任兵部尚书;苏辙也跟着上位,出任户部尚书。

    虽然战天的支持与表态,为乾元获得帝国军队的支持提供了很大助力,但是战魂着实不是兵部尚书的合适人选,仍旧被乾元拿下。

    乾元也没亏待战魂,将其调往颢天兵团,出任副统领一职。

    战魂本人也很乐意,他本就更加中意军营,对朝廷之上的勾心斗角并不热衷,当初赴任,也不过是先帝妥协的结果。

    相比之下,文武双全的裴矩才是执掌兵部的最佳人选。

    长孙云继续执掌礼部。

    剩下的刑部跟工部,鉴于刘松山跟窦青云都还算中立,暂时没做调整,唯一的变化就是,长孙冲出任工部侍郎一职。

    此番调整,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无论是萧何、郭嘉,还是梅里奇、裴矩以及苏辙,他们都不是什么素人,都曾为官做宰,资历、能力早就有了。

    赴任不存在任何障碍。

    倒是都护府度支司大夫曹叡跟田曹司大夫孙宝善,两人无论是资历,还是能力,想要擢升为一部尚书,还差了一点火候。

    乾元到也没有亏待两人。

    曹叡接替萧何,出任招摇郡守;孙宝善接替李忠,出任流沙郡守;裴矩空出来的出云郡守,则由南禺知府曹温擢升。

    如此,也算是完成了都护府内部的官员更替。

    至于都护府之外的七郡之郡守,乾元暂时没做任何调整,仍旧由原班人马担任,同样也是出于平稳过渡的考虑。

    唯一变化,就是李忠出任中州令。

    以上还只是中枢部的调整,除此之外,还有佐理部跟帝室部的人事调整,比如燕王乾佑正式就职宗人府宗令一职。

    这既是乾元履行之前的承诺,也是安抚皇室之举。

    不管怎么说,乾元此番“宫变”,在皇族内部还是造成一些负面影响的,必须给予消除,重新获得族人信任。

    将敦亲王乾恽调入军机处,也是基于同样的考虑。

    统治一国,

    仅凭乾元一人是做不到的。

    海瑞出任都察院左都御史,宋慈执掌大理寺,苏秦执掌负责外交与种族事务的理藩院,刘道宁执掌通政使司,刘洪担任钦天监监正。

    这五位都是“专业对口”,同样能够驾轻就熟。

    就连李白跟陶渊明两位大文豪,也都被乾元调入翰林院,出任翰林学士,可谓皆大欢喜,各有所得。

    都察院掌监察,大理寺掌刑狱审判,理藩院掌外交,钦天监掌天文历法,虽然都不在六部之列,重要性却不下于六部。

    掌握了这些机构,就等于掌握了帝国喉舌。

    如此一来,

    因着乾元的缜密安排,以及南疆都护府这些年积攒的深厚底蕴,乾元没有给世家集团任何反扑的机会。

    朝中大员根本无法以辞官相威胁。

    别说是辞官,为了保住官位,很多中小型世家立即“见风使舵”,忙不迭地投入乾元阵营。

    之前的那些中立派,那自然是更不在话下。

    眼见如此,徐家、独孤家、萧家、杨家等帝国巨擘,只能选择隐忍蛰伏,纷纷约束族人,紧闭门户,潜心修行,期待下一次的崛起。

    这也是世家自保之策。

    随着军队跟朝廷大员一一调整到位,乾元登基的时机也日渐成熟,开始不断有官员上奏,请求乾元登基。

    在乾元的“再三推辞”之下,朝野上下形成百官请愿之架势,经过又一轮朝议之后,终于决定,将登基大典定在八月初一。

    接下来的一个半月,朝廷上下都将为筹备大典而忙碌。

    …………

    六月十五日,

    摄政王乾元宣布,正式解散南疆都护府。

    都护府六司衙门上千名大小官吏,除了少数上调朝廷之外,大部分都将被分流至帝国各郡县任职。

    分流重点,就是北岳、太华、西皇、昆吾、姑射、东海以及会稽七郡。

    出身六司衙门的官吏,不仅是乾元的亲信嫡系,而且熟悉都护府新政,将这样一批官吏分流至地方郡县,正是乾元掌控、影响帝国的重要一步。

    此为“以新换旧”之策。

    …………

    神都,长孙府。

    随着乾元上位,长孙家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骤然成为神都最炙手可热的世家,一时风光无限,送礼者络绎不绝。

    入夜,

    用过晚膳之后,长孙云夫妇在屋内叙话。

    就在方才,奉旨进京,已经被任命为工部侍郎的长孙家大公子长孙冲,回家拜见,颇有一种衣锦还乡的味道。

    也就难怪沈夫人脸上喜意盎然。

    长孙一门,父子同朝为官,一尚书,一侍郎,这是何等显赫之事。

    相比沈夫人的喜悦,长孙云却是眉头紧锁,似乎有着什么心事。

    “老爷在想什么呢?”沈夫人问。

    长孙云抬头看了夫人一眼,似乎终于下定决心,缓缓说道:“明天我准备向朝廷请辞,回家颐养天年。”

    “辞官?老爷,我没听错吧?”沈夫人大感诧异,“老爷才五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之时,颐养天年什么的,不是太早了吗?”

    “你不懂。”长孙云摇头,心中忧虑难消,“正所谓,盛极而衰。咱们家太耀眼,也太惹眼了,长此以往,是会招来非议的。”

    “别人嫉妒就嫉妒好了,想当初,独孤家、徐家,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怎么轮到咱们家,就不行了呢?”沈夫人还是很享受现在的殊荣的。

    “这些家族,现在如何了?”长孙云幽幽道。

    “……”

    沈夫人神情一滞。

    长孙云道:“你可知道,第五骄阳想将第五家族重新迁回神都,但是被元儿拒绝了。”

    不仅如此,在这一轮朝中大员调整中,澹台梦歌之父澹台雄同样没能挪窝,且不说调入中枢,甚至都没能入主招摇郡。

    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有这事?”沈夫人终于嗅出一丝不寻常。

    “元儿素有雄才大略,一贯反观世家,同时也反对外戚干政。冲儿能调任工部侍郎已经是他破了例了,我不能让元儿做难。”长孙云解释道。

    为了长孙冲的前途,长孙云也必须急流勇退。

    沈夫人还是心有不甘,“可老爷并未升官啊?元儿来之前,老爷不就一直是礼部尚书,何苦要辞官?”

    “夫人难道不知,我这礼部尚书是如何得来的?这些年,如果不是元儿崛起,我怕是早就被撸下来了。”长孙云看的很透彻。

    “……”

    沈夫人顿时无语。

    “为了冲儿前途,为了帝国前途,就让我,为元儿铺平通往皇位的最后一块砖吧。”长孙云言辞感慨,有不舍,也有期盼。

    …………

    翌日,长孙云就向朝廷辞官。

    乾元得到消息,当即到长孙府拜见,两人聊了什么,外人自是不知道的,只是乾元从长孙府出来时,神情颇为沮丧。

    他,终究没能阻止一些事情。

    离至尊之位越近,乾元身边的人就离他越远。

    直至成为孤家寡人。

    …………

    六月二十日,朝廷迅速敲定了新一任礼部尚书。

    正是之前执掌钦天监,同时担任帝国道院山主的神魂期大修士——张正随,一位远离朝廷漩涡,却偏又很有影响力的人物。

    为了请张正随出山,乾元可是费了好大功夫。

    长孙云的辞官,张正随的上位,聪明人已经从中嗅到很不寻常的气味,似乎在昭示着,即将到来的新朝必将有着一个全新面貌。

    有人期待,有人失落。

    历史潮流滚滚向前,却是谁都无法阻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