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有一点,乾元在有意回避。

    封地眼下展露的种种弊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官吏基本都是修士,寿元天然比普通人要长。

    因为此,只要不犯错,他们自然也就会更为长久地把持着一个个位置。

    久而久之,就由此衍生出一个个大小世家,不断地固化,甚至是扩大这种地位,继而缔结成一个个利益团体。

    如此,也就出现一个世家把持一地权力长达上百年的状况。

    时至今日,甚至已然成为一种常态,从上至下,形成一个强大到让皇族都忌惮不已的世家集团,足可以左右王朝走向。

    这种弊端对禹余天而言,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优点。

    稳固的世家集团,造成稳固的利益关系,进而让社会固化,形成一个相对稳固的王朝。

    这才有了像大乾王朝这般延续近两千年之久,依旧看不到崩溃的迹象。

    但是对封地这种变化剧烈的环境而言,大小世家已然不可避免地成为了障碍,或明或暗地在抵制着都护府实施的各项新政。

    如果不是乾元把西南兵团牢牢掌握在手中,情况指不定还会怎样呢。

    对此弊端,乾元暂时也是有心无力,他既不可能把旧世家一网打尽,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新利益格局的改造。

    只能从长计议了。

    …………

    结束闭门苦思,乾元这才有空忙完归来的苏秦跟陆炳。

    “下官擅作主张,还请殿下责罚。”刚一上来,苏秦就下跪告罪,让乾元感到莫名其妙。

    原来,苏秦提议的立国之策并未事先得到乾元授权,不过是他临时起意想到的策略。

    为了取信落云宗,这才故意说是提前获得乾元承诺。

    苏秦那么做也是出于无奈,当时那种情况,云雾真人几乎堵死了结盟的所有可能,他也只能兵行险招了。

    好在总算是把事情办成了。

    乾元了解了前因后果,好笑地摇了摇头,苏秦还真是胆大,但不得不说,苏秦的这一分急智也颇让他欣赏。

    “既然是为了结盟,谈何责罚?去之前我就说过,可以便宜行事。”

    “多谢殿下!”

    苏秦满脸感激,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很多主子看似宽宏大量,实则是非常忌讳属下擅作主张的。

    好在乾元不是这样的人,用人不疑嘛。

    跟着,两人又就接下来的洽商进行了一番详细沟通,在得到乾元首肯之后,才好进行下一步的操作。

    乾元刚送走苏秦,陆炳就走了进来。

    跟陆炳的见面就更没什么了,以陆炳的能力,处理这些事情那还不是得心应手,根本无需乾元操心。

    不想,陆炳却是来诉苦的。由于黑衣卫的急剧扩张,年前批的那点经费根本就不够用,眼看就要没米下锅了。

    乾元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紧急又特批了一笔经费。

    …………

    见过苏秦跟陆炳,敲定接下来的行动计划,乾元这才得以抽出空来,去实施他之前定下的三项改制。

    首先,乾元准备在都官司设立监察曹,作为封地的监察机构。地位看似比不过御史台,却不惹眼,更容易让监察曹开展工作。

    重病要缓医嘛。

    想要让监察曹顺利运行,选好主官至关重要。

    这位主官既要刚正不阿、铁面无私,又要有足够的官场智慧去灵活处置各种事件,而非呆头呆脑的执行。

    更要有一对火眼金睛。

    否则,还不被那些老奸巨猾之辈玩弄于股掌。

    乾元想了一遍,也没在封地找到合适人选,只好借助系统,准备利用定向召唤功能,招来一位能扛大梁的厉害角色。

    以乾元现存的9万点杀戮值,想要定向召唤,在费用翻倍的情况下,只能进行丙档召唤。

    在这一档,乾元一下就想到历史上那个赫赫有名的海瑞。

    海瑞参加乡试中举,初任福建南平教渝,后升浙江淳安和江西兴国知县,推行清丈、平赋税,并屡平冤假错案,打击贪官污吏,深得民心。

    历任州判官、户部主事、兵部主事、尚宝丞、两京左右通政、右佥都御史等职。海瑞打击豪强,疏浚河道,修筑水利工程,力主严惩贪官污吏,禁止徇私受贿,并推行一条鞭法,强令贪官污吏退田还民,遂有“海青天”之誉。

    不再犹豫,乾元直接消耗4万点杀戮值,顺利召唤到海瑞。

    白光一闪,中年海瑞便出现在乾元书房,一身素色长袍,面容坚硬如铁,双目炯炯,连胡须都带着一丝刚硬。

    略微适应之后,海瑞拱手行礼:“下官海瑞,见过殿下!”

    “请起!”

    乾元将海瑞虚扶起身。

    系统升级之后,另一个改变,就是召唤人物在出现之前,就被灌输了封地的基本情况,帮助他们迅速融入封地。

    省了适应过程。

    寒暄了一阵,乾元让海瑞暂时去偏房等着,当即召见吏部司大夫李忠以及都官司大夫宋慈,谈的正是在都官司下设立监察曹一事。

    两人是此事的重要决策者。

    宋慈就不用说了,将是监察曹的直属上司,也是第一责任人。

    至于李忠,

    按制,设立新机构,增加人员编制,都需要吏部司批准,相关官吏安排也需要吏部司操持。

    要设立监察曹,又哪里绕得过李忠。

    得知乾元准备设立监察曹,李忠跟宋慈自是大为振奋,举双手赞成,显然对封地官场的一些弊端也都有所察觉。

    尤其是宋慈,一直对黑衣卫颇有微词,眼下能够主导明面上的监察机构,立即憋着一股劲,要跟黑衣卫一较高下。

    “殿下,监察曹主官,准备任用谁?”李忠主动问。

    虽然吏部司主导官吏任免,但是李忠心里很清楚,重要人事仍旧需要乾元拍板,没有乾元首肯,谁也坐不稳。

    宋慈也看了过来,显然很是好奇。

    两人都是人精,听了乾元对监察曹的定位,一下就明白,监察曹看似只是一曹,地位却直逼一司,掌握着封地无数官吏的前途命运。

    地位举足轻重。

    乾元就是一笑,拍了拍手,稍倾,海瑞就被请到书房,由乾元介绍道:“这是海瑞,也是我圈定的监察曹员外郎人选。”

    李忠、宋慈两人听了,都好奇地转过头,不着痕迹地打量着海瑞,都想知道海瑞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得殿下如此重视。

    海瑞那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一点都不为所动。

    乾元见了,笑道:“具体的事情,你们三人下去商议吧,我就不参和了。”他这是给三人一个互相熟悉的机会。

    “诺!”

    三人会意,行礼告辞。

    …………

    敲定监察一事,跟着,乾元又召见了度支司大夫曹叡,让曹叡负责拟定财税改制方案,比如各级衙门的财税上缴比例,如何建立预算制等等。

    为此,乾元特意从【商城】买了几本相关书籍,让曹叡好生钻研。

    乾元到也不是让曹叡生搬硬套,毕竟禹余天跟地球的情况不同,相关政策自然也要因地制宜。

    其中尺度的把握,就要靠曹叡这个老手了。

    曹叡听完,是既振奋,又忐忑。

    如果能够收回各级衙门的财权,那度支司的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但是此项改制要触动很多人的利益,可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呢。

    只是,在乾元直视下,曹叡又哪里还有拒绝的余地?

    曹叡毫不怀疑,如果此事做不好,那殿下一定不会心慈手软,必定将他从度支司大夫的位置上一脚踢开,换一个敢执行此事的人来做。

    曹叡岂会甘心?

    能从一个同知,短短几年时间,一路晋升为为可媲美郡守的度支司大夫,简直跟坐火箭一样。

    此等际遇,谁能拒绝?

    封地觊觎这个位置的,可不知道有多少人呢。

    因此,才刚出书房,曹叡就已下定决心,这次不管得罪谁,得罪多少人,也要把此事做的漂漂亮亮,以巩固其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