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注册官方网站-银河娱乐手机官网-澳门银河娱乐官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敌寇来犯,乾元摄政
    燕山河讥讽说道:“殿下准备把我们怎么样,都杀了吗?”身为吏部尚书,他说话还是很有底气的。

    乾元就是一笑,他就喜欢这样的“硬骨头”。

    杀百官?

    乾元没那么愚蠢。

    相比大杀特杀,乾元更喜欢以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用制度的力量去逐步瓦解世家集团。

    这样做更稳妥,也不至于让帝国生乱。

    但是拿一两个世家开刀,乾元还是很乐意的,想要让敌人敬畏,不见血是不行的。

    乾元看向燕山河,道:“百官会如何,暂且还不好说,但是燕家确实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你想怎样?”燕山河脸色骤变。

    乾元却已不去理会燕山河,转身对行布道:“传令,屠了燕家满门。”

    “诺!”

    行布转身而去。

    燕家可是神都巨擘之一,存续了上千年,光是血脉族人就达三千余人,在神都的关系是盘根错节。

    但是在乾元眼中,这样的巨擘好像无足轻重一般。

    这样的轻描淡写,才更让人胆寒。

    “逆贼,你,你敢!”

    燕山河彻底变色,说话都不利索了。

    “押下去!”

    乾元却是已经懒得跟他废话了,当了出头鸟,就要有牺牲的觉悟。

    “慢着!”

    燕王乾佑终于忍不住了,燕家可是他的母族,对乾元道:“十五弟,你要登基,我不拦着,但能否放过燕家?就当给为兄一个面子。”

    “不能。”乾元淡淡道。

    “……”

    燕王乾佑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无比。

    殊不知,就算燕山河不跳出来,乾元也会拿燕家开刀,谁叫燕家跟燕王荣辱与共呢?

    不灭了燕家,如何断了燕王的根基?

    大殿的空气似乎变得更冷了,在燕山河被带下去之后,再没有第二个好汉敢站出来质疑乾元。

    “果然是一群废物。”乾元失望摇头。

    “报!!!”

    “紧急军情!!!”

    就在乾元准备把百官安排到宣政殿两侧的官房暂住时,一名传令官在禁卫军将士看押下,急匆匆进了大殿,找到兵部尚书战魂。

    战魂接过,下意识看了乾元一眼。

    “看吧,有何军情?”乾元道。

    “诺!”

    战魂行了一礼,拆开,越看,脸色越凝重。

    前线开战了!

    就在新帝遇刺命陨之后,烛龙国跟北狄国就在策划一次攻击,在两国看来,大乾失其主,正是绝佳的机会。

    两路大军,齐齐杀入北岳郡境内。

    此时驻扎在北岳郡的,只有燕王军跟城卫军团。

    燕王乾佑就像获得救命稻草,一下变得底气十足,“十五弟,不想北岳郡陷落的话,就让我立即返回封地,同时放过燕家。”

    乾元就笑,“八哥,你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啊。”

    “???”

    “你根本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乾元脸色一沉,“保住北岳郡,我可以让你执掌宗人府,体面退下;保不住,你就去宗人府跟三哥作伴吧。”

    “……”

    燕王被乾元的强势,呛得说不出话来。

    “你就不怕北岳郡陷落吗?北岳郡一旦没了,中州北面就没了屏障,神都可就暴露在妖族大军面前了。”燕王还在挣扎。

    乾元淡淡道:“你们怕妖族,我可不怕。北岳郡真要陷落,那也是该有此一劫,我再率部夺回来便是。早晚有一天,我要让烛龙国血债血偿。”

    “……”

    燕王无言,他不能说乾元狂妄,因为人家有狂妄的资本。

    乾元,

    真的跟其他封王不一样。

    “没得商量了吗?”

    关键时刻,燕王再次暴露其懦弱的一面。

    六年前在夺嫡之争的最后阶段,他倒向了新帝跟乾元的阵营;前不久,又在跟魏王的角逐中,主动败下阵来。

    这样的人,才是乾元可以控制的。

    “没有商量,不打折扣。”乾元目光坚定。

    燕王颓然。

    乾元右手一挥,禁卫军将士会意,将燕王带了下去,让燕王跟燕王军紧急去函,既是报平安,也是下令燕王军务必死守到底。

    眼见乾元轻描淡写地就处置了前线危机,在场大臣若有所思。

    “在神都确立新秩序之前,就要委屈诸位暂时在皇宫办公了。”乾元终于公布了对百官的处置方案。

    等于是暂时搁置,做了冷处理。

    很多人就长舒了一口气,这么看,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更有人目光闪烁,想着,是不是借此机会投到秦王阵营里去。

    人心啊……

    呼啦一下,含元殿就只剩下徐太后、宰相徐抗、倾城公主、礼部尚书长孙云以及兵部尚书战魂等少数几人。

    徐太后深深看了乾元一眼,道:“帝国无主,前线告急,我一妇道人家,什么也不懂。接下来,就由你来摄政吧。”

    “诺!”

    乾元行了一礼,当仁不让。

    对徐太后的识趣,乾元倍感诧异的同时,也很是满意,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不希望跟父皇的妃子动刀兵。

    就在方才,徐太后见识了乾元的雷霆手段之后,心里突然起了别样心思。

    原本预计是魏王上位,徐太后都做好了幽居深宫,夹起尾巴做人的准备了,不想事情峰回路转,乾元这匹黑马杀将而出。

    而乾元母妃长孙皇后是不在人世的。

    也就是说,如果徐太后跟乾元打好关系,是否意味着,她可以继续添居太后之位,继续尊享富贵荣华?

    徐太后的心,一下火热起来。

    正因为此,她才毫不犹豫地指定乾元为摄政王,为乾元下一步的登基继位,扫清了很多障碍,也可以让乾元名正言顺地主持朝中事务。

    这可是个大人情。

    徐太后离开之后,宰相徐抗的神情就更复杂了,他毕竟不像徐太后,势必是无法钻入乾元圈子中去的。

    想了一下,

    徐抗也告辞离开,非常干脆地让出朝政大权。

    不想,却被乾元叫住:“徐大人,请记住一句话,朝局稳,则徐家稳。”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徐抗身子一顿,定在当场,跟着缓缓转身,向着乾元深深行了一礼,“老臣定竭尽所能。”

    有燕家被灭在前,徐抗实在没有说狠话的底气。

    “如此,本王甚慰。”乾元就喜欢识时务者。

    等徐抗离开之后,一直站在旁边的倾城公主这才盈盈上前,对着乾元拱手行了一礼,脸上罕见地露出笑意。

    “十五弟,恭喜了!”

    乾元脸色同样一暖,“维持神都稳定,还需十三姐鼎力支持。”

    “放心吧!”

    倾城公主自然乐得配合乾元。

    直到此时,战魂才上前,道:“殿下,烛龙、北狄联手来袭,下官担心,仅凭燕王军跟城卫军团抵挡不住啊。”

    “给北境军团下令,着其立即进攻少阳郡,以为策应。”北境军虽然刚重建,但也要历经战火洗练。

    这是乾元的一贯风格。

    “诺!”战魂点头,跟着小心翼翼道:“那,魏王军那边?”

    这才是战魂最担心的。

    十万魏王军可是帝国抵御烛龙国的中坚力量,随着魏王被圈禁,魏王军将走向何方,实在是一个未知数。

    这可是个定时炸弹。

    “不必担心。”乾元却是成竹在胸,他在秦王府呆了一周,可也不是什么都没想,道:“稍倾,我会给敦亲王去信,魏王军乱不了。”

    魏王乾泰进京之后,敦亲王乾恽代替魏王坐镇西境,只要稳住敦亲王,就等于稳住了魏王军。

    对这一点,乾元还是很有信心的。

    “殿下英明!”

    战魂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才刚结束,但是战魂发现,秦王跟先帝真的很不一样,行事雷厉风行,偏又章法有度。

    举重若轻。

    “帝国会挺过来的。”战魂首次生出这样的信心。

    乾元补充道:“稍后我会亲自给钧天兵团下令,让其进犯烛龙国南部,最大限度地策应北岳郡。”

    “殿下英明!”

    战魂还能说什么呢?

    烛龙国跟北狄国选在这个时候动手,不就是打着大乾各方势力无法通力合作的盘算吗?

    但是在乾元调度下,帝国丝毫没乱。

    既如此,那北岳郡就丢不了。

    战魂离开之后,大殿之内就只剩下长孙云了,就连禁卫军统领行布都出去执行军务了。

    短短一个时辰,长孙云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

    “这就逆转了?”他甚至不知道,乾元是什么时候跟行布勾连在一起的。

    “元儿真的长大了。”

    长孙云满是感慨,虽然他知道乾元能走到现在,必定是手段了得的,但知道是一回事,亲眼见证又是一回事。

    兜兜转转,大乾皇位最终还是落到长孙皇后一脉。

    “姐姐,你在天之灵也该欣慰吧。”不知怎么的,长孙云这会儿特别感慨,似乎看到了一个轮回。

    真好。

    到了现在,长孙云终于平复心情,走到乾元跟前,道:“元儿你处事周全,舅舅总算是放心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乾元笑道:“舅舅怎么说这话?往后我还需要舅舅多加提点呢。”对长孙云方才义无反顾地站出来,乾元是感动的。

    搁在几年前,舅舅可没有这样的魄力。

    人啊,

    都是在慢慢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