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磐石力主西进,三皇子自然不允。

    烛龙国虽然倾十数万大军南下青丘国,但因为其实力雄厚,在边境依旧驻扎着一支规模可观的部队。

    第一军团西进,或许能赢,但更很可能会输。

    一旦激怒了烛龙国,陷入西征的泥潭之中,第一军团再想脱身,可就千难万难了,在夺嫡的关键时期,三皇子又怎会冒险。

    第一军团可是他立命之基。

    但是面对军团内部以第五磐石为首的主战派的请战诉求,以及朝廷的敕令,三皇子最终还是做了一点让步。

    那就是,同意出兵龙首郡,攻打紫霄剑派。

    这是个很聪明的做法。

    一则,此时西境没了烛龙国威胁,第一军团正好腾出手来,全力对付紫霄剑派。

    二则,三皇子也很想拿下龙首郡。

    如此,既能以战功,提升其在朝野的威望,为下次进京积累资本;又能以三郡之地供养第一军团,缓解军费压力,不必再仰朝廷鼻息。

    如此一举两得,可谓妙哉。

    而对第五磐石等主战派而言,只要能出兵打仗,不管是攻打紫霄剑派,还是烛龙国,区别都不是太大。

    他们对时局的把控,远没有郭嘉那般精准。

    …………

    十月廿五,阴。

    第一军团正式出兵龙首郡。

    为了一鼓作气消灭紫霄剑派,第一军团直接出动三个师团,近四万大军,兵分三路,在老将第五磐石指挥下,浩浩荡荡,杀进龙首郡境内。

    紫霄剑派怡然不惧,悍然应战。

    但是,有勇气是一回事,战场拼杀又是另一回事。

    第一军团常年跟妖军作战,系四大军团中最精锐的一支。

    紫霄剑派的仆从军——龙首军,虽然号称三万之巨,但本质跟招摇军并没什么区别,都是新军,而且同样缺乏统兵大将。

    面对来势汹汹的第一军团,龙首军一败再败,以每日丢一城的速度,狼狈后撤,毫无招架之功。

    不同的是,相比招摇军面对西南兵团的毫无防备,紫霄剑派多少是心里有数的,龙首军也早早做了防备。

    虽然打得很难看,但总算有来有回。

    紫霄剑派是纯粹的剑修门派,讲究的是一往无前,锐气逼人,混在龙首军中的紫霄剑派弟子,就很是给第一军团制造了很多麻烦。

    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御使飞剑,于万米之外取敌人首级,最热衷于斩将夺旗。

    这种非常规的斩首战术,很是给第一军团造成不少困惑,仅交战第一天,就有七位百将以及三位营正死在敌人飞剑之下,被割了脑袋。

    场面很是恐怖。

    吸取了太虚宗轻敌的教训,紫霄剑派一上来就主力尽出,把六成以上的门人弟子都派到军中,杀伤力还是很恐怖的。

    但是限于整体实力,龙首军还是不敌。

    第五磐石是位经验丰富的老将,指挥若定,稳扎稳打,也不心急,指挥三路大军徐徐向前推进,不给敌人以任何可乘之机。

    照此下去,紫霄剑派的败亡,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

    第一军团的胜利,再次鼓舞了大乾百姓。

    先是太虚宗,再是紫霄剑派,突然崛起的门派联盟,面对帝国正规军,似乎一下就原形毕露,并不像想象的那般强。

    一扫门派之乱,笼罩在帝国上空的阴霾。

    坐镇神都监国的九皇子乾慎,甚至扬言,如果第三军团再不出击,对付昆仑派,他就将安排城卫军执行这一任务。

    这让南境镇抚使五皇子乾恪,面临空前压力。

    “先生,咱们是不是也该动了?”五皇子问计于贾诩。

    贾诩轻摇羽扇,道:“殿下不妨再等等。”

    “等到什么时候?”五皇子有些着急。

    “等到龙首郡之战结束。”

    “那不晚了吗?”五皇子不解,一旦让三哥率先建功,拔了头筹,那他即便攻克昆吾郡,也会失色不少。

    五皇子有些不甘心。

    贾诩道:“殿下想想,门派联盟谋划了数百年之久,敢选在此时出世,难道就没有所依仗?如果这么轻易就败了,那真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

    五皇子眉头一挑,“先生的意思是,门派还有后手?”

    “这只是我的推测,如何选择,全凭殿下做主。”贾诩道。

    五皇子就是一笑,“我自然是信任先生的,那就再等等。”经贾诩这么一分析,五皇子也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联想到十五弟在攻克箕尾府之后,就没再有新的动作。

    怕不是也察觉到什么?

    五皇子虽然性情乖戾,但脑子还是很好使的,心中已经是信了七八分,顺势做出极度信任贾诩的样子,以收买人心。

    对贾诩的谋略,五皇子是真的叹服。

    才过去不到一年,原先的谋士戴锦已经彻底靠边站,五皇子有什么大事,首先都是找贾诩商议。

    贾诩道:“为了应付朝廷,殿下不妨让杨林统领在边境做做样子,至少在面上,摆出一副准备开战的样子。”

    “正合我意。”五皇子大笑。

    …………

    十月廿八,青丘城。

    这一天,出使青丘国的苏秦顺利回到青丘城。

    乾元第一时间,在王府书房召见了苏秦,笑着问:“此行可还顺利?”

    “幸不辱使命!”

    苏秦郑重行了一礼,双手递上签署的协定。

    乾元接过,粗略浏览了一遍,脸上难掩喜色,他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成功撕开了贸易口子。

    “辛苦了。”乾元看向苏秦,很是满意。

    想也知道,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青丘国王庭签署贸易协定,苏秦在其中功不可没,一定是做了很多事情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青丘国内反对跟秦王府结盟的声音很大,差点就没办成,苏秦人生地不熟,又无可依仗之人,很是狼狈。

    好在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苏秦抓住跟狐尊短暂会面的机会,跟狐尊陈明厉害关系以及乾元的诚意,才最终打动了狐尊。

    换一个人去,此事怕是要黄了。

    就算如此,青丘国的态度也很谨慎,只答应双方进行限定物资的贸易,而非全面开放贸易往来。

    简单来说,就是青丘国用灵草交换他们急需的粮食。

    苏秦道:“殿下,此行在白狐城,下官还遇到流沙国来使。据下官打探,流沙国同样希望跟青丘国罢战言和,开通边境贸易。”

    乾元眼神一凝。

    这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乾元怎么也没想到,流沙国在应对万化门之乱的同时,还能想到借机插手妖族事务,当真不简单。

    听说流沙国的那位残疾宰相,看来还真不是一般人。

    流沙国跟青丘国展开贸易,更大的意义不在贸易本身,而在于替流沙国解除了西面之患,可以专心应对万化门。

    可见流沙国是个有野心的。

    而单单就边境贸易而言,相比封地,流沙国也是占据优势的。

    盖因黑豹关位于烛龙国入侵的青丘国北境,随时都可能被烛龙国大军侵占,切断彼此唯一的贸易渠道。

    流沙国就不同了,跟青丘国南境接壤,可放心大胆地展开边境贸易。

    如果乾元是狐尊,怕也会倾向选择跟流沙国合作。正是因为想到这一点,乾元才有些不爽,总有替他人做了嫁衣的感觉。

    “这么说,边境贸易得尽快启动起来。”乾元目光灼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