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克府衙,并不代表战争结束。

    由狄青率部看押第七旅战俘,岳云却率部,在城中掀起了新一轮的杀戮小高潮,屠戮对象,正是那些跟太虚宗最先有染的世家。

    岳云这么做,是得到乾元事先授意的。

    一是为了立威,让天下人知道跟宗门勾结的下场,以鲜血跟杀戮,震慑其他世家,彰显帝国决心。

    当墙头草,绝没有好下场。

    二则,乾元也是想借着清洗之机,肃清城内的隐患,为王府接收箕尾城做前期的铺垫,以免再生掣肘。

    最后一点,则是乾元的私心。

    箕尾府被大小世家垄断,不灭掉几家,如何能在箕尾府洗牌,贯彻乾元的意志,又如何腾出位置,给封地新贵?

    说不得,只好借他们的头颅一用了。

    …………

    翌日,清晨。

    张文奇汇报西南兵团入侵的急件前脚刚送到招摇城,虞仁杰一行后脚就带来箕尾府陷落的消息。

    把薛邵蕴炸得是晕晕乎乎。

    “师叔,你看,咱们该如何应对?”薛邵蕴只能救助赵无崖。

    赵无崖也很震惊,仅仅一天,就丢了一府之地,这对刚起步的太虚宗而言,无异于是当头棒喝。

    招摇军的糟糕表现,更是给宗门前景遮上一重阴影。

    “现在出兵,还有机会夺回箕尾府吗?”赵无崖问。

    薛邵蕴就是一滞。

    如果是箕尾府之战之前,赵无崖这么问,薛邵蕴肯定是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没问题。

    可现在,血淋淋的战报,让薛邵蕴不得不认清现实。

    相比西南兵团这样的铁血之军,招摇军真的是不够看,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上。

    拿什么跟人家斗?

    眼见赵无崖目光灼灼,薛邵蕴简直羞愧难当,意味不明地道:“机会,肯定还有。只是我担心,一旦出兵箕尾府,会引发连锁反应。万一西南兵团趁虚而入,直取招摇城,那……”

    赵无崖听了,痛苦闭上双眼。

    他知道,

    箕尾府收不回来了。

    赵无崖也不勉强,重新睁开眼,道:“既然如此,让赵先让加强戒备。你随我一同回宗门,向掌门禀明此事吧。”

    “是。”

    薛邵蕴惴惴不安。

    …………

    两人御剑,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招摇山玉虚峰。

    太虚子听罢,眼中寒芒一闪,一股威压扑面而来,赵无崖还好,薛邵蕴却是瞬间脸色煞白,身子摇摇欲坠。

    “怎会如此?”太虚子问。

    “弟子练兵不利,请师尊责罚!”薛邵蕴噗通的一下,跪倒在太虚子面前,不敢有任何反驳。

    太虚子身上气势突然一收,深深看了一眼跪在地下的得意弟子,声音中罕见地多了一丝疲惫,摆手道:“练兵非你之责,起来吧。”

    这倒不是太虚子偏袒薛邵蕴。

    事实也是如此。

    薛邵蕴只负责督导,真正练兵还是靠赵先让那些武将。

    “谢师尊!”

    薛邵蕴悄悄松了口气。

    “事已至此,你们可有什么应对之策?”太虚子问。

    薛邵蕴不敢说话。

    赵无崖见此,起身,将他一路上的想法,和盘托出,“掌门师兄,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怕是要向联盟求助了。”

    事情明摆着,仅凭招摇军,根本斗不过西南兵团,只有借助外力。

    “你是说,昆仑派?”太虚子神情复杂。

    昆仑派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昆吾郡全境,发展的很是风生水起,也是五大宗门中实力最强大的。

    五皇子乾恪以镇抚使身份入主南境之后,整日里忙着接见地方官吏、世家以及商人代表,或者到军中视察。

    看似忙得不亦乐乎,却一点攻打昆吾郡的意思都没有。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五皇子正是要借着此番良机,大肆整合南境势力,哪里会傻得去跟昆仑派喊打喊杀。

    昆仑派一日不除,五皇子就有着充足的时间,将触角伸进南境军政两界的方方面面,以此巩固其势力,为将来争夺皇位积蓄力量。

    类似的,还有三皇子乾泰以及八皇子乾佑。

    三位封王可真够疯狂的,为了夺嫡,已然置帝国利益于不顾,任凭宗门势力在帝国境内蔓延。

    朝廷三番两次下旨,让他们出兵,都被三位封王以“战争准备还没做完,出击时机不成熟”为由,给断然拒绝了。

    更以此向朝廷索要战争物资跟巨额军费。

    据小道消息说,作出此番安排的乾帝,也没想到几个儿子竟然这么不成器,气的吐血,才刚好转的病情又加重了。

    神都风云再起。

    五皇子的忤逆,正好成全了昆仑派,让其有着充足的时间成长,不断巩固其在昆吾郡的统治,经营的铁板一块。

    昆吾郡跟招摇郡接壤,却是太虚宗最好不过的求助对象。

    当然,说是求助,其实也是向昆仑派低头。真要求助了,将来太虚宗在昆仑派面前还抬得起头来吗?

    “还望掌门师兄早下决断。”

    赵无崖态度很坚决,这已经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了。

    太虚子却是不肯松口,“只是丢了箕尾府,还没到山穷水尽之时吧?”

    “弟子也认为,不该求救。”薛邵蕴突然说话了。

    “理由呢?”

    赵无崖狠狠看了薛邵蕴一眼。

    薛邵蕴却是无惧,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讨师尊的欢心,“理由很简单,宗门虽然丢了箕尾府,但也不是没有好处。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招摇军得以收缩防线,将力量集中到一处。”

    “简直胡扯!”赵无崖太失望了。

    见太虚子没有表态,薛邵蕴硬着头皮道,“不仅如此。相反,秦王府虽然打下箕尾府,但也增加了其防守负担。一进一出,就能极大弥补招摇军战力上的不足。将来决战的时候,宗门就能集中兵力,直取青丘城,击杀秦王,一战而定。”

    太虚子眼前一亮。

    这种“擒贼先擒王”的套路,明显很符合太虚子的胃口。

    招摇城不就是这么拿下的吗?

    听说,秦王身边最厉害的修士也不过是一引气期,还真不放在太虚子眼里,道:“说的不错,还是静观其变吧。”

    “是。”

    薛邵蕴欣然领命,彻底放下心来。

    赵无崖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悲哀,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师兄狂热的表情,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

    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师兄怎么就看不出,薛邵蕴是在糊弄他呢?

    且不说秦王府拿下箕尾府之后,防线并未增加多少,光是第七旅跟第八旅的战俘,就能弥补其在防线上的漏洞了。

    而招摇军呢?

    却是一下折损了两个旅。

    一进一出,谁更占优,不是一目了然吗?

    偏偏,师兄就信了薛邵蕴的鬼话,赵无崖知道,师兄还是秉持宗门的那一套,喜欢以暴制暴。

    可现今的天下,这一套早就行不通了啊。